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竹地方法院  20190202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277條第1項,傷害罪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刑法第185條之4,公共危險罪 | 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6條第1項,附則 | 刑法第284條第1項前段,傷害罪
主文
甲OO犯傷害罪,累犯,處有期徒刑柒月
被訴肇事逃逸部分,無罪
判決節錄
O宗昱(刑事報告書及起訴書均誤載為O宗「煜」)時任新竹縣政府
警察局竹東分局竹東派出所警員,發現甲OO逃逸後,隨即騎駛車
號000-000號警用機車在後獨自追趕,並喝令甲OO停車,惟甲OO仍拒
絕停車受檢,繼續沿新竹縣竹東鎮中興路往新竹市方向O速逃逸,
其預見兩車於O速行駛追躡過程中,如任意偏駛靠近,極易發生碰
撞導致人O倒地,他人發生傷害結果,亦不違背其本意,於同日
1時15分許,在新竹縣竹東鎮中興路與長春路之O口,於O宗昱騎駛上
開警用機車在甲OO騎駛上開機車左前方時,竟基於傷害之不確定
故意,貿然往左偏駛,致O宗昱之警用機車與甲OO之機車發生碰撞
而倒地,O宗昱連人帶車摔落地面而受有四肢擦挫傷之傷害,甲O
O則未摔車而繼續騎駛上開機車揚長而去(甲OO所涉妨害公務部分
,經臺灣新竹地方檢察署〈下稱新竹地檢署〉檢察官以107年度偵
字第1309號不起訴處分確定)
本院審酌上開證據資料作成時之情況,尚無違法不當及證明力明
顯過低之瑕疵,亦認為以之作為證據應屬適當,依刑事訴訟法第
159條之5規定,均有證據能力
至於本院以下所引用非供述證據部分,並無證據證明係公務員違
背法定程序所取得,是依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規定反面解釋,即
具證據能力
一、訊據被告固坦承於上開時、地,無照騎駛機車闖紅燈而遭警
方攔查,其拒絕停車受檢,加速逃逸
(二)本院於準備程序當庭勘驗告訴人胸前配戴之密錄器影像檔案及
當時行駛在後方巡邏車之行車紀錄器影像檔案,其結果分別依時
間順序略以:1.告訴人胸前配戴之密錄器影像部分:被告行駛在
前、告訴人追躡於後,嗣被告O左偏駛至內側O道靠近中央分隔島
處持續前行,其雙腳係垂掛在腳踏板外,之後告訴人行駛接近被
告右後方,不斷O聲喝令被告下車,被告仍繼續前行,其右腳並有
向外踢2次、再垂掛在腳踏板外之動作
被告、告訴人2人各自行駛在外側、內側O道靠近中心O道線處平行
前進,之後告訴人O右偏駛趨近被告,與被告一同駛越一交岔O口,
此時可見兩車之煞車燈均有間斷亮起,且告訴人朝右轉頭望向被
告,旋接近一左彎道時,被告O左偏駛靠近告訴人機車,告訴人
似無左彎跡象而仍直線往前行駛,兩車隨即在中心O道線處接觸(
其間被告雙腳均垂掛在腳踏板外),告訴人機車先O右傾倒,告訴
人的身體隨即連同機車O右倒下,被告機車略搖晃後繼續前行駛
離,告訴人跌落地面翻滾,機車車體並因劇烈摩擦地面產生火花
,巡邏車立刻停車(見原交訴卷第45至46頁)
足認被告係於騎駛機車O速逃逸過程中,明知告訴人追躡在後,卻
仍於告訴人行駛靠近其右後方時,先伸出右腳側踢2次,企圖嚇阻
告訴人靠近或繼續追躡,嗣在告訴人追上後,被告不顧已騎駛至
其左前方之告訴人安危,未減速貿然O左偏駛繼續直行,碰撞到
告訴人之警用機車,致其人O倒地
刑法第13條第2項定有明文
查被告在告訴人之警用機車已追躡至其左前方之情形下,卻仍於
案發地點往左偏駛直行,縱然被告並非積極的要衝撞告訴人讓告
訴人摔車,惟綜觀被告騎駛機車逃逸的過程及現場道路環境,其
O任機車極易去碰撞到告訴人之警用機車情形發生,依前開說明,
足證被告具有傷害之不確定故意甚明
至被告機車於事故後並未傾倒一節,兩機車碰撞是否確會傾倒,
應視撞擊點、駕駛操作、速度、車體重量結構等因素而定,被告
機車既然是由告訴人警用機車右後側碰撞,對於告訴人而言,係
遭突襲,被告則已可預見其行駛方向,並做調整操作機車龍頭,
避免摔車,故被告機車於碰撞後未傾倒,應無悖於常情,難執此
反推兩車未碰撞,是被告及其辯護人此部分所辯,均非可採
(四)綜上所述,被告預見其與告訴人警用機車於O速行駛追躡過程
中,被告如任意偏駛靠近告訴人,極易發生碰撞導致人O倒地,客
觀上自有預見告訴人將因此發生傷害結果,亦不違背其本意,被
