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中地方法院  20190227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339條之4第2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A | 刑法第55條,數罪併罰 | 刑法第51條第5項,數罪併罰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25條第2項,未遂犯
| 律師
主文
宇○○共同犯如附表六所示之罪,各處如附表六宣告刑欄所示之刑,其沒收均如附表六沒收欄所示
應執行有期徒刑參年陸月
戊○○共同犯如附表六所示之罪,各處如附表六宣告刑欄所示之刑,其沒收均如附表六沒收欄所示
應執行有期徒刑貳年捌月
宇○○共同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罪,處有期徒刑壹年陸月
戊○○共同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肆月
宇○○共同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罪,處有期徒刑壹年柒月
戊○○共同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罪,處有期徒刑壹年伍月
宇○○共同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肆月
戊○○共同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
宇○○共同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罪,處有期徒刑壹年陸月
戊○○共同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肆月
宇○○共同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罪,處有期徒刑壹年伍月
戊○○共同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罪,處有期徒刑壹年參月
宇○○共同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罪,處有期徒刑壹年伍月
戊○○共同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罪,處有期徒刑壹年參月
宇○○共同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罪,處有期徒刑壹年柒月
戊○○共同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罪,處有期徒刑壹年伍月
宇○○共同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罪,處有期徒刑壹年柒月
戊○○共同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罪,處有期徒刑壹年伍月
宇○○共同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肆月
戊○○共同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
宇○○共同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罪,處有期徒刑壹年伍月
戊○○共同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罪,處有期徒刑壹年參月
宇○○共同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肆月
戊○○共同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
宇○○共同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罪,處有期徒刑壹年柒月
戊○○共同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罪,處有期徒刑壹年伍月
宇○○共同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罪,處有期徒刑壹年陸月
戊○○共同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肆月
宇○○共同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罪,處有期徒刑壹年伍月
戊○○共同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罪,處有期徒刑壹年參月
宇○○共同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罪,處有期徒刑壹年伍月
戊○○共同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罪,處有期徒刑壹年參月
宇○○共同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肆月
戊○○共同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
宇○○共同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罪,處有期徒刑壹年伍月
戊○○共同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罪,處有期徒刑壹年參月
宇○○共同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罪,處有期徒刑壹年伍月
戊○○共同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罪,處有期徒刑壹年參月
宇○○共同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肆月
戊○○共同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
宇○○共同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罪,處有期徒刑壹年陸月
