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竹地方法院  20190226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4款,竊盜罪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47條第1項,累犯 | 刑法第330條第1項,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主文
甲OO犯結夥強盜罪,累犯,處有期徒刑柒年貳月
未扣案犯罪所得笑氣肆瓶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判決節錄
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至第
159條之4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
該O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第159條之5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查本件判決就所引證據屬傳聞證據部分,被告甲OO及其辯護人就上
開傳聞證據,於本院準備程序中,均同意具證據能力(見本院卷
51頁),而本院審酌該等傳聞證據作成時之情況,並無違法取證
及證明力過低之瑕疵,亦認以之作為證據為適當,依前揭規定說
明,自得為證據
二、本件其餘非供述證據,被告及其辯護人並未於本院O詞辯論終
結前表示無證據能力,復查其取得過程亦無何明顯瑕疵,而認均
具證據能力
共同正犯間,非僅就其自己實施之行為負其責任,並在犯意聯絡
之O圍內,對於他共同正犯所實施之行為,亦應共同負責
即共同正犯,只須具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而不問犯罪動機起
於何人,亦不問每
一階段犯行,均應論以共同正犯,此有最高法院32年上字第1905號
、73年台上字第2364號判例及最高法院90年度台上字第5353號、第320
5號刑事判決、93年度台上字第1033號刑事判決要旨足資參照
(一)經查,被告甲OO與共犯「小七」及「阿強」於事實欄一所示時
、地,係以強暴之手段致使告訴人不能抗拒後,強取告訴人所有
之笑氣4瓶,已如前述,則自屬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4款所指之結夥
3人以上無疑
又本案告訴人於案發當時因遭被告甲OO之強暴行為致使其無法反抗
,已如前述,是核被告甲OO所為,係犯刑法第328條第1項之強盜罪
,而有同法第321條第1項第4款結夥3人以上之加重情形,應以同法
第330條第1項加重強盜罪論處
被告與共犯「小七」及「阿強」間,就本件結夥強盜犯行,具犯
意聯絡及行為分擔,業如上述,應論以共同正犯
嗣被告因於緩刑期前即101年6月21日故意更犯妨害自由罪,經本院
於102年3月28日以102年度竹簡字第182號判決,判處拘役58日,甫於緩
刑期內即102年4月20日確定,上開緩刑經本院以102年度撤緩字第5
1號裁定撤銷,於102年7月9日確定,被告於102年8月27日入監執行,
甫於103年9月15日縮短刑期假釋出監,所餘刑期付保護管束,於104
年5月16日期滿,假釋未經撤銷,所餘刑期視為執行完畢乙節,有
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在卷可佐(見本院卷第11頁至第16頁
),其受有期徒刑執行完畢,於5年以內故意再犯本案有期徒刑以
上之罪,為累犯,應依刑法第47條第1項規定,加重其刑
(三)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甲OO正值青壯年,僅因不
滿告訴人不同意其以笑氣空瓶折抵購買笑氣之價金,即夥同共犯
「小七」及「阿強」以事實欄一所示之強暴方式,而強盜告訴人
所有之笑氣4瓶得逞,被告甲OO之犯罪手段對告訴人之身體、財產
法益侵害非微,且對社會治安之危害性亦鉅,實不宜輕縱,惟被
告犯後終能坦承犯行,另考量被告甲OO於本次犯行中之參與程度
及地位,兼衡被告之犯罪動機、目的、手段、犯罪所生之損害,
於本院審理中自述高職肄業之智識程度及入監執行前從事餐飲業
,月薪2萬元之經濟生活狀況等一切情狀(見本院卷第109頁),量
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以示懲儆
(四)末按刑法第59條規定:「犯罪之情狀顯可憫恕,認科以最低度
刑仍嫌過重者,得酌量減輕其刑」,本條係關於裁判上減輕之規
定,必於審酌一切之犯罪情狀,在客觀上顯然足以引起一般同情
,認為縱予宣告法定最低刑度猶嫌過重者,始有其適用(最高法
院38年台上字第16號、45年台上字第1165號、51年台上字第899號判例
意旨參照)
又刑法第59條在實務上為防止酌減其刑之濫用,自應嚴定其適用之
條件,以免法定刑形同虛設,破壞罪刑法定之原則
按科刑時,原即應依刑法第57條規定審酌一切情狀,尤應注意該條
各款所列事項,以為量刑標準,刑法第59條所謂「犯罪之情狀可
憫恕」,自應以裁判者審酌刑法第57條各款所列事項以及其他一
切與犯罪有關情狀之結果,認其犯罪可憫恕之情狀較為明顯者為
條件(刑法第59條於94年修正理由參照)
查被告甲OO僅因不滿告訴人拒絕其以笑氣空瓶折抵購買笑氣4瓶之
價金,即夥同共犯「小七」及「阿強」,由其動手毆打告訴人倒
地至告訴人不能抗拒後,再由共犯「小七」及「阿強」動手強盜
人告訴人所有之笑氣4瓶,手段惡劣,已對告訴人之身體、自由、
財產產生極大損害,難認被告甲OO為本案犯罪具有特殊原因及背
景,在客觀上顯然足以引起一般同情,縱予宣告法定最低度刑猶
嫌過重之情形,尚未符合刑法第59條所規定之要件
然苟無犯罪所得,自不生O得剝奪之問題,固不待言,至二人以上
共同犯罪,關於犯罪所得之沒收、追徵,倘個別成員並無犯罪所
得,且與其他成員對於所得亦無事實上之共同處分權時,同無「
O得」可資剝奪,特別在集團性或重大經濟、貪污犯罪,不法O得
龐大,一概採取絕對連帶沒收、追徵,對未受O得之共同正犯顯失
公平
有關共同正犯犯罪所得之沒收、追徵,最高法院向採之共犯連帶
說,業於104年8月11日之104年度第1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不再援用供參
,並改採沒收或追徵應就各人所分得者為之之見解(參見最高法
院104年度台上字第3937號判決意旨)
經查,本案被告甲OO與共犯「小七」及「阿強」強盜所得之笑氣4
瓶,本為被告甲OO欲向告訴人購買之笑氣,應認被告甲OO就該強盜
所得之笑氣4瓶具處分權限,揆諸上開說明,應依刑法第38條之1第
1項、第3項規定,就被告甲OO所犯強盜之犯罪所得笑氣4瓶(價值
1萬4,000元)宣告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
,追徵其價額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刑法第28條、第第
330條第1項、第321條第1項第4款、第47條第1項、第38條之1第1項、第
3項,判決如主文
加重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判例
最高法院32年上字第1905號、73年台上字第2364號判例及最高法院90年度台上字第5353號、第3205號刑事判決、93年度台上字第1033號刑事判決要旨足資參照
最高法院38年台上字第16號、45年台上字第1165號、51年台上字第899號判例意旨參照
參見最高法院104年度台上字第3937號判決意旨
名詞
傳聞證據 1 , 共同正犯 6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30條第1項,330,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4款,321,竊盜罪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38-1,總則,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引用法條

刑法,第59條,59,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5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4款,321,竊盜罪   3

刑法,第57條,57,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2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2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總則,沒收   2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38-1,總則,沒收   2

刑法,第330條第1項,330,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2

刑法,第328條第1項,328,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1

刑法,第28條,28,總則,正犯與共犯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