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臺中分院  20190218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判決  |  
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339條之4第3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3款,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主文
上訴駁回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甲OO持有第二級毒品,累犯,處拘役伍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扣案之第二級毒品甲基安非他命壹包(驗餘淨重零點肆貳伍貳公克),沒收銷燬之
上訴人  :  檢察官
上訴理由
(四)關於上訴理由之審酌:1.檢察官上訴意旨略以:被告為大學
畢業,而受有相當教育程度,於本案發生時,已為年滿51歲、有
中山科學院、厚生測量公司、農田水利會等工作經驗及具有貸款
經驗之成年人,心智正常,智慮成熟,應該對於申請貸款重在信
用情形、還款能力及擔保品之審核的情形相當瞭解,且已經到銀
行申辦貸款被拒絕,而「林曉雯」只要求被告寄出無法據以評估
資力之存摺、金融卡及密碼給「林曉雯」指定的「王宇銘」就表
示可申辦貸款,且依照被告之生活經驗顯可知悉此迥異於正常辦
理貸款之流程
2.本院查:本院認被告遭他人以貸款需提供帳戶存摺、金融卡為由
詐騙,致交付系爭帳戶應堪採信,已如前述,上訴意旨指摘上開
諸多可疑之處,惟就被告是否有幫助詐欺取財之不確定之故意均
存有合理之懷疑,尚未達於通常一般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
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致本院無從形成被告有罪之確信,是以檢察
官上訴所陳並無足採,是以檢察官上訴意旨指摘原決不當,難認
有據
被告既堅決否認有幫助詐欺取財犯行,而綜觀現有卷證資料,公
訴意旨指稱被告幫助詐欺取財犯行所舉之證據及卷內所有直接或
間接證據,僅足以證明被害人O詩娌等人確因受詐欺而匯款至被告
上開帳戶乙情,然尚未達於通常一般人均無合理懷疑,而可得確
信被告確有幫助詐欺取財之直接故意或未必故意之犯行,致無從
說服本院形成被告確有幫助詐欺取財罪之心證,此外,復無其他
積極證據足資證明被告確有公訴意旨所指之幫助詐欺取財犯行,
原審因認被告被訴幫助詐欺取財之犯行既存有合理懷疑,致無法
形成被告有罪之確切心證,自屬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而為被告無
罪之諭知,核無不合,應予維持
檢察官上訴雖以原審判決無視依本案卷內資料顯示,被告於欲辦
理依其財力本不應取得之貸款金錢時,實際上本已預見對方可能
是從事財產犯罪之集團,卻仍交付名下帳戶容任對方持續任意存
、提款使用之事實,僅以被告可能是亟欲獲得貸款被騙等與上揭
事實之認定無甚關聯之因素,遽為被告無罪之諭知,認事用法應
有未洽,請撤銷原判決,更為論罪科刑之判決等語
惟檢察官上訴意旨所陳並無足採(詳理由欄六、(四)所示),且其
並未能提出積極證據以證明被告確有公訴意旨所指之幫助以網際
網路對公眾散布而犯詐欺取財、幫助詐欺取財犯行,仍執原有證
據認被告涉犯幫助詐欺取財罪嫌,而檢察官既仍未提出適合於證
明被告犯罪事實之積極證據,上訴意旨所陳仍難以動搖原判決之
基礎,尚難使本院形成被告涉有詐欺取財犯行之有罪心證,從而
,檢察官上訴意旨指摘原判決不當,難認有據,本件檢察官上訴
為無理由,應予駁回其上訴
本案經檢察官黃永福提起公訴,檢察官林芳瑜提起上訴,檢察官
謝名冠到庭執行職務
判決節錄
(七)而認被告涉犯刑法第30條第1項、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3款〈起
訴書原載刑法第339條之4第3項,業經公訴檢察官當庭更正〉幫助
以網際網路對公眾散布而犯詐欺取財罪、刑法第30條第1項、刑法
第339條第1項幫助詐欺取財罪嫌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
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次按認定不利於被告之事實,須依積極證據,苟積極證據不足為
不利被告之認定時,即應為有利於被告之認定,更不必有何有利
