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臺中分院  20190227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判決  |  
刑法第346條第1項,恐嚇及擄人勒贖罪 | 刑法第305條,妨害自由罪 | 刑法第304條,妨害自由罪 | 刑事訴訟法第303條第5項 | 刑法第55條,數罪併罰 | 刑法第47條第1項,累犯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律師
主文
原判決關於甲OO,己OO,壬OO有罪部分及丙OO部分,均撤銷
甲OO共同犯恐嚇取財罪,處有期徒刑拾月
己OO,壬OO共同犯恐嚇取財罪,均累犯,各處有期徒刑捌月
丙OO公訴不受理
其他上訴駁回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O○○共同犯恐嚇取財罪,處有期徒刑拾月
其餘被訴強制罪部分無罪
午○○,巳○○共同犯恐嚇取財罪,均累犯,各處有期徒刑捌月
辛○○共同犯恐嚇取財罪,處有期徒刑柒月
緩刑參年,緩刑期間付保護管束,並應向指定之政府機關,政府機構,行政法人,社區或其他符合公益目的之機構或團體,提供陸拾小時之義務勞務,及接受受理執行之地方法院檢察署所舉辦之法治教育貳場次
寅○○未經許可持有可發射子彈具有殺傷力之槍枝,處有期徒刑參年陸月,併科罰金新臺幣陸萬元,罰金如易服勞役,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扣案改造手槍壹枝(槍枝管制編號:0000000000號,含彈匣壹個)沒收
其餘被訴參與犯罪組織罪部分,無罪
己○○,庚○○,未○○,壬○○,玄○○均無罪
上訴人  :  檢察官 , 甲O O , 己O O , 庚O O , 壬O O , 丙O O , 丁O O , 辛O O , 10O O
上訴理由
(二)以下本案所引用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
理由欄壹、一(一)所示部分外),均經本院於審判時當庭直接提
示而為合法調查,上訴人即檢察官、上訴人即被告甲OO、庚OO、壬
OO(下稱被告甲OO、庚OO、壬OO)及其等選任辯護人、上訴人即被
告己OO(下稱被告己OO)均同意作為證據(參見本院卷宗(二)第92
頁反面至第104頁),本院審酌前開證據作成或取得狀況,均無非
法或不當取證之情事,亦無顯不可信情況,故認為適當而均得作
為證據
(九)被告庚OO上訴意旨以,其係為圖避免友人發生衝突,而購入持
有槍彈,並非惡性重大,客觀上足以引起一般人同情,請求依刑
法第59條規定就本案減輕其刑(參見本院卷宗(一)第40頁至第43頁
、本院卷宗(二)第63頁)云云,經查:1.按刑法第59條之酌量減輕其
刑,必須犯罪另有特殊之原因與環境等等,在客觀上足以引起一
般同情,認為即予宣告法定低度刑期尤嫌過重者,始有其適用(
最高法院45年臺上字第1165號判例要旨參照)
被告庚OO上訴理由認為此部分應依刑法第59條規定酌減其刑云云,
顯無理由
被告甲OO、己OO、壬OO上訴意旨猶執前詞否認犯行,為無理由,惟
原判決關於被告甲OO、己OO、壬OO上開有罪部分,既有前揭可議之
處,此部分即屬無可維持,自應由本院予以撤銷改判
被告庚OO上訴意旨就犯罪事實欄二所示部分改以坦承犯行,請求從
輕量刑,認原審量刑過重,且未依刑法第59條酌減其刑云云,惟
查,被告於原審猶未能勇於面對過錯坦承犯行,致虛耗司法資源
,原審審核上開各情,量處被告庚OO上開徒刑,係在法定刑範圍
內,核無偏重不當或違法之處,且被告庚OO所為亦無刑法第59條規
定之適用,尚難因其於本院審判中坦承犯行,遽認原判決量刑有
不當情形,是被告庚OO此部分上訴亦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檢察官上訴意旨,猶執前詞,指摘原判決不當,為無理由,應予
駁回
本案經檢察官柯學航提起公訴,檢察官劉世豪提起上訴,檢察官
蔡宗熙到庭執行職務
判決節錄
嗣由甲OO、己OO、葵OO、壬OO與O雁山於103年10月5日上午10時36分,
依約在大甲火化場碰面後,即先後進入大甲火化場塔位區,甲OO
為達恐嚇取財目的,與己OO、葵OO、壬OO共同基於以強暴、脅迫使
人行無義務之事之強制接續犯意,(1)推由甲OO要求O雁山應在已死
亡之O國禎靈骨塔位前下跪擲筊,詢問已死亡之O國禎是否願意原諒
O雁山,O雁山因恐遭在場者毆打而下跪擲筊
(2)甲OO另指示亦具有傷害犯意聯絡之己OO、葵OO出手毆打O雁山成傷
(傷害部分業經撤回告訴,由檢察官另案不起訴處分)後,雙方
始於103年10月5日上午10時44分,離開塔位區,甲OO、己OO、葵OO、壬
OO復承前揭同一強制接續犯意,推由甲OO要求O雁山在靈骨塔外廣
場處,下跪在甲OO前方處,以此等強暴、脅迫方式,使O雁山行無
義務之事,且使O雁山因而心生畏懼
被告以外之人於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調查中所為
之陳述,與審判中不符時,其先前之陳述具有較可信之特別情況
,且為證明犯罪事實存否所必要,得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
第1項、第159條之2分別定有明文
又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2規定所謂「調查中所為之陳述與審判中
不符」之要件,應就前後階段之陳述進行整體判斷,以決定其間
是否具有實質性差異
復參以證人O雁山於原審審判中陳稱:其來開庭前,被告甲OO有透
過辯護人O面與其接觸,看要如何解決這個案件(見原審卷二第10
9頁)等語觀之,尚難排除證人O雁山嗣後面對在庭被告之壓力,欲
卸免被告甲OO等人罪責,而為不實證述之可能,則依證人O雁山與
被告甲OO等人間原存有糾紛,事後達成和解情形觀之,實難排除
證人O雁山事後袒護被告之可能
2.共同被告壬OO就被告甲OO參與本案經過情節,分別於警詢、原審
審判中具結證述情節,並不完全相同,例如其就證人O雁山為何在
大甲火化場下跪,於警詢中供稱:是被告甲OO逼他下跪(見警卷
三第219頁)等語
且因事後證人壬OO與被告甲OO均遭同案提起公訴,尚難排除證人壬
OO面對被告甲OO在庭壓力,暨欲卸免自己與被告甲OO等人罪責,而
為不實證述之可能,是實難排除證人壬OO事後袒護被告甲OO之可能
是前開證據,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規定,均具有證據能力
(三)除法律另有規定外,實施刑事訴訟程序之公務員因違背法定程
序取得之證據,其有無證據能力之認定,應審酌人權保障及公共
利益之均衡維護,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定有明文
我雖曾於電話中向O雁山表示「你不要出門,出門讓我遇到我會讓
你倒」,但是那通電話3分7秒,O雁山說我叫人打他,我說沒有,
我告訴O雁山是他說「人肉鹹鹹命1條(按以閩南語)」,在場者
O清勳聽不下去才打O雁山(見原審一第84頁反面至85頁、卷五第58、
67頁
復參酌證人O清勳、O文亮於本院審判中具結均證述:其於103年10月
4日晚上,在「鑫」KTV處,知悉證人O雁山肇事撞死被告甲OO之弟
