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中地方法院  20190202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刑法第47條第1項,累犯 | 刑法第51條第5項,數罪併罰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25條第2項,未遂犯
| 律師
主文
甲OO共同犯如附表所示之罪,各處如附表所示之刑
應執行有期徒刑貳年
甲OO共同犯如附表所示之罪,各處如附表所示之刑
應執行有期徒刑壹年玖月
甲OO無罪
甲OO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壹年肆月
甲OO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參月
甲OO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壹年肆月
甲OO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參月
甲OO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未遂罪,累犯,處有期徒刑玖月
甲OO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未遂罪,處有期徒刑捌月
判決節錄
壹、證據能力:按被告以外之人(包括證人、鑑定人、告訴人、
被害人及共同被告等)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刑事訴訟法第159條
之1至之4等四條之規定,然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
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
為證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刑事訴訟法第
159條第1項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
,視為有前項之同意,同法第159條之5定有明文
或於言詞辯論終結前未聲明異議,基於尊重當事人對傳聞證據之
處分權,及證據資料愈豐富,愈有助於真實發見之理念,且強化
言詞辯論主義,使訴訟程序得以順暢進行,上開傳聞證據應均具
有證據能力,不以未具備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所定情
形為限(最高法院104年度第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參照)
另本院以下援引之其餘非供述證據資料,檢察官、被告3人及辯護
人於本院審理期間對該等資料之證據能力亦均不爭執,且其中關
於刑事訴訟法第164條第2項規定,證物如為文書部分,係屬證物範
圍
一、訊據被告甲OO、乙OO固均不否認,於105年11月11日,曾由被告甲
OO駕駛承租之車號000-0000號自用小客車,先搭載被告乙OO至附表編
號1所示臺中市○○區○○路0段000號「全家超商」臺中惠春門市
,從被告乙OO之郵局帳戶提領附表編號1所示款項後,再駕駛上開
自用小客車,搭載被告乙OO至附表編號2所示臺中市○○區○○街
000號「統一便利商店」惠文門市提領款項等事實,惟均矢口否認
有被訴加重詐欺取財之犯行,被告甲OO、乙OO辯稱:105年11月11日
,被告甲OO與乙OO在釣蝦場巧遇丙OO,丙OO表示要跟上游廠商請領工
程款,需要借用帳戶,所以被告乙OO就將其在郵局與新光銀行的
帳號,提供給丙OO,後來丙OO接獲電話,表示工程款已匯入被告乙
OO上開郵局與新光銀行的帳戶,所以被告甲OO就駕車搭載被告乙
OO至附表編號1至編號2所示之便利商店提領附表編號1至編號2所示
之款項後,將之轉交給丙OO,被告甲OO、乙OO只是信任丙OO,而提供
