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東地方法院  20190212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205條,偽造有價證券罪 | 刑法第219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律師
主文
甲OO共同犯偽造有價證券罪,處有期徒刑肆年陸月
偽造如附表所示之本票壹張及「臺芳開發股份有限公司」,「O緒倫」印章各壹枚,均沒收
判決節錄
壹、程序部分本判決以下所援引被告以外之人之供述證據,被告
及其辯護人於本院準備程序時均表示無意見(本院卷一第43頁),
復於本院審理時逐項提示、調查後,均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
異議,本院審酌該等供述證據作成時外在情況及條件,核無違法
取證或其他瑕疵,亦無證據力明顯過低之情形,均有證據能力
又本判決以下所援引之非供述證據,均與本案犯罪事實具有關聯
性,且無證據證明係公務員違背法定程序或經偽造、變造而取得
,檢察官、被告及其辯護人復均未爭執其證據能力,再經本院於
審理期日依法提示調查、辯論,本院審酌各該證據取得或作成時
之一切情況及條件,並無違法、不當或不宜作為證據之情事,是
該等非供述證據,依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規定反面解釋意旨,亦
均具有證據能力
嗣於同年4月10日,在同一價格下,O金鵬改與銓威公司重新簽訂不
動產抵押權讓與、買賣契約書,並由O泰華於同年4月12日,申請將
本件3筆土地之最高限額抵押權,移轉登記予銓威公司,於同年
4月13日完成登記,O泰華另於同年5月9日,以銓威公司名義,持如
附表所示之本票,向本院聲請拍賣抵押物等情等情,業據被告於
本院準備程序中自承在卷(本院卷第43、50-52頁),核與證人O永琳
、O泰華、O世傑、O金鵬、O秀蘭、O洛瀅等人於本案偵查、審理中
及O永琳、O泰華被訴偽造有價證券案(該案經臺灣屏東地方檢察
署〔下稱屏檢〕檢察官以101年度偵字第6677號、102年度偵字第7569號
起訴,先經本院103年度訴字第22號判決2人無罪,嗣由檢察官提起
上訴後,經臺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下稱雄高分院〕104年度上訴
字第186號撤銷原判決,並分別判處O永琳、O泰華有期徒刑4年2月
、4年,經2人提起上訴後,再經最高法院105年度台上字第1477號上
訴駁回確定
(二)又被告於100年3月10日,在O龍宗見證下,與O金鵬簽訂委託書,
受託處理本件抵押權承購及銷售事宜,委託處理金額為1,200萬元
,委託期限至100年5月30日止等情,業據被告前於本案偵查中自承
:我認為只是委託,就簽了(委託書)」、「2份委託書我看過了
,沒有錯等語在卷(屏檢103年度偵字第8612號卷〔下稱偵卷〕第1
04、220頁),且被告於前案本院以證人身份詰問時、及本件抵押權
買賣所涉之民事確認買賣關係不存在案件(即O金鵬對銓威公司
起訴確認本件抵押權買賣關係不存在,並訴請O銷本件抵押權移轉
登記,嗣經本院101年度重訴字第53號判決上開抵押權買賣關係不
存在,並應予O銷其移轉登記,嗣經銓威公司撤回上訴後確定,下
稱民事案)中,亦多次自承「委託書上的印文是我本人O的,當時
O龍宗和O金鵬在場,都是大家同意內容才會蓋章或簽名」、「O龍
宗當時找我寫了委託書請我幫忙」等語在卷(前案一審卷二第1
1頁反面
而被告因另案入監服刑時,O秀蘭於103年、104年間數度前往屏東監
獄、明德外役監接見被告等情,有臺灣屏東地方檢察署99年度選
偵字第37號、99年度偵字第6177號追加起訴書(偵卷第44頁)、100年
度他字第1586號勘驗筆錄(偵卷第88頁)、法務部矯正署屏東監獄
104年11月10日屏監戒字第10400052140號函所附甲OO接見紀錄及法務部
矯正署明德外役監獄104年12月24日明德監戒字第10407000870號函所附
接見明細表附卷可查(偵卷第114-120、123-136頁)
惟被告事後不僅代為評估本案土地之市價,而係多次北上就本件
土地抵押權買賣事宜與O世傑接見、磋商價格,最後以其所實際經
營之銓威公司買入本件土地之抵押權,甚至要求振芳公司承購本
案土地等情,已如前述
(九)末當事人聲請調查之證據與待證事實無重要關係,或待證事實
已臻明瞭無再調查之必要者,或同一證據再行聲請者,應認為不
