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臺中分院  20190218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判決  |  
刑法第271條第1項,殺人罪 | 刑法第56條,數罪併罰 | 刑法第271條第2項,殺人罪
| 律師
主文
原判決關於丁○○犯連續殺人罪部分撤銷
O○○連續殺人,處無期徒刑,褫奪公權終身
未扣案口徑九MM制式手槍壹支沒收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子○○犯如附表二編號1至9所示之罪,各處如附表二編號1至9所示之刑(含主刑及從刑)
刑部分應執行死刑,褫奪公權終身,併科罰金新臺幣伍佰萬元,罰金如易服勞役,以罰金總額與陸個月之日數比例折算
子○○共同連續未經許可,持有衝鋒槍,處有期徒刑拾年,併科處罰金新臺幣伍佰萬元,罰金如易服勞役,以罰金總額與陸個月之日數比例折算
如附表一編號1至34所示槍枝、手榴彈、驗餘子彈及擦槍工具1包(內含通槍條5支、鐵刷2支、擦槍油1瓶),均沒收
子○○共同殺人,處無期徒刑,褫奪公權終身
扣案如附表一編號2、4所示槍枝,均沒收
子○○連續殺人,處死刑,褫奪公權終身
扣案如附表一編號1所示槍枝,沒收
子○○共同殺人,處無期徒刑,褫奪公權終身
如附表一編號1、9、10、11、12、13、16所示槍枝、驗餘子彈,均沒收
子○○共同犯傷害致人重傷罪,處有期徒刑伍年
如附表一編號1、11所示槍枝,均沒收
子○○成年人共同連續故意對兒童犯意圖勒贖而擄人罪,處有期徒刑拾肆年
如附表一編號1、9、11、13、14、15、16、35所示之槍枝、驗餘子彈,均沒收
子○○共同犯恐嚇取財未遂罪,處有期徒刑貳年
如附表一編號31所示手榴彈,沒收
子○○共同犯恐嚇取財未遂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
子○○共同犯恐嚇取財未遂罪,處有期徒刑壹年陸月
上訴人  :  甲O O
上訴理由
查本件被害人丙○○、乙○○於92年9月1日前之審判外所為之陳述
(含書面陳述),均為上述刑事訴訟法修正前所進行之訴訟程序
,且經原審及本院於審理時對檢察官、上訴人即被告丁○○(下
簡稱被告)及其選任辯護人等依法提示並告以要旨,而踐行證據
調查之程序,故皆有證據能力
被告上訴仍執陳詞否認有何殺人犯意,雖無理由,已詳如前述,
然原判決既有前揭可議之處,即屬無可維持,自應由本院將原判
決關於被告連續殺人即於「路易十三KTV」槍殺O宏茂等4人部分,予
以撤銷改判
判決節錄
一、按「92年2月6日增訂公布之刑事訴訟法施行法第7條之3規定:
『中華民國92年1月14日修正通過之刑事訴訟法施行前,已繫屬於各
級法院之案件,其以後之訴訟程序,應依修正刑刑事訴訟法終結
之
從而依修正後規定應踐行之訴訟程序,例如被告對證人之對質、
詰問權等事項,均應依修正後之程序為之,並就修正刑事訴訟法
施行前及施行後所合法取得,均具有證據能力之證據資料,本於
合理之心證以定其取捨,尚非謂修正刑事訴訟法施行前已依法定
程序取得證人之供述證據者,即得依刑事訴訟法施行法第7條之3但
書規定,剝奪被告依修正後程序對證人之對質、詰問權
」(最高法院95年度台上字第5141號判決要旨參照)
又「92年2月6日增訂公布之刑事訴訟法施行法第7條之3規定:『中華
民國92年1月14日修正通過之刑事訴訟法施行前,已繫屬於各級法
院之案件,其以後之訴訟程序,應依修正刑刑事訴訟法終結之
從而依修正後規定應踐行之訴訟程序,例如被告對證人之對質、
詰問權等事項,均應依修正後之程序為之,並就修正刑事訴訟法
施行前及施行後所合法取得,均具有證據能力之證據資料,本於
合理之心證以定其取捨,尚非謂修正刑事訴訟法施行前已依法定
程序取得證人之供述證據者,即得依刑事訴訟法施行法第7條之3但
書規定,剝奪被告依修正後程序對證人之對質、詰問權
」(最高法院95年度台上字第6172號判決要旨參照)
再按「刑事訴訟法施行法第7條之3但書規定,中華民國92年1月14日