弟並無賠償之事,復因看不慣證人O雁山到場後之態度,故出手
毆打證人O雁山(參見本院卷宗(二)第22頁、第24頁)等語,足徵證
人O雁山上揭所述,其於103年10月4日晚上,抵達「鑫」KTV處,隨
即遭2人毆打,該出手毆打者應為證人O清勳、O文亮
後來我才知道是「阿山」撞死甲OO的弟弟(見偵卷三第129頁)等語
相符,爰審酌證人壬OO與被告甲OO間無嫌隙仇怨,當無故意設詞
誣陷被告甲OO之理,其證詞應無偏頗或捏造,足資採信
被告甲OO之選任辯護人辯稱:被告甲OO就犯罪事實欄一(一)部分
犯行,與被告壬OO、證人O清勳間並無犯意聯絡或行為分擔(參見
本院卷宗(三)第123頁至第125頁)云云,然共同正犯犯意聯絡表示之
方法,不以明示通謀為必要,即相互間有默示之合致者
至證人O清勳、O文亮於本院審判中雖均具結證述:其於犯罪事實
欄一(二)所示時、地,出手毆打證人O雁山,並非被告甲OO指示
,而是看不慣證人O雁山到場後之態度(參見本院卷宗(二)第22頁
、第24頁)云云,爰審酌證人O清勳、O文亮均非證人O雁山車禍肇事
之當事人家屬,而當時在場者除證人O雁山外,均係與被告甲OO在
該處一同用餐之人,被告壬OO、證人O清勳並聽從被告甲OO指示,
強行要求證人O雁山立即外出商談等情,已如前述,若非被告甲O
O指示證人O清勳、O文亮出手毆打證人O雁山,給予證人O雁山心理壓
力,證人O清勳、O文亮豈有於事主即被告甲OO無O何意見下,逕行
出手毆打與被告甲OO商談對象之理
況證人O雁山於被告甲OO等人壓迫情狀下,已在被告甲OO弟弟塔位區
靈前下跪,已如前述,證人O雁山既有下跪且因被告甲OO給證人O
雁山2個面額10元硬幣擲筊,徵得被告甲OO已過世的弟弟原諒(詳後
述),則證人O雁山徒步離開塔位區後,自無需在於大庭廣眾下
,突然再行下跪之必要,當係其受被告甲OO等人強制所致
自前述各情節觀之,堪認被告甲OO為圖達到其取得不法所有之恐
嚇取財目的,於103年10月5日夥同被告己OO、壬OO、同案被告葵OO至
大甲火化場,並在大甲火化場塔位區要求被害人即證人O雁山下
跪、擲筊,且由被告己OO出手毆打證人O雁山,復於塔位區外,推
由被告己OO、同案被告葵OO先後毆打且仗人多勢眾環繞證人O雁山,
強制證人O雁山下跪,再趁機向證人O雁山要求:應每個月拿5千元
給被告壬OO轉交予不知情之被告甲OO母親,付到甲OO死為止,致使
證人O雁山心生恐懼因而同意支付,再指示被告壬OO負責向證人O
雁山收款,復於證人O雁山未如期支付款項時,接續於103年12月13日
在電話中向證人O雁山恫稱:不要出門、每個月要5千元給被告甲
OO,已經2個月沒給了,被告甲OO沒拿到錢、遇到要讓證人O雁山倒
等語,足證被告甲OO為達使證人O雁山按月支付5千元,夥同知情之
被告壬OO、己OO、同案被告葵OO,先後以加害證人O雁山或其母親
生命、身體之事,恐嚇證人O雁山,或利用毆打證人O雁山、逼使下
跪等暴力相向、行無義務之事的方式,使證人O雁山心生畏懼,
同意被告甲OO提出證人O雁山應按月支付5千元之要求,應堪認定
至證人即同案被告葵OO之妻O文惠前揭證述:在大甲火化場有另
1位不認識之人出手毆打O雁山(見偵卷三第332頁)等語,惟自卷附
大甲火化場監視錄影畫面所示觀之(見警卷二第29至32頁),足
徵證人O雁山遭他人毆打之際,在場者包括被告甲OO、壬OO、己OO、
同案被告葵OO、證人O桂如、O文惠,且被告己OO毆打證人O雁山之際
,同案被告葵OO亦有伸手朝證人O雁山之動作,其他人則僅在旁圍
觀,堪認案發當時出手毆打證人O雁山之人,應係被告己OO、同案
被告葵OO,故證人O文惠此部分證述,顯係為迴護同案被告葵OO之
詞,核與前揭事證不符,不足採信,併予敘明
4.被告甲OO、己OO、壬OO、同案被告葵OO及證人O清勳、O文亮確有共
同基於意圖為自己不法所有取財犯意聯絡,除被告壬OO於原審審判
中曾坦承恐嚇取財犯行(見原審卷一第208頁反面)外,其餘說明
如下:按刑法上關於財產上之犯罪,所定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
不法所有之意思條件,即所稱之「不法所有意圖」,固指欠缺適
法權源,仍圖將財產移入自己實力支配管領下,得為使用、收益
或處分之情形而言,然該項「不法所有」云者,除係違反法律之
強制或禁止規定者外
其移入自己實力支配管領之意圖,違反公共秩序或善良風俗,以
及逾越通常一般之人得以容忍之程度者,亦包括在內(最高法院
94年度台上字第5194號判決要旨參照)
(6)證人O清勳於本院審判中具結證述:其在前開KTV處,因聽聞證人
O雁山撞死被告甲OO弟弟,沒有賠償人家,遇見人家母親口氣又很
差等情,復見證人O雁山到場時口氣很差,突然說:「人肉鹹鹹,
命一條而已,不然要怎樣」等語,其見狀聽不下去,才出手毆打
證人O雁山
(二)關於犯罪事實欄二部分:1.按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所處罰未
經許可無故持有該條例所列管各式槍砲彈藥之行為,祇須行為人
主觀上明知係未經主管機關許可,無正當理由,而有執持占有之
意思,客觀上亦有將之置於自己實力支配下之行為,即足當之,
至其是否為自己持有及持有時間之久暫,皆所不問(最高法院98
年度台上字第5550號判決要旨參照),先予指明
3.又被告持有犯罪事實欄二所示扣案及未扣案槍、彈,曾因證人曹
○寓向不知情之被告庚OO索取扣案槍枝及部分子彈攜往臺中市大
甲區中山路一段609巷旁小蘋果檳榔攤,與人O判之際,朝天花板射
擊後(詳後述),遭綽號「阿醜」即證人O呈哲奪下,嗣經警方
據報於104年7月9日在小蘋果檳榔攤後方處查獲等情,業據證人O呈
哲(見警卷三第179至183頁、第189至191頁、偵卷三第81至84頁)、陳
○龍(見警卷三第199至201頁、偵卷四第11頁)、楊○榮(見警卷
四第98至99頁、偵卷三第186頁)證述在卷,並有內政部警政署刑事
警察局扣押筆錄、扣押物品目錄表、自願受搜索同意書(見偵卷
三第50至52頁)附卷可參
(一)核被告甲OO、壬OO就犯罪事實欄一(一)部分,均係犯刑法第305條
恐嚇危害安全罪
被告甲OO、壬OO、己OO就犯罪事實欄一(二)部分(即起訴書犯罪事實
欄二(一)部分)所為,均係犯刑法第346條第1項恐嚇取財罪、刑法
第304條強制罪
被告庚OO就犯罪事實欄二部分(即起訴書犯罪事實欄二(五)部分)
所為,係犯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8條第4項未經許可持有可發
射子彈具殺傷力之槍枝罪、同條例第12條第4項未經許可持有具殺
傷力之子彈罪
(二)公訴意旨認為被告庚OO就犯罪事實欄二所示犯行,應成立槍
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7條第4項持有手槍罪(參見檢察官起訴書
第17頁),雖尚有未洽,然起訴之基本社會事實相同,本院自得依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規定變更起訴法條為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
8條第4項未經許可,持有可發射子彈具殺傷力之槍枝罪
(三)又裁判上一罪,基於審判不可分原則,其一部事實起訴者,依
刑事訴訟法第267條之規定,其效力應及於O部,受訴法院對於未
經起訴之他部分犯罪事實,自應一併審判,此為犯罪事實之一部
擴張(最高法院89年度台上字第2390號判決要旨參照)