丙OO的上游廠商將款項匯入,並協助丙OO代為提領款項,主觀上
對所匯入被告乙OO郵局帳戶與新光銀行帳戶如附表所示之款項,與
代為提領的款項,是來源不明的詐欺犯罪所得,並無認識,而欠
缺犯罪故意云云
因此,從告訴人O明彥、O嘉、O海國遭騙而轉帳的款項,是匯入被
告甲OO的女友即被告乙OO的金融機構帳戶,已可認定被告甲OO、乙
OO與O前述告訴人等3人施以詐術之詐騙集團,具有相當程度的關連
,否則該詐騙集團不可能指示前述告訴人等3人將受騙款項轉帳至
被告乙OO的金融機構帳戶,而非是其他帳戶
準此,足認被告甲OO、乙OO同意提供被告乙OO之金融機構帳戶,供
其等2人所不熟識之不詳姓名人士與其所屬集團使用,並代該不詳
人士進行提領款項之行為,則被告甲OO、乙OO等2人對告訴人O明彥
、O嘉、O海國匯入被告乙OO申設之郵局帳戶與新光銀行帳戶如附表
所示款項,為來源不明之詐欺犯罪所得乙節,確實有所預見
再被告甲OO、乙OO主觀上果真相信,匯入被告乙OO申設之金融機構
帳戶內的款項,係屬合法來源的款項,則該不詳姓名人士,除無
須借用被告乙OO申設之金融機構帳戶,供他人匯款之外,更無須同
時借用被告乙OO不同的金融機構帳戶,而將可一起匯入被告乙OO
申設之同
一金融機構帳戶的款項,分別匯入不同的金融機構帳戶,徒增勞
費,且被告乙OO針對不同的告訴人即O明彥、O嘉所匯入如附表編號
1至編號2所示受騙款項,未使用同一台自動櫃員機,進行提領款
項之行為,而在密切接近的時間,刻意到不同的便利商店,進行
提款,凸顯被告甲OO、乙OO擔心長時間佔據自動櫃員機提領款項,
可能遭超商店員或在超商消費的一般民眾發現形跡可疑,而暴露
犯行,益證被告甲OO、乙OO與該不詳姓名人士所屬詐欺集團成員間
,具有犯意聯絡與行為分擔,被告甲OO、乙OO辯稱:其等並無詐
欺取財之犯罪故意云云,顯屬片面卸責之詞,要無可採
再審酌被告丙OO自承曾與證人O曉玲交往,而曾為男女朋友關係,
彼此相識10多年,被告丙OO經通緝到案後,亦由證人O曉玲繳納保證
金為被告丙OO辦理具保手續(見本院卷第173頁反面),此有本院
「收受訴訟案款通知」、國庫存款收據書各1份在卷可憑(見本院
卷第134頁),證人O曉玲亦證稱表示:與被告丙OO認識10多年,約
97年開始交往,於102年或103分手,分手後,仍相互聯絡,丙OO到北
部之後,仍偶而與我有聯繫等語(見本院卷第200頁反面至第201頁
),足見丙OO與證人O曉玲私交甚篤,其果有向他人借用金融機構
帳戶之需求,衡情應會向證人O曉玲商借,並不可能O其所不熟識
的被告甲OO或乙OO商借
再被告丙OO如僅是要求被告甲OO或乙OO提供帳戶資料供上游廠商匯
款,則當廠商確認被告乙OO所提供的郵局帳戶或新光銀行帳戶,均
可供匯款時,基於方便,衡情應會將所有款項,統一匯入被告乙
OO所提供的郵局帳戶或新光銀行帳戶,並無將款項分別匯入不同
帳戶的理由,被告乙OO更無理由不利用同一台自動櫃員機,進行
跨行提領,而分別至不同超商,進行提領之理!又為免廠商匯入
的款項,與丙OO主張的不一樣,進而引發代為提領的被告甲OO、乙
OO是否私吞款項的爭議,被告乙OO衡情會偕同丙OO一同前往超商,
進行提領款項,以能當面與丙OO確認並清點廠商所匯入的款項,
是否均已提領,而無私吞之情事,斷無不偕同丙OO一同前往提領之
理!是被告甲OO、乙OO前揭所辯,顯與O情不符,要無可採,本院
因而認定要求被告甲OO、乙OO提供金融機構帳戶,並指示被告甲O
O、乙OO代為提領款項者,並非丙OO,而另有其人,僅因被告甲OO、
乙OO均不願吐露相關犯罪細節,卷內有無該指示被告甲OO、乙OO提
供金融機構帳戶與代為提領款項者之年籍資料,故認定為不詳姓
名之成年人士
經質以:「你印象乙OO提供帳戶,大約為民國何年何月的事情?」
時,丙OO答以:「哪年不記得,8、9月的事情,就是年中過後那
幾月」等語(見本院卷第211頁),核與丙OO以證人身分出庭作證時
,表示:約年中的期間,雇用被告甲OO,大約做了兩個月,被告
甲OO就O其催討薪資等語(見本院卷第174頁反面),是丙OO先後2次
有關發生受僱時間、催討薪資的期間,所為的陳述情節,大致吻
合,由此足認,縱使被告丙OOO因為薪資問題,為方便上游廠商給
