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北地方法院  20190212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刑法第51條第7項,數罪併罰 | 政府採購法第92條,罰則 | 刑法第55條,數罪併罰 | 刑法第47條第1項,累犯 | 刑法第51條第5項,數罪併罰 | 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政府採購法第87條第3項,罰則
| 律師
主文
甲OO犯如附表一編號一至十所示之各罪,共拾罪,各處如附表一編號一至十「罪名及宣告刑」欄所示之刑
應執行有期徒刑柒年陸月,未扣案之犯罪所得合計新臺幣壹仟貳佰肆拾貳萬伍仟參佰拾肆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應執行有期徒刑柒年陸月,未扣案之犯罪所得合計新臺幣壹仟貳佰肆拾貳萬伍仟參佰拾肆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甲OO犯如附表一編號一至十所示之各罪,共拾罪,各處如附表一編號一至十「罪名及宣告刑」欄所示之刑
其中得易科罰金之有期徒刑部分,應執行有期徒刑參年,未扣案之犯罪所得合計新臺幣貳佰拾柒萬參仟貳佰捌拾陸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其價額,扣案之附件資料壹本(扣押物編號X-01-7)沒收
其中得易科罰金之有期徒刑部分,應執行有期徒刑參年,未扣案之犯罪所得合計新臺幣貳佰拾柒萬參仟貳佰捌拾陸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其價額,扣案之附件資料壹本(扣押物編號X-01-7)沒收
被訴違反貪污治罪條例部分無罪
甲OO共同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有期徒刑壹年,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捌佰伍拾壹萬伍仟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其價額,扣案之筆記本壹本(扣押物編號A-9-1)沒收
被訴違反貪污治罪條例部分無罪
甲OO因代表人執行業務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罰金新臺幣捌拾萬元
甲OO共同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甲OO因代表人執行業務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罰金新臺幣肆拾萬元
甲OO犯如附表一編號一至七所示之各罪,共柒罪,各處如附表一編號一至七「罪名及宣告刑」欄所示之刑
應執行有期徒刑貳年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未扣案之犯罪所得合計新臺幣壹仟柒佰零肆萬貳仟柒佰捌拾捌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應執行有期徒刑貳年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未扣案之犯罪所得合計新臺幣壹仟柒佰零肆萬貳仟柒佰捌拾捌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被訴違反貪污治罪條例部分無罪
應執行罰金新臺幣壹佰玖拾貳萬元
應執行有期徒刑捌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應執行罰金新臺幣參拾貳萬元
應執行有期徒刑玖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應執行罰金新臺幣肆拾萬元
應執行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甲OO共同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有期徒刑伍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甲OO共同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甲OO共同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甲OO共同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甲OO共同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參佰玖拾壹萬貳仟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被訴違反貪污治罪條例部分無罪
甲OO因代表人執行業務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罰金新臺幣肆拾萬元
甲OO共同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甲OO因代表人執行業務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罰金新臺幣貳拾萬元
甲OO共同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佰貳拾捌萬捌仟柒佰捌拾肆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被訴違反貪污治罪條例部分無罪
甲OO因代表人執行業務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罰金新臺幣肆拾萬元
甲OO共同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有期徒刑伍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甲OO因代表人執行業務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罰金新臺幣貳拾萬元
甲OO共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伍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陸拾陸萬玖仟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甲OO無罪
1、甲OO共同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有期徒刑壹年陸月,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伍佰伍拾參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2、甲OO共同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有期徒刑捌月,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壹佰零伍萬伍仟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其價額;扣案之附件資料壹本(扣押物編號X-01-7)沒收
3、甲OO共同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有期徒刑壹年,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捌佰伍拾壹萬伍仟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其價額;扣案之筆記本壹本(扣押物編號A-9-1)沒收
4、甲OO因代表人執行業務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罰金新臺幣捌拾萬元
5、甲OO共同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6、甲OO因代表人執行業務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罰金新臺幣肆拾萬元
7、甲OO共同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8、甲OO因受僱人執行業務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罰金新臺幣肆拾萬元
1、甲OO共同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累犯,處有期徒刑拾月,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玖拾柒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2、甲OO共同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3、甲OO共同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陸佰伍拾玖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4、甲OO因受僱人執行業務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罰金新臺幣肆拾萬元
5、甲OO共同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有期徒刑伍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6、甲OO因代表人執行業務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罰金新臺幣貳拾萬元
7、甲OO共同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8、甲OO因代表人執行業務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罰金新臺幣貳拾萬元
1、甲OO共同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累犯,處有期徒刑柒月,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拾參萬捌仟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2、甲OO共同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3、甲OO共同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有期徒刑伍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壹佰零捌萬貳仟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4、甲OO因代表人執行業務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罰金新臺幣貳拾萬元
5、甲OO共同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6、甲OO共同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7、甲OO因代表人執行業務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罰金新臺幣拾萬元
