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中地方法院  20190212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 | 刑法第342條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律師
主文
甲OO無罪
判決節錄
被告既屬為他人處理事務之人,竟違背睿立濠公司上開授權任務
,意圖為自己不法之利益,於擔任總經理期間,接續將如附表一
所示睿立濠公司金融帳戶內款項轉帳匯款至其擔任負責人之恆宇
公司金融帳戶內,供其花用
因認被告涉犯刑法第342條第1項之背信罪嫌等語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
及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另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亦
包括在內,然而無論直接證據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
須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
,始得據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
之懷疑存在而無從使事實審法院得有罪之確信時,即應由法院為
諭知被告無罪之判決(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30年台上字第
81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分別著有判例、94年度台上字第3326號判
決參照)
三、本件公訴人認被告涉犯前揭罪嫌,無非係以被告於偵查中之
供述、證人即普爾曼公司代表人TimoBreithaupt、O卓賢、O竹薇、O楊玉
玲於偵查中之證述、告訴代理人之指訴、睿立濠公司變更登記表
、經濟部商業司-公司資料查詢、總公司提供每月業績獎金計算
清單(即告證9至告證10、告證20)、總公司提供之每月所有會員業
績獎金清單(即告證32)、玉山銀行玉山全球智匯網臺幣交易付
款結果(即告證33、告證24)、告訴人之每月現金流量表(即告證
25之「reportingsheetmonthlyresult」)、玉山銀行存匯中心105年12月22日
玉山個(存)字第1051201063號函等資料為其所憑之論據
檢察官起訴附表一,針對附表二部分不起訴,睿立濠公司卻是就
附表一、二,都說被告有侵占的情形,在檢察官指摘附表二時間
被告已經不在職後,檢察官才將此部分不起訴處分,睿立濠公司
也沒有特別說明為何檢察官會為不起訴處分,睿立濠公司只是把
所有問題丟出來就對被告提告,睿立濠公司既然沒有把附表一、
附表二區隔,可見他們作帳本身就有問題,基於罪疑唯輕原則,
請給予被告無罪判決等語
(二)本件被告究竟有無被訴背信犯行,首先應審究者厥為總公司按
月將應發放之獎金細目列表,寄送至睿立濠公司後,由睿立濠公
司據以核發獎金給其下之經銷商,此時被告有無可能將由總公司
核定之應核發款項,予以更動後再為發放,而未為總公司發現?
以及恆宇公司所受領如附表一所示溢領之金額,是否即為業績獎
金以外之獎金?茲悉述相關證人證述如下:1.證人即睿立濠公司
會計(自104年11月25日起O職迄今)O卓賢於106年2月13日偵查中證述
略以:告證25(見臺中地檢署105年度交查字第210號卷一第126頁)
的報表是由當時的立本會計師事務所製作的,現在是把睿立濠公
司的資料交給信維會計師事務所來製作如告證25的報表,前後兩家
會計師事務所處理方式都一致
我在職期間把結果CC給被告,被告不太會更改,除非是我們invoice
開錯,總金額是不能夠更動的,因為我們check之後,德國也要chec
k一次,不是只有我們自己
會員報業績進來,我們是先進中文系統再進德文系統,我是負責
德文的部分,中文就有中文的客服部門,中文KEYIN人員按照報進來
的業績做KEYIN,最後出來的總表不會經過被告製作,德國會有一
個E-MAIL過來到被告的信箱,再轉給會計,所以那個要轉的很大,
這個檔案動手腳的話,編號跟金額會亂掉,因為它是跑總表會有
一個總金額,好像是PDF檔,不能改,會計部門的人,會計只有一
位,但是其他人幫忙一起算獎金,大約2、3個人在算,因為我們
必須要彙整總金額一模一樣,我們連1元、0.5元都要算到一模一樣
,因為有時候扣所得稅會有0.5元,我們都要算到一樣才能下班
關於睿立濠公司獎金發放的事宜,我不會跟德國總公司聯絡,業
務上主要是年度提供報表的時候,我提供的是資產負債表、損益
表還有費用的明細表,可是明細表的部分,比如薪資哪幾個人的
,只有針對那一塊,其他的部分比如說佣金,可能就一條,沒有
特別一個大標,因為我記得佣金是很多人,我並沒有提供明細給
德國,因為我會覺得公司這邊提供給我,理當德國總公司應該拉
得到,所以這個部分我就沒有提供,而且總公司沒有再特別跟我
要,所以那個部分我不會再給德國總公司,德國總公司針對報表
有問題的部分才會做聯繫,平常針對獎金那一塊不會另外做聯繫
的動作,德國總公司並沒有特別跟我說可能哪個月的獎金很奇怪
,或是哪一間公司或是哪個個人有問題,從來沒有跟我提過這個
部分
由此可知,被告擔任睿立濠公司總經理期間,睿立濠公司所有經
銷商獎金之發放事宜,是處於總公司嚴密的監控之下,則如附表
所示睿立濠公司針對恆宇公司獎金的發放,既然是依據總公司所
製作之獎金發放報表為之,被告並無上下其手的機會,因此公訴
意旨認被告利用其受總公司授權稽核、核發睿立濠公司各傳銷商
業績獎金之權限,並負責管理睿立濠公司金融帳戶存摺、印章、
網路帳號及密碼之機會,於總公司不知情之情形下,將如附表一
所示本不屬於恆宇公司應受領之獎金(即附表一所示侵占金額)
,匯入恆宇公司帳戶內等情,即屬無據
(五)另檢察官針對卷附告證25內容,認為其上K10「Carbonusandpaidout」
及K2「TeampartnerProvision」分屬O輛獎金與鼓勵獎金,該二項內均載
金額為零,顯然被告辯稱其所收得之獎金,尚包含O輛獎金與鼓勵
獎金,顯不足採等語
由此觀之,顯見告訴人根本未細究被告到底有無違反公司規定溢
領獎金,即輕率的持大量報表資料,向臺中地檢署對被告提出本
件告訴,益證公訴意旨認被告就附表一部份,有溢領獎金等情,
亦屬無據
再以公司治理常情度之,睿立濠公司係總公司下轄之公司,總公
司斷無可能對睿立濠公司之獎金支出毫無所悉之理,以本件如附
表一所示之期間長達1年7月,若謂該期間內總公司對被告有違反公
司核定之獎金發放表,由恆宇公司溢領如附表一所示之金額此節
,總公司毫不知情,誰其信之
本件既不能證明被告有何公訴人所指之該些犯行,依前揭判例意
旨及法條規定,即應為有利於被告之認定,並對被告為無罪之諭
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30年台上字第81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分別著有判例、94年度台上字第3326號判決參照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商業會計法,第1條,1,總則   2

刑法,第342條第1項,342,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