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林地方法院  20190212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20條第1項,竊盜罪 | 刑法第320條第3項,竊盜罪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著手|
主文
甲OO無罪
判決節錄
一、公訴意旨略以:被告甲OO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於民國107年
8月1日晚上7時20分許,在臺北市○○區○○路0段00號大湖游泳池
內,徒手開啟非其所使用之編號第51號、第57號、第116號置物櫃並
於翻找財物之際,恰為救生員O書田經過發現並加以攔阻,始未
能得逞
因認被告涉犯刑法第320條第3項、第1項之竊盜未遂罪嫌
倘法院審理之結果,認為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而為無罪之諭知,
即無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所謂「應依證據認定」之犯罪事實之
存在
因此,同法第308條前段規定,無罪之判決書只須記載主文及理由
,且其理由之論敘,僅須與卷存證據資料相符,復與經驗法則、
論理法則無違即可,所使用之證據亦不以具有證據能力者為限,
即使不具證據能力之傳聞證據,亦非不得資為彈劾證據使用,以
供法院綜合研判形成心證之參考
故無罪之判決書,就傳聞證據是否例外具有證據能力,本無須於
理由內論敘說明(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2980號判決意旨參照)
被告既經本院認定不能證明其犯罪(詳後述),本判決即不再論
述所援引有關證據之證據能力,合先敘明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
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然而無論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須於通常一般之
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始得據為有罪
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此一程度,而有合理之懷疑存在時,致
使無從形成有罪之確信,根據「罪證有疑、利於被告」之證據法
則,即不得遽為不利被告之認定(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40年
台上字第8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
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
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
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
例意旨參照)
末按刑法上之未遂犯,必須已著手於犯罪行為之實行而不遂,始
能成立,刑法第25條第1項規定甚明
又竊盜行為之著手,係指行為人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
,而開始搜尋財物而定(最高法院27年滬上字第54號判例意旨及92
年度台上字第5127號判決意旨參照)
四、公訴意旨認被告甲OO涉犯刑法第320條第3項、第1項之竊盜未遂
罪嫌,無非係以證人即大湖游泳池救生員O書田於警詢時之證述、
現場照片1張等為其論罪依據
惟訊據被告堅詞否認有何竊盜犯行,辯稱:我把我的物品放在無
人使用的投幣式置物櫃,但因為我沒有投幣付費,沒有置物櫃的
鑰匙,所以我無法確認我的物品是放在哪一個櫃子,才會打開其
他置物櫃確認等語
觀諸證人O書田上開證述,其會特別注意被告,係因被告在大湖游
泳池O有偷竊犯行,故其主管要求需密切關注被告之舉止,雖其確
有目睹被告開啟不是擺放其物品之其他3個置物櫃之行為,惟被
告開啟上開3個置物櫃後僅稍微看了一下內部,並未有進一步尋覓
財物之動作,即遭證人O書田制止並請警察到場,是證人O書田上
開證述僅能證明被告確有開啟上開3個置物櫃之外觀情形,然無從
據此認定被告已有著手搜索或翻動財物之行為
是以,本案尚不能僅因被告O有竊盜犯行,即認其一旦有開啟現場
其餘3個置物櫃之舉措,即遽論其主觀上具有意圖為自己不法所有
之犯意,並認其客觀上已達著手之階段
綜合上情以觀,可知被告所使用之置物櫃確實與上開3個置物櫃相
鄰在旁,且亦卷內無證據顯示被告係先找到並開啟其使用之置物
櫃後,再開啟其他3個置物櫃,是被告辯稱:我因沒有投幣而取得
置物櫃的鑰匙,才忘了自己的東西放在哪個置物櫃,我並沒有注
意到第52號及第56號兩個置物櫃是在對角的位置,我只大概記得
我的東西放在哪裡,也不太記得案發當天翻其他櫃子的順序等語
(見偵卷第15頁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2980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40年台上字第8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27年滬上字第54號判例意旨及92年度台上字第5127號判決意旨參照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法,第320條第3項,320,竊盜罪   2

刑法,第320條第1項,320,竊盜罪   2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2

刑法,第25條第1項,25,未遂犯   1

刑事訴訟法,第308條前段,308,第一審,公訴,審判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