修正通過之刑刑事訴訟法施行前,已依法定程序進行之訴訟程序
,其效力不受影響
」(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4935號判決意旨參照)
二、按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規定:「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
之陳述,雖不符前4條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
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
,亦得為證據
」第2項規定:「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
有第159條第1項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
議者,視為有前項之同意
是若被告對於證據之真正、確實,根本不加反對,完全認同者,
即無特加保障之必要,不生所謂剝奪反對詰問權之問題(最高法
院102年度台上字第309號判決意旨參照)
本判決下列認定犯罪事實所引用審判外之其餘相關供述證據,除
前開所述外,檢察官、被告及其辯護人於本院審理中均未爭執其
證據能力,亦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參本院卷一第157至
170頁,卷二第64至69頁),且經本院依法踐行調查證據程序,審酌
上開證據資料製作時之情況,尚無違法不當及證明力明顯過低之
瑕疵,亦認為以之作為證據應屬適當,揆諸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
5規定,認均有證據能力
三、本判決所引用之非供述證據,經本院依法踐行調查證據程序
,檢察官、被告及其辯護人均不爭執各該證據之證據能力(參本
院卷一第157至170頁,卷二第64至69頁),且亦查無依法應排除其證
據能力之情形,從而後述所引用之非供述證據,亦均有證據能力
第二部分,如果有殺人的犯意,其動機是否出於正當防衛,犯罪
的情狀是否數罪併罰或想像競合,還是連續殺人
在本案係被告於酒後發生衝突的狀況下,連續開槍,如果不是一
行為觸犯數罪名,頂多構成連續犯的行為
被告進入監獄執行後,在監獄信佛教,每天都念經迴向給被害人
及家屬,另從被告與兒子、O女書信的對話,可知被告應該確有悔
悟,如果被告本案被判無期徒刑,於假釋時應該已是六、七十歲
的老人,人生已經到了黃昏時期,也不可能再危害社會,且被告
亦表示如果有機會重出社會,願意把餘生奉獻給社會,從事公益
再對照政府簽署兩公約的立法精神及規定,任O人O沒有權利去剝奪
另外一個人的生命,雖然被告確曾剝奪別人的生命,但是當時是
事出突然,事後已經表現出後悔的誠意,目前刑事政策上,除非
行為人真的泯滅天良,毫無人性,才有處以極刑的必要,本案被
告不至於須處以極刑,且被告在監服刑期間不斷悔悟自己因年輕
氣盛所犯過錯,對自己所犯亦願坦然面對,足見被告已有改過向
善之悛悔實據,且被告經嘉義長庚紀念醫院醫院鑑定結果,亦認
被告仍有再社會化及矯治更生之可能性
綜上,如果認為被告係故意殺人之連續犯,原審判決判處死刑,
亦嫌過重,請撤銷原判決,諭知無期徒刑之判決等語
丙○○、乙○○則均在國立成功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接受開刀手
術後,始倖免於死等事實,除為被告所不爭執外,復有卷附臺灣
臺南地方檢察署勘驗筆錄、解剖筆錄、解剖紀錄、相驗屍體證明
書等附卷可憑(參87年度相字第425號卷第7、9、13、15、16至22、25頁
),法務部法醫研究所鑑定人O景勳具結製作之法務部法醫研究
所(87)法醫所醫鑑字第0241號鑑定書(參87年度相字第425號卷第3
