高等法院臺中分院  20190212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判決  |  
公司法第9條第1項中段,總則
| 律師
主文
上訴駁回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甲OO犯公司法第九條第一項中段之於登記後將股款發還股東罪,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甲OO無罪
上訴人  :  甲O O
上訴理由
一、甲OO為設立京漢國際驗證有限公司(下稱京漢公司),經其不
知情之母親乙OO(原審判決無罪,檢察官未上訴而確定)同意後
,於民國100年1月6日以乙OO之名義設立登記京漢公司,並以乙OO為
董事及代表人,其則擔任京漢公司之實際負責人與經理人
8.又被告及其辯護人於本院以上訴理由(二)狀稱,292帳戶自100年10
月28日至105年8月23日期間,轉入770帳戶金額共計1,641,482元,扣除自
100年10月28日至105年8月23日期間由漢升公司轉入770帳戶之632,454元
,實際金額為1,268,097元,已超過100萬元之京漢股甚多(見本院卷
第81頁)
被告仍執上揭辯詞提起上訴,然業經說明指駁如前述,其就此部
分再事爭執,尚難認為有理由,應予駁回
判決節錄
本院卷第73至74頁、第104頁),被告甲OO及其辯護人則於原審及本
院準備程序表示除告發人O逸騰於偵訊之供述無證據能力外,其餘
證據不爭執證據能力,且於審理時亦未爭執證據無證據能力(見
原審1921卷(一)第56頁反面、原審1921卷(二)第429頁反面至431頁
本院卷第74頁、第104頁),本院審酌除告發人O逸騰於偵訊證述,
因屬傳聞證據且未經具結,經被告及其辯護人爭執而無證據能力
外,其餘證據均經原審及本院於審理時當庭提示而為合法之調查
,審酌上開傳聞證據作成時之情況,核無違法取證及證明力明顯
過低之瑕疵,為證明犯罪事實所必要,亦認為以之作為證據為適
當,依同法第159條之5之規定,均具有證據能力而得作為證據使用
二、另本院以下所引用之非供述證據,均與本件事實具有自然關
聯性,且核屬書證、物證性質,又查無事證足認有違背法定程式
或經偽造、變造所取得等證據排除之情事,復經本院依刑事訴訟
法第164條、第165條踐行物證、書證之調查程序,亦堪認均有證據
能力
公司之經理人或清算人,股份有限公司之發起人、監察人、檢查
人、重整人或重整監督人,在執行職務範圍內,亦為公司負責人
,公司法第8條定有明文
(二)又被告確有犯罪事實一、二所述自其292號帳戶內分別轉帳50萬
元、50萬元至京漢公司帳戶及漢升公司帳戶內,並將漢升公司帳
戶內之50萬元轉帳匯入京漢公司帳戶內作為股份出資,另於100年2
月4日有自京漢公司帳戶內以語音轉帳方式,將100萬元股款匯入其
770號帳戶內,之後再以語音轉帳方式將該770號帳戶內之100萬元匯
入其292號帳戶內等情,業據被告自承不諱(見原審1921卷(二)第39
3頁),並有臺灣新光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業務服務部107年3月2
8日新光銀業務字第1070113755號函文所檢送之被告770號帳戶、292號帳
戶、漢升公司帳戶交易明細表各1份,及臺灣新光商業銀行股份
有限公司業務服務部106年5月9日新光銀業務字第1066000201號函文及
檢附之京漢公司帳戶開戶資料及交易明細表各1份(見原審1921卷(
二)第272頁、第297至298頁、第306、309頁、臺灣臺中地方檢察署106年
度偵字第8739號卷【下稱偵8739卷】第36至38頁)在卷可稽,足認被
告確有分別於99年12月7日、100年1月3日,分別自其292號帳戶內支出
其與共同被告乙OO以及漢升公司所應出資予京漢公司之股款共計
100萬元,其後京漢公司於100年1月6日設立登記後,被告甲OO再於1
00年2月14日將上開出資之100萬元股款,以語音轉帳方式匯回該292號
帳戶內,發還該等100萬元股款與己身
(三)被告雖以前詞置辯,然查:1.按公司法第9條第1項公司應收之
股款,股東並未實際繳納,而以申請文件表明收足罪,立法之原
意在防止虛設公司及防範經濟犯罪之發生,並貫徹資本確實原則
及加強對於債權人之保護
是公司法第9條第1項規定之立法意旨,乃係基於公司資本為公司經
濟活動及信用之基礎,故除公司於設立時,於章程應載明公司之
資本額,其後如須增資,亦須經嚴格之程式,此即資本不變之原
則,此外,公司在設立時並應收足相當於資本額之現實財產(資
本確定原則),且於設立後,以至解散前,亦皆應力求其保有相
當於資本之現實財產(資本維持原則),此係為防止虛設行號,
以毫無資產基礎之公司從事營業,損害一般債權人,乃有上開公
司負責人應確實將應收之股款收足,且不得於收足股款後又將股
款發還股東或任由股東收回之規定,藉以維持公司資本之鞏固,
從而公司負責人除確有實際資金運用需求外,即不得任意將股款
自公司帳戶提領殆盡
況被告亦於原審準備程序自承:292號帳戶內有伊私人資金,也有
漢升公司資金,伊比較難以區分伊個人、漢升公司及京漢公司之