就犯罪事實欄一(二)部分,公訴意旨雖未論及被告壬OO、己OO對
被害人O雁山共犯強制犯行部分,惟此部分與起訴之恐嚇危害安全
罪或恐嚇取財罪部分有想像競合犯關係(詳後述),應為起訴效
力所及,本院自應併予審理
(四)按2人以上共同實行犯罪之行為者,皆為正犯,刑法第28條定有
明文
又按共同正犯之成立,祇須具有犯意之聯絡,行為之分擔,既不
問犯罪動機起於何人,亦不必每一階段犯行,均經參與(最高法
院34年上字第862號判例要旨參照)
另共同正犯之意思聯絡,原不以數人間直接發生者為限,即有間
接之聯絡者,亦包括在內
如甲分別邀約乙、丙犯罪,雖乙、丙間彼此並無直接之聯絡,亦
無礙於其為共同正犯之成立(最高法院77年台上字第2135號判例要
旨參照)
刑法第28條規定,2人以上共同實行犯罪之行為者,皆為正犯,係
因正犯基於共同犯罪之意思,分擔實行犯罪行為,其一部實行者
,即應同負O部責任
學理上所稱相續共同正犯,係指後行為者於先行為者之行為接續
或繼續進行中,以合同之意思,參與分擔實行,其對於介入前先
行為者之行為,茍有就既成之條件加以利用而繼續共同實行犯罪
行為之意思,應負共同正犯之O部責任(最高法院105年度台上字第
1475號判決要旨參照)
按共同正犯,應對其共同犯意聯絡範圍內之O部犯罪事實負責,而
其犯意聯絡表示之方法,固不以明示通謀為必要,即相互間有默
示之合致者,亦屬之
惟所謂默示之合致,係指就其言語、舉動或其他相關情事,依社
會通常觀念,得以間接推知其意思者而言(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
字第745號判決要旨參照)
被告甲OO、壬OO、己OO、同案被告葵OO間,就犯罪事實欄一(二)所
示強制犯行,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均為共同正犯
(五)按未經許可,無故持有槍、彈罪,其持有之繼續,為行為之繼
續,至持有行為終了時,均論為一罪,不得割裂(最高法院90年
度台上字第3270號判決要旨參照)
被告庚OO就犯罪事實欄二所示期間,持有上開槍彈行為,為繼續犯
,各僅成立一罪
(六)按如數行為於同時同地或密切接近之時地實施,侵害同一之法
益,各行為之獨立性極為薄弱,依一般社會健全觀念,在時間差
距上,難以強行分開,在刑法評價上,以視為數個舉動之接續施
行,合為包括之一行為予以評價,較為合理,則屬接續犯,而為
包括之一罪(最高法院86年台上字第3295號判例要旨參照)
經查:1.被告甲OO、己OO、壬OO、同案被告葵OO就犯罪事實欄一(二)
(1)(2)所示各次之密接時間,接續強制之行為,係基於一個犯罪
決意所為,侵害法益均相同,各行為獨立性極為薄弱,尚難強行
分割,應各為接續犯
2.被告甲OO、壬OO、己OO、同案被告葵OO就犯罪事實欄一(二)部分所
為,均係出於對同一被害人O雁山取得每月5千元款項之同一目的,
先後向被害人O雁山利用不法方式索償之恐嚇取財犯行,且係於
接近時間內實施,依一般社會健全觀念,尚難強行分開,復僅侵
害同一被害人之財產法益,則依上開說明,應評價為包括一行為
,僅構成接續犯
(七)按刑法上一行為而觸犯數罪名之想像競合犯,其存在之目的,
在於避免對於同一不法要素予以過度評價,則自然意義之數行為
,得否評價為法律概念之一行為,應就客觀構成要件行為之重合
情形、主觀意思活動之內容、所侵害之法益與行為間之關連性等
要素,視個案情節依社會通念加以判斷
如具有行為局部之同一性,或其行為著手實行階段可認為同一者
,得認與一行為觸犯數罪名之要件相侔,而依想像競合犯論擬(
最高法院101年度台上字第2449號判決要旨參照)
又按非法持有、寄藏、出借槍砲彈藥刀械等違禁物,所侵害者為
社會法益,如所持有、寄藏或出借客體之種類相同(如同為手槍
,或同為子彈者),縱令同種類之客體有數個(如數支手槍、數
顆子彈),仍為單純一罪,不發生想像競合犯之問題
若同時持有、寄藏或出借二不相同種類之客體(如同時持有手槍
及子彈),則為一行為觸犯數罪名之想像競合犯(最高法院107年
度台上字第3004號判決要旨參照)
經查:1.被告甲OO、壬OO、己OO所為前開對被害人O雁山恐嚇危害安
全或強制等犯行之主觀用意,均係為圖對被害人O雁山恐嚇取財,
其行為有高度重合、具直接密切關連且於同時地發生,數行為於
著手實行階段,顯可認為同一,依上開說明,應屬一行為犯數罪
名,為想像競合犯,各應依刑法第55條前段規定,均從一重之恐
嚇取財罪處斷
又被告庚OO以一行為而同時持有可發射子彈具有殺傷力之槍枝、具
有殺傷力之子彈,同時觸犯前開構成要件不同罪名,為異種想像
競合犯,應依刑法第55條規定,從一重之非法持有可發射子彈具
有殺傷力之槍枝罪處斷
另被告壬OO曾於102年間因公共危險案件,經臺灣彰化地方法院以
102年度交簡字第483號判決判處有期徒刑2月確定,並於102年5月13
日易科罰金執行完畢等情,此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O錄表、臺
灣臺中地方檢察署刑案資料查註O錄表各2份附卷可參,其等受徒
刑之執行完畢後,於5年內故意再犯本案有期徒刑以上之罪,均應
依刑法第47條第1項規定,論以累犯,並各加重其刑
(九)被告庚OO上訴意旨以,其係為圖避免友人發生衝突,而購入持
有槍彈,並非惡性重大,客觀上足以引起一般人同情,請求依刑
法第59條規定就本案減輕其刑(參見本院卷宗(一)第40頁至第43頁
、本院卷宗(二)第63頁)云云,經查:1.按刑法第59條之酌量減輕其
刑,必須犯罪另有特殊之原因與環境等等,在客觀上足以引起一
般同情,認為即予宣告法定低度刑期尤嫌過重者,始有其適用(
最高法院45年臺上字第1165號判例要旨參照)
亦即,刑法第59條規定犯罪情狀可憫恕者,得酌量減輕其刑,固為
法院依法得自由裁量之事項,然非漫無限制,必須犯罪另有特殊
之原因與環境,在客觀上足以引起一般同情,認為即予宣告法定
低度刑期尤嫌過重者,始有其適用
是為此項裁量減刑時,必須就被告O部犯罪情狀予以審酌在客觀上
是否有足以引起社會上一般人之同情,而可憫恕之情形,始稱適
法(最高法院88年度台上字第6683號判決要旨參照)
至於犯罪之動機、犯罪之手段、次數、情節或犯罪後之態度等情
狀,僅可為法定刑內從輕科刑之標準,不得據為酌量減輕之理由
(最高法院95年度台上字第1319號判決要旨參照)
是本案需認如量處有期徒刑3年,尤嫌過重時,始有刑法第59條適
用餘地
衡酌被告學歷僅技術學院肄業,具有相當教育程度,且自承知悉
不得非法持有槍彈,且槍枝具有高度危害治安之殺傷力,所為嚴
重破壞社會秩序,影響民眾對社會治安信心,犯後於原審審判中
未見坦承犯行態度,倘遽予憫恕被告庚OO而依刑法第59條規定減輕
其刑,對其個人難收改過遷善之效,無法達到刑罰預防犯罪目的
,衡諸社會一般人客觀標準,尚難謂有過重而情堪憫恕之情形,
自無適用刑法第59條規定之餘地
被告庚OO上訴理由認為此部分應依刑法第59條規定酌減其刑云云,
顯無理由
(一)原判決關於被告甲OO、己OO、壬OO就犯罪事實欄一所示恐嚇取財
等罪部分,認此部分罪證明確,予以論罪科刑,固非無見,惟查
:1.原判決就犯罪事實欄一(二)所示強制犯行部分,僅認定係
被告甲OO獨自所為,然此部分應係被告甲OO與被告壬OO、己OO對被害
人O雁山共犯強制犯行部分,此部分與起訴之恐嚇危害安全罪或
恐嚇取財罪部分有想像競合犯關係,應為起訴效力所及,原判決
此部分認定事實顯與前揭事證不符,且亦未併予審理,容有未妥
