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北地方法院  20190212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46條第1項,恐嚇及擄人勒贖罪 | 刑法第302條第1項,妨害自由罪 |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8條第4項,A | 刑法第55條,數罪併罰 | 刑法第47條第1項,累犯 | 刑法第51條第5項,數罪併罰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律師
主文
甲OO犯如附表編號一至三主文欄所示之罪,分別處如附表編號一至三主文欄所示之刑及沒收
有期徒刑部分,應執行有期徒刑肆年捌月
甲OO犯如附表編號二,三主文欄所示之罪,分別處如附表編號二,三主文欄所示之刑及沒收
甲OO犯如附表編號三主文欄所示之罪,處如附表編號三主文欄所示之刑
甲OO犯非法持有可發射子彈具殺傷力之改造手槍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參年肆月,併科處罰金新臺幣參萬元,罰金如易服勞役,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扣案可發射子彈具殺傷力之改造手槍壹枝(槍枝管制編號:一一0三0一0一五二號)沒收
甲OO共同犯剝奪他人行動自由罪,累犯,處有期徒刑捌月
扣案可發射子彈具殺傷力之改造手槍壹枝(槍枝管制編號:○○○○○○○○○○號)沒收
未扣案犯罪所得新臺幣貳萬陸仟元、O志明所簽發面額均為新臺幣捌萬元之本票共陸張,均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甲OO共同犯剝奪他人行動自由罪,累犯,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扣案可發射子彈具殺傷力之改造手槍壹枝(槍枝管制編號:一一0三0一0一五二號)沒收
甲OO共同犯恐嚇取財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壹年
未扣案犯罪所得新臺幣貳萬元、O宜萱所簽發面額均為新臺幣伍萬元之本票共拾張,均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甲OO共同犯恐嚇取財罪,累犯,處有期徒刑捌月
甲OO共同犯恐嚇取財罪,處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判決節錄
被告以外之人於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調查中所為
之陳述,與審判中不符時,其先前之陳述具有較可信之特別情況
,且為證明犯罪事實存否所必要者,得為證據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第159條之2、第159條之3第1款分別定有明
文
查:證人O秉輝、O志明、O宜萱、O念杰於警詢時之證述,屬被告以
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其中證人O秉輝業已死亡,有個人基本資
料查詢結果在卷可參(見本院卷三第131頁),證人O志明、O宜萱
、O念杰於本院審理時,均經依法傳喚到庭具結陳述,證人O秉輝
於警詢之陳述,及證人O志明、O宜萱、O念杰於警詢時陳述與本院
審理中證述不符部分,因其等於警詢時之證述,均係以一問一答
方式進行,又查無陳述時有身心異常之情況,或受其他外干擾之
情形,且距離案發時間較近,記憶較為清晰,亦較無時間或動機
去編造與知覺事實不一致之陳述,應認具有較可信之特別情況,
且為證明犯罪事實之存否所必要,是其等於警詢之陳述,當具有
證據能力
二、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中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除顯有不可