9至46頁)、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87年4月9日刑鑑字第21042號鑑
驗通知書(參臺灣臺南地方檢察署87年偵字第3551號卷【下稱3551號
偵卷】第93、94頁)、同局87年4月3日刑鑑字第22563號函(參臺灣
臺中地方檢察署87年度偵字第5054號卷【下稱5054號偵卷】第87頁)
、刑案現場平面圖、現場照片(參台南市警察局第四分局南市警
四刑偵字132號卷【下稱南市警132號卷】第41至43、57至68頁)、路
易十三KTV二樓包廂618號及620號包廂配置及槍響時陳志雄之位置圖
(參臺灣臺南地方法院87年聲羈字第101號卷【下稱聲羈卷】第32頁
)、國立成功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102年3月19日成附醫外字第1020
003194號函檢送丙○○、乙○○之診療摘要及相關病歷影本(參本
院上訴審卷第206至230頁)等在卷可憑,此部分事實,核堪認定
基此,證人O俊和既係於聽到被告開槍之聲音後才進入618號包廂,
自無從知悉被告在開槍前之618號包廂內情形,而觀諸被告於甫進
入該618號包廂旋即開槍,連隨行在後之O俊和都來不及進入618號包
廂,即已聽見被告之開槍聲,顯見當時身處618號包廂內之被害人
乙○○、O鴻謨、O宏茂、丙○○等人,對於被告之槍擊行為,根
本沒有時間反應即已分別中彈,遑論有何衝向前方欲奪取被告手
中槍枝之舉,其理甚明
至於證人O俊和於警詢時雖曾一度證稱:我沒想到『阿源』進入後
看到O川和正被對方數人聯手毆打,相當氣憤,二話不說,忽然掏
出手槍朝對方連開好多槍等語,惟查此部分證詞業據證人O俊和
於本院審理時到庭具結證稱是自己的感受,是自己想的等語,而
被告亦供承是我已經開了4、5槍後,O俊和才進來,均已如前述,
足見證人O俊和確實係於聽見被告之開槍聲響後才進入618號包廂無
訛,是其前揭警詢所為證詞僅屬個人猜測之詞,並非親眼所見,
核與客觀事實不符,自無足取
另證人丙○○、乙○○、O川和等人雖亦曾提及案發當時證人O俊和
亦在618號包廂內,惟因被告一進入618號包廂隨即開槍,而證人O
俊和係緊跟在後,於聽見槍響後隨即進入618號包廂內,兩者相隔
時間甚短,證人丙○○、乙○○、O川和於618號包廂內突遭被告闖
入連續開槍,於驚恐之餘,恐難明確分辨證人O俊和實際進入618號
包廂之時間究竟係在槍響前或槍響後,是證人丙○○、乙○○、
O川和等人前開證詞就證人O俊和進入618號包廂之時點,與證人O俊
和其後於本院證述之內容不符部分,尚無足採
(五)被告與其選任辯護人雖另以本件具有正當防衛或緊急避難之行
為情狀存在置辯,惟按所謂正當防衛乃對於現在不法之侵害,而
出於防衛自己或他人權利之行為而言,亦即正當防衛除於客觀要
件須遇有現在不法之侵害外,於主觀要件上須有正當防衛情事之
認識,即須有防衛行為事實之認識及防衛意思
而所謂防衛意思,包括對於正當防衛之情勢、防衛行為事實等之
認識,並且出於防衛自己或他人權利或O益之認識(最高法院93年
度台上字第6345號判決意旨參照)
又緊急避難行為,以自己或他人之生命、身體、自由、財產猝遇
危難之際,非侵害他人O益別無救護之途,為必要之條件(最高法
院102年度台上字第1550號判決意旨參照)
(六)被告及其選任辯護人復另以被告於案發時已處於酒後迷醉的狀
態,已呈現精神耗弱之情況置辯,惟查本院更一審就被告於行為
時,是否因酗酒呈現器質性因素導致明顯意識障礙或精神疾病?
是否因此,導致認知及現實判斷能力極度受損或明顯受損其行為
是否直接受妄想或幻覺等精神病症狀之影響,而不能辨識其行為
違法或欠缺依其辨識而行為之能力?等事項,囑託中國醫藥大學
附設醫院進行鑑定,經該院於103年7月7日以院精字第1030007887號函
附精神鑑定報告書記載略以:「三鑑定結果:...2.精神狀態檢查
:被告意識清醒,態度被動合作,可維持眼神接觸,注意力可專
注,情緒平穩,只有在討論到兄弟濫用非法物質時有情緒起伏激
動之情形,否認有幻聽幻覺,現實感以及認知功能無明顯障礙
四結論:綜合以上被告之個人史、生活史、疾病史、犯案過程、