付薪資款項,而向被告甲OO或乙OO索取帳戶資料,相關時間也是發
生在某年的8月或9月間,而與本案附表所示的3次詐欺取財犯行,
是發生在年底的11月11日,顯然不同,被告甲OO與乙OO顯有將風馬
牛不相及之二事,混為一談,藉以掩飾自身刑責,自無可採
又被告丙OO就其如何與被告甲OO碰面乙事,於本院審理時供稱:「
我記得幾乎都是在釣蝦場,因為他們很愛釣蝦」、「(問:你跟
甲OO有無打電話聯絡?)答:那時候他們都留LINE」、「(問:你
有無用LINE跟他約?)答:幾乎我們除了工作,都沒有私底下在約
」等語(見本院卷第209頁反面至第210頁),凸顯丙OO與甲OO之間
,並無私交,如果丙OO有借用帳戶之需求,應不會對與其並無交情
的被告甲OO或乙OO開口,而會向與其相識超過10年的證人O曉玲商
借
(十)按共同正犯之意思聯絡,不限於事前有所協議,其於行為當時
,基於相互之認識,以共同犯罪之意思參與者,亦無礙於共同正
犯之成立
又按共同正犯之成立,祇須具有犯意之聯絡及行為之分擔,既不
問犯罪動機起於何人,亦不必每一階段犯行,均須參與,若共同
實施犯罪行為之人,在共同意思範圍內,各自分擔犯罪行為之一
部,相互利用他人之行為,以達其犯罪之目的,其成立不以全體
均參與實施犯罪構成要件之行為為要件
參與犯罪構成要件之行為者,固為共同正犯
以自己共同犯罪之意思,參與犯罪構成要件以外之行為,或以自
己共同犯罪之意思,事前同謀,而由其中一部分人實行犯罪之行
為者,亦均應認為共同正犯,使之對於全部行為所發生之結果,
負其責任
另共同正犯之意思聯絡,原不以數人間直接發生者為限,若有間
接之聯絡者,亦包括在內(最高法院73年臺上字第1886號判例、92年
度臺上字第2824號判決、34年上字第862號判例、77年臺上字第2135號
判例意旨參考)
查本案被告甲OO、乙OO可得預見代他人領取款項,有為詐欺集團取
得詐欺款項以躲避查緝之可能,竟仍決意提供被告乙OO的帳戶資
料作為匯入詐欺所得之用,並依上開不詳姓名人士之指示,由被
告甲OO駕車搭載乙OO至附表所示之便利商店,分次提領詐欺犯罪所
得,使該不詳姓名人士及其所屬詐欺集團成員得以順利完成詐欺
取財之行為,足徵被告甲OO、乙OO均係基於自己犯罪之意思參與該
詐欺集團之分工,而與該不詳姓名人士及所屬詐欺集團成員間互
有犯意之聯絡及行為之分擔
且被告甲OO、乙OO雖屬間接故意(不確定故意)而為本案詐欺犯行
,然行為人分別基於直接故意與間接故意實行犯罪行為,亦可成
立共同正犯(最高法院101年11月27日101年度第11次刑事庭會議決議
參考),是被告甲OO、乙OO與該不詳姓名人士及所屬詐欺集團成員
之直接故意詐欺犯行間,自得論以共同正犯
(一)被告甲OO、乙OO行為後,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2條於107年1月3日
修正公布施行,並自同年月5日起生效,修正後該條例第2條第1項
、第2項規定為:「本條例所稱犯罪組織,指三人以上,以實施強
暴、脅迫、詐術、恐嚇為手段或最重本刑逾5年有期徒刑之刑之罪
,所組成具有持續性或牟利性之有結構性組織」、「前項有結構
性組織,指非為立即實施犯罪而隨意組成,不以具有名稱、規約
、儀式、固定處所、成員持續參與或分工明確為必要
」而將三人以上以實O詐術為手段所組成具有持續性或牟利性之有
結構性組織行為入罪化,然依刑法第1條罪刑法定規定,於本案中
自不能適用
(二)集團性詐騙乃現今社會詐欺犯罪之常見型態,詐騙集團為求能
順利完成犯罪,必須採取分工,亦即有人蒐集或提供人頭帳戶,
有人找尋詐欺目標或實行施術,有人擔任俗稱「車手」前往提款
,並有人從中聯繫其間之匯款及車手,而為犯罪之分工,以完遂
詐欺取財犯罪,且此種詐欺集團犯罪之模式,廣為媒體大幅報導
,為眾所週知之事,理應為被告甲OO、乙OO所知悉,是從上開被
告2人推由被告乙OO提供自己的郵局與新光銀行的帳戶,供收受來
源不明的匯款,再由被告甲OO駕車搭載被告乙OO前往便利商店代為
提領款項之過程與情節,其等2人應可預見所提領之款項,可能為
詐欺集團犯詐欺取財罪之贓款,竟仍參與提領贓款之行為,雖然
其等2人所分擔者,或為詐欺取財犯罪中有關構成要件以外行為