資金等語(見原審1921卷(二)第393頁反面至394頁),顯然被告將京
漢公司100萬元股款匯回其292號帳戶內,反而與其他資金混同,而
無法明確區辨京漢公司之資金與其他資金,豈有可能達到被告欲
為求存款提領、財務操作便利之目的
然按刑法第16條所謂不知法律,係指對於刑罰法律有所不知,且其
行為不含惡性者而言(最高法院36年特覆字第1678號判例意旨參照
),則被告既同時經營漢升公司及京漢公司,並非初次設立公司
之人,理當知悉公司設立登記時,主管機關係嚴格要求股東需繳
足股款,且須檢附公司帳戶供審核,顯見主管機關對於公司資本
維持之要求,況公司經營本即須有資本支持,被告將京漢公司資
本全數匯出,主觀上應得知悉此舉顯然違反公司設立之相關規定
,行為已具有惡性,被告諉稱其不知公司法之相關規定,顯係脫
罪之詞,無足採信
7.被告之辯護人雖另辯護稱:被告除管理京漢公司帳款外,亦為漢
升公司代表人,是其有同時管理京漢公司及漢升公司之情形,倘
該2公司有支出需要,其會以770號帳戶支出,此係其管理經營2間
公司之便利所生之商業經營模式,而其292號帳戶係其存放較為大
筆款項之帳戶,倘770號帳戶有款項不足或有需求之情形,則由其
自292號帳戶匯小筆款項至770號帳戶,是292號帳戶如同存放資金之
大水庫,且京漢公司業務支出,若包含其以現金方式支出之情形
,當已超過資本100萬元,其絕無收回股款之主觀意思等語(見原
審1921卷(二)第331、335頁、第406至407頁)
惟依上開所述公司法第9條第1項所寓有之「資本維持原則」,係基
於保護債權人及投資大眾之目的,要求公司須經常維持相當於資
本額之財產,以具體財產充實抽象資本,避免出資之股東或管理
之公司負責人任意將公司資本淘空,則依原審上開所認,被告將
京漢公司100萬元股款匯回其292號帳戶,不僅與其其他資金及漢升
公司資金混同而無法明確區分,且於資金運用上,亦有另以京漢
公司帳戶所收取之款項支應,或以斯時尚不存在京漢公司資金之
770號帳戶支應,顯然被告係將該筆京漢公司100萬元股款發還予己
身後,作為自身財產,而與京漢公司後續收取之費用,及770號帳
戶交錯、紊亂運用
況被告迄原審行準備程序訊問京漢公司資本額所餘款項時,僅供
稱已全部用完,無法直接回答歷年營收及支出,須再行整理等語
(見原審1921卷(二)第395頁),然觀諸其由辯護人提出之「京漢公
司實際營運支出與營收匯總表」及歷年報稅資料(見原審1921卷(二
)第407至414頁),僅能空泛提出年度總支出、收入,但對於支出
款項之來源未能完整說明,辯護人亦表示所提出之京漢公司業務
支出,僅有被告以匯款或單據留存紀錄之支出,尚未包含其以現
金方式或未留存單據之支出等語(見原審1921卷(二)第335頁),益
發證明被告任意將京漢公司100萬元股款匯入己身292號帳戶,卻無
法提出全部用以支應京漢公司支出之證明,被告所為顯然已侵蝕
京漢公司資本之維持無訛
8.又被告及其辯護人於本院以上訴理由(二)狀稱,292帳戶自100年10
月28日至105年8月23日期間,轉入770帳戶金額共計1,641,482元,扣除自
100年10月28日至105年8月23日期間由漢升公司轉入770帳戶之632,454元
,實際金額為1,268,097元,已超過100萬元之京漢股甚多(見本院卷
第81頁)
9.按公司應收之股款,股東雖已繳納,而於登記後將股款發還股東
,或任由股東收回者,公司負責人應與各該股東連帶賠償公司或
第三人因此所受之損害,此觀公司法第9條第1項、第2項之規定自
明
該條規定乃為防止虛設公司及防範經濟犯罪之發生,並基於資本
確實之原則,使股份有限公司於存續中,得以保持相當於資本總
額之財產,以維持交易安全,並保護公司之全體債權人(最高法
院104年度台上字第1795號判決參照)
查公司法第9條第1項規定係於72年修正增列(當時為第3項),將公
司應收股款有虛偽不實情事之處罰獨立於公司設立登記或其他登
記事項虛偽記載之刑責之外,課以公司負責人的獨立刑責,以防
止虛設公司及防範經濟犯罪
90年則是刪除原條文第1項「違法登記」及第2項「虛偽登記」之刑
責規定(原即應依刑法處罰),而將原第3項之公司應收股款有虛
偽不實情事,公司負責人之刑責移列為第1項
並於第2項增列公司負責人應與各該股東對公司或第三人(債權人
)之損害負連帶賠償責任
學說實務上有認為第9條第1項資本登記不實情形,有違資本確定原
則
又有認為,應參考德國股份法第62條體系架構,將本項分為2部分
,前段「公司應收之股款,股東並未實際繳納,而以申請文件表
明收足」係針對公司設立階段而設,股東如未真實出資,即違反
資本確定原則
此資本維持原則之所以重要,係因公司為法人,其對債權人之擔
保僅資本之本身,萬不能以負責人之信用代之,因之其標準應採
嚴格解釋,此由最高法院96年度第7次刑事庭會議關於公司法第9條
第1項前段之解釋「公司法第9條第1項前段之罪,其立法目的在防
止虛設公司及防範經濟犯罪,只要公司應收之股款,股東並未實
際繳納,而以申請文件表明收足,並向主管機關提出不實之申請
者,即已成立,不以該管公務員已完成登記為必要」,亦應可得
出相同之結論
依此,被告之行為實則於第一時間已經違反資本維持原則,不能
以「大水庫理論」或「支出大於收入理論」逃避其應負之罪責