目前身體狀況、精神狀態檢查及心理測驗結果,被告案發期間之
表現與其目前以及之前日常表現相近,於一部分案發時雖有可能
受酒精使用影響情緒、衝動控制,但應不完全影響其決策及判斷
能力,現實感的表現是一致的
應視加害人於下手加害時有無死亡之預見為斷,又下手之情形如
何,於審究犯意方面,為重要參考資料,被害人所受之傷害程度
,固不能據為認定有無殺意之唯一標準,但加害人之下手情形如
何,於審究犯意方面,仍不失為重要參考資料,故認定被告是否
有殺人犯意,自應審酌當時情況,視其下手之輕重、加害之部位
等,以為判斷之準據(最高法院94年台上字第412號、94年台上字第
5436號、96年台上字第5170號、97年台上字第2517號判決意旨參照)
查被告當時係從門口進入KTV包廂內開槍,被害人O宏茂等4人於猝不
及防之情況下,根本來不及閃避,且被告持用之槍枝係制式手槍
,加以近距離射擊,其威力當然足以致人於死,被告明知此節,
為圖迅速解決O川和遭毆打事宜,仍持上開具殺傷力之制式手槍
,連續朝手無寸鐵之被害人O宏茂、丙○○、乙○○、O鴻謨等4人
開槍射擊,致O宏茂因遭槍擊左肩背部(彈道穿過左肺上葉、左心
房、右心室)及右大腿中彈而死亡
一、按被告行為後,於94年2月2日修正公布之刑法,於95年7月1日施
行,其中刑法第2條係規範行為後法律變更所生新舊法律比較適
用之準據法,是刑法第2條本身雖經修正,但該條文既屬適用法律
之準據法,本身尚無比較新舊法之問題,應逕適用裁判時即修正
後刑法第2條規定以決定適用之刑罰法律
但行為後之法律有利於行為人者,適用最有利於行為人之法律,
修正後刑法第2條第1項定有明文
又比較時應就罪刑有關之共犯、未遂犯、想像競合犯、牽連犯、
連續犯、結合犯,以及累犯加重、自首減輕暨其他法定加減(如身
分加減)與加減例等一切規定,綜其全部罪刑之結果而為比較(最
高法院95年第八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參照)
二、查本件被告行為後,原刑法第56條關於連續犯之規定業經刪除
,修正前原應論以連續犯之罪,修正後須數罪分論併罰
經比較新舊法之規定,以修正前刑法第56條連續犯之規定,較有利
於被告
三、查本件被告行為後,原刑法第64條第2項規定:「死刑減輕者,
為無期徒刑,或為15年以下12年以上有期徒刑
」修正後刑法第64條第2項則規定:「死刑減輕者,為無期徒刑
」就無期徒刑減輕者,修正前刑法第65條第2項規定為7年以上有期
徒刑,修正後同條項則為「無期徒刑減輕者,為20年以下15年以上
有期徒刑
一、核被告射殺被害人O宏茂、O鴻謨死亡部分,係犯刑法第271條第
1項之殺人罪
被告射殺被害人丙○○、乙○○部分,係犯刑法第271條第2項、第
1項之殺人未遂罪
二、按刑法第55條所謂一行為觸犯數罪名,就故意犯而言係指對於
該數罪同時有各別之犯意而藉一個行為以達成之而言,若對於另
一犯罪係臨時起意,而行為亦不止一個,或基於同一之犯意而行
為又先後可分,即非刑法第55條之想像競合犯,應為數罪併罰,
或修正前刑法第56條之連續犯(最高法院70年台上字第1971號判例
意旨參照)
從而,於同一處所,密接開數槍,槍殺數人之情形,倘其槍殺行
為仍先後可分,即屬數行為,應依各別起意或基於同一概括犯意
,分別論以數罪或刑法修正前之連續犯,然如其行為有交錯、重
疊或其他依一般社會通念難予割裂觀察,而無從分其先後者,則
屬一行為觸犯數罪名,而應依想像競合犯論擬
經查:1.本案就被告上揭槍擊行為是否可分部分,經檢附全卷電子
檔案詢問相關國內有關槍彈及法醫鑑定機關結果,其中,法務部
調查局覆以,本局槍彈鑑定業務主要辦理「殺傷力鑑定」及「工
具痕跡比對鑑定」2項,函詢槍擊行為之相關問題,非本局鑑定
範疇,亦無相關研究等語(參本院卷一第72頁,法務部調查局107年
6月1日調科參字第10703218480號函),內政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亦
稱,僅依所附卷證資料,難以研判等語(參本院卷一第79頁,內政
