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竹地方法院  20190212
檢方:簡易判決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電子遊戲場業管理條例第22條,罰則
主文
甲OO無罪
判決節錄
因認被告違反電子遊戲場業管理條例第15條之規定,而觸犯同條例
第22條違規經營電子遊戲場業罪嫌
二、按法院認為應科拘役、罰金或應諭知免刑或無罪之案件,被
告經合法傳喚無正當理由不到庭者,得不待其陳述逕行判決,刑
事訴訟法第306條定有明文
查本案被告甲OO經本院合法傳喚後,無正當理由未到庭,有本院送
達證書、刑事報到單在卷可稽(見本院再字卷第81至85、93頁),
惟基於如後述之理由,本院既認應為無罪諭知,爰不待其到庭陳
述,逕為一造辯論而判決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懷疑之存在,致無從使事
實審法院獲得有罪之確信時,即應諭知被告無罪之判決(最高法
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
四、檢察官認被告涉犯上開罪嫌,無非係以被告於警詢、偵訊時
之自白、證人即名承汽車保養廠負責人O裕富於警詢、偵訊及證人
即查獲員警馮文道於偵訊中之證述、新竹縣警察局橫山分局扣押
筆錄、扣押物品目錄表、採證照片8張、新竹縣政府警察局橫山分
局沙坑派出所現場臨檢紀錄表,及扣案之電子遊戲機、機具內I
C板、現金等為其主要論據
又臺灣桃園地方法院102年度原矚重訴字第1號判決亦認定被告於本
院100年度竹簡字第721號案件中自承非法經營賭博電玩之行為均係
犯頂替罪,並判處拘役20日確定等情,此有該院102年度原矚重訴
字第1號判決及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各1份在卷可憑,堪認
被告僅係受僱出面頂替上開犯罪之人頭,並非實際行為人
(二)至證人即名承汽車保養廠負責人O裕富雖曾於100年4月26日偵訊
中稱其店內所查獲之電子遊戲機台係甲OO親自擺放的等語(3371號
偵卷第20至22頁),惟其嗣於本院審理時改稱:伊不確定甲OO是不
是當初到伊店內擺設機台的人,他們來擺設的時候有好幾個人,
伊被警察查獲時,有打電話通知某個人,但不是被告,那個人好
像有說伊出事的話會找人出來負責這件事情,伊當時在偵訊時說
被告是擺設機台的人,是配合他們的說法而為的陳述,因為他們
說有人會處理,伊也不知道他們的本名是甚麼等語(見本院再字
卷第99至104頁),是以,證人O裕富先前之所以向檢察官陳述被告
為擺放機台之人等語,乃係配合實際放置機台之人的說詞,惟其
實際上並不知道被告是否為當初到店內擺設機台之人,則依其上
開證言,與前揭證人李宜軒、O騏任、O樹丁所述被告是該集團用以
頂替電子遊戲機案件的人頭等情相符,益徵被告所辯其僅係受僱
出面頂替犯罪之人頭等語,應屬非虛,自不得以證人O裕富前開
偵訊時與事實不符之證述,即為不利於被告之認定
(三)至扣案之電子遊戲機臺、機具內IC板、現金等物,及新竹縣警
察局橫山分局扣押筆錄、扣押物品目錄表、採證照片8張、新竹縣
政府警察局橫山分局沙坑派出所現場臨檢紀錄表、證人即查獲員
警馮文道於偵訊中之證述等證據,至多僅能證明警方於前揭時地
,查獲未領有電子遊戲場業營業級別證,而違法擺設電玩機台經
營電子遊戲場業之情事,尚不能證明扣案之電玩機台為何人擺設
經營,亦無從遽認係被告所為或與實際行為人有何犯意聯絡、行
為分擔而足可成立共同正犯,自難僅以此部分證據,率予推論被
告確有非法營業之犯行
五、綜上所述,本案聲請簡易判決處刑書所指被告違反電子遊戲
場業管理條例犯行,均無積極確切之證據可證確為被告所為,此
外,復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認被告確係犯有違反電子遊戲場業管理
條例犯行,本案自屬不能證明被告犯罪,揆諸首揭說明,爰諭知
被告無罪之判決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436條、第452條、第306條、第301條第
1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
名詞
共同正犯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436條,436,再審

刑事訴訟法,第452條,452,簡易程序

刑事訴訟法,第306條,306,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6條,306,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電子遊戲場業管理條例,第22條,22,罰則   1

電子遊戲場業管理條例,第15條,15,管理   1

刑事訴訟法,第452條,452,簡易程序   1

刑事訴訟法,第436條,436,再審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