被告甲OO、己OO、壬OO上訴意旨猶執前詞否認犯行,為無理由,惟
原判決關於被告甲OO、己OO、壬OO上開有罪部分,既有前揭可議之
處,此部分即屬無可維持,自應由本院予以撤銷改判
2.爰審酌被告甲OO、己OO、壬OO均明被害人O雁山與被告甲OO間並無債
權債務關係,且知悉被害人O雁山對被告甲OO之弟弟發生車禍死亡
,並無法律責任,如認尚有存有民事賠償糾紛,應循合法管道解
決,且被告甲OO因違反懲治盜匪條例等案件,經法院判刑確定,
經移送執行,於103年7月17日因假釋付保護管束,保護管束期間應
至113年7月26日期滿(不構成累犯),此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
O錄表、臺灣臺中地方檢察署刑案資料查註O錄表各1份附卷可參,
其於前揭假釋並付保護管束期間內,猶不知謹言慎行,無視法治
社會秩序,竟利用前揭傳統恐嚇、暴力方式,對被害人O雁山為恐
嚇取財之行為,嚴重危害社會治安,兼衡本案犯罪事實欄一所示
犯罪事實,係以被告甲OO為主、被告己OO、壬OO等人為輔之涉案程
度,對被害人O雁山所為之犯罪手段、所生危害,被告壬OO係於深
夜間出言恐嚇、被告己OO則為在場動手毆打,各造成被害人O雁山
心理壓力或實害程度,暨被告甲OO、己OO、壬OO之學經歷、智識程
度、經濟及生活狀況(各詳見被告甲OO等人之警詢筆錄受詢問人
欄、個人戶籍資料查詢結果、原審卷五第297頁
本院卷宗(二)第63頁反面所示),暨犯後均否認犯行態度,惟被告
甲OO、己OO、壬OO已與被害人O雁山達成和解情狀,此有和解書、臺
中市外埔調解委員會調解書各1份(見原審卷二第186頁、原審卷
三第131頁)等一切情狀,各量處如主文第二、三項所示之刑
(二)原審就被告庚OO為犯罪事實欄二部分,認罪證明確,且依法變
更起訴法條,因而適用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8條第4項、第12條
第4項,刑法第2條第2項、第11條前段、第55條、第42條第3項、第
38條第1項(修正後)規定,並審酌其持有槍彈時間、數量,其犯
罪手段、所生危害、智識程度、經濟及生活狀況(詳見被告庚OO警
詢筆錄受詢問人欄、個人戶籍資料查詢結果、原審卷五第297頁)
,暨犯後否認犯罪態度等一切情狀,量處有期徒刑3年6月,併科
罰金新臺幣6萬元,並諭知罰金如易服勞役,以新臺幣1千元折算
1日
被告庚OO上訴意旨就犯罪事實欄二所示部分改以坦承犯行,請求從
輕量刑,認原審量刑過重,且未依刑法第59條酌減其刑云云,惟
查,被告於原審猶未能勇於面對過錯坦承犯行,致虛耗司法資源
,原審審核上開各情,量處被告庚OO上開徒刑,係在法定刑範圍
內,核無偏重不當或違法之處,且被告庚OO所為亦無刑法第59條規
定之適用,尚難因其於本院審判中坦承犯行,遽認原判決量刑有
不當情形,是被告庚OO此部分上訴亦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五沒收部分:被告甲OO、己OO、壬OO、庚OO行為後,刑法第2條、第
11條、第38條、第38條之1業於104年12月30日修正公布,並自105年7月
1日施行
前二項之沒收,於O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
價額,修正後刑法第2條第2項、第38條第1、2、4項分別定有明文
前二項之沒收,於O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
價額
犯罪所得已實際合法發還被害人者,不予宣告沒收或追徵,修正
後刑法第38條之1第1、3、5項亦定有明文
105年7月1日前施行之其他法律關於沒收、追徵、追繳、抵償之規定
,不再適用,修正後刑法施行法第10條之3定有明文
是被告甲OO之母親即案外人O陳金蘭既已代理被告甲OO將上開犯罪所
得交還予告訴人O雁山,爰依刑法第38條之1第5項規定不予宣告沒
收或追徵其價額
(二)扣案改造手槍1枝(含彈匣1個)屬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4條
第1項第1款所定其他可發射子彈具有殺傷力之槍枝,已如前述,
即屬違禁物,爰依修正後刑法第38條第1項規定宣告沒收
(一)被告乙OO前因其妻O家綺(業於104年4月7日離婚)與被害人O建榮
發生婚外情,而對被害人O建榮心生不滿,竟與真實姓名、年籍
均不詳之成年男子約6、7人,共同基於以非法方法剝奪他人行動自
由之犯意聯絡,於104年4月2日晚上約8、9時許,至被害人O建榮位
在臺中市○○區鎮○路000號住處,以被害人O建榮與O家綺發生婚
外情為由,將被害人O建榮強押上車,帶至國道四號高速公路下某
處空地,被告乙OO與其中1名真實姓名年籍均不詳之成年男子要求
被害人O建榮拿出和解金1千萬元,經被害人O建榮表示沒有金錢後
,被告乙OO即徒手毆打及掌摑被害人O建榮頭部及臉部
因認被告甲OO就上揭(一)(二)(三)(四)所為,係涉犯組織犯罪防制
條例第3條第1項前段之主持、操控、指揮犯罪組織罪嫌,且就上
揭(一)部分亦同時涉犯刑法第304條強制罪嫌
被告丁OO、乙OO就上揭(一)部分所為,均涉犯刑法第302條第1項剝
奪他人行動自由罪嫌、刑法第304條強制罪嫌
被告己OO、戊OO、辛OO(就上揭(二)(三)部分)、被告庚OO(就上
揭(四)部分)所為、被告10OO(就上揭(二)部分)所為,均係涉犯組
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參與犯罪組織罪嫌等語
又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
第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又按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
亦包括在內,然而無論直接證據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
,須於通常一般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
,始得據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
之懷疑存在時,即難遽採為不利被告之認定(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
第4986號判例要旨參照)
另按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
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
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
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
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
例要旨參照)
反之,僅被告對於被訴事實無法提出反證或所為抗辯仍有懷疑者
,尚不能持為認定犯罪之論據(最高法院98年度台上字第945號判決
要旨參照)
民國91年修正公布之刑事訴訟法第163條第2項但書,法院於「公平