部警政署刑事警察局107年6月21日刑鑑字第1070047420號函),另法
務部法醫研究所則稱,本案發生當時有多人傷亡,僅死者O宏茂接
受解剖,另一位死者O鴻謨僅相驗,而未解剖探查彈道,且當時所
附相驗卷並無現場相關位置、在場人數及座位分布之記載,無法
確認槍擊行為之次數及先後次序等語(參本院卷一第78頁,務部
法醫研究所107年6月25日法醫理字第10700023110號函
(6)由上,本件被告進入包廂後,O宏茂等4人所處位置不一,而被告
開槍射擊行為、子彈落點,皆明顯可分,且有其先後順序,再被
告所為槍擊行為復可避免傷及同在包廂內遭毆打倒臥在地之O川
和,顯難認有何交錯、重疊或其他依一般社會通念難予割裂觀察
無從分其先後之情事,自不應評價為法律上「一行為」
3.據上,被告先後開槍射殺O宏茂、O鴻謨2人既遂,及開槍射殺丙○
○、乙○○2人未遂,係以數個開槍行為實施射殺數人之犯行,
侵害數個O益,其數個開槍殺人行為,時間緊接,手法相同,所犯
係基本構成要件相同之罪名,為修正前刑法所規定之連續犯,應
從一重論以殺人既遂一罪,並除法定本刑中死刑、無期徒刑部分
依法不得加重外,其餘部分加重其刑
三、被告已著手於殺害被害人丙○○、乙○○犯罪之實行,因緊
急送醫治療後,被害人丙○○、乙○○均倖免於死,而屬殺人未
遂犯,惟因被告所犯殺人既遂罪與所犯殺人未遂罪核屬刑法修正
前連續犯之裁判上一罪,已如前述,本院依法係從一重論處殺人
既遂罪,自無就殺人未遂部分再援引刑法第25條第2項規定予以減
輕之必要,附此敘明
被告上訴仍執陳詞否認有何殺人犯意,雖無理由,已詳如前述,
然原判決既有前揭可議之處,即屬無可維持,自應由本院將原判
決關於被告連續殺人即於「路易十三KTV」槍殺O宏茂等4人部分,予
以撤銷改判
於法定刑包括死刑之案件,如考慮選擇科處死刑,本於恤刑意旨
,除須符合上開諸項原則外,其應審酌之有利與不利於犯罪行為
人之科刑因素,尤其刑法第57條所例示之10款事由,即應逐一檢視
、審酌,以類似「盤點存貨」之縝密思維,具實詳予清點,使犯
罪行為人係以一個「活生生的社會人」而非「孤立的犯罪人」面
目呈現,藉以增強對其全人格形成因素之認識,期使刑罰裁量儘
量能符合憲法要求限制人民基本權利所應遵守之「比例原則」
從而犯罪行為人O以顯無教化矯正之合理期待可能,而不得不施以
極刑對待,必須考量犯罪行為人之人格形成及其他相關背景資訊
,以實證調查方式進行評估(例如科刑前之調查報告),如科處
死刑必也已達無從經由終身監禁之手段防禦其對社會之危險性,
且依其犯罪行為及犯罪行為人之狀況,科處死刑並無過度或明顯
不相稱各情,均應於判決理由內負實質說明之義務,否則即難謂
其運用審酌刑法第57條各款之情形符合所適用之法規之目的,而
無悖乎實體法上之正當法律程序
本件就被告之量刑考量因素,依刑法第57條所訂之各款事由逐一列
舉如下:1.犯罪之動機:因同包廂飲酒之朋友之友人O川和遭O宏
茂等4人共同毆打,而持制式手槍、子彈射殺O宏茂等4人
2.犯罪時所受之刺激:本案被告行為前曾飲用酒類(惟無證據證明
已失或減弱辨識能力,有如前述),另目擊O川和遭O宏茂等4人毆
打而倒臥在地,此外無其他證據足認被告受有他項刺激情形存在
(3)其他部分:於94年至100年間並無個人所得、O報及核定等資料
(參本院上訴審卷第163-2至177頁,財政部中區國稅局豐原分局102年
2月18日中區國稅豐原綜所字第1021102822號函檢送被告94至100年個人
綜合所得稅資料清單)於77、78年間,曾因妨害自由、槍砲彈
藥刀械管制條例、懲治盜匪條例等案件,經法院各判處有期徒刑
5月、6月、7年,經減刑並定應執行刑為有期徒刑7年3月確定,入監
執行後,指揮書執行完畢日期為87年7月8日,嗣於83年4月25日假釋
交付保護管束出監,目前因另犯殺人、違反槍砲彈藥刀械條例等
案件,入監執行無期徒刑中(參本院卷一第23至34頁,臺灣高等
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
經調取被告先前入監執行檔案資料,其服刑期間表現尚稱良好
,故未服滿全部刑期,即獲假釋(78年10月21日入監,接續執行妨