(被告甲OO負責駕車搭載被告乙OO前往領款),或「詐欺取財」的
部分構成要件行為(被告乙OO提領詐欺所得款項),但其等2人參
與之行為,可以確保詐欺集團其他成員前階段詐騙行為之取財結
果得以順利實現,產生了詐欺集團獲取贓款之功效,彼此互為強
化、補充而共同加工並促成最終之詐欺取財目的,揆之前揭說明
,被告甲OO、乙OO仍應負全部責任
因被告甲OO、乙OO係聽從不詳姓名人士指示,前往領款,其等2人對
於所參與之犯行,為3人以上,自屬有所認識,是核被告甲OO、乙
OO就附表編號1至編號2所為,均係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
三人以上共同犯詐欺取財罪
就附表編號3所示告訴人O海國遭詐欺取財部分,因告訴人O海國被
騙匯款3萬元至新光銀行帳戶後,及時報警凍結帳戶,致被告甲OO
、乙OO無法將告訴人O海國被騙匯入新光銀行帳戶的款項,提領出
來,而告訴人O海國被騙匯出的3萬元款項,業經新光銀行凍結後,
退還告訴人O海國,此有新光銀行107年8月17日函附卷可參(見本
院卷第144頁),是核被告甲OO、乙OO此部分所為,均係犯刑法第33
9條之4第2項、第1項第2款之三人以上共同犯詐欺取財未遂罪
(三)公訴意旨雖認被告甲OO、乙OO就附表所為3次加重詐欺取財犯行
,同時構成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3款之加重條件
何況,現今詐騙不法份子實O詐欺之內容態樣甚多,縱使被告甲OO
、乙OO可預見提供被告乙OO的個人金融機構帳戶資料,供他人匯款
,以及配合提領此等帳戶內的款項,極可能是詐欺所得贓款,仍
無從逕認被告甲OO、乙OO對於該詐欺集團具體犯罪手法可併予預見
,復無證據證明被告甲OO、乙OO對於該詐欺集團之詐騙手法有所
認識及知悉,基於罪疑惟輕、有利被告之原則,尚難逕認本案被
告甲OO、乙OO所為,已該當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3款之加重條件,
是公訴意旨所引用的起訴法條固有未合,然此僅係加重條件之變
更,尚無庸變更起訴法條,併此敘明
(四)附表編號1與附表編號2所示部分,被告乙OO雖有多次提領各該
編號之款項,但係基於向同一被害人O詐以取得其財物之犯意而為
,且係在密切接近之時、地實行,另所侵害之法益亦屬同一,各
行為之獨立性復極為薄弱,依一般社會健全觀念,在時間差距上
,難以強行分開,在刑法評價上,以視為數個舉動之接續施行,
合為包括之一行為予以評價,較為合理,而均屬接續犯
(五)被告甲OO、乙OO與指示其等2人代為提領款項之不詳姓名成年人
士,以及該不詳姓名人士所屬詐欺集團其他成員之間,就附表所
示之3次加重詐欺取財犯行,具有犯意聯絡與行為分擔,均應論以
共同正犯
(七)被告甲OO、乙OO所犯附表編號1至編號2所示之2次加重詐欺取財
既遂、附表編號3所示之1次加重詐欺取財未遂等3罪,犯意個別,
均應分論併罰
(八)被告甲OO前因妨害自由案件,經法院判處有期徒刑6月確定,並
於103年8月26日執行完畢,有被告甲OO之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
錄表1份在卷可佐(見本院卷第9頁),是被告甲OO於有期徒刑執行
完畢後,5年內故意再犯本件有期徒刑以上之3罪,均為累犯,應
依法加重其刑
(九)被告甲OO與乙OO所參與的詐欺集團,雖已對附表編號3所示之告
訴人O海國施以詐術,並使告訴人O海國陷於錯誤而匯出款項,而
著手犯罪行為之實行,惟因告訴人O海國匯入被告乙OO之新光銀行
帳戶的3萬元款項,遭新光銀行及時凍結,事後新光銀行並已將該
3萬元款項,退還告訴人O海國,已如前述,而未生由詐欺集團取
得告訴人O海國所有財物的犯罪結果,為未遂犯,爰依刑法第25條
第2項之規定,按既遂犯之刑度減輕其刑,被告甲OO部分,則與前
開加重部分,依法先加後減之
(十)本院審酌近年來詐欺案件頻傳,行騙手段日趨集團化、組織化
、態樣繁多且分工細膩,每每造成廣大民眾受騙,損失慘重,非
但對於社會秩序及廣大民眾財產法益之侵害甚鉅,更使社會上的
人與人彼此間的信任感,蕩然無存,危害交易秩序與社會治安甚