正義之維護」應依職權調查證據之規定,當與第161條關於檢察官
負實質舉證責任之規定,及嗣後修正之第154條第1項,暨新制定之
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施行法、
刑事妥速審判法第6、8、9條所揭示無罪推定之整體法律秩序理念
相配合
盱衡實務運作及上開公約施行法第8條明示各級政府機關應於2年內
依公約內容檢討、改進相關法令,再參酌刑事訴訟法第163條之立
法理由已載明:如何衡量公平正義之維護及其具體範圍則委諸司
法實務運作和判例累積形成,暨刑事妥速審判法為刑事訴訟法之
特別法,證明被告有罪既屬檢察官應負之責任,基於公平法院原
則,法院自無接續檢察官應盡之責任而依職權調查證據之義務
則刑事訴訟法第163條第2項但書所指法院應依職權調查之「公平正
義之維護」事項,依目的性限縮之解釋,應以利益被告之事項為
限,否則即與檢察官應負實質舉證責任之規定及無罪推定原則相
牴觸,無異回復糾問制度,而悖離整體法律秩序理念(最高法院
101年1月17日101年度第2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一)參照)
(一)按刑法第302條第1項剝奪他人行動自由罪,以私行拘禁或以其
他非法方法,剝奪人之行動自由為要件
(四)爰審酌觀諸證人O建榮於距離案發時間較近時間點,即於104
年7月9日警詢中證述:乙OO跟我母親說我與他太太O家綺有染,要將
我帶走,我當時看到乙OO帶約7、8名,心裡就很害怕,乙OO要我上
車,當時我不想上車,但我害怕他們在現場會打我及對家人不利
,我母親會害怕,迫於無奈才跟他們上車(見警卷一第185頁)等
語觀之,均未指稱被告乙OO或其他在場者將其強行押上車情狀,
亦無具體指明被告乙OO及其他在場者,在證人O建榮住處,對其施
加O何有形實力或通知O何加害之旨等強暴、脅迫或其他非法方式
,實難認為被告乙OO等人有以非法方法,剝奪證人O建榮行動自由
之行為
證人O建榮自其住處與被告乙OO一同離開時,證人O建榮之母親亦
在場等節,業據證人O建榮(見警卷一第185頁、偵卷四第188頁)、
被告乙OO(見偵卷一第163頁)供述明確,衡諸O情,被告乙OO若確
有對證人O建榮施以O何有形或無形強暴、脅迫手段,證人O建榮之
母親在場見狀,豈有可能坐視其子遭遇不可知之危險,任由被告
乙OO押走證人O建榮之理,當會立刻報警請求協助,始與O情相符,
然本案並無O何證人O建榮遭妨害自由之報案資料
復參酌證人O建榮確與被告乙OO之前妻即證人O家綺發生婚外情,
則其面對被告乙OO要求處理此事,同意與被告乙OO出外洽談,尚未
溢於情理之外,縱使其因自己內心恐懼,而跟被告乙OO出外,然
其心生畏懼可能係因自己做錯事,恐遭他人追究民、刑事責任,
亦可能害怕被告乙OO對其不利,惟被告乙OO或其同行者既未對證人
O建榮為O何有形或無形之強暴、脅迫手段,自難僅以證人O建榮個
人內心畏懼,即據此推認被告乙OO或其他同行者,有何對證人O建
榮為妨害自由犯意屬實
而在對立性之證人(如被害人、告訴人)、目的性之證人(如刑
法或特別刑法規定得邀減免刑責優惠者)、脆弱性之證人(如易
受誘導之幼童)或特殊性之證人(如秘密證人)等,則因其等之
陳述虛偽危險性較大,為避免嫁禍他人,除施以具結、交互詰問
、對質等預防方法外,尤應認有補強證據以增強其陳述之憑信性
,始足為認定被告犯罪事實之依據(最高法院104年度台上字第317
8號判決要旨參照)
又被害人關於被害經過之陳述,常意在使被告受刑事訴追,其證
明力自較無利害關係之一般證人之證言薄弱,是其陳述是否與事
實相符,仍應調查其他證據以資審認
是被害人前後供述是否相符、指述是否堅決、平素曾否說謊,有
無攀誣他人之可能,其與被告間之交往背景、有無重大恩怨糾葛
等情,僅足作為判斷被害人供述是否有瑕疵之參考,因仍屬被害
人陳述之範疇,尚不足資為其所述犯罪事實之補強證據(最高法
院104年度台上字第1680號判決要旨參照)
我被押往鐵皮屋當天晚上,乙OO等人有帶我到黑鯊炭烤店,當時丁
OO、甲OO及1名不詳男子也在現場,甲OO等人要求我在現場簽立和
解書,翌日上午乙OO等人帶我到O啟明里長住處,玉啟明對甲OO等人
表示,我在黑鯊炭烤店簽署的和解書是法人和解用的,才會另外
簽署卷附和解書(見偵卷四第189頁)等語,爰審酌證人O建榮就
被告甲OO、丁OO出現時間及其於案發當晚是否前往黑鯊炭烤店等重
要事實,前後證述內容明顯不符,且其於警詢中原未指述被告乙
OO有何妨害自由之情,然於偵訊中卻改稱被告乙OO係在其住處將其
擄走,顯欲將被告乙OO找其外出洽商處理婚外情行為,誇張為嚴
重情節,並將被告甲OO、丁OO介入此協調事件之時間點提早,而存
有明顯瑕疵,足徵證人O建榮此部分不利於被告甲OO、乙OO、丁OO
之證詞,是否屬實,容有可疑
5.由前述電話通話內容及各情,互為勾稽可知,被告丁OO、甲OO於
104年4月2日晚上當時,尚不知悉被告乙OO找證人O建榮處理妨害家庭
之事,直至104年4月3日上午,始因被告丁OO回電被告乙OO,進而知
悉此事,再請教被告甲OO如何處理,足證被告甲OO、丁OO於本案事
前不知悉被告乙OO於104年4月2日晚上找證人O建榮處理妨害家庭之
事,益徵證人O建榮於偵訊中證述,被告乙OO等人於104年4月2日晚
上,有將其帶到黑鯊炭烤店,當時被告丁OO、甲OO及一名不詳的男
子也有在現場等情,明顯與事實不符,無足採信
是證人O建榮指訴遭被告乙OO等人毆打等節,除被害人前後不一之
單一指訴外,尚乏其他補強證據佐證,無法遽信
被告丁OO雖回答:「打是難免的,因為這樣抓到,去一定會打的啊
」等語(見警卷一第208頁),然承前所述,被告丁OO、甲OO於104
年4月3日上午通話時,被告甲OO始知悉被告乙OO找證人O建榮處理妨
害家庭之事,則被告甲OO、丁OO事前既不知情,事發過程亦無參與
,而證人O建榮亦陳稱在鐵皮屋時,未遭毆打(見偵卷四第188頁
),足徵被告被告甲OO、丁OO上揭對話內容,顯係自己臆測之詞,
自無從採為證人O建榮於104年4月2日晚上曾遭被告乙OO或其同行者
毆打之佐證
又被告甲OO、丁OO雖知悉證人O建榮所在處所,然被告甲OO、丁OO在
事前不知,事中亦未參與情況下,隨即於電話中出言臆測「打一
定是難免的」等語,僅能證明被告甲OO、丁OO就證人O建榮為何在「
阿信的倉庫」處,係依一般常人經驗臆測證人O建榮容或遭人為
難,此部分對話內容,亦無從為不利於被告甲OO、丁OO、乙OO對證
人O建榮為妨害自由之佐證
10.另就證人O建榮證述遭被告乙OO由其住處押至臺中市大甲區某鐵
皮屋之妨害自由過程,因證人O建榮警、偵訊證述內容具有前述瑕
疵,復參酌其於原審審判中證述:乙OO跟數位我不認識之人,於
104年4月2日晚上到我的住處,O我表示我跟他老婆怎樣,講完後我
坐他們的車到其他地方,當時我想要將事情講一講,然後就回家
,我就上車,我坐在中間,一旁是乙OO朋友,上車是我自願的
更何況被告乙OO與證人O建榮係在證人O啟明協調下達成和解,若證
人O建榮認有受被告乙OO、甲OO、丁OO以強暴或脅迫等不法方式逼迫
其和解,其既係在里長辦公室洽談和解,主觀意思及行動自由均
不受限制情況下,亦得不同意和解,或選擇前往警局商談和解,
甚或假意談妥和解,再行報警,然證人O建榮均無如此為之,亦
未報警處理,事後於104年4月7日猶依約交付尾款21萬元,實難認證
人O建榮與被告乙OO達成和解,係非出於其自由意思為之
由上揭人等電話通話內容所示,亦可知被告甲OO為圖被告乙OO與證