信之情況者外,得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定有明文
三、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定
者外,不得作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固定有明文
惟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同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之
4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
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
又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1項
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
前項之同意,同法第159條之5第1、2項亦定有明文
本案其餘所引用之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為傳聞證據
,惟檢察官、被告等及其等辯護人於本院準備程序中,並未爭執
該等陳述之證據能力,且迄至言詞辯論終結前亦未再聲明異議,
本院審酌上開證據資料製作時之情況,尚查無違法不當及證明力
明顯過低之瑕疵,亦認為以之作為證據應屬適當,故揆諸前開法
律規定與說明,爰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規定,認前揭證據資料
有證據能力
而被告甲OO則係於107年5月2日上午11時15分許,始為警持檢察官所核
發拘票,在花蓮縣○○市○○路00號,將其拘提到案,有新北市
政府警察局刑事警察大隊解送人犯報告書、拘票在卷可佐(見偵
字第13868號卷第3、4、27頁),顯見被告甲OO、證人O秉輝係於不同
時間、地點,先後為警拘提到案,其等於事前顯無從知悉員警拘
提行動,應無時間、機會相互勾串編造與事實不符之陳述
事實上持往上開汽車旅館及丙OO家中的槍枝,是無殺傷力的玩具手
槍,並不是O秉輝被查獲的那一枝槍云云,並舉證人O益文為證,
然查:1、被告甲OO為警拘提到案,於107年5月3日經移送檢察官訊
問,並向本院聲請羈押獲准後,檢察官於107年6月21日再次提訊被
告甲OO時,被告甲OO仍坦承其於上開時、地所持用之槍枝,即是O秉
輝遭永和分局查獲的槍枝,此有訊問筆錄在卷可稽(見偵字第1
3868號卷第159頁),是被告甲OO於偵查中經羈押後,仍坦承持有具
殺傷力之改造手槍犯行,並無為免遭受羈押而為陳述之情
且被告甲OO於偵查中坦承持有具殺傷力改造手槍犯行後,仍受羈押
在案,其自應知悉受羈押之原因,與其是否坦承此部分犯行,並
無絕對必然之關聯,是其辯稱於本院首次訊問時,亦是為求交保
云云,亦無足採
又證人O益文於本院審理時固證稱:106年3月間曾在甲OO家中,有看
過在桌上有1枝黑色玩具槍,甲OO說是網路上買的,我沒有拿起來
看,因為我之前有一條槍砲案件,所以我一看就知道那把是玩具
槍等語(見本院卷三第16至17頁),惟依證人O益文所證,其於被
告甲OO家中看見所謂「玩具槍」時,並未曾拿起觀看,亦即完全未
曾碰觸該槍枝,而僅係憑目視及自身經驗即認為該把槍枝為「玩
具槍」,其所為判斷是否真實正確,本非無疑,且經本院審理時
提示上開O秉輝所有、為警查扣並經鑑定具有殺傷力之槍枝,供
證人O益文辨識時,其亦證稱:這應該是普通的玩具槍而已,在網
路上都可以買到的玩具槍等語(見本院卷三第19頁),顯見其所
為之判斷與事實不符
我跟甲OO是朋友關係,我是在臺中做事要回花蓮時,偶爾會經過他
土城住處,在他那邊休息聊個天就走了,除此之外,比較少、幾
乎沒有跟甲OO碰面等語(見本院卷三第16至19頁),顯見證人O益
文並不知悉被告甲OO持往上開汽車旅館及丙OO家中的槍枝,是否即
為其在被告甲OO住處所看見之「玩具槍」,且其與被告甲OO平時並
無密切往來,對於被告甲OO是否持有其他槍枝亦不知悉,是證人
O益文上開證述,自無從執為有利被告甲OO之認定