鉅,政府因而於103年6月18日修正提高刑法第339條至第339條之3等
詐欺罪之法定刑度,復增訂刑法第339條之4加重詐欺取財罪,被告
甲OO、乙OO均具備通常事理能力之成年人,對於此等犯行之可非難
性,絕無從諉為不知,竟均參與詐欺集團之犯行,被告2人雖非
擔任直接與被害民眾聯繫,並施以詐術之行為人,但其等2人提供
帳戶資料供受騙民眾匯款,被告甲OO駕車搭載被告乙OO至便利商店
提領被害民眾的受騙款項,仍屬該詐欺集團不可或缺之角色,被
告2人之犯罪動機、目的及犯罪手段,均值非難,被告2人犯後,
均飾詞否認犯行,且未付出任何努力,試圖彌補渠等犯罪所造成
的損害,而未見悔意,原不宜輕罰,惟念及被告2人之犯罪手段,
均屬和平,被告2人於詐欺集團擔負之角色與分工,非屬主謀或
核心份子,難認參與情節嚴重,並斟酌被告2人之前科素行,犯罪
時均未受明顯之刺激,對告訴人O明彥、O嘉、O海國造成的損害程
度,被告甲OO自陳學歷為國中畢業,現從事搭地磚工作,每月收
入約2萬元至3萬元,未婚,無需扶養之子女,被告乙OO自陳學歷為
國中肄業,現從事包檳榔之工作,每月收入26,000元,離婚,育有
5名子女,其中3個小孩仍未成年之智識程度與生活狀況(見本院
卷第215頁反面至第216頁),爰分別量處如附表所示之刑
(十一)被告甲OO、乙OO所犯如附表所示之3次加重詐欺取財犯行,犯
罪手段與態樣,均屬雷同,告訴人O明彥、O嘉、O海國遭騙而受侵
害的法益,復同為財產法益,依期待可能性及罪責相當原則,並
參諸刑法第51條第5款係採限制加重原則,而非累加原則之意旨,
併依刑法第50條之規定,爰就被告甲OO、乙OO所犯如附表所示之加
重詐欺取財犯行,分別定其應執行之刑如主文第1項、第2項所示
,以免失之過苛
至二人以上共同犯罪,關於犯罪所得之沒收或追徵,倘個別成員
並無犯罪所得,且與其他成員對於所得亦無事實上之共同處分權
時,同無利得可資剝奪,特別在集團性或重大經濟、貪污犯罪,
不法利得龐大,一概採取絕對連帶沒收或追徵,對未受利得之共
同正犯顯失公平
有關共同正犯之犯罪所得,應如何沒收或追徵,本院業於104年8月
11日之104年度第1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不再援用、參考先前採取共
犯連帶說之判例、決議,改採沒收或追徵應就各人所分得者為限
之見解
倘若共同正犯各成員內部間,對於不法利得分配明確時,固應依
各人實際分配所得沒收
然若共同正犯成員對不法所得並無處分權限,其他成員亦無事實
上之共同處分權限者,自不予諭知沒收
至共同正犯各成員對於不法利得享有共同處分權限時,則仍應負
共同沒收之責」(最高法院105年度臺上字第3282號刑事判決參照)
(二)經查,被告甲OO、乙OO與不詳姓名人士,及該不詳姓名人士所
屬詐欺集團其他成員共同犯附表所示詐欺取財等3罪,因依被告甲
OO、乙OO所述,其等2人已將提領如附表編號1至編號2所示犯罪所得
合計6萬元,全數轉交他人,並否認其等2人O因而獲取任何報酬或
利益,而客觀上並無任何證據顯示被告甲OO、乙OO就附表所示之
3次詐欺取財犯罪,取得任何的報酬或財物,致無從認定被告甲OO
、乙OOO因附表所示3次詐欺取財犯罪而有實際所得,參照前揭說明
,自無就附表所示之犯罪,對被告甲OO、乙OO諭知沒收或追徵犯罪
所得之餘地
一、公訴意旨另以:被告丙OO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基於三人以
上共同以網際網路,對公眾散布而犯詐欺取財之犯意聯絡,由被
告丙OO於105年11月上旬某日,覓得甲OO及乙OO,擔任俗稱「車手」
之成員,負責持金融卡提領詐欺贓款,乙OO並提供自己向新光銀
行及郵局申設之帳戶金融卡及密碼予被告丙OO及其所屬詐欺集團成
員,作為人頭帳戶使用,再由其他詐欺集團成員,於附表所示之
時日,以行動電話通訊軟體LINE,經由網際網路發送訊息予附表
所示之被害人,施用詐術,致附表所示被害人陷於錯誤,而轉帳
匯款如附表所示之金額入乙OO上開金融帳戶,再由甲OO及乙OO,分
別於附表所示時地,提領贓款,再轉交予被告丙OO,因認被告丙O
