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臺中分院  20190202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判決  |  
刑法第185條之4,公共危險罪 | 刑法第284條第1項前段,傷害罪
主文
上訴駁回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甲OO犯過失傷害罪,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又犯肇事致人傷害逃逸罪,處有期徒刑壹年壹月
上訴人  :  甲O O
上訴理由
(一)以下本案所引用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均
經本院於審判時當庭直接提示而為合法調查,檢察官、上訴人即
被告甲OO(下稱被告)均同意作為證據(參見本院卷宗第44頁至
第46頁、第62頁至第63頁),本院審酌前開證據作成或取得狀況,
均無非法或不當取證之情事,亦無顯不可信情況,故認為適當而
均得作為證據
被告上訴意旨就過失傷害罪部分,以其家中尚有身心障礙子女待
其扶養等情,認為原審量刑過重
判決節錄
是前開證據,依刑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規定,均具有證據能力
(二)除法律另有規定外,實施刑事訴訟程序之公務員因違背法定程
序取得之證據,其有無證據能力之認定,應審酌人權保障及公共
利益之均衡維護,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定有明文
汽車行駛時,駕駛人應注意車前狀況及兩車並行之間隔,並隨時
採取必要之安全措施,不得在道路上蛇行,或以其他危險方式駕
車,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102條第1項第1款、第94條第3項分別定有明
文
(二)就犯罪事實欄一(二)所示部分:訊據被告固不否認於前揭時、
地肇事後,且知悉告訴人O依婷因車禍受傷,嗣後其駕車離去等情
,然矢口否認有何肇事逃逸犯行,辯稱:其肇事後曾下車協助將
告訴人O依婷駕駛之機車牽到路旁,並拿金錢予告訴人O依婷,但
告訴人O依婷表示欲等候警察到場
然查:1.刑法第185條之4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肇事致人死傷而逃逸罪
,以行為人客觀上有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肇事,且致人死傷而逃逸
,及主觀上對致人死傷之事實有所認識,並進而決意擅自逃離肇
事現場,即足當之
又刑法第185條之4之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肇事致人死傷而逃逸罪,其
立法目的係為維護交通,增進行車安全,促使當事人於事故發生
時,能對被害人即時救護,俾減少死傷,以保護他人權益並維護
社會秩序
是縱然駕駛人肇事後曾短暫停留現場,惟駕駛人既未留置現場等
待或協助救護,亦未留下任何資料以供警方查明肇事責任,即擅
離肇事現場,自應依刑法第185條之4肇事逃逸罪論處(最高法院10
6年度台上字第373號判決要旨參照)
3.被告雖辯稱:因其於肇事當時,亟欲前往參加友人送終儀式,故
其抄寫自己電話號碼交予告訴人O依婷,惟其不知道告訴人O依婷
有無拿走該資料,其遂駕車離去(參見本院卷宗第66頁至第67頁)
云云
(一)核被告就犯罪事實欄一(一)部分所為,係犯刑法第284條第1項前
段過失傷害罪
就犯罪事實欄一(二)部分所為,係犯刑法第185條之4肇事致人傷害
逃逸罪
(二)被告所犯上開各罪,在時間差距上可以分開,且犯意各別,行
為互異,在刑法評價上各具獨立性,應分論併罰
四、本院判斷:原審認被告罪證明確,因而適用刑法第284條第1項
前段、第185條之4、第41條第1項前段,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規定,
並審酌其駕駛動力交通工具,未依號誌指示行駛且未充分注意車
前狀況並採取安全措施,肇生本案車禍且為肇事原因,並致使告
訴人O依婷受有上開傷勢結果,竟罔顧告訴人O依婷安危,未為適
當處理或救護措施,隨即逃離現場,增加警方追緝困難,其希冀
僥倖逃避肇事責任之心態,顯可非議,惟其犯後尚坦承犯行,然
迄今仍未與告訴人O依婷達成和解並賠償損害,兼衡其教育程度、
家庭經濟狀況(詳見警卷第1頁)等一切情狀,就被告犯過失傷害
罪、肇事致人傷害逃逸罪部分,各處有期徒刑3月、1年1月
另就肇事逃逸部分否認犯罪,指摘原判決不當,均無理由,應予
駁回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8條,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373號判決要旨參照
名詞
分論併罰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引用法條

刑法,第185條之4,185-4,公共危險罪   5

刑法,第284條第1項前段,284,傷害罪   2

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94條第3項,94,汽車裝載行駛   1

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102條第1項第1款,102,汽車裝載行駛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1-1,A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1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158-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