(三)綜上所述,被告甲OO於偵查及本院首次訊問時之自白,核與證
人O秉輝於警詢、偵查時所證相符,並有上開起訴書、判決書、鑑
定書足資佐證,且上開事證均足為被告甲OO此部分自白之補強證
據,被告甲OO事後翻異前詞,所辯均無足採,其此部分犯行,堪
以認定
(一)此部分事實,業據被告甲OO於偵查及本院審理時(見偵字第13
868號卷第72至74、81頁、本院卷一第106、107頁、本院卷二第66、67頁
、本院卷三第150頁)、被告乙OO於本院審理時(見本院卷三第34頁
)坦承不諱,並經證人O志明於警詢、偵查及本院審理時(見他
字卷第96至98、325至331頁、本院卷二第278至296頁)、證人O秉輝於警
詢、偵查時(見偵字第13869號卷第18至21、119至125頁)、證人O閔
宣於本院審理時(見本院卷三第20至25頁)證述明確,且有O志明提
出之轉帳交易明細單3紙及帳戶交易明細1件(見他字卷第137頁、
偵字第13868號卷25、26頁)、本院105年度簡字第1871號、第1877號(
即O閔宣與O志明另案為警查獲施用毒品案件)刑事簡易判決書各1
件(見本院卷三第125至129頁)在卷可資佐證,足認被告甲OO、乙O
O此部分自白與事實相符,應堪採信
(二)公訴意旨雖認被告甲OO上開逼迫、恫嚇O志明簽立票面金額均為
8萬元之本票6張及O續匯款、面交共2萬6,000元之行為,係另基恐嚇
取財之犯意為之,此部分應另犯刑法第346條第1項之恐嚇取財罪
云云
經查:1、刑法第346條第1項之恐嚇取財罪,係以意圖為自己或第三
人不法所有為構成要件之一,縱有以恐嚇方法使人交付財物,而
並無不法所有之意圖者,或可觸犯妨害自由等其他罪名,亦無成
立本罪之餘地(最高法院82年度台上字第4848號判決意旨參照)
他們說只要我付完這9萬元,全部本票就會還給我等語(見本院卷
二第279、280、285、295頁),足見被告甲OO於案發時,雖要求O志明
簽立金額共計48萬元之本票,然已當場向O志明表明只要償還9萬元
後,其餘本票均銷燬作廢或歸還,且查無事證證明被告甲OO事後
有向O志明索討超過9萬元金額之其他款項,堪認被告甲OO主觀上確
無其他不法所有之意圖
6、從而,被告甲OO既因信任O秉輝之說詞而認O志明有應允負責O閔
宣該筆易科罰金之款項,且其向O志明索討時又已向O志明表明只要
償還易科罰金之數額9萬元之意,自難認其行為時主觀上有何為
自己或第三人不法所有之意圖,揆諸首開說明,其所為無從另以
恐嚇取財罪責相繩,附此敘明
(一)訊據被告甲OO矢口否認有何此部分之共同恐嚇取財、妨害自由
之犯行,辯稱:我與O宜萱、O念杰間確有金錢糾紛,且當日我並
沒有恫嚇他們說沒有把事情處理完,不能離開,否則要對其家人
不利等語,是O宜萱自己說要給我100萬元,我說不用,有誠意的話
,50萬元就好
惟查證人O宜萱、O念杰於警詢、偵查及本院審理時,均未曾證述
有向被告甲OO借款之事,且被告甲OO於警詢時先供稱:O宜萱和O念
杰是夫妻,都是我在106年3、4月的時候,透過O秉輝認識的,跟我
有金錢借貸關係,他們106年3、4月時有跟我借50萬元云云(見偵
字第13868號卷第8頁),後改供稱:O宜萱、O念杰他們2人原本是要
找我辦貸款,後來O宜萱的帳戶遭警示無法申辦,所以他們2人O段
時間前後跟我借10幾萬元云云(見偵字第13868卷第10、11頁),是其
就O宜萱、O念杰O其借款之金額前後所供不一,且所陳借款金額差
距甚大,復未曾提出任何有關借款之資料以供佐證,其此部分所
辯,自無從採信
而且貸款要有結果才會有金額,今天沒有辦法貸,怎麼會有需要
支付費用的問題,就像業務員或房屋仲介一樣等語(見本院卷二
第273、274、276頁),是證人O念杰已明確證述,有關應允補償被告
甲OO一事,是以被告甲OO有幫其辦理取得貸款為前提,但事後被告
甲OO並未能幫其取得貸款,O念杰、O宜萱自無對被告甲OO支付補償
或其他費用之問題,被告甲OO於偵查時亦供承:如果貸款有辦下
來,他們會給我一些補償,但後來貸款沒有辦下來等語,有如前
述,足認被告甲OO顯然知悉其對O宜萱、O念杰並無任何要求支付補
償之權利,自無因此與O念杰、O宜萱有任何金錢糾紛可言,被告
甲OO所辯,不足採信
甲OO說因為我害他被抓,讓他多一條罪,所以故意要拗我,叫我簽
