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竹地方法院  20190202
檢方:公訴 , 院方:簡式審判程序  |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211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1款,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158條第1項,妨害秩序罪 | 刑法第219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216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律師
主文
甲OO犯三人以上共同冒用政府機關及公務員名義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
附件所示偽造之印文共拾貳枚,均沒收之
判決節錄
二、上開犯罪事實業據被告甲OO迭於警詢、偵查、本院調查程序、
準備程序及簡式審判程序中均坦認不諱(見107年度偵字第12173號
卷【下稱偵卷】第8至13頁、第14至15頁、第68至69頁,本院107年度
聲羈字第277號卷【下稱聲羈卷】第10至14頁,本院107年度原訴字第
78號卷【下稱訴卷】第16至24頁、第51至55頁、第61至67頁),核與
證人即告訴人O杰仁於警詢之指述大致相符(見偵卷第53至56頁),
並有被告臨櫃提款及自動櫃員機提款監視錄影器之翻拍畫面19張
、被告手機翻拍畫面9張、被告與妻子手機對話內容翻拍照片5張
、被告與綽號「謝月」之謝明遠手機對話內容翻拍照片9張、證人
即告訴人O杰仁所提供之郵局帳號000-00000000000000號帳戶交易明細表
、匯款申請書、存摺封面影本各1份、彰化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
司彰作管字第10720006188號函暨所附申登人資料、交易明細、告訴人
O杰仁提供之「臺灣臺北地方法院地檢署刑事傳票」、「臺灣臺
北地方法院地檢署強制性資產凍結執行書」各2紙等件在卷可佐(
見偵卷第24至27頁、第30至32頁、第33至46頁、第59至62頁、第63至66
頁),足認被告甲OO上揭任意性自白與事實相符,本案事證明確,
被告上開犯行堪以認定,應依法論科
刑法第10條第3項定有明文
(二)核被告甲OO所為,係犯刑法第216條、第211條之行使偽造公文
書罪、同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1款、第2款之3人以上共同冒用政府
機關及公務員名義詐欺取財罪
至被告與其他詐騙集團成員所為之偽造公印文、偽造印文行為,
均係偽造公文書之階段行為,又偽造公文書之低度行為,應為行
使偽造公文書之高度行為所吸收,均不另論罪
被告以一行為同時觸犯上開2罪名,屬一行為同時觸犯數罪名之想
像競合犯,應依刑法第55條前段規定,從一重之3人以上共同冒用
政府機關及公務員名義詐欺取財罪處斷
至檢察官起訴意旨雖認被告前揭行為亦該當刑法第158條第1項僭行
公務員職權罪之構成要件,然刑法既已於103年6月18日,除原有之
普通詐欺取財罪外,另增訂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1款之冒用政府
機關或公務員名義詐欺取財罪,該條文復已將上揭刑法第158條第
1項僭行公務員職權罪之構成要件與不法要素包攝在內,而以之為
詐欺犯罪之加重處罰事由,成為另一獨立之詐欺犯罪態樣,予以
加重處罰,是被告上揭冒用公務員名義詐欺取財所為,應僅構成
一罪,不另成立刑法第158條第1項僭行公務員職權罪,否則即與
「雙重評價禁止原則」有違,檢察官起訴意旨前揭認定,容有誤
會,併此陳明
又共同正犯之成立,祇須具有犯意之聯絡及行為之分擔,既不問
犯罪動機起於何人,亦不必每一階段犯行,均須參與(最高法院
28年上字第3110號判例、34年上字第862號判例意旨參照)
又共同正犯之意思聯絡,原不以數人間直接發生者為限,若有間
接之聯絡者,亦包括在內,如甲分別邀約乙、丙犯罪,雖乙、丙
間彼此並無直接之聯絡,亦無礙於其為共同正犯之成立(最高法
院77年台上字第2135號判例意旨參照)
是以,行為人參與構成要件行為之實施,並不以參與構成犯罪事
實之全部或始終參與為必要,即使僅參與構成犯罪事實之一部分
,或僅參與某一階段之行為,亦足以成立共同正犯
故被告與謝明遠、O之皓、O啟銘,以及該詐騙集團其他所屬成年成
員間,就上開犯行,均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為共同正犯
(四)爰以行為人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正值青壯年,不思以正
途賺取所需,除提供系爭渣打銀行帳戶與詐騙集團外,並加入詐
騙集團擔任取款車手,且由該詐騙集團成員利用一般民眾對於相
關司法案件處理流程不甚了解之情狀,以及對於公務人員執行職
務之公信及信賴等心理,冒充該等機關及人員之名義為詐欺行為
,使告訴人O杰仁陷於錯誤而交付款項,除造成告訴人財產損失外
,亦嚴重破壞一般民眾對於政府機關及公務員之信賴,所為實應
非難
惟念及被告自始坦承本案犯行,在詐騙集團之分工為取款車手之
犯罪手段兼衡被告自陳高中肄業之智識程度,與女友同居有1名女
兒,之前從事粗工、白牌計程車司機工作,尚有車貸等家庭經濟
狀況,且陳稱因急著籌款做為女兒醫藥費才為本案之犯罪動機、
目的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以資懲儆
惟其上偽造之「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印」、「檢察官王正皓
」、「書記官李珮芳」印文共12枚,應依刑法第219條規定,不問屬
於犯人與否,宣告沒收之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第299條第1項前段,
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28年上字第3110號判例、34年上字第862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77年台上字第2135號判例意旨參照
名詞
低度行為 1 , 想像競合 1 , 共同正犯 4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273-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法,第158條第1項,158,妨害秩序罪   3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1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2

刑法,第55條前段,55,數罪併罰   1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法,第219條,219,偽造文書印文罪   1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1

刑法,第211條,211,偽造文書印文罪   1

刑法,第10條第3項,10,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273-1,第一審,公訴,審判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