之證據(參照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判例)
刑事訴訟法上所謂認定犯罪事實之證據,係指足以認定被告確有
犯罪行為之積極證據而言,如未能發現相當證據或證據不足以證
明,自不能以推測或擬制之方法,以為裁判基礎(參照最高法院
76年台上字第4986號、29年上字第3105號、40年台上字第86號判例意旨
)
又認定犯罪事實應依證據,為刑事訴訟法所明定,故被告否認犯
罪事實所持之辯解,縱屬不能成立,仍非有積極證據足以證明其
犯罪行為,不能遽為有罪之認定(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1831號判例
參照)
告訴人之指訴,既係以使被告受有罪之判決為目的,從而,不得
以告訴人之指訴作為認定被告犯罪事實之主要證據,仍應調查其
他必要之證據,以察與事實是否相符
被害人之陳述如無瑕疵,且就其他方面調查又與事實相符,固足
採為科刑之基礎,倘其陳述尚有瑕疵,則在究明前,自難遽採為
被告有罪之根據(最高法院61年台上字第3099號判例參照)
再按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
負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
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
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
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參照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
28號判例)
又現行刑事訴訟法並無禁止被害人於公訴程序為證人之規定,自
應認被害人在公訴程序中具有證人適格,然被害人與一般證人不
同,其與被告處於絕對相反之立場,其陳述之目的,在使被告受
刑事訴追處罰,內容未必完全真實,證明力自較一般證人之陳述
薄弱,故被害人縱立於證人地位而為指證及陳述,且其指證、陳
述無瑕疵可指,仍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依據,應調查其他證
據以查其是否與事實相符,亦即仍須有補強證據以擔保其指證、
陳述之真實性,始得採為斷罪之依據(最高法院94年度台上字第3
326號判決參照)
三、刑事訴訟法第155條第2項規定:「無證據能力、未經合法調查
之證據,不得作為判斷之依據」,在學理上,以嚴謹證據法則稱
之,係為保護被告正當法律程序權益而設,嚴格限制作為判斷、
認定基礎之依據,必須係適格之證據資料,並經由完足之證據提
示、辨認、調查與辯論,始能為不利於被告之有罪判決,至於對
其有利之無罪判決,自不在此限
學理上乃有所謂彈劾證據,與之相對照,作用在於削弱甚或否定
檢察官所舉不利被告證據之證明力,是此類彈劾證據,不以具有
證據能力為必要,且毋庸於判決理由內,特別說明其證據能力之
有無(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4761號判決參照)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及第310條第1款分別定有明文
倘法院審理之結果,認為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而為無罪之諭知,
即無前揭第154條第2項所謂「應依證據認定」之犯罪事實之存在
因此,同法第308條前段規定,無罪之判決書只須記載主文及理由
故無罪之判決書,就傳聞證據是否例外具有證據能力,本無須於
理由內論敘說明(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2980號判決參照)
四、本件公訴人認被告涉犯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刑法第339條之
4第1項第3款幫助以網際網路對公眾散布而犯詐欺取財罪、刑法第
30條第1項、刑法第339條第1項幫助詐欺取財罪嫌,無非係以證人即
告訴人O詩娌、O惠娟、O松原、O宥珺、O瑞文、O亦容於警詢之證述
,被告上開中小企銀帳戶、上開合作金庫帳戶之開戶資料及交易
明細及證人O詩娌提出之匯款交易翻拍照片1紙及通訊軟體LINE對話
翻拍照片15紙、證人O惠娟提出之匯款交易明細1紙及通訊軟體LINE
對話翻拍照片6紙、證人O松原提出之玉山銀行存摺影本及交易明細
、證人O宥珺提出之匯款交易明細1紙及通訊軟體LINE對話翻拍照片
16紙、證人O瑞文提出之匯款交易明細1紙及通訊軟體LINE對話翻拍
