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臺中分院  20190218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判決  |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主文
原判決撤銷,發回臺灣臺中地方法院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本件免訴
上訴人  :  檢察官
上訴理由
二、檢察官上訴意旨略以:原審判決諭知被告免訴,固非無見
五、綜上所述,檢察官上訴意旨指摘及此,為有理由,自應由本
院將原判決撤銷,爰發回原審,詳查上情,更為適法之裁判,並
不經言詞辯論為之
判決節錄
原判決撤銷,發回臺灣臺中地方法院
嗣該詐欺集團之某成員,於103年7月22日接近中午之某時,致電被
害人O林淑惠,冒充為被害人之友人「黃錫齡」,佯稱有急事欲借
款應急云云,使O林淑惠陷於錯誤,而於同日下午2時23分許,前往
臺中市○○區○○路0段000號玉山銀行大里分行,將15萬元款項匯
入被告合庫帳戶內,再由被告於103年7月22日15時37分許,持上開
帳戶存摺、印章,前往臺中市○區○○路000號合作金庫商業銀行
北臺中分行(下簡稱合庫北臺中分行)之櫃檯,提領15萬元之贓款
得手,因認被告涉有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三人以上共同詐
欺取財罪嫌等語
詐騙集團成員即於如附表一編號1至4所示之時間,致電予如附表一
編號1至4所示之被害人,佯裝警察局科長、地檢署檢察官等公務
員或郵局人員、被害人友人名義,分別施以如附表一編號1至4所
示之詐術,致各該被害人等陷於錯誤,分別於附表一編號1至4所示
時間,匯款如附表一編號1至4所示金額至被告上開合庫帳戶,得
手後,由O詠聖通知被告領取贓款,被告即向O詠聖取回本件帳戶
之存摺、金融卡,由「阿伯」陪同,於附表二編號1至5所示時間,
在附表二編號1至5所示之金融機構,臨櫃或操作自動櫃員機,提
領如附表二編號1至5所示金額【其中編號5之提款係被告於103年7月
22日15時37分許,至合庫北臺中分行臨櫃提領15萬元】,再將贓款
連同上開合庫帳戶之存摺、金融卡交還O詠聖等情,而涉犯刑法第
339條之4第1項第2款或兼及同法第1款之加重詐欺取財罪嫌,經檢
察官偵查起訴後,由原審法院以103年度訴字第1894號判決論罪科刑
(詳如附表一「主文欄」所示),於104年5月14日確定(下稱前案
),此有前揭判決書及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在卷可按
(三)依電話詐欺集團之運作模式,參照刑法共同正犯之規範架構,
依前案判決及本案公訴意旨之內容,可知被告於該詐欺集團中,
所參與之行為是提供帳戶並依指示負責臨櫃領款或以金融卡提領
之方式提領被害人遭騙款項之共犯,係前述之相續共同正犯(承
繼共同正犯),即後行為者於先行為者之行為接續或繼續進行中
,以合同之意思,參與分擔實行,其對於介入前先行為者之行為
,茍有就既成之條件加以利用而繼續共同實行犯罪之意思,應負
共同正犯之全部責任
雖本案公訴意旨認定被告所提領15萬元之所屬應為O林淑惠,與前
案認定之O金龍有異,然前案判決既已對被告該次提領款項之行為
進行評價判斷,並以前案之確定判決實現國家刑罰權,則縱然前
案之認定有上開違誤,亦不應將此一錯誤之不利益歸由被告承擔
,而謂可再以被告參與詐欺犯行所實施之同一行為,其被害人實
則另有其人,而另行重新評價
(六)綜上,本案與前案在訴訟上屬單一性案件,而被告「103年7月
22日15時37分許,持其合庫帳戶資料至合庫北臺中分行臨櫃提領被
害人遭詐騙之15萬元」之詐欺犯行,既經前案判決有罪確定在先,
其既判力自及於本案,是本案被告之犯行,已為前案確定判決效
力所及,爰不經言詞辯論,諭知免訴之判決等語
(一)被告所涉前案起訴之犯罪事實,所載之被害人係指前案起訴書
所示被害人(按即如附表一所示),並詳載該4次之被害時間、
地點等之基礎事實及提出相對應之事證,是該案承審法院依刑事
訴訟法第267條有關不告不理之規定,亦僅能針對被告就該4次加重
詐欺犯罪事實有罪與否為審理、判決,且前案判決之犯罪事實僅
限於被告所涉如附表一所示被害人受騙之犯行,被告於前案亦僅
遭判刑4次加重詐欺取財罪確定
(五)綜上所述,原判決認事用法尚嫌未洽,爰依法提起上訴,請將
原判決撤銷,更為適當合法之判決等語
而詐欺取財罪,係為保護個人之財產法益而設,其罪數計算,以
被害人數、被害次數之多寡,決定其犯罪之罪數(最高法院107年
度台上字第1066號判決意旨參照)
又起訴之犯罪事實,究屬可分而應併罰之數罪,抑或具有單一性
不可分關係之實質上或裁判上一罪,檢察官如於起訴書所犯法條
欄有所主張,固足供法院審判之參考,如無主張,應由法院就起
訴書事實欄暨證據並所犯法條欄之記載內容,探求其真意,而為
判斷(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4442號判決要旨參照)
次按同一案件曾經判決確定者,應諭知免訴之判決,刑刑事訴訟
法第302條第1款固定有明文
如前後兩案之被告雖屬同一,但其被訴之犯罪事實不同,即非同
一案件,自無一事不再理之可言(最高法院102年度台非字第165號
、99年度台上字第2856號判決意旨參照)
末按第二審法院因原審判決諭知管轄錯誤、免訴、不受理係不當
而撤銷之者,得以判決將該案件發回原審法院,刑事訴訟法第369
條第1項但書定有明文
由上可見,前案檢察官起訴之犯罪事實為被告與「阿聖」及所屬
詐欺集團成員,共同詐騙如附表一所示之洪麗雲、陳華宗、簡海
西及O金龍等4人之財物,經綜合該案起訴書事實欄暨證據並所犯法
條欄之記載內容暨全卷證據資料結果,於該案中,被告經檢察官
提起公訴之罪名為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1、2款之加重詐欺取財
罪,而所引證據資料,除被告自白外,俱為如附表一所示4位被害
人之證述內容暨所提之文書證據資料,揆諸前開法律規定及最高
法院判決意旨說明,被告於前案經檢察官提起公訴之犯罪事實單
複數,自應依其起訴書所載被害人數、被害次數,以為決定
據上,堪認被告前案起訴之犯罪事實,應係指附表一4位被害人之
被害事實,而不及於其他
五、綜上所述,檢察官上訴意旨指摘及此,為有理由,自應由本
院將原判決撤銷,爰發回原審,詳查上情,更為適法之裁判,並
不經言詞辯論為之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但書、第372條,判決如主
文
判例
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1066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4442號判決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102年度台非字第165號、99年度台上字第2856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共同正犯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但書,369,上訴,第二審

刑事訴訟法,第372條,372,上訴,第二審

引用法條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3

刑事訴訟法,第369條第1項但書,369,上訴,第二審   2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法,第1條,1,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372條,372,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02條第1項,302,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67條,267,第一審,公訴,起訴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