屏東地方法院  20190212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20條第1項,竊盜罪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木製圓形餐桌1張、木製圓形椅子7張|
主文
甲OO無罪
判決節錄
因認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320條第1項之罪嫌等語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
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而檢察官對於起訴之犯罪事實,應負提出證據及說服之實質舉證
責任,且刑事被告並無自證己罪之義務,不論其在訴訟上所為之
自白或辯解成立與否,若依檢察官所舉證據不足以說服法院形成
被告有罪之確信心證,則法院基於無罪推定之原則,因認被告之
犯罪不能證明,自應為被告無罪之諭知
三、公訴意旨認被告涉犯前開竊盜罪嫌云云,無非係以:被害人
O鳳賢指述、遭竊房間配置圖、監視錄影翻拍相片12張、員警職務
報告3紙、證人O芃恩證述、同案被告O智明供述、現場相片10張、被
告供述等證據其主要論據
惟被害人遭竊之桌椅並未烙印特殊記號或有其他明顯之特徵,有
屏東縣政府警察局內埔分局新北勢派出所警員張峻榮107年8月23日
職務報告附卷可佐(見偵字卷第129頁),證人即被害人於偵查中
亦證稱遭竊之物為「一般的椅子」等語(見偵字卷第105頁),由
此可見,縱使被害人於警詢中證稱被告所持有之椅子與其遭竊之
椅子外型相同(見偵字卷第37頁),亦不能排除有同款樣式之可能
,故難認被告所持有之桌椅,必然為被害人遭竊之物
況依前開職務報告所載可知,被告放置椅子之地點,有數十張木
製圓凳,而被害人遭竊之木製圓形椅子僅7張等情,亦據證人即被
害人於警詢中證述甚明(見警卷第12頁),兩者數量顯然不符,
不能排除被告另行合法取得之可能,自不能以被告在上開地點放
置與被害人外型相符之一般椅子,遽認被告所持有之椅子為被害
人遭竊之物
此外,被告於本院準備程序中所聲請調查其所有之手機及切結書
,用以證明「O志昇」及「O先生」之存在及與被告間有桌椅買賣之
對話,雖經搜索未獲等情,業據被告於警詢中供述甚明(見本院
卷第82頁反面),並有本院搜索票、搜索扣押筆錄、扣押物品目
錄表、無應扣押之物證明書各2份、搜索現場照片2張附卷可佐(
見本院卷第65頁至第81頁),而不能證明其所述為真實,但因被告
本無自證己罪之義務,即使被告不能證明其係合法購買桌椅,亦
不足以反證被告有行竊一事
五、綜上所述,依檢察官所舉如附件所示之證據,均不能證明被
告確係犯竊盜罪嫌而無合理之懷疑,故按諸前開條文規定及說明
,依法應為被告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法,第320條第1項,320,竊盜罪,竊盜罪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