1、甲OO共同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有期徒刑拾月,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壹佰壹拾壹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2、甲OO共同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有期徒刑伍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拾柒萬柒仟伍佰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3、甲OO共同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肆佰拾陸萬貳仟伍佰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4、甲OO因受僱人執行業務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罰金新臺幣肆拾萬元
5、甲OO共同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有期徒刑伍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6、甲OO因代表人執行業務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罰金新臺幣貳拾萬元
7、甲OO共同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8、甲OO因代表人執行業務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罰金新臺幣貳拾萬元
1、甲OO共同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有期徒刑拾月,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柒拾參萬貳仟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2、甲OO共同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有期徒刑伍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拾貳萬貳仟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3、甲OO共同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有期徒刑伍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壹佰伍拾捌萬陸仟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4、甲OO因受僱人執行業務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罰金新臺幣參拾萬元
5、甲OO共同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6、甲OO共同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有期徒刑伍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1、甲OO共同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有期徒刑拾月,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壹佰零壹萬柒仟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2、甲OO共同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有期徒刑伍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拾陸萬玖仟伍佰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3、甲OO共同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未扣案之犯罪所得合計新臺幣貳佰貳拾陸萬伍仟柒佰捌拾捌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4、甲OO因受僱人執行業務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罰金新臺幣肆拾萬元
5、甲OO共同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6、甲OO共同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1、甲OO共同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有期徒刑捌月,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陸拾貳萬伍仟柒佰拾肆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2、甲OO共同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有期徒刑伍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拾萬肆仟貳佰捌拾陸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3、甲OO共同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有期徒刑伍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壹佰參拾伍萬陸仟伍佰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4、甲OO因受僱人執行業務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罰金新臺幣貳拾萬元
5、甲OO共同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1、甲OO共同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有期徒刑拾月,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壹佰零陸萬捌仟捌佰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2、甲OO共同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有期徒刑伍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拾陸萬柒仟貳佰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3、甲OO共同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參佰玖拾壹萬貳仟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4、甲OO因代表人執行業務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罰金新臺幣肆拾萬元
5、甲OO共同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6、甲OO因代表人執行業務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罰金新臺幣貳拾萬元
1、甲OO共同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有期徒刑拾月,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壹佰零陸萬陸仟捌佰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2、甲OO共同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有期徒刑伍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拾柒萬柒仟捌佰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3、甲OO共同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有期徒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佰貳拾捌萬捌仟柒佰捌拾肆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4、甲OO因代表人執行業務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罰金新臺幣肆拾萬元
5、甲OO共同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有期徒刑伍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6、甲OO因代表人執行業務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罰金新臺幣貳拾萬元
1、甲OO共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柒月,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拾陸萬柒仟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2、甲OO共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3、甲OO共同犯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伍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陸拾陸萬玖仟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判決節錄
戊OO共同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有期徒
刑壹年,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捌佰伍拾壹萬伍仟元沒收,於
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丁OO因代表人執行業務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
罪,科罰金新臺幣捌拾萬元
辛OO共同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有期徒
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己OO因代表人執行業務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
罪,科罰金新臺幣肆拾萬元
壬OO因代表人執行業務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
三項之妨害投標罪,共柒罪,各科如附表一編號一至七「罪名及
宣告刑」欄所示之刑
13OO共同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共貳罪,
各處如附表一編號二、四「罪名及宣告刑」欄所示之刑
11OO因代表人執行業務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
罪,共貳罪,各科如附表一編號二、四「罪名及宣告刑」欄所示
之刑
15OO共同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共參罪,
各處如附表一編號二至四「罪名及宣告刑」欄所示之刑
14OO因代表人執行