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中地方法院  20190202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A | 刑法第339條之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A |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3項,A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
主文
甲OO犯如附表一所示之罪,各處如附表一「罪刑欄」所示之刑(含沒收之諭知)
應執行有期徒刑壹年柒月,沒收部分併執行之
應執行有期徒刑壹年柒月,沒收部分併執行之
其餘被訴詐欺部分無罪
甲OO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1年3月
扣案如附表二編號1、2-1所示之物均沒收
甲OO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1年1月
扣案如附表二編號1、2-2所示之物均沒收
判決節錄
(一)核被告甲OO所為,係犯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之
參與犯罪組織罪、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三人以上共同詐欺
取財罪
被告就上開詐欺犯行,與案外人O文強及各該次參與之詐欺集團不
詳成年成員間,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均為共同正犯
(二)又刑法上一行為而觸犯數罪名之想像競合犯存在之目的,
在於避免對於同一不法要素予以過度評價
刑法刪除牽連犯之規定後,原認屬方法目的或原因結果,得評價
為牽連犯之二犯罪行為間,如具有局部之同一性,或其行為著手
實行階段可認為同一者,得認與一行為觸犯數罪名之要件相侔,
依想像競合犯論擬
倘其實行之二行為,無局部之重疊,行為著手實行階段亦有明顯
區隔,依社會通念難認屬同一行為者,應予分論併罰
因而,行為人以一參與詐欺犯罪組織,並分工加重詐欺行為,同
時觸犯參與犯罪組織罪及加重詐欺取財罪,雖其參與犯罪組織之
時、地與加重詐欺取財之時、地,在自然意義上非完全一致,然
二者仍有部分合致,且犯罪目的單一,依一般社會通念,認應評
價為一罪方符合刑罰公平原則,應屬想像競合犯,如予數罪併罰
,反有過度評價之疑,實與人民法律感情不相契合(最高法院107
年度台上字第1066號等判決意旨參照)
一(一)所示之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二者有部分合致,犯罪目
的單一,想像競合犯,應依刑法第55條規定,從一重之刑法第
339條之4第1項第2款加重詐欺取財罪處斷
被告如附表一所示2次加重詐欺取財犯行,犯意各別,行為互殊,
應分論併罰
(三)另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3項固規定「犯第1項之罪者,
應於刑之執行前,令入勞動場所,強制工作,其期間為3年」,惟
因想像競合犯從一重依刑法加重詐欺罪處斷之結果,自無從割裂
而適用組織犯罪防制條例之規定諭知強制工作,附此敘明
(一)扣案如附表二編號1之行動電話,係本案詐騙集團所屬成員
交付被告,為被告所持用,並供其用以聯絡提領詐欺贓款使用,
業據被告供承在卷(見本院卷第13頁反面-15頁、60頁正反面),應
依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規定宣告沒收
前2項之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
價額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定有明文
因此,即令2人以上共同犯罪,關於犯罪所得之沒收、追繳或追徵
,亦應各按其利得數額負責,並非須負連帶責任,此與犯罪所得
財物之追繳發還被害人,因涉及共同侵權行為與填補被害人損害
而應負連帶返還責任(司法院院字第2024號解釋),及以犯罪所得
作為犯罪構成(加重)要件類型者,基於共同正犯應對犯罪之全
部事實負責,則就所得財物應合併計算之情形,均有不同
有關共同正犯犯罪所得之沒收、追繳或追徵,最高法院向採之共
犯連帶說【70年台上字第1186號(2)判例、64年台上字第2613號判例、
66年1月24日66年度第1次刑庭庭推總會議決定(二)】,業經最高法院