害自由、懲治盜匪條例等案件,於83年4月25日假釋出監,參臺灣臺
中地方檢察署103年4月0日中檢秀檔字第035064號函送本院之78年度
偵字第6850號丁○○殺人案卷,及83年度執更字第1099號影卷、83年
執護字第642號影卷,暨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
經調取被告目前在監執行紀錄,被告服刑期間雖曾因本案尚未
確定,而曾有心情浮動情事,惟並無重大違規紀錄發生,積極參
與O教及學習活動,與家人互動關係漸趨良好,受刑人成績逐步提
昇,服刑期間曾對於新收年老貧窮之收容人主動給予日用品而獲
提高操行及教化分數(參本院上重更一卷二第170至180頁,法務部
矯正署臺中看守所103年4月9日中所分監輔決字第10310004540號函檢送
丁○○之教誨紀錄影本
6.犯罪行為人與被害人之關係:本案發生之前,被告與O宏茂等4人
均互不相識,除如事實欄所述O川和遭毆打之偶發事件外,雙方並
不存在任何恩怨情事
況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施行法
第2條規定,上開兩公約所揭示保障人權之規定,具有國內法律之
效力,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6條第1項規定:「人人皆有天
賦之生存權
」,同條第2項規定:「凡未廢除死刑之國家,非犯情節最重大之
罪,且依照犯罪時有效並與本公約規定及防止及懲治殘害人群罪
公約不牴觸之法律,不得科處死刑
本案被告所犯之殺人罪,法定本刑為死刑、無期徒刑或10年以上有
期徒刑,死刑並非唯一選項,本院審酌認被告因同包廂飲酒友人
與被害人間之糾紛、遭受毆打事件,一時失去理智而為此殺人犯
行,造成被害人家屬突失至親無可彌補之傷痛,暨部分被害人受
有重大傷害,所生危害非輕,然依被告前揭以槍擊被害人等之作
為,核與以殘忍手段凌遲被害人致死之反社會性仍屬有間,足見
被告惡性尚未達罪無可逭、犯罪情節最重大之地步,再被告服刑
期間確已因刑之執行及監所人員及相關輔導人員之教誨,而深刻
體會自己過往之錯誤,佐以前述長庚醫療財團法人嘉義長庚紀念
醫院專業醫師鑑定結果,認被告如施以教化,應仍有再教育、再
社會化之可能,尚非毫無改過遷善之餘地,並無必須剝奪其生命
權,使之與社會永久隔離而量處死刑之必要
被告雖罪不至死,然被告無視尊重生命、身體之傳統社會價值,
以上開之手段奪走無辜被害人之寶貴性命並致部分被害人身體受
有重大傷害,輕忽被害人生命、身體之可貴,造成無可挽回之犯
罪結果,致被害人家屬失去親人之痛苦及遺憾,而被告雖已與部
分被害人家屬達成和解,給付部分賠償金額,然尚不能彌補被害
人家屬之損害及精神痛苦,自應予以相當之非難而不宜輕縱,惟
其犯後並非毫無悔悟之心,被告應非完全無矯治、教化可能,其
惡性未達應與世永久隔離之程度,又被告思慮不周,智識程度不
高,再觀以其自幼受教育與成長過程,若施以最長期監禁、輔以
適確教化,使其能深入反省,矯正偏差價值觀念與直覺式思考,
培養正確之人生觀,尚非全無改過遷善之可能,故綜合考量對被
害人家屬遭創情緒之平撫、對社會治安秩序之維持、對一般大眾
警示意義之彰顯、對被告個人生命之存續各層面等一切情狀,認
本案量處被告無期徒刑,將被告與社會隔離,即可達成社會防衛
之目的,尚無處以極刑之必要
並期被告在往後監禁之歲月裏,能盡其所能補償被害人O被害人家
屬,為自己所犯之罪行負責,且矯正機關亦應嚴慎考核被告有無
悛悔之實據,是否堪認確已改過遷善,是否確實可回歸社會,而
無再拘束其人身自由之必要等事實,始得准予假釋,於上揭疑慮
未能釐清之前,即應終身監禁之
爰依法量處如主文第2項所示之刑,並依刑法第37條第1項規定宣告
褫奪被告公權終身
一、按沒收、非拘束人身自由之保安處分適用裁判時之法律,刑
法第2條第2項定有明文
查刑法第38條之規定,業於104年12月30日修正公布,並於105年7月1日
起施行,是本件就沒收部分應適用裁判時之法律即修正後刑法第
38條之規定
二、本件被告所持用以射殺O宏茂、O鴻謨、乙○○、丙○○等4人