人O建榮間之妨害家庭糾紛能圓滿解決,復顧慮事後容或可能遭證
人O建榮反告,而遭受波及之不利情狀,除於電話中要求被告丁
OO不可亂來,亦慎重再找常人認為較具公信力之里長即證人O啟明
居中協調和解,且被告甲OO、丁OO均僅係該妨害家庭糾紛之局外人
,當無對證人O建榮為不法強暴、脅迫方式,違反證人O建榮意願
,強制其和解之必要
五公訴意旨認為被告甲OO、己OO、戊OO、庚OO、辛OO、10OO涉犯違反組
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前段或同條項後段罪嫌部分:
(一)按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2、3條分別業於106年4月19日、107年1月3
日經修正公布,關於犯罪組織定義,修正前組織犯罪防制條例
第2條原規定「本條例所稱犯罪組織,係指3人以上,有內部管理結
構,以犯罪為宗旨或以其成員從事犯罪活動,具有集團性、常習
性及脅迫性或暴力性之組織
於106年4月19日修正公布之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2條則規定:「本條
例所稱犯罪組織,指3人以上,以實施強暴、脅迫、詐術、恐嚇為
手段或最重本刑逾5年有期徒刑之刑之罪,所組成具有持續性及
牟利性之有結構性組織
另於107年1月3日修正公布之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2條則規定:「本
條例所稱犯罪組織,指3人以上,以實施強暴、脅迫、詐術、恐嚇
為手段或最重本刑逾5年有期徒刑之刑之罪,所組成具有持續性或
牟利性之有結構性組織
是於106年4月19日修正公布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2條規定之犯罪組織
所從事者已不限於脅迫性或暴力性之犯罪活動,從事牟利性犯罪
活動之組織,亦屬該條例所定之犯罪組織,並增列實施最重本刑
逾5年有期徒刑之罪,所組成組織,不以實施脅迫性、暴力性之犯
罪為限,亦為犯罪組織類型
復於107年1月3日修正公布之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2條將「所組成具
有持續性及牟利性之有結構性組織」再修正為「所組成具有持續
性『或』牟利性之有結構性組織」,將犯罪組織定義放寬
另修正前、後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之罪構成要件、法定
本刑並未修正,為避免情輕法重,於106年4月19日修正公布組織犯
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僅於該項增訂但書規定「但參與情節輕微
者,得減輕或免除其刑
另為避免誤會106年4月19日修正公布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規定需
以「現存在」之犯罪組織為必要,爰於107年1月3日修正公布之組
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新增第6項「前項犯罪組織,不以現存者為必
要
」,並就原第6項、第7項為文字修正,並依序遞移
從而,依前揭修正結果,舊法規範犯罪構成要件較新法嚴格,應
以修正前規定較有利被告,故應審酌被告甲OO、己OO、戊OO、庚OO、
辛OO、10OO此部分所為,是否構成修正前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2條
、第3條第1項(即於85年12月11日公布)所定要件,先予指明
(三)少年劉○輝及其兄O鴻興與同案被告丙OO於104年4月25日晚上9時
許,相約至臺中市○○區○○路○段0000號「楓櫃KTV」,洽談少年
劉○輝在背後對被告甲OO之未婚妻O桂如出言不遜之事,被告甲OO
獲悉此事,因認少年劉○輝在背後對其未婚妻O桂如出言不遜,而
召集同案被告丙OO、被告辛OO、10OO、證人丁OO、O永、楊○榮、
吳○富、陳○奕、陳○宏、陳○豪、O東詮、O冠壕、O忠雄等多人
至上開KTV支援,且少年劉○輝及其兄O鴻興當晚確遭毆打成傷等情
,業據被告甲OO坦承在卷(見警卷二第7至9頁、偵卷一第123頁反
面至124頁、原審卷五第59頁),且據同案被告丙OO供稱:我當
天帶楊○榮、陳○宏、吳○富、陳○豪等5人至前揭KTV,我有動手
打劉○輝(見警卷三第4至5頁、警卷三第17至18頁、偵卷一第263至
265頁)等語
(六)按(修正前)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2條規定:「本條例所稱之
犯罪組織,係指3人以上,有內部管理結構,以犯罪為宗旨或以其
成員從事犯罪活動,具有集團性、常習性及脅迫性或暴力性之組
織」
再就其組織之形式而觀,亦不以其有一定之組織名稱為必要,亦
即無論其組織係以幫派之名稱或公司之型態成立,只須其主持或
首領之人依上下階層領導,聚集多眾組織,而以慣行暴力犯罪為
宗旨或由其成員從事犯罪活動者,即屬該條例所稱「犯罪組織」
(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5040號判決要旨參照)
是若多數共犯結合謀議,因怨挾持某人,希圖加害,此僅係相約
為特定之一個犯罪之實行者,則僅為一共犯結構而已,不能逕以
犯罪組織論之(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279號判決要旨參照)
經查:1.被告甲OO、己OO、戊OO、庚OO、辛OO、10OO、同案被告丙OO分
別於偵訊、原審或本院審判中均否認有何涉犯組織犯罪防制條例
第3條第1項前段或同條項後段規定,並無成立、指揮或者參與O何
犯罪組織,且無「鴻文企業」或「黑鯊幫」幫派組織,「黑鯊燒
烤店」僅為營業場所而已,其等不需聽命被告甲OO等情,業據被告
甲OO、己OO、戊OO、庚OO、辛OO、10OO(見警卷四第4頁
又縱若被告甲OO等人各有參與前述鬥毆、滋事情形,亦尚難據此逕
行推論被告甲OO有何成立不良幫派即「鴻文企業」、「黑鯊幫」
之事實,或「黑鯊燒烤店」即為犯罪組織且該組織係3人以上,有
內部管理結構,係以犯罪為宗旨或以其成員從事犯罪活動,具有
集團性、常習性及脅迫性或暴力性之組織
警方蒐集僅發現O雁山、O建榮、楓櫃KTV、媽祖回鑾打架事件這5個
事實,係因小弟有聽從老大的指令,一起出去或做非法事情,之
前沒有聽過黑鯊幫(見原審卷四第269至272頁)等語,依上開證人
所述,其等均係承辦本案員警,應對轄區犯罪人口或幫派組織具
有相當瞭解程度,然未曾聽聞「鴻文企業」或「黑鯊幫」幫派組
識,僅於蒐證過程中,知悉被告甲OO等人有上開數件集體行動情況
,且感覺被告甲OO可能為帶頭者,並不知悉其他人有沒有聽被告
甲OO命令行事,亦未發現被告甲OO等人有對不特定人為犯罪行為或
魚肉鄉民、收保護費、圍事等不法行為,承辦本案之證人O秋水
、O癸霖、O啟展均不知是否確有「鴻文企業」或「黑鯊幫」之幫派
,更不知悉被告甲OO與一定參與本案之被告戊OO等員工,或同案
被告丁OO等友人間,是本案究竟有何具體組織、架構、分工、職級
等犯罪組織要件,或被告甲OO如何指揮、操縱組織成員,而具有
指揮性、從屬性之關係,均容有疑義,亦未見檢察官提出證據舉
證,實難認被告甲OO經營「黑鯊燒烤店」即屬公訴意旨所指具幫
