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北地方法院  20190212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214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刑法第210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主文
甲OO無罪
判決節錄
一、公訴意旨略以:被告甲OO前係經營昇輝車行,買賣二手汽車,
於民國104年12月中旬,O皆興經由其弟O皆旺之介紹,欲以貸款之
方式,向被告購買二手自小客車,被告告知需交付身分證件以供
辦理車貸及汽車過戶,O皆興遂先行交付其國民身分證、駕駛執照
、印章與被告辦理相關事宜,詎被告在雙方就買賣之車輛及價金
尚未達成合意之情形下,未經O皆興之同意下,基於行使偽造私文
書及使公務員登載不實之犯意,於當月18日,將O皆興之國民身分
證、駕駛執照連同已因停駛逾期註銷牌照之豐田牌自小客車(車
身號碼XAE07R4PZ000000號,原車牌號碼:0000-00號)之車輛資料,交
付予不知情之代辦業者O子茜,委託O子茜以新領牌照之方式,將該
車過戶與O皆興,O子茜遂於當日前往新北市○○區○○路000巷0號
之交通部公路總局臺北區監理所(下稱北區監理所),填寫汽(
機)車過戶申請登記書,汽車新領牌照登記書,並在上開文件上
蓋用O皆興之印章,於該車檢驗過後,持之向不知情之北區監理
所行使之,使不知情之公務員為形式上審查後,將該不實事項,
登載於其職務上所掌之公文書,而核發車牌號碼0000-00號與O皆興,
足生損害於O皆興及交通監理機關對於車籍管理之正確性
因認被告涉犯刑法第210條、第216條行使偽造私文書及同法第214條
使公務員登載不實罪嫌等語
又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
第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然而無論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須於通常一般之
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始得據為有罪
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之懷疑存在時,
事實審法院復已就其心證上理由予以闡述,敘明其如何無從為有
罪之確信,因而為無罪之判決,尚不得任意指為違法(最高法院30
年度上字第816號、40年度台上字第86號、76年度台上字第4986號著有
判例足參)
次按「告訴人之告訴,係以使被告受刑事訴追為目的,是其陳述
是否與事實相符,仍應調查其他證據以資審認」、「被害人之陳
述如無瑕疵,且就其他方面調查又與事實相符,固足採為科刑之
基礎,倘其陳述尚有瑕疵,而在未究明前,遽採為論罪科刑之根
據,即難認為適法」(最高法院52年台上字第1300號、61年台上字第
3099號判例意旨參照)
至所謂就其他方面調查認與事實相符,非僅以所援用之旁證足以
證明被害結果為已足,尤須綜合一切積極佐證,除認定被告確為
加害人之可能外,在推理上無從另為其他合理原因之假設
復按被告並無自證無罪之義務,是其否認犯罪所持之辯解,縱無
可取,仍不得因此資以為反證其犯罪之論據(最高法院91年度台上
字第4574號判決意旨參照)
末按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定有明文
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
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
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
例要旨參照)
再按刑法第210條之偽造文書,以無製作權之人冒用他人名義而製
作該文書為要件之一,如果行為人基於他人之同意或授權委託,
或其他原因有權製作者,即不能謂無製作權,固與無權製作之偽
造行為不同,自不成立偽造私文書罪(最高法院47年台上字第226號
判例、95年度台上字第5276號判決意旨參照)
復按刑法第214條明知為不實之事項,而使公務員登載於職務上所
掌公文書罪,必行為人已以欺騙之方法使不知情之公務員將不實
之事項登載於職務上所掌之公文書,始克成立,如果公務員並未
或尚未依行為人之欺騙將不實事項予以登載,尚不能遽以該罪相
繩(最高法院71年度台上字第4984號判決意旨參照)
三、公訴意旨認被告涉犯上開罪嫌,無非係以被告於偵查中之供
述、證人即被害人O皆興於偵查中之證述、證人O子茜於警詢及偵查
中之證述、證人O皆旺於偵查中之證述、遭冒名購置車輛案轉請
警察機關偵辦申請書、汽(機)車過戶申請登記書,汽車新領牌
照登記書、車牌號碼號8010-S9號自用小客車車籍查詢、異動歷史查
詢、車主歷史查詢、台北區監理所監理代辦人資料表、內政部警
政署國道公路警察局舉發違反道路交通管理事件通知單為其主要
論據
被告嗣告知需交付身分證件,O皆興交付其國民身分證與被告辦理
相關事宜,而被告遂於104年12月18日,將O皆興之國民身分證連同
已因停駛逾期註銷牌照之前揭自用小客車之車輛資料,交付予不
知情之代辦業者O子茜,委託O子茜以新領牌照之方式,將該車過戶
與O皆興,O子茜遂於當日前往北區監理所,填寫汽(機)車過戶
申請登記書,汽車新領牌照登記書,並在上開文件上蓋用「O皆興
」之印章,於該車檢驗過後,持之向不知情之北區監理所行使之
,使不知情之公務員為形式上審查後,登載於其職務上所掌之公
文書,而核發車牌號碼0000-00號與O皆興
是倘若證人O皆興交付雙證件之目的僅在委託被告「審核」銀行貸
款而已,則其隔天既已對被告持有其雙證件及O辦車輛之流程產生
不信任之虞,又豈會在向被告取回證件,且被告告稱汽車申貸已
「過件」,已可知悉被告已為證人O皆興所不信任之O辦作為,並
見得被告所稱O辦完畢之車輛之時,僅有取回雙證件而已,並未立
即確認該車是否確實登記於其名下、或有無O辦車輛貸款、並採
取相關法律救濟途徑,以確保其自身權益,竟延宕1年有餘之後,
始提出遭冒名O辦汽車過戶請員警偵辦之申請?證人O皆興前揭所
稱交付證件僅為審核銀行貸款而已之證述,已與O情有所未符,自
難採信
再查,證人O皆旺於本院審理時另證稱:O皆興有將證件拿回去,是
因為被告通知我們說沒辦法過件,沒辦法過件就不要買了,被告
沒有通知我們要交車等語(見本院訴字卷第106至107頁),亦與證
人O皆興前揭於本院審理中證述係因不信任被告而取回證件,被
告有稱車貸過件等語相佐,且本院亦認定證人O皆興交付雙證件與
被告之目的旨在辦理汽車過戶等情,又證人O皆旺係證人O皆興之
胞弟,其證述不免有袒護親人之可能,自難單憑證人O皆旺前揭瑕
疵之證述,即採為不利於被告認定
揆諸前揭說明,被告犯罪既屬不能證明,自應為其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30年度上字第816號、40年度台上字第86號、76年度台上字第4986號著有判例足參
最高法院52年台上字第1300號、61年台上字第3099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1年度台上字第4574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47年台上字第226號判例、95年度台上字第5276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71年度台上字第4984號判決意旨參照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法,第214條,214,偽造文書印文罪   2

刑法,第210條,210,偽造文書印文罪   2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