本票10張,每張本票面額均為5萬元及兩張借據,每張金額均為5
0萬元等語(見他字卷第284頁)
綜上足見被告甲OO有以不准O宜萱離開及如果逃走,將對其家人
不利等語恫嚇O宜萱,致使O宜萱害怕而同意簽立票及借據,及有以
如果要O宜萱回來,要先支付5萬元給他等語恫嚇O念杰,O念杰亦
是見O宜萱已遭O秉輝等人帶走,去向不明,為求O宜萱能儘速平安
返回,恐不依指示交出行動電話,將另生事端,始將其所有之行
動電話交予乙OO等情,業據證人O宜萱、O念杰證述綦詳,且衡情O宜
萱、O念杰既與被告甲OO間無任何金錢糾紛,若非因被告甲OO上開
恫嚇言詞而心生恐懼,其等顯無必要簽立金額高達50萬元之本票
及借據,或無端交出所有之行動電話
再參酌證人O宜萱於本院審理時曾有因被告甲OO等人知悉其家人住
處,表示無法自由陳述,經本院命被告甲OO等人暫時出庭後,證人
O宜萱始為證述之情(見本院卷二第298頁),顯見被告甲OO以如果
逃走,將對其家人不利等語,確已致使O宜萱心生畏懼
再者,證人O宜萱於本院審理時已否認有自己說要給被告甲OO100
萬元之情事,有如前述,證人O念杰於本院審理時亦證述忘記有無
此事(見本院卷第275頁),再參酌被告丙OO於偵查時以證人身分
具結證稱:甲OO一直要O宜萱給交代,一開始甲OO自己喊100萬元,我
忘記是誰說這個價格沒有辦法,後來經過協商後,甲OO說不然50
萬元,但其實大部分時間都是甲OO自己在說話,大家都不敢應聲,
後來O宜萱就同意簽50萬,是10張5萬元本票及2張借據等語(見偵
字第14846號卷第71頁),亦徵證人O宜萱並無主動表示願意補償100萬
元,且證人O宜萱確是因害怕始會同意簽立本票及借據
至證人O宜萱固於警詢、偵查及本院審理時證稱其簽立借據時,故
意將金額數字誤載為伍「捨」萬元,認為如此借據將不會成立等
語(見他字卷第45、284、285頁、本院卷二第306頁),然此僅為證
人O宜萱遭受被告甲OO等人之不法侵害之際,為求自保之道,此與
其於案發時是否心生畏懼無涉,被告甲OO執此辯稱O宜萱並無心生
恐懼云云,不足採信
證人O念杰於偵查時證稱:槍放在甲OO的包包內,我沒看到槍,是
甲OO說的,因為甲OO跟其他人說把這個包拿好,裡面有一用(台語
),就是一把槍的意思等語(見他字卷第309頁),其於本院審理
時亦證稱:甲OO有口述這包包裡面有一把槍,要乙OO幫他拿著,但
裡面是不是有槍我不知道,甲OO是對著乙OO說的,並把包包拿給
乙OO等語(見本院卷二第263、264、267頁),是證人O宜萱雖證述其
於抵達案發現場時,有看見桌上有槍枝、手銬、刀械等物,且被
告甲OO亦有把玩整理該槍枝,但其亦已證述被告甲OO並無持槍或其
他武器O其恫嚇之情
是被告甲OO縱有持上開改造手槍前往上開丙OO住處,惟尚難認其有
持該槍枝恫嚇O宜萱、O念杰之情事,公訴意旨此部分事實應予更
正
(3)按共同實施犯罪行為之人,在合同意思範圍以內,各自分擔犯
罪行為之一部,相互利用他人之行為,以達其犯罪之目的者,即
應對於全部所發生之結果,共同負責(最高法院28年上第3110號判
例參照)
而O秉輝與被告乙OO取得O念杰之行動電話後,即帶同O宜萱前往通
訊行O續變賣O念杰及O宜萱之行動電話、再帶同O宜萱向O宏立借款
、又要求O宜萱以分期付款方式購買車輛交予甲OO,但因車行要求
須保證人而未購買,過程中O秉輝向O宜萱恫嚇稱不能逃跑,否則
將對其家人不利等語,被告乙OO則負責在車上監視O宜萱,而持續
以非法方法剝奪O宜萱之人身自由,直至106年4月7日凌晨,O宜萱以
其沒有去上班賺錢,沒有錢可以支付上開款項為由,請求O秉輝讓
其離開,O秉輝始將O宜萱釋放等情,業據證人O宜萱於警詢、偵查
及本院審理時(見他字卷第39至47、284至285頁、本院卷二第297至
314頁)、證人即O宜萱之友人O宏立於警詢時(見他字卷第295至298頁
)證述明確,且證人O秉輝於警詢、偵查中(見偵字第13869號卷第
12至13頁、129至131頁)、被告乙OO於警詢、偵查及本院審理時(見
他字卷第27至28頁、偵字第13868號卷156至158頁、本院卷一第303、3
04頁)亦均供承確有帶同O宜萱前往變賣行動電話、向O宏立借款及
辦理車貸購車之情事
有聽到丙OO說對O宜萱有債務,但甲OO說O宜萱也有欠他,丙OO說他與
O宜萱有聯繫,可以約O宜萱到場等語(見偵字第13868號卷第),