之制式手槍1支,雖未扣案,惟係屬違禁物,且無證據足認上開制
式手槍業已滅失,不問屬於被告與否,應依修正後刑法第38條第
1項規定,併予宣告沒收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第364條、第299條第
1項前段,修正前刑法第56條,刑法第2條第2項、第271條第1項、第
2項、第38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95年度台上字第5141號判決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95年度台上字第6172號判決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4935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309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3年度台上字第6345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1550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4年台上字第412號、94年台上字第5436號、96年台上字第5170號、97年台上字第2517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5年第八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參照
最高法院70年台上字第1971號判例意旨參照
名詞
牽連犯 1 , 分論併罰 1 , 想像競合 4 , 連續犯 9 , 結合犯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364條,364,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56條,56,數罪併罰

刑法,第2條第2項,2,法例

刑法,第271條第1項,271,殺人罪

刑法,第271條第2項,271,殺人罪

刑法,第38條第1項,38,沒收

引用法條

刑法,第56條,56,數罪併罰   4

刑法,第2條,2,法例   4

刑法,第57條,57,刑之酌科及加減   3

刑法,第271條第1項,271,殺人罪   3

刑事訴訟法施行法,第7條之3但書,7-3,A   3

刑法,第64條第2項,64,刑之酌科及加減   2

刑法,第55條,55,數罪併罰   2

刑法,第38條第1項,38,沒收   2

刑法,第38條,38,沒收   2

刑法,第2條第2項,2,法例   2

刑法,第271條第2項,271,殺人罪   2

刑事訴訟法施行法,第7條之3,7-3,A   2

刑事訴訟法,第4條,4,總則,法院之管轄   2

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施行法,第6條第2項,6,A   2

刑法,第65條第2項,65,刑之酌科及加減   1

刑法,第37條第1項,37,刑   1

刑法,第2條第1項,2,法例   1

刑法,第25條第2項,25,未遂犯   1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64條,364,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施行法,第6條第1項,6,A   1

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施行法,第2條,2,A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