必要,刑事訴訟法第163條之2第2項第2款、第3款、第4款定有明文
此部分事實已臻明瞭,尚難認改以正本調查會與影本有何不同之
結果,依刑事訴訟法第163條之2第2項第3款規定,核無調查必要
是被告之辯護人聲請上開證據欲釐清臺芳公司與O世傑、O金鵬間之
債權債務關係或本票是否存在,依刑事訴訟法第163條之2第2項第
2款、第3款規定,核無再調查之必要
3.至O永琳是否非無資力之人,與其是否有協助甲OO處理本案抵押權
買賣,並無重要關係,本院認無必要調閱愛鄉公司、觀昇公司之
公司登記事項,依刑事訴訟法第163條之2第2項第2款規定,亦無調
查必要,附此敘明
(一)按偽造有價證券而復持以行使,其行使行為吸收於偽造行為之
中,祇應論以偽造罪,且有價證券內所蓋之印文,為構成證券之
一部,所刻之印章,為偽造之階段行為,均應包括於偽造罪之內
(最高法院31年上字第88號判例意旨參照)
是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201條第1項之偽造有價證券罪
被告與O泰華、O永琳共同利用不知情之刻印業者,偽刻「O緒倫」
及「臺芳開發股份有限公司」之印章各1枚,為間接正犯
被告與O泰華、O永琳及某不詳姓名年籍之成年人間,就本件偽造有
價證券犯行,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均屬共同正犯
(二)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為取得本票債權憑證,以
向法院聲請拍賣抵押物,竟未徵得臺芳公司之同意,即夥同O永
琳、O泰華偽造如附表所示之本票,並向本院聲請拍賣本件3筆土地
獲准,不僅損害臺芳公司之權益,使本件3筆土地面臨被強制執
行,亦妨礙有價證券之有效流通及行使,行為自有可議之處
兼衡被告自述獨居、以擔任顧問為業之生活狀況,碩士畢業之智
識程度(本院卷四第13頁),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
三、按偽造之有價證券,不問屬於犯人與否,沒收之,刑法第205
條定有明文
又上開條文為修正後刑法第38條第2項但書所指之「特別規定」,
自應優先於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而適用
查扣案如附表所示之偽造本票,應依刑法第205條規定,宣告沒收
之
至如附表所示本票上,偽造之「O緒倫」及「臺芳開發股份有限公
司」印文各1枚部分,已因該本票沒收而兼括之,無庸再依刑法2
19條規定,重複諭知沒收
另偽造「O緒倫」及「臺芳開發股份有限公司」之印章各1枚,則均
應依刑法第219條之規定,宣告沒收之
據上論斷,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31年上字第88號判例意旨參照
名詞
追加起訴 1 , 間接正犯 1 , 共同正犯 1
適用法條

刑法,第205條,205,偽造有價證券罪

刑法,第38條第2項但書,38,沒收

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38,沒收

刑法,第205條,205,偽造有價證券罪

刑法,第219條,219,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219條,219,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163條之2第2項第3款,163-2,總則,證據,通則   3

刑事訴訟法,第163條之2第2項第2款,163-2,總則,證據,通則   3

刑法,第219條,219,偽造文書印文罪   2

刑法,第205條,205,偽造有價證券罪   2

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38,沒收   1

刑法,第38條第2項但書,38,沒收   1

刑法,第201條第1項,201,偽造有價證券罪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63條之2第2項第4款,163-2,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158,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