是依被告乙OO於警詢、偵查時所供,其顯然知悉甲OO、丙OO等人佯
騙O宜萱到場之目的,係為處理債務(事實上甲OO與O宜萱間並無債
務,已如前述,丙OO與O宜萱間亦無債務,詳下述),與其於本院
審理時辯稱:不清楚甲OO、O秉輝與O宜萱、O念杰在談什麼事情云
云,所辯已然前後不一
(2)又意思之聯絡並不限於事前有所謀議,即僅於行為當時有共同
犯意之聯絡者,亦屬之,且其表示之方法,亦不以明示通謀為必
要,即相互間有默示之合致,亦無不可(最高法院73年台上第2364
號判例參照)
且被告乙OO之後有與O秉輝一同將O宜萱帶離丙OO住處,及拿取O念杰
之行動電話、前往變賣行動電話、向友人借款、辦理車貸購車等
情,均據證人O宜萱、O念杰證述明確,有如前述,被告乙OO亦坦承
此部分妨害自由之犯行,則倘被告乙OO確無與被告甲OO共同恐嚇
取財之意思,則其於O宜萱到達丙OO住處,或於現場聽聞知悉被告
甲OO有對向O宜萱、O念杰恐嚇取財之犯行後,大可立即自行離開丙
OO住處或不為任何助力,但被告乙OO卻反而積極參與其後之變賣行
動電話、向友人借款、辦理車貸購車等為達成被告甲OO取得財物
目的之行為,足徵其有與被告甲OO共同恐嚇取財之犯意聯絡甚明
(3)綜上所述,足認被告乙OO有與被告甲OO共同恐嚇取財之犯意聯絡
及行為分擔,就此部分亦為共同正犯,被告乙OO否認有共同恐嚇
取財部分之犯行,尚非足採
(2)按共同正犯之成立,祇須具有犯意之聯絡,行為之分擔,既不
問犯罪動機起於何人,亦不必每一階段犯行,均經參與(最高法
院34年上第862號判例參照)
(一)事實一部分:核被告甲OO所為,係犯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
8條第4項未經許可持有具有殺傷力之改造手槍罪
(二)事實二部分:1、核被告甲OO、乙OO所為,均係犯刑法第302條第
1項之妨害自由罪
2、公訴意旨雖認被告甲OO此部分犯行,另涉犯刑法第346條第1項之
恐嚇取財罪嫌云云,惟此部分尚難認被告甲OO主觀上有為自己或
第三人不法所有之意圖,已如前述,是公訴意旨此部分所指,尚
有未洽,惟因起訴之基本事實與本院認定之犯罪事實,並無不同
,應認僅係起訴法條贅載,附此敘明
3、被告甲OO、乙OO與O秉輝間,有共同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均為
共同正犯
(三)事實三部分:1、刑法第346條第1項所謂之恐嚇取財,係指以恐
嚇之方法,迫使被害人將本人或第三人之物交付而言
而同法第302條第1項之妨害自由罪所稱之非法方法,已包括強暴、
脅迫或恐嚇等一切不法手段在內,且該罪既係以私行拘禁為其非
法剝奪人行動自由之例示,在性質上自須被害人行動自由被剝奪
已持續相當之時間,始足當之
縱被害人於將其物交付之前,因畏懼不敢離去,致其行動自由僅
遭受短瞬影響,並無持續相當時間遭受剝奪者,乃屬於上開恐嚇
取財行為之當然結果,應僅論以刑法第346條第1項之罪,無另成立
刑法第302條第1項之罪之餘地(最高法院89年度台上字第906號判決
意旨參照)
是核被告甲OO、乙OO、丙OO所為,均係犯刑法第346條第1項之恐嚇取
財罪、刑法第302條第1項之妨害自由罪
2、公訴意旨雖未論及被告乙OO、丙OO共同恐嚇取財犯行部分,惟此
部分與已起訴之其等共同妨害自由之犯行,有想像競合犯裁判上
一罪之關係,本院自得加以審究
3、被告甲OO、乙OO、丙OO與O秉輝間,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均為
共同正犯
(一)事實三部分,被告甲OO等人雖對O宜萱為數個恫嚇行為,然係基
於同一恐嚇取財之犯意為之,該數個行為之獨立性極為薄弱,依
一般社會觀念,難以強行分開,在刑法評價上,應視為數個舉動
之接續施行,而論以接續犯之一罪
又按行為人基於一個意思決定,實行數個犯罪構成要件行為,彼
此間具有行為不法之全部或一部重疊關係,得依個案情節評價為
一行為,依刑法第55條想像競合犯之規定,從一重處斷(最高法院
100年度台上字第4228號判決參照),被告甲OO等人雖先後對O宜萱
、O念杰二人為恐嚇取財或妨害自由之行為,然其等係基於同一恐
嚇取財之犯罪決意而為,且所為在時間、空間上均具有部分重疊