(四)綜上,被告身為京漢公司之實際負責人及經理人,於其執行業
務範圍內,即屬京漢公司之負責人,而其由己身之292號帳戶為自
己及共同被告乙OO以及其所經營之漢升公司支付京漢公司股款共
計100萬元後,即將該筆100萬元股款發還至己身之292號帳戶,而其
後京漢公司所支出之費用,先以京漢公司帳戶所收取之款項支應
,或以斯時尚不存在京漢公司股款之770號帳戶支付,且其後292號
帳戶雖有匯款至770號帳戶,然770號帳戶支付京漢公司款項之總金
額,亦未達京漢公司100萬元股款,顯然被告主觀上具有發還該筆
股款予己身,將該筆股款作為己身資金運用,再以京漢公司其後
收取之款項,或其己身存放在770號帳戶內其他資金支應京漢公司
支出之意思,其自具有發還該筆股款之犯意無疑
(一)按修正前公司法第9條第3項(現行第1項)規定,可分為3種情
形,即公司應收之股款:1.股東並未實際繳納,而以申請文件表明
收足
有以上其情形之一者,即課其負責人以刑責(最高法院98年度台上
字第3925號判決意旨參照)
則被告既有實際以自身財產繳納股款,而係於繳納後將該筆100萬
元股款匯回自身帳戶,故應屬「於登記後將股款發還股東」之犯
行,是核被告所為,係犯公司法第9條第1項中段之於登記後將股款
發還股東罪
且原審於審理時業已告知被告亦有可能涉犯公司法第9條第1項中段
之於登記後將股款發還股東罪,充分保障被告之防禦權(見原審
1921卷(二)第428頁反面),原審自得於社會基礎事實同一之範圍內
,依刑事訴訟法第300條之規定,變更起訴法條
(二)公訴意旨雖認被告與共同被告乙OO具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
應論以共同正犯等語,然共同正犯乙OO既經原審諭知無罪如後,
即難認有與被告成立共犯之可能,併此敘明
肆、原判決應予維持之理由原審判決以被告罪證明確而予依法論
科,適用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0條,公司法第9條第1
項中段,刑法第11條前段、第41條第1項前段規定,並審酌被告身為
京漢公司之實際負責人及經理人,縱使京漢公司實際上為其100%
全部出資,然因公司法已將公司之法人格獨立化,被告即不得將
京漢公司視為己物而任意將已收取之股款發還予自己,避免侵蝕
京漢公司之資本,然被告竟不思依公司法之規定經營京漢公司,
反而於京漢公司設立登記後,即將100萬元之股款發還予己身,供
作自己之資金使用,侵害京漢公司之資本維持,所為實有不該
兼衡被告於偵訊、原審準備程序及審理時均否認犯行,及其犯罪
之動機、目的、手段、所生損害、自稱現○○○○、教育程度○
○畢業(見原審1921卷(一)第5、54頁)等一切情狀,量處其有期徒
刑4月之刑度,並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經核其認事用法均無
違誤,量刑亦稱妥適
被告仍執上揭辯詞提起上訴,然業經說明指駁如前述,其就此部
分再事爭執,尚難認為有理由,應予駁回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8條,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36年特覆字第1678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4年度台上字第1795號判決參照
最高法院98年度台上字第3925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共同正犯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公司法,第9條第1項中段,9,總則

刑法,第11條前段,11,法例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引用法條

公司法,第9條第1項,9,總則   9

公司法,第9條第3項,9,總則   3

公司法,第9條第2項,9,總則   3

公司法,第9條第1項中段,9,總則   3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公司法,第9條第1項前段,9,總則   2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1

刑法,第16條,16,刑事責任   1

刑法,第11條前段,11,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65條,16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4條,16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公司法,第8條,8,總則   1

公司法,第62條,62,無限公司,公司之對外關係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