戊○○共同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肆月
宇○○共同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2項、第1項第2款之罪,處有期徒刑玖月
戊○○共同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2項、第1項第2款之罪,處有期徒刑柒月
宇○○共同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2項、第1項第2款之罪,處有期徒刑玖月
戊○○共同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2項、第1項第2款之罪,處有期徒刑柒月
宇○○共同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2項、第1項第2款之罪,處有期徒刑玖月
戊○○共同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2項、第1項第2款之罪,處有期徒刑柒月
宇○○共同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2項、第1項第2款之罪,處有期徒刑玖月
戊○○共同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2項、第1項第2款之罪,處有期徒刑柒月
宇○○共同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罪,處有期徒刑壹年伍月
戊○○共同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罪,處有期徒刑壹年柒月
宇○○共同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肆月
戊○○共同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罪,處有期徒刑壹年陸月
宇○○共同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罪,處有期徒刑壹年參月
戊○○共同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罪,處有期徒刑壹年伍月
宇○○共同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肆月
戊○○共同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罪,處有期徒刑壹年陸月
宇○○共同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2項、第1項第2款之罪,處有期徒刑柒月
戊○○共同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2項、第1項第2款之罪,處有期徒刑玖月
判決節錄
一、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12條第1項中段規定:「訊問證人之筆錄
,以在檢察官或法官面前作成,並經踐行刑事訴訟法所定訊問證
人之程序者為限,始得採為證據」,係以立法排除被告以外之人
於警詢或檢察事務官調查中所為之陳述,得適用刑事訴訟法第159
條之2、第159條之3及第159條之5之規定
然被告於警詢之陳述,對被告本身而言,則不在排除之列
又被告宇○○等2人於警詢時之陳述,對於被告自己而言,則屬被
告之供述,為法定證據方法之一,自不在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12
條第1項規定排除之列,除有不得作為證據之例外,自可在有補強
證據之情況下,作為證明被告自己犯罪之證據
本院審酌上開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陳述作成時之情況,並無不
能自由陳述之情形,亦未見有何違法取證或其他瑕疵,且與待證
事實具有關連性,認為以之作為證據應屬適當,自均有證據能力
其餘資以認定本案犯罪事實之非供述證據,亦無顯有不可信之情
況,且經本院於審理期日提示予被告宇○○等2人及辯護人辨識而
為合法調查,依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反面解釋,自均得作為本判
決之證據
不僅被告宇○○等2人詐騙而提供帳戶的時間密接,且考量到人頭
帳戶隨時可能遭檢警人員查緝而被凍結,不太可能於詐騙得手後
再轉交其他詐騙集團使用,足見被告宇○○等2人確屬同一詐騙集
團之成員
3.被告宇○○等2人所使用詐騙門號之雙向通聯基地台,其移動軌
跡常有重疊之情形,且被告宇○○等2人亦均自承經常一同撥打詐
騙電話,衡之常情,從事犯罪之人應盡可能避免他人知悉,以減
少遭檢警人員查獲之風險,豈有容任至親以外之人輕易得知之理
?被告宇○○等2人僅為鄰居關係,然多次一同撥打詐騙電話,絲
毫不加避諱,佐以上開事證,實足以證明其等確為共犯無疑
」等語,而被告戊○○遂為上開陳述,而該次訊問中被告戊○○
或辯護人均未曾提及交保一事,於起訴前亦未曾向本院聲請具保
停止羈押,業據本院核閱全卷無訛,足見被告戊○○於本院上開
證述乃脫免其責之詞,不足為憑
一、被告宇○○等2人的行為,都是觸犯了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
第l項後段之參與犯罪組織罪、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加重
詐欺取財罪(共24罪)、第339條之4第2項、第1項第2款之加重詐欺
取財未遂罪(共5罪)
二、被告宇○○等2人並非該集團之發起、主持、操縱或指揮之人
,故應認其等係朝同一目標共同參與犯罪實行之聚合犯,為必要
共犯(最高法院81年台非字第233號判例看法相同)
故共同正犯在客觀上透過分工參與實現犯罪結果之部分或階段行
為,以共同支配犯罪「是否」或「如何」實現之目的,並因其主
觀上具有支配如何實現之犯罪意思而受歸責,固不以實際參與犯
罪構成要件行為或參與每一階段之犯罪行為為必要
因此,被告宇○○等2人與「阿奇」、「阿明」及該集團所屬之其
他成員間,就如附表一至四所示詐欺取財既、未遂犯行部分,有
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為共同正犯
三、數行為於同時同地或密切接近之時地實施,侵害同一之O益,
各行為之獨立性極為薄弱,依一般社會健全觀念,在時間差距上
,難以強行分開,在刑法評價上,以視為數個舉動之接續施行,
合為包括之一行為予以評價,較為合理,則屬接續犯,而為包括
之一罪(最高法院86年台上字第3295號判例同此意旨)
