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竹地方法院  20190212
檢方:公訴 , 院方:簡式審判程序  |  
廢棄物清理法第46條第4項,獎勵及處罰
主文
甲OO犯廢棄物清理法第四十六條第四款之非法清理廢棄物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壹年肆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拾柒萬伍仟元,沒收之,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判決節錄
甲OO犯廢棄物清理法第四十六條第四款之非法清理廢棄物罪,累犯
,處有期徒刑壹年肆月
前項事業廢棄物之貯存、清除、處理方法及設施標準,由中央主
管機關定之,廢棄物清理法第36條定有明文
行政院環境保護署依上開法律授權訂定「事業廢棄物貯存清除處
理方法及設施標準」,觀諸該標準第2條第1款至第4款之規定,所
謂「貯存」係指事業廢棄物於清除、處理前,放置於特定地點或
貯存容器、設施內之行為
是核被告甲OO所為,係犯廢棄物清理法第46條第4款前段之非法清理
廢棄物罪
學理上所稱「集合犯」之職業性、營業性或收集性等具有重複特
質之犯罪均屬之,例如經營、從事業務、收集、販賣、製造、散
布等行為概念者(最高法院95年度台上字第1079號判決意旨參照)
而廢棄物清理法第46條第4款前段之犯罪,以行為人未依規定領有
廢棄物清除、處理許可文件,而從事廢棄物清除、處理之業務行
為為構成要件,其本質上具有反覆性之特徵,倘行為人基於概括
犯意,在密切接近之一定時間及空間內反覆從事廢棄物之清除、
處理,乃執行業務本質所當然,而為集合犯之一種(最高法院95年
度台上字第2630號判決要旨參照)
是被告甲OO未依規定領有廢棄物清除、處理許可文件從事廢棄物之
清除、處理行為,係執行業務所當然,均應認屬包括一罪之集合
犯
(二)被告前於99年間,因違反廢棄物清理法案件,經臺灣桃園地
方法院以100年度訴字第421號判決判處有期徒刑1年3月,嗣提起上
訴,經臺灣高等法院以101年度上訴字第1586號判決駁回上訴,嗣再
提起上訴,經最高法院以101年度台上字第5187號判決駁回上訴確
定,於103年2月20日假釋出監付保護管束,於103年3月12日保護管束
期滿假釋未經撤銷,視為執行完畢等情,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
案紀錄表附卷可稽(見本院卷第10至20頁),其於有期徒刑執行完
畢後,5年以內故意再犯本件有期徒刑以上之罪,為累犯,應依刑
法第47條第1項規定,加重其刑
(三)爰審酌被告未申請核發廢棄物清除、處理機構許可文件,
而任意處理、清除廢棄物,破壞自然景觀,有害自然生態之永續
經營,本應重懲,惟念及被告犯後坦承犯行之態度,暨其學歷為
高中肄業,之前從事工程業,其配偶已過世,小孩都已成年,有
欠銀行錢之負債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以資懲儆
前二項之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
其價額,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定有明文
又刑法第38條之1之立法目的乃為避免被告因犯罪而坐享犯罪所得
,顯失公平正義,而無法預防犯罪,乃須澈底剝奪犯罪所得,以
根絕犯罪誘因,不問成本、利潤,均應沒收
(二)查被告為他人清除處理約50車次之夾雜一般事業廢棄物之土
石,每車次可得3,500元之報酬,業據被告於偵訊及本院準備程序
訊問時供承在卷(見偵卷第58頁、本院卷第25頁),不問其成本、
利潤為何,均應沒收,故被告因本件「廢棄物清除處理」之犯罪
所得為17萬5千元【計算式:3,500×50=175,000】,雖未據扣案,
仍應依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之規定宣告沒收,於全部
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第299條第1項前段,
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95年度台上字第1079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5年度台上字第2630號判決要旨參照
名詞
集合犯 3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273-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廢棄物清理法,第46條第4項,46,獎勵及處罰   3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沒收   2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沒收   2

廢棄物清理法,第36條,36,事業廢棄物之清理   1

廢棄物清理法,第2條第4項,2,總則   1

廢棄物清理法,第2條第1項,2,總則   1

刑法,第47條第2項,47,累犯   1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1

刑法,第38條之1,38-1,沒收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273-1,第一審,公訴,審判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