關係,揆諸前揭說明,應可評價為一行為,而為想像競合犯,依
刑法第55條前段規定,從一重之恐嚇取財罪處斷
(二)被告甲OO所犯未經許可持有具有殺傷力之改造手槍罪、妨害自
由罪、恐嚇取財罪,犯意各別,行為互殊,應予分論併罰
(三)被告乙OO所犯妨害自由罪、恐嚇取財罪,犯意各別,行為互殊
,應予分論併罰
上開至案件所處之刑,復經本院以99年度聲字第5264號裁定應
執行有期徒刑3年5月確定,並與上開至案件經裁定應執行之有
期徒刑6年接續執行(刑期刑期起算日104年8月13日,指揮書執畢
日期為107年12月29日),於105年9月19日因縮短刑期假釋出監,上開
至案件經裁定應執行之有期徒刑6年已執行完畢,有臺灣高等
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在卷可稽
被告甲OO於有期徒刑執行完畢後5年內,故意再犯有期徒刑以上刑
之上開各罪,均為累犯,依刑法第47條第1項規定,均加重其刑
上開、案件,復經臺灣高等法院以100年度聲字第465號裁定應
執行有期徒刑1年10月確定,並與上開、案件經裁定應執行之
有期徒刑2年7月接續執行(刑期刑期起算日101年10月19日,指揮書
執畢日期為103年8月18日),於102年4月11日因縮短刑期假釋出監,
復經撤銷假釋執行殘刑1年2月6日,於105年7月6日縮刑執行完畢,有
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在卷可稽
被告乙OO於有期徒刑執行完畢後5年內,故意再犯有期徒刑以上刑
之上開各罪,均為累犯,依刑法第47條第1項規定,均加重其刑
四、量刑: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分別審酌被告甲OO持有具殺
傷力之改造槍枝,對社會治安及他人生命、身體之安全構成潛在
威脅
足見被告甲OO、乙OO、丙OO之法紀觀念薄弱,自均應非難,兼衡其
等素行、犯行對被害人等造成之損害程度、被告甲OO、乙OO、丙OO
對各該犯行參與之程度及其等之智識程度、家庭生活狀況(詳見
本院卷三第44、161頁)、被告甲OO與乙OO犯罪後坦承事實二部分之
犯行,惟均否認其餘犯行,被告丙OO則否認犯行,且均未與被害人
等和解賠償損害之態度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
就被告甲OO之罰金刑部分,並諭知易服勞役之折算標準,及就所
宣告之有期徒刑部分,定其應執行刑
(一)事實一部分,被告甲OO所持有具有殺傷力之改造手槍1枝(槍枝
管制編號:0000000000號),業經另案查獲扣押在案(本院106年度
刑保管字第1444號,見本院106年度訴字第555號卷第77頁),係屬違
禁物,不問屬於犯罪行為人與否,應依刑法第38條第1項規定,宣
告沒收之
至被告乙OO、共犯O秉輝為此部分犯行時使用之名片刀、手銬,並
未扣案,亦非違禁物,復無證據證明為被告甲OO、乙OO或其他共犯
所有,爰不予宣告沒收
2、被害人O志明所簽發交付被告甲OO之面額均為8萬元之本票6張及
現金2萬6,000元,均為被告甲OO之犯罪所得,既未合法發還被害人,
應依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第3項規定,宣告沒收,於全部或一部
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三)事實三部分,被害人O宜萱所簽發交付被告甲OO之面額為5萬元
之本票10張及被告甲OO自O秉輝處取得之現金2萬元,均為被告甲OO之
犯罪所得,既未合法發還被害人,應依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第
3項規定,宣告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
追徵其價額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槍砲彈藥刀械管制
條例第8條第4項,刑法第11條前段、第28條、第302條第1項、第346條
第1項、第55條、第47條第1項、第51條第5款、第41條第1項前段、第