派色彩之「鴻文企業」或「黑鯊幫」,且為被告己OO、丙OO、戊OO
、庚OO、辛OO、10OO參與具有嚴密之內部層級管理特性,而屬修正前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所規範之犯罪組織
(八)綜上所述,被告甲OO、己OO雖有前述經本院論罪科刑之恐嚇
取財等犯行,然係肇因於被告甲OO胞弟與被害人O雁山發生車禍事
故死亡,致使被告甲OO基於個人情感因素,不滿被害人O雁山刑事
案件經法院判決無罪且未為民事賠償,而與共犯即被告己OO、壬O
O、同案被告葵OO以不法方式求償
另被告甲OO因不滿少年劉○輝在背後對其未婚妻出言不遜,被告
10OO則附和參與,而糾眾毆打少年劉○輝之行為均應嚴予譴責
此外,本院復查無該部分犯行有罪之積極證明,檢察官就此部分
應負舉證責任,並提出證明方法,然檢察官未能提出適合於證明
上開被告犯罪之積極證據,而依其指出證明方法,亦無從說服本
法院形成上開被告違反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犯行有罪之心證,基於
無罪推定原則,自不能論以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前段之成
立、指揮犯罪組織罪,或同條項後段之參與犯罪組織罪,應就此
部分為被告庚OO、戊OO、辛OO、10OO為無罪諭知
且原應就此部分為被告甲OO、己OO為無罪諭知,惟依起訴意旨此部
分如成罪,與被告甲OO、己OO前開業經本院論罪科刑之恐嚇取財等
犯行間,具有想像競合之裁判上一罪關係,爰不另為無罪諭知
六原審經調查結果,因認本案上開部分,均不能證明被告甲OO、乙
OO、丁OO、戊OO、己OO、庚OO、辛OO、10OO各涉犯妨害自由罪嫌、強
制罪嫌,或涉犯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前段之成立、指揮犯
罪組織罪嫌,或同條項後段之參與犯罪組織罪嫌,而為前開被告
無罪諭知,或不另無罪諭知(各詳如前述),均核無違誤
檢察官上訴意旨,猶執前詞,指摘原判決不當,為無理由,應予
駁回
因認被告丙OO上揭所為,係涉犯違反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
後段之參與犯罪組織罪嫌等語
二按被告死亡者,應諭知公訴不受理之判決,並得不經言詞辯論
為之,刑事訴訟法第303條第5款、第307條分別定有明文
惟被告丙OO業於107年7月15日死亡,此有全戶戶籍資料查詢結果、臺
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O錄表各1份(參見本院卷宗(二)第67頁至第6
8頁)附卷可參,原審未及審酌,自有未合
肆、另證人O清勳、O文亮與被告甲OO、己OO、壬OO、同案被告葵OO共
犯上揭所述犯罪事實欄一所示恐嚇取財犯行部分,已如前述,本
院爰依刑事訴訟法第241條規定,依法告發,並移送臺灣臺中地方
檢察署偵辦,併此敘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第364條、第299條第
1項前段、第368條、第303條第5款、第307條,刑法第2條第2項(修正
後)、第28條、第304條、第305條、第346條第1項、第55條、第47條
第1項,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判決如主文
加重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判例
最高法院94年度台上字第5194號判決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98年度台上字第5550號判決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89年度台上字第2390號判決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34年上字第862號判例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77年台上字第2135號判例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105年度台上字第1475號判決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745號判決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90年度台上字第3270號判決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86年台上字第3295號判例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101年度台上字第2449號判決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3004號判決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45年臺上字第1165號判例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88年度台上字第6683號判決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95年度台上字第1319號判決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98年度台上字第945號判決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104年度台上字第3178號判決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104年度台上字第1680號判決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5040號判決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279號判決要旨參照
名詞
接續犯 5 , 共同正犯 7 , 想像競合 9 , 繼續犯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41條,241,第一審,公訴,偵查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364條,364,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303條第5項,303,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7條,307,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條第2項,2,法例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04條,304,妨害自由罪