本案詐騙集團成員先向告訴人壬○○詐稱需要洽借現金云云,復
以同一理由要求告訴人壬○○再度借款云云,其詐騙行為雖係於
不同時間所為,然後續之行騙手法係以前次行騙內容作為基礎前
提,足見被告宇○○等2人及其等所屬詐騙集團之成員就如附表一
編號20所示之詐欺取財行為乃係基於一個犯罪決意所為,侵害O益
又均相同,各行為之獨立性極為薄弱,依一般社會健全觀念,尚
難強行分割,應為接續犯論以一罪
又組織犯罪防制條例係藉由防制組織型態之犯罪活動為手段,以
達成維護社會秩序、保障人民權益之目的,乃於該條例第3條第1項
前段與後段,分別對於「發起、主持、操縱、指揮」及「參與」
犯罪組織者,依其情節不同而為處遇,行為人雖有其中一行為,
不問其有否實施各該手段(如詐欺)之罪,均成立本罪
又刑法上一行為而觸犯數罪名之想像競合犯存在之目的,在於避
免對於同一不法要素予以過度評價
刑法刪除牽連犯之規定後,原認屬方法目的或原因結果,得評價
為牽連犯之二犯罪行為間,如具有局部之同一性,或其行為著手
實行階段可認為同一者,得認與一行為觸犯數罪名之要件相侔,
依想像競合犯論擬
倘其實行之二行為,無局部之重疊,行為著手實行階段亦有明顯
區隔,依社會通念難認屬同一行為者,應予分論併罰
一致,然二者仍有部分合致,且犯罪目的單一,依一般社會通念
,認應評價為一罪方符合刑罰公平原則,應屬想像競合犯,如予
數罪併罰,反有過度評價之疑,實與人民法律感情不相契合
是以倘若行為人於參與犯罪組織之繼續中,先後加重詐欺數人財
物,因行為人僅為一參與組織行為,侵害一社會O益,應僅就首次
犯行論以參與犯罪組織罪及加重詐欺罪之想像競合犯,而其後之
犯行,乃為其參與組織之繼續行為,為避免重複評價,當無從將
一參與犯罪組織行為割裂再另論
一參與犯罪組織罪,而與其後所犯加重詐欺罪從一重論處之餘地
(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1066號判決同此見解),則被告宇○○
等2人加入「阿奇」、「阿明」所屬詐騙集團此一犯罪組織,參酌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立法理由,不問有無參加組織所從事之
詐欺活動,犯罪即屬成立,被告宇○○等2人所犯之參與犯罪組織
罪與該集團成員首次所犯之加重詐欺取財罪(即如附表一編號8所
示犯行),依照上述說明,應分別認為被告宇○○等2人是以一
參與詐欺集團組織,並分工加重詐欺取財行為,各係出於一個犯
意,實行一個犯罪行為,而侵害國家O益、社會O益及個人O益,依
刑法第55條規定,被告宇○○等2人該部分的行為則應從一重之加
重詐欺取財罪處斷,公訴意旨認應論以數罪,容有誤會
四、被告宇○○等2人所犯之24次加重詐欺取財罪及5次加重詐欺取
財未遂罪,犯意各別,行為互殊,各應予分論併罰
(一)被告宇○○等2人以前述方式詐騙如附表二、四所示之各該
被害人並未成功,皆屬未遂,其犯罪所生之危害較既遂犯行為輕
,均依刑法第25條第2項規定,減輕其刑
(二)被告宇○○等2人雖於偵查及本院審理期間各就其等親自撥
打電話之犯行均已自白,然就其參與犯罪組織犯行既已因與其所
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加重詐欺取財犯行有想像競合之裁
判上一罪關係而從重論以三人以上共同犯詐欺取財罪,自不得割
裂適用而依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8條第2項後段規定減輕其刑,附
帶說明之
六、對於被告宇○○等2人的量刑,本院依刑法第57條規定,以行
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其等:
又被告宇○○等2人參與犯罪組織部分,既從一重論以三人以上共
同詐欺取財罪,則對於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3項強制工作的
保安處分,即不容任意割裂而適用不同的法律,故不依組織犯罪
防制條例第3條第3項對被告宇○○等2人諭知強制工作,附帶說明
之
七、數罪併罰定應執行刑,係出於刑罰經濟與責罰相當之考量,
並非予以犯罪行為人或受刑人不當之利益,為一種特別的量刑過
程,相較於刑法第57條所定科刑時應審酌之事項係對一般犯罪行為
之裁量,定應執行刑之宣告,乃對犯罪行為人本身及所犯各罪之
總檢視,除應考量行為人所犯數罪反應出之人格特性,並應權衡
審酌行為人之責任與整體刑法目的及相關刑事政策,在量刑權之
法律拘束性原則下,依刑法第51條第5款之規定,採限制加重原則
,以宣告各刑中之最長期為下限,各刑合併之刑期為上限,但最
長不得逾30年,資為量刑自由裁量權之外部界限,並應受法秩序
理念規範之比例原則、平等原則、責罰相當原則、重複評價禁止
原則等自由裁量權之內部抽象價值要求界限之支配,使以輕重得
宜,罰當其責,俾符合法律授與裁量權之目的,以區別數罪併罰
與O純數罪之不同,兼顧刑罰衡平原則,並非以累加方式定應執行
刑
本案被告宇○○等2人先後為24次加重詐欺取財犯行及5次加重詐欺
取財未遂犯行,各應予分論併罰,已如前述,而被告宇○○等2人
所犯上開加重詐欺既、未遂犯行之時間密接,其方式、態樣並無
二致,如以實質累加方式定應執行刑,則處罰之刑度顯將超過其
行為之不法內涵,違反罪責原則,及考量因生命有限,刑罰對被
告造成之痛苦程度,係隨刑度增加而生加乘效果,非以等比方式
增加,是以隨罪數增加遞減刑罰方式,當足以評價被告宇○○等
2人行為不法性之法理(即多數犯罪責任遞減原則),故分別定
其應執行之主刑如主文所示
但依法得予沒收之犯罪工具物,本質上仍受憲法財產權之保障,
祗因行為人濫用憲法所賦予之財產權保障,持以供犯罪或預備犯
罪所用,造成社會秩序之危害,為預防並遏止犯罪,現行刑法乃
規定,除有其他特別規定者外,法官得就屬於犯罪行為人者之工
具物宣告沒收之(第38條第2項參照)
而共同正犯供犯罪或預備犯罪所用之物,法無必須諭知連帶沒收
之明文,雖實務上有認為本於責任共同之原則,已於共犯中之一
人確定判決諭知沒收,對於其他共犯之判決仍應宣告沒收,或就
各共同正犯間採連帶沒收主義,以避免執行時發生重複沒收之問
題
然所謂「責任共同原則」,係指行為人對於犯罪共同加工所發生
之結果,相互歸責,因責任共同,須成立相同之罪名,至於犯罪
成立後應如何沒收,仍須以各行為人對工具物有無所有權或共同
處分權為基礎,並非因共同正犯責任共同,即應對各共同正犯重
複諭知(連帶)沒收
此觀目前實務認為,共同正犯之犯罪所得如採連帶沒收,即與罪
刑法定主義、罪責原則均相齟齬,必須依各共同正犯間實際犯罪
利得分別沒收,始為適法等情益明
又供犯罪或預備犯罪所用之物如已扣案,即無重複沒收之疑慮,
尚無對各共同正犯諭知連帶沒收之必要
而犯罪工具物如未扣案,因法律又有追徵之規定(刑法第38條第4
項),則對未提供犯罪工具物之共同正犯追徵沒收,是否科以超
過其罪責之不利責任,亦非無疑
而重複對各共同正犯宣告犯罪所用之物連帶沒收,除非事後追徵
,否則對非所有權人或無共同處分權之共同正犯宣告沒收,並未