42條第3項前段、第38條第1項、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判決
如主文
加重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判例
最高法院82年度台上字第4848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28年上第3110號判例參照
最高法院73年台上第2364號判例參照
最高法院34年上第862號判例參照
最高法院89年度台上字第906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4228號判決參照
名詞
接續犯 1 , 分論併罰 2 , 共同正犯 4 , 想像競合 2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8條第4項,8,A

刑法,第11條前段,11,法例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02條第1項,302,妨害自由罪

刑法,第346條第1項,346,恐嚇及擄人勒贖罪

刑法,第55條,55,數罪併罰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刑法,第51條第5項,51,數罪併罰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刑法,第42條第3項前段,42,易刑

刑法,第38條第1項,38,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沒收

引用法條

刑法,第346條第1項,346,恐嚇及擄人勒贖罪   7

刑法,第302條第1項,302,妨害自由罪   5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3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沒收   3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3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8條第4項,8,A   2

刑法,第55條,55,數罪併罰   2

刑法,第38條第1項,38,沒收   2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38-1,沒收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2

刑法,第55條前段,55,數罪併罰   1

刑法,第51條第5項,51,數罪併罰   1

刑法,第42條第3項前段,42,易刑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1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沒收   1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1

刑法,第1條,1,法例   1

刑法,第11條前段,11,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條,1,總則,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2,159-52,A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3第1項,159-3,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2,159-2,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159-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