104年度第13次刑事會議決議不再援用、供參考,而改採應就各人
實際分受所得之財物為沒收,追徵亦以其所費失者為限之見解
經查:扣案如附表二編號2-1、2-2之現金,均係被告於查獲當天
所提領告訴人O世湧、O一釗遭詐騙之贓款,因該日提領之贓款為被
告保管持有,尚未繳回上手之詐欺集團成員,即為警查獲,並經
扣押在案,是該等款項為被告作為詐欺集團之O手,共犯本案之
罪所領得之財物,雖目前司法實務查獲之案件,詐欺集團之O手,
通常負責提領贓款,並暫時保管至贓款交付予上手詐欺集團成員
,再由上手詐欺集團成員將O手所提領之贓款依一定比例,發放予
O手作為提領贓款之報酬,而O手對於所提領之贓款並無任何處分
權限,被告於本院審理時亦供稱:領取的錢必須繳上手即案外人
O文強,再由對方計算報酬提領款項之百分之2之報酬給我,本件
因為贓款還沒繳回,就被查獲,報酬尚未拿到等語(見本院卷第
14-15、59頁反面),足見被告對扣案如附表二編號2-1、2-2所示贓款
,並無處分權限,且尚未有實際獲得分配之提領贓款報酬,此部
分尚非被告之個人犯罪所得,依上揭最高法院判決意旨,似不得
對其諭知沒收
然犯罪所得依法本應沒收,並無區分犯罪所得是否已經分配,
最高法院前開見解認就各共犯所得各諭知沒收,無非係因沒收之
目的在於犯罪者不能享有犯罪所得,故無利得者不生剝奪財產權
之問題,若採原本之共犯連帶沒收見解,將使被告負擔超過其犯
罪所得之不利益,有違沒收之目的,故改採就共犯實際所得沒收
之見解,是最高法院並非表示犯罪所得尚未分配即不得沒收,僅
係在犯罪所得已經分配之情形下,應就各被告依其所得分別諭知
沒收而已,上開見解適用之案例應係犯罪所得已經分配與共犯之
情形,為避免對單一被告過度追徵而超越其犯罪所得,沒收僅以
各被告所得為限
是本案被告所提領如附表二編號2-1、2-2所示款項,此時犯罪所
得雖尚未分配,然被告對之有事實上管領權,自應全部諭知沒收
,尚不因被告或其他詐欺成員是否受分配而有異,是如附表二編
號2-1、2-2之款項應分別在相關之罪刑項下宣告沒收
(三)附表二編號4所示金融卡,雖係被告持以提領本案詐騙贓款
使用之物,但係案外人O育明所有,因無證據證明其同為共犯
一、公訴意旨另以:被告甲OO與案外人O文強暨其所屬詐欺集團不
詳成年成員均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基於三人以上共同為詐欺
取財之犯意聯絡,由詐欺集團成員於於107年8月31日晚上時23分許,
撥打電話給被害人O玄笙,佯為網路購物店家人員並訛稱:因工
作人員疏失,誤設為購買1年份商品等語,致被害人O玄笙陷於錯誤
,依指示到附近之某自動櫃員機操作,匯出1萬1234元至指定之上
開郵局帳戶中,因認被告涉有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三人以
上共同犯詐欺取財罪嫌
二、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又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
2項及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如未能發現相當證據或證據不足以證明,自不能以推測或擬制之
方法,以為裁判基礎(最高法院29年上字第3105號、40年台上字第8
6號判例參照)
又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定有明文,因此,檢察官對於起訴之犯罪
事實,應負提出證據及說服之實質舉證責任
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
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
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
例參照)
(二)按刑法之共同正犯,包括共謀共同正犯及實行共同正犯二
者在內
但未參與實行之共謀共同正犯,因祇有犯罪之謀議,而無行為之
分擔,僅以其參與犯罪之謀議為其犯罪構成要件要素,則渠等之
間如何為犯罪之謀議、如何推由其中部分之人實行?即為決定該
同謀者,是否成立共同正犯之重要依據,故須以積極之證據證明
其參與謀議(最高法院103年度台上字第4476、3809、3755號等判決意
旨參照)
又實行共同正犯中,因行為人已形成一個犯罪共同體,彼此相互
利用,並以其行為互為補充,以完成共同之犯罪目的
故其所實行之行為,非僅就自己實行之行為負其責任,並在犯意
聯絡之範圍內,對於他共同正犯所實行之行為,亦應共同負責,