告仍O任其發生,可見其有傷害之不確定故意
又被告之不確定故意傷害行為與告訴人所受四肢擦挫傷結果間,
顯然具有相當之因果關係
(一)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277條第1項之傷害罪
因認被告所犯法條為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6條第1項、刑法第
284條第1項前段之無駕駛執照駕車過失傷害罪等語
惟本院依告訴人於警詢時及偵查中之證述、告訴人胸前配戴之密
錄器影像及後方巡邏車之行車紀錄影像勘驗結果,認被告應係基
於傷害之不確定故意,貿然左偏行駛,致其機車碰撞告訴人警用
機車,告訴人摔車受有四肢擦挫傷
至於被告所涉妨害公務部分,業經檢察官不起訴處分確定,且應
不在本案上開起訴範圍,本院依刑事訴訟法第268條:「法院不得
就未經起訴之犯罪審判
於105年11月3日徒刑執行完畢出監等情,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
紀錄表1份附卷可參,足認被告於5年以內故意再犯本案有期徒刑以
上之罪,為累犯,應依刑法第47條第1項規定,加重其刑
(三)爰以行為人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未能坦然面對其違反道路交
通安全規則之行為,僅為避免遭警員舉發而騎駛機車逃逸,且明
知告訴人為穿著制服及騎駛警用機車,屬依法執勤之警員,已多
次示意其停車受檢,竟拒不配合,反而O速行駛逃逸,對自己及
其他用路人皆有極高之潛在危害,又預見其與告訴人警用機車於
O速行駛追躡過程中,被告如任意偏駛靠近告訴人,極易發生碰撞
導致人O倒地,客觀上自有預見告訴人將因此發生傷害結果,亦不
違背其本意,被告仍O任其發生,致告訴人受有四肢擦挫傷,行
為應予責難
觀被告於本院審理期間的上開言行舉措,難認其犯後態度良好,
自不應輕縱所為
未婚,無小孩,現在從事板模工作,日領2500元之家庭經濟狀況(
見原交訴卷第91頁)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第1項所示之刑
因認被告涉犯刑法第185條之4之肇事致人傷害逃逸罪嫌等語
二、按刑法第185條之4之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肇事致人死傷而逃逸罪
,固不以行為人對於事故之發生應負過失責任為必要,但仍以行
為人對於事故之發生非出於故意為前提
從而,被告既係「基於傷害之不確定犯意」,此情即與刑法第185
條之4肇事致人死傷而逃逸罪所指之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肇事」之
情形有間,故被告雖有駕車故意傷害告訴人後,逕自逃逸之行為
,惟此仍與肇事致人死傷而逃逸罪之構成要件尚有未合,自難以
該罪相繩,即應就此部分為被告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0條、第301條第
1項,判決如主文
名詞
不確定故意 5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法,第185條之4,185-4,公共危險罪   3

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6條第1項,86,附則   1

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1條,1,總則   1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總則,累犯   1

刑法,第284條第1項前段,284,傷害罪   1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1

刑法,第13條第2項,13,總則,刑事責任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68條,268,第一審,公訴,起訴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158-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