照片1紙、證人O亦容提出之帳戶交易明細1紙及通訊軟體LINE對話翻
拍照片3紙為其主要論據
一帳戶給你還款……林曉雯:放款和業務約定地點,你確定好,
發給我林曉雯:方便取款,簽本票地方被告:如果預計順利的話
,星期三下班前可以完成放款嗎?……林曉雯:估計得週四哦,
可以嗎?被告:(OK之表情符號)被告:可以林曉雯:好的,那我
們保持聯絡……〈106年11月8日(星期三)〉被告:收到文件,確
定時間後賴我林曉雯:好的……被告:有收到嗎?林曉雯:有收
到了,會計安排明天測試被告:(好的之表情符號)被告:(THA
NKYOU之表情符號)林曉雯:測試好我跟你說哦……〈106年11月9日(
星期四)〉……林曉雯:今天可以出款了,大概時間走下午5點
,……林曉雯:大甲星巴克被告:能在1700前嗎?林曉雯:我會賴和
你聯係【繫之誤載】被告:(OK之表情符號)……林曉雯:大哥
,業務今天下午時間不好處理,有幾個救命錢要先用,如果安排
明天,時間段你先挑被告:早上11-12點間,ok?……被告:新光百
貨,ok?林曉雯:可以,中午12點整……〈106年11月10日(星期五)〉
被告:早...我1200前就會到被告:(萬分感謝之表情符號)被告:
【撥號無應答】……被告:見到請回電被告:(拜託之表情符號
)被告:【撥號無應答】被告:【撥號無應答】被告:怎麼了嗎
?...為何一直聯絡不上被告:【撥號取消】被告:林小姐,從一
開始接觸到今,我有得罪之處嗎?為何現在連一通電話都不願告
知被告:【撥號取消】被告:【撥號無應答】被告:【撥號無應
答】此有被告提出之其與「林曉雯」之LINE對話內容擷取照片在卷
可查(見原審卷第42至50頁)
4.綜上,尚難認被告有幫助詐欺取財之預見,及容任詐欺正犯使用
上開中小企銀帳戶、上開合作金庫帳戶為詐欺取財工具之幫助詐
欺取財之不確定故意
本件被告既為具有上揭相當社會經驗之人,前已有貸款經驗,知
道辦理貸款需有擔保品等,但卻不需提供金融卡、存摺、密碼等
帳戶資料,且被告也自知經濟狀況不佳,亦未提出擔保品,無法
向銀行貸款,又被告並不知道「林曉雯」、「王宇銘」之真實身
份,與「林曉雯」也沒有信賴關係,卻稱「林曉雯」僅要求其提
供存摺、金融卡、密碼就可貸與被告高達新臺幣18萬元之款項,因
此被告客觀上應已足可預見將存摺、金融卡連同密碼交付他人,
他人即可支配使用其帳戶,不僅得以領取被告帳戶內之金額,當
然亦可行騙他人匯款進入其等帳戶,再行領取,對該等私人重要
財物將被作為不法使用,應有容任發生之未必故意
此外,系爭帳戶的金融卡及密碼於「林曉雯」之O主撥款後,可
用以提領貸款,如一併交付,即難防止「林曉雯」於O主撥款後直
接將款項及帳戶資料侵吞入己,被告應亦是因此而選擇2個帳戶
餘額原本就極低、餘款均不到百元的帳戶交付,以降低自身風險
,顯見被告於交付自己之帳戶時,已預見對方可能會盜領帳戶內
之存款,而得知來路不明、真實身分可疑之所謂「提供貸款者」
甚可能是犯罪集團,否則被告如果相信對方是正派經營之合法貸
款機構,怎會畏懼對方盜領自己的錢、怕對方拿到帳戶後會做壞
事,還選擇兩個餘額原本就極低的金融帳戶寄出?因此,被告交
付帳戶工具時,既然先特別做好防止自己被詐騙的防果措施,自
足認被告交付帳戶工具時,已經對收件者可能以其帳戶「做壞事
」、「從事財產犯罪」乙情,有所預見,且顯無確信該犯罪結果
不致發生之理由
亦即,「申辦貸款」跟「提供金融卡及密碼給對方時,是否有幫
助詐欺取財不確定故意」的認定,並非屬於絕對相對立而不能併
存之事實
縱使本案被告最初是基於貸款之目的而與不明人士聯絡貸款事宜
,他與不明人士聯絡貸款事宜時,仍可從接觸過程中判斷對方是
否真實、有無明顯異狀、與正常貸款流程是否相同等情,再決定
其是否確實要向該不明人士貸款,以及應提供給對方何種申辦貸
款必備資料
而本件被告對於「林曉雯」之真實身份及聯絡地址等資料毫無所
悉,僅靠通訊軟體聯絡,而被告還將本案帳戶資料寄給並不是「
林曉雯」的「王宇銘」,收件地址為顯非任何金融機構或放款單
位的統一超商,且被告也未簽署任何申辦貸款之文件,顯見該名
自稱「林曉雯」之人是刻意隱匿真實身分欲行不法之事,被告由
此應已得知自稱「林曉雯」之人將以其帳戶作為不法使用
綜上所述,原審判決無視依本案卷內資料顯示,被告於欲辦理
依其財力本不應取得之貸款金錢時,實際上本已預見對方可能是
從事財產犯罪之集團,卻仍交付名下帳戶容任對方持續任意存、
提款使用之事實,僅以被告可能是亟欲獲得貸款被騙等與上揭事
實之認定無甚關聯之因素,遽為被告無罪之諭知,認事用法應有
未洽,請撤銷原判決,更為論罪科刑之判決等語
2.本院查:本院認被告遭他人以貸款需提供帳戶存摺、金融卡為由
詐騙,致交付系爭帳戶應堪採信,已如前述,上訴意旨指摘上開
諸多可疑之處,惟就被告是否有幫助詐欺取財之不確定之故意均
存有合理之懷疑,尚未達於通常一般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