刑法,第305條,305,妨害自由罪

刑法,第346條第1項,346,恐嚇及擄人勒贖罪

刑法,第55條,55,數罪併罰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59條,59,刑之酌科及加減   9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2條,2,A   8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前段,3,A   5

刑法,第304條,304,妨害自由罪   4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3,A   3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8條第4項,8,A   3

刑法,第55條,55,數罪併罰   3

刑法,第2條第2項,2,法例   3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3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6項,3,A   2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3,A   2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3,A   2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12條第4項,12,A   2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2

刑法,第38條第1項,38,沒收   2

刑法,第38條之1,38-1,沒收   2

刑法,第38條,38,沒收   2

刑法,第346條第1項,346,恐嚇及擄人勒贖罪   2

刑法,第305條,305,妨害自由罪   2

刑法,第302條第1項,302,妨害自由罪   2

刑事訴訟法,第307條,307,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事訴訟法,第303條第5項,303,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事訴訟法,第163條第2項但書,163,總則,證據,通則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2,159-2,總則,證據,通則   2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7項,3,A   1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僅於該項增訂但書,3,A   1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7條第4項,7,A   1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4條第1項第1款,4,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0條之3,10-3,A   1

刑法,第59條第3項,59,刑之酌科及加減   1

刑法,第55條前段,55,數罪併罰   1

刑法,第42條第3項,42,易刑   1

刑法,第38條第4項,38,沒收   1

刑法,第38條第2項,38,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5項,38-1,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5,38-15,A   1

刑法,第38條之12,2,法例   1

刑法,第2條,2,法例   1

刑法,第1條,1,法例   1

刑法,第11條前段,11,法例   1

刑法,第11條,11,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前段,369,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64條,364,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67條,267,第一審,公訴,起訴   1

刑事訴訟法,第241條,241,第一審,公訴,偵查   1

刑事訴訟法,第1條,1,總則,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163條,163,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158-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1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妥速審判法,第9條,9,A   1

刑事妥速審判法,第8條,8,A   1

刑事妥速審判法,第6條,6,A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