此即所謂「一部行為全部責任」之法理
再者,刑法之「相續共同正犯」,就基於凡屬共同正犯對於共同
犯意範圍內之行為均應負責,而共同犯意不以在實行犯罪行為前
成立者為限,若了解最初行為者之意思,而於其實行犯罪之中途
發生共同犯意而參與實行者,亦足成立
故對於發生共同犯意以前其他共同正犯所為之行為,苟有就既成
之條件加以利用而繼續共同實行犯罪之意思,則該行為即在共同
意思範圍以內,應共同負責(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5925號、98
年度台上字第7972號判決同此見解)
(三)起訴意旨固認被告對於被害人O玄笙部分,亦應與其餘詐欺
集團成員負共同正犯之責,然起訴書犯罪事實欄一(三)並未認定
被告於被害人O玄笙受騙而匯出款項過程中,確有參與詐欺犯罪之
行為分擔,復未見起訴意旨指出被告於被害人O玄笙受騙過程中,
究竟有何犯意聯絡或是與其他實際向被害人O玄笙訛騙之詐欺集
團成員有事先同謀之情形,是本院依起訴意旨已難認被告就被害
人O玄笙部分,究應負何共同正犯之責
(五)是依上開電話詐欺集團之運作模式,參照前述刑法共同正
犯之規範架構,對照本案公訴意旨所載:「甲OO…經O文強要求以
擔任詐欺集團O手…,遂基於加入組織犯罪之犯意,加入3人以上以
實施詐術行為手段所組成具有持續性及牟利性之有結構性組織之
詐欺集團擔任取款O手,與O文強及其所屬之O手集團及詐欺集團成
員間,共同基於3人以上加重詐欺取財之犯意聯絡,由O文強在同
日14時許,以自小客車將甲OO載至臺中市豐原區,並交付中華郵政
帳戶(帳號000-00000000000000號)提款金融卡1張及另2張提款卡、工
作手機1支等物,要求甲OO至自動櫃員機提領不特定人受騙後所匯
入之款項」之內容,可知被告於該詐欺集團中,擔任之角色為「
O手」,所參與之行為是依詐欺集團成員指示,以金融卡提領被害
人遭騙款項之共犯,應係前述之相續共同正犯(承繼共同正犯)
,然本案被害人O玄笙遭詐騙而匯入之款項,被告並未提領分文
,有查詢帳戶最近交易資料可憑(見警卷第72頁),自難認為被告
有何中途加入、而對先行為者之犯罪行為加以利用而繼續共同實
行犯罪之行為,自難令被告負共同正犯之全部責任
(六)至於被告於被害人O玄笙匯款至前揭郵局帳戶時,固然持有
該郵局帳戶之金融卡,然此僅處於待命伺機提領贓款之階段,其
取得並持有該帳戶金融卡,充其量不過為詐欺取財之預備行為,
然刑法第339條之4之加重詐欺取財罪並無處罰預備犯之規定,自難
令僅持金融卡並待命之O手成員負何等刑事責任
四、綜上所述,公訴人所提出之證據方法,無法說服本院就被告
甲OO被訴共同詐欺被害人O玄笙部分,形成有罪之心證,揆諸首揭
規定及判例意旨,既不能證明被告之犯罪,依法應為被告無罪之
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301條第1項前段,判
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1066號等判決意旨參照
司法院院字第2024號解釋
最高法院向採之共犯連帶說【70年台上字第1186號(2)判例、64年台上字第2613號判例
最高法院29年上字第3105號、40年台上字第86號判例參照
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參照
最高法院103年度台上字第4476、3809、3755號等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共同正犯 11 , 想像競合 5 , 牽連犯 1 , 分論併罰 2 , 評價為一罪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3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3項,3,A   1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3,A   1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3,A   1

刑法,第55條,55,數罪併罰   1

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38,沒收   1

刑法,第38條第2項,38,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沒收   1

刑法,第339條之4,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