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中地方法院  20190227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條第2項 | 刑法第47條第1項,累犯
主文
甲OO販賣第二級毒品,累犯,處有期徒刑柒年貳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壹仟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判決節錄
(一)證人O冠忠於警詢時之證述,業據被告之辯護人主張無證據能
力(見本院卷第24頁),本院經比較證人O冠忠於警詢時及本院審
理時之證述,就上開犯行之主要待證事實,其於106年7月20日警詢
時所為之證述,核與審判中之證述內容不同,參以其於本院審理
期日作證時,就該次毒品交易過程及細節,先後所述即有互斥不
一之情
是本院認為證人O冠忠於警詢時所為之證述,客觀上具有較可信之
特別情況,亦為證明犯罪事實存否所必要,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
之2規定,具有證據能力
(二)本判決認定事實所引用之其餘供述證據,因檢察官、被告及其
辯護人均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而本院審酌各該證據作
成時之情況,並無違法不當或證明力明顯過低之瑕疵,亦認以之
作為證據應屬適當,是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規定,認均有證
據能力
於本院審理時結證稱:106年1月10日下午,被告有借用伊之行動電
話與證人O冠忠聯繫,伊有與被告共同開車到證人O冠忠的住處,但
伊不認識O冠忠,被告下車進屋後做了什麼,伊並不清楚,當時
伊都在車上等,且因車子快要沒有油了,伊有先去伊阿嬤家湊油
錢加油,離開一陣子後才又去潭子加工區附近的遠傳電信接被告
,伊與被告約好在遠傳電信後,伊就直接過去載被告,沒有拿任
何東西過去,並非如附表譯文所寫之「好我直接拿去遠傳」,當
時伊的意思應該是說「好我直接過去」才對,伊到遠傳電信時,
只看到被告一個人在該處,沒有其他的人在旁邊,被告就直接上
車離開等語(見本院卷第49至53頁)
揆之被告上開歷次所述,就證人O飛成交付毒品之地點(證人O冠忠
住處或潭子加工出口區)、交付之毒品包數(1包或2包)、證人
O飛成當時有無毒品傍身(手中即有毒品或收取現金後始離開另向
他人購毒)、在加工出口區附近等待證人O飛成前來之人數(被
告1人、或被告與證人O冠忠等2人)等等諸節,前後所述俱不相同
,而存有諸多齟齬、扞格之處,復與證人O飛成、O冠忠前開證述內
容不相吻合,是被告辯稱實係由其與證人O冠忠合資向證人O飛成
購買毒品乙節,顯難輕信
然檢察官繼之訊問其與被告合資、現金交付、拿取毒品等過程,
證人O冠忠則始終無法就「如何合資」之相關細節詳加陳述,僅表
示伊只知道被告有管道可以取得甲基安非他命,但對於被告之毒
品來源、被告出資之金額等情均不瞭解,復與被告前開辯稱其與
證人O冠忠是各出資2,5000元乙情不符
足徵證人O冠忠本案交付金錢及收取毒品之對象即為被告1人,至於
被告之毒品來源究何?有無從中獲得好處?被告實際向其毒品來
源拿取之毒品價量、純度、品質究何?被告有無自行出資以獲取
品質較佳或價格較為低廉之毒品?均非證人O冠忠所關心之事,
況證人O冠忠更從未過問或親眼見過被告之毒品來源,在在足證證
人O冠忠之實際交易對象應為被告無訛
5.至證人O冠忠於本院審理時改口證稱:附表所示之通訊監察譯文
中所載「順便拿『那個』過來」一語,並非要求被告帶甲基安非
他命至伊住處,僅係請被告攜帶工具去伊家而已云云,然經本院
質以究係何種工具?供作何用?證人O冠忠亦僅能模糊其詞地稱「
工作用的工具」而已,然始終無法清楚描述究係何種工具、用途
為何等節,況觀諸其警詢及偵訊筆錄,亦未曾提及有商請被告攜
帶工具一節,足徵其於本院審理時應係為迴護被告O突然為前開說
詞,應不可採
又證人O冠忠於本院審理時所證稱:當天是被告至伊家中後,伊先
拿1,000元給被告,被告才去找朋友,後來被告才再與其朋友一起
過去,也就是被告出去拿甲基安非他命後才返回交付毒品與O云云
,惟此與證人O冠忠先前所述俱不相牟,亦與證人O飛成之證述內
容互斥,況證人O冠忠於本院審理到庭證述時,距離案發時點業已
將近2年之久,衡以一般人對於事情之記憶應會隨時間經過而逐漸
模糊不清,反觀其於警詢、偵查中到庭作證時,距離案發當時僅
有6個月左右,則就案發當日發生之過程及細節,應以其於警、
偵時之記憶較為清晰,又證人O冠忠亦肯認其於警、偵時之證述內
容均實在(見本院卷第54頁背面、第55頁背面),亦未見有何悖於
常情之處,應較為可信,是證人O冠忠於本院審理時翻異前詞所
為之上開證述內容,除與其他客觀事證不符外,其亦無法提出合
理之說明,堪認均屬迴護被告之詞,均非可信
(一)核被告所為,係犯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條第2項販賣第二級毒
品罪
被告於販賣第二級毒品犯行前持有第二級毒品之低度行為,為其
販賣之高度行為所吸收,不另論罪
暨其自陳之智識程度、就業及收入情形、家庭生活及經濟狀況(
見本院卷第63頁),及其本案之犯罪動機、目的、手段、犯罪所得
、犯罪所生之危害及前科素行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
,以示懲儆
是被告受有前開有期徒刑執行完畢後,5年內故意再犯本案有期徒
刑以上之罪,為累犯,應依刑法第47條第1項規定,加重其刑
前二項之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
其價額,刑法第38條第2項、第4項分別定有明文
又犯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條至第9條、第12條、第13條或第14條第1
項、第2項之罪者,其供犯罪所用之物,不問屬於犯罪行為人與否
,均沒收之,105年7月1日施行後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8條前段、第
19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而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8、19條則為刑法沒收專章之特別規定,於
毒品案件中在該當於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8、19條條文之規定下,
自應優先適用,其餘毒品案件之沒收,則依刑法沒收之規定為之
,而販賣毒品所得,既非屬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8、19條所規定
沒收之範疇,依上開說明,自應依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之規定
,犯罪所得,屬於犯罪行為人者,沒收之,且為貫徹不法利得之
剝奪,應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依刑法第38
條之1第3項之規定,追徵其價額
2.被告本案販賣毒品之犯行,業已收取證人O冠忠當場交付之價金
1,000元,雖未扣案,然係其本案販賣毒品之犯罪所得,應依刑法第
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規定宣告沒收之,並諭知於全部或一部
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毒品危害防制條例
第4條第2項,刑法第11條前段、第47條第1項、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
、第3項,判決如主文
加重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名詞
低度行為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條第2項,4,A

刑法,第11條前段,11,法例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沒收

引用法條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8條,18,A   3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沒收   3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沒收   3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條第2項,4,A   2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9條,19,A   2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2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9條,9,A   1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4條,4,A   1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9條第1項,19,A   1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8條前段,18,A   1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4條第2項,14,A   1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4條第1項,14,A   1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3條,13,A   1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2條,12,A   1

刑法,第47條第2項,47,累犯   1

刑法,第38條第4項,38,沒收   1

刑法,第38條第2項,38,沒收   1

刑法,第19條,19,刑事責任   1

刑法,第11條前段,11,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2,159-2,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