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致本院無從形成被告有罪之確信,是以檢察
官上訴所陳並無足採,是以檢察官上訴意旨指摘原決不當,難認
有據
七、綜上所述,被告前揭所辯既非不足採信,自不得排除被告係
為貸款始誤信對方而交付其所申設之系爭中小企銀、合作金庫帳
戶之存摺、提款卡及密碼,而為詐欺集團成員利用作為詐欺被害
人O詩娌等人財物之匯款工具之可能
被告既堅決否認有幫助詐欺取財犯行,而綜觀現有卷證資料,公
訴意旨指稱被告幫助詐欺取財犯行所舉之證據及卷內所有直接或
間接證據,僅足以證明被害人O詩娌等人確因受詐欺而匯款至被告
上開帳戶乙情,然尚未達於通常一般人均無合理懷疑,而可得確
信被告確有幫助詐欺取財之直接故意或未必故意之犯行,致無從
說服本院形成被告確有幫助詐欺取財罪之心證,此外,復無其他
積極證據足資證明被告確有公訴意旨所指之幫助詐欺取財犯行,
原審因認被告被訴幫助詐欺取財之犯行既存有合理懷疑,致無法
形成被告有罪之確切心證,自屬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而為被告無
罪之諭知,核無不合,應予維持
檢察官上訴雖以原審判決無視依本案卷內資料顯示,被告於欲辦
理依其財力本不應取得之貸款金錢時,實際上本已預見對方可能
是從事財產犯罪之集團,卻仍交付名下帳戶容任對方持續任意存
、提款使用之事實,僅以被告可能是亟欲獲得貸款被騙等與上揭
事實之認定無甚關聯之因素,遽為被告無罪之諭知,認事用法應
有未洽,請撤銷原判決,更為論罪科刑之判決等語
惟檢察官上訴意旨所陳並無足採(詳理由欄六、(四)所示),且其
並未能提出積極證據以證明被告確有公訴意旨所指之幫助以網際
網路對公眾散布而犯詐欺取財、幫助詐欺取財犯行,仍執原有證
據認被告涉犯幫助詐欺取財罪嫌,而檢察官既仍未提出適合於證
明被告犯罪事實之積極證據,上訴意旨所陳仍難以動搖原判決之
基礎,尚難使本院形成被告涉有詐欺取財犯行之有罪心證,從而
,檢察官上訴意旨指摘原判決不當,難認有據,本件檢察官上訴
為無理由,應予駁回其上訴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8條,判決如主文
判例
參照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判例
參照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4986號、29年上字第3105號、40年台上字第86號判例意旨
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1831號判例參照
最高法院61年台上字第3099號判例參照
參照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
最高法院94年度台上字第3326號判決參照
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4761號判決參照
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2980號判決參照
名詞
不確定故意 2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引用法條

刑法,第30條第1項,30,正犯與共犯   3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3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2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3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2

刑法,第339條之4第3項,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30,正犯與共犯   1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10條第1項,310,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308條前段,308,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5條第2項,155,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