使其承擔財產損失,亦無從發揮任何預防並遏止犯罪之功能
尤以對未經審理之共同正犯諭知連帶沒收,剝奪該共同正犯受審
之權利,更屬違法
至於非所有權人,又無共同處分權之共同正犯,自無庸在其罪刑
項下諭知沒收(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1109號判決同此看法)
如附表五編號32所示之物,則是被告戊○○用以聯繫上手「阿明所
用之物」,根據上述說明,各應依刑法第38條第2項規定,在各該
被告所犯罪名項下分別宣告沒收,並依刑法第38條第4項規定,就
如附表五編號1、2、4至21、23至26、32所示之物,於全部或一部不
能執行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如扣案附表五編號30所示之物,被告戊○○陳稱是供其犯詐欺取財
犯行所用之物,然經核對其等與如附表一至四所示各該被害人聯
絡之資料,並無被告宇○○、戊○○持用上述行動電話與各該被
害人聯絡之紀錄,則被告宇○○等2人或曾持上述行動電話撥打
其他詐騙電話,亦可證明被告宇○○等2人屬同一詐騙集團之成員
,但尚無法證明與本案如附表一至四所示犯行有關,本院無從就
上述物品宣告沒收,附帶說明之
前2項之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
價額,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第3項分別定有明文
又共同正犯之犯罪所得,沒收或追徵,應就各人所分得之數額分
別為之(最高法院104年第1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意旨同此)
所謂各人「所分得」,係指各人「對犯罪所得有事實上之處分權
限」,法院應視具體個案之實際情形而為認定:倘若共同正犯各
成員內部間,對於不法利得分配明確時,固應依各人實際分配所
得沒收
然若共同正犯成員對不法所得並無處分權限,其他成員亦無事實
上之共同處分權限者,自不予諭知沒收(最高法院104年度台上字
第3937號判決同此看法)
一所示之各次詐騙金額之20至30%作為報酬,依罪疑有利被告原則,
本院認為其於如附表一所示之各次詐欺取財犯行各取得詐得金額
之20%做為報酬,除如附表一編號11所示由被害人丙○○匯入人頭
帳戶之10萬元因遭圈存致被告宇○○所屬詐騙集團成員不及提領
,而無從認其被告宇○○就該次犯行有取得犯罪所得外,其餘均
應依法分別沒收之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組織犯罪防制條例
第3條第1項後段,刑法第11條前段、第28條、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
、第2項、第55條、第25條第2項、第38條第2項、第38條之1第1項、第
3項、第51條第5款,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判決如主文
減輕
刑法,第25條第2項,25,未遂犯
判例
最高法院81年台非字第233號判例看法相同
最高法院86年台上字第3295號判例同此意旨
名詞
接續犯 2 , 想像競合 5 , 牽連犯 1 , 分論併罰 3 , 評價為一罪 1 , 共同正犯 13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3,A

刑法,第11條前段,11,法例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339條之4第2項,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55條,55,數罪併罰

刑法,第25條第2項,25,未遂犯

刑法,第38條第2項,38,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38-1,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沒收

刑法,第51條第5項,51,數罪併罰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38條第2項,38,沒收   4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4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3項,3,A   2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後段,3,A   2

刑法,第57條,57,刑之酌科及加減   2

刑法,第55條,55,數罪併罰   2

刑法,第51條第5項,51,數罪併罰   2

刑法,第38條第4項,38,沒收   2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沒收   2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38-1,沒收   2

刑法,第339條之4第2項,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2

刑法,第25條第2項,25,未遂犯   2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8條第2項後段,8,A   1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前段,3,A   1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3,A   1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12條第1項中段,12,A   1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12條第1項,12,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1

刑法,第11條前段,11,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3,159-3,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2,159-2,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158-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