O亦涉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第3款之加重詐欺取財罪嫌等語
又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
第2項、同法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而所謂「積極證據足以為不利被告事實之認定」,係指據為訴訟
上證明之全盤證據資料,在客觀上已達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於
有所懷疑,而得確信被告確曾犯罪之程度,若未達此一程度,而
有合理懷疑之存在時,即無從為有罪之認定,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
816號、76年臺上字4986號分別著有判例可資參照
再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2項規定「被告或共犯之自白,不得作為有
罪判決之唯一證據,仍應調查其他必要之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
實相符
」其立法旨意乃在防範被告或共犯自白之虛擬致與真實不符,故
對自白在證據上之價值加以限制,明定須藉補強證據以擔保其真
實性
三、本件公訴人認被告丙OO涉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第3款
加重詐欺取財罪,依起訴書「證據並所犯法條」欄的記載,無非
以同案被告甲OO、乙OO之供述,告訴人O明彥、O嘉、O海國之指訴,
以及員警職務報告、告訴人O明彥之桃園市政府警察局龜山分局龜
山派出所陳報單、受理刑事案件報案三聯單、受理各類案件紀錄
表、內政部警政署反詐騙案件紀錄表、受理詐騙帳戶通報警示簡
便格式表、金融機構聯防機制通報單、郵政自動櫃員機交易明細
表、告訴人O嘉之高雄市政府警察局左營分局四海派出所陳報單
、受理刑事案件報案三聯單、受理各類案件紀錄表、內政部警政
署反詐騙案件紀錄表、受理詐騙帳戶通報警示簡便格式表、金融
機構聯防機制通報單、存摺明細影本、告訴人O海國之新北市政府
警察局汐止分局汐止派出所陳報單、受理刑事案件報案三聯單、
內政部警政署反詐騙案件紀錄表、受理詐騙帳戶通報警示簡便格
式表、國泰世華銀行自動櫃員機交易明細、被告乙OO之郵局帳戶
印鑑卡、立帳O請書、儲戶O請變更帳戶事項O請書、客戶歷史交易
清單、新光銀行帳戶開戶O請書、交易明細資料各1紙、被告甲OO駕
車搭載被告乙OO至附表所示超商提領款項之監視影像畫面71張,為
其主要論據
四、訊據被告固不否認其透過前女友即證人O曉玲之介紹,而結識
被告甲OO與乙OO之事實,惟堅詞否認曾參與加重詐欺取財之犯行,
辯稱:我沒有指示被告甲OO或乙OO去提領款項這件事,是綽號「
明哥」的人說他做比較偏的工作,賺錢比較快,問我要不要做,
我說我對違法的工作沒有興趣,剛好被告甲OO、乙OO來找我問工作
,我就介紹他們兩個人與綽號「明哥」的人認識等語
然此為被告丙OO所否認,已如前述,而公訴意旨係認定被告丙OO與
甲OO、乙OO之間,為共同正犯關係,則依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2項
規定之意旨,本院自不得單憑共犯即被告甲OO、乙OO之陳述,遽為
被告丙OO涉犯本案加重詐欺取財犯行之認定,尤以被告甲OO、乙O
O自案發迄今,均為男女朋友關係,關係親密,自無可能期待其等
2人會不顧情愫,而為歧異之陳述,欠缺可資擔保其等2人能保持
客觀、中立之立場而為陳述之條件,無法彼此作為他方指證內容
的補強證據
五、綜上所述,公訴所指被告丙OO涉犯附表所示之加重詐欺取財犯
行,除共犯即同案被告甲OO、乙OO的單一指訴外,並無任何補強
證據,因同案被告甲OO、乙OO的指訴內容,存有諸多與一般經驗法
則不符之瑕疵,此外,公訴人並未提出其他可資佐證被告丙OO涉
犯附表所示3次加重詐欺取財犯行之證據,揆諸前揭說明,現存之
證據既然不足為不利於被告丙OO事實之認定,即應為被告丙OO有利
之認定,依法自應就被告丙OO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1條第1項,刑法
第28條、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第47條第1項、第25條第2項、第51
條第5款,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判決如主文
加重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減輕
刑法,第25條第2項,25,未遂犯
判例
最高法院104年度第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參照
最高法院73年臺上字第1886號判例、92年度臺上字第2824號判決、34年上字第862號判例、77年臺上字第2135號判例意旨參考
最高法院105年度臺上字第3282號刑事判決參照
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76年臺上字4986號分別著有判例
名詞
共同正犯 13 , 接續犯 1 , 分論併罰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刑法,第25條第2項,25,未遂犯

刑法,第51條第5項,51,數罪併罰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5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3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4

刑法,第51條第5項,51,數罪併罰   2

刑法,第25條第2項,25,未遂犯   2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2

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2項,156,總則,證據,通則   2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2條第2項,2,A   1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2條第1項,2,A   1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2條,2,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50條第2項,50,數罪併罰   1

刑法,第50條第1項,50,數罪併罰   1

刑法,第50條,50,數罪併罰   1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1

刑法,第339條之4第2項,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法,第339條之4,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法,第339條之3,339-3,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法,第339條,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1

刑法,第1條,1,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4條,4,總則,法院之管轄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64條第2項,16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