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林地方法院  20190212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277條第1項,傷害罪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律師
主文
甲OO無罪
判決節錄
因認被告涉犯刑法第277條第1項之傷害罪嫌等語
二、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又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
及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一般之人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始得據為
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之懷疑存在
時,即無從為有罪之認定,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可資
參照
又告訴人之告訴,係以使被告受刑事訴追為目的,是其陳述是否
與事實相符,仍應調查其他證據以資審認,被害人之陳述如無瑕
疵,且就其他方面調查又與事實相符,固足採為科刑之基礎,倘
其陳述尚有瑕疵,即不得遽採為論罪科刑之根據
故被害人縱立於證人地位而為指證及陳述,且其指證、陳述無瑕
疵可指,仍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應調查其他證據以察
其是否與事實相符,亦即仍須有補強證據以擔保其指證、陳述之
真實性,始得採為斷罪之依據(最高法院52年台上字第1300號、61年
台上字第3099號判例、94年度台上字第3326號判決參照)
後來伊拿一盒薯條放在被告桌上要請他們吃,伊放完,被告就說
伊在侮辱他,然後就突襲伊,出拳揍伊太陽穴,又出拳揍伊胸部
,伊打不過被告掉頭要走,被告就出手把伊推進荷花池云云(見
偵卷第6頁),於本院審理中則稱:案發時伊跟女友到頂樓準備吃
早餐,被告就帶女友走到伊這邊,拿錄影機拍,講一大堆,伊很
生氣,伊說伊跟女友在吃早餐,請他們先回去,等伊吃完會過去
,然後伊就不理他,就坐下來吃,後來吃完伊就拿著薯條好意的
要過去問是什麼事情,伊就走過去把東西放在他們桌上,問有什
麼事情,話還沒有講完,被告什麼都沒講,站起來就是兩拳,一
拳往頭上打,一拳往我胸口打,伊一回頭就要跑,忽然後面就推
伊一把,伊就下去水池了,後來伊是自己爬起來的,不用別人扶
云云(見本院卷第120至122頁),就其拿薯條至被告桌上時,被告
出手攻擊伊前有無說話乙節,所述已見不一
五、綜上所述,本件告訴人於案發後前往醫院驗傷時,其固受有
上開傷勢,然除告訴人片面且與證人侯秀娃互有齟齬之瑕疵指訴
外,並無補強證據足以擔保其所指訴之其前開傷勢係被告故意傷
害所致乙情為真實,依前開說明,自不得僅以其所為不利於被告
之指訴,作為被告有罪之唯一證據
本案公訴人認被告涉犯傷害罪嫌,所提出之證據或指出之證明方
法,於訴訟上之證明,顯尚未達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
,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揆諸前揭說明,即屬不能證明被告
犯罪,自應為被告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
最高法院52年台上字第1300號、61年台上字第3099號判例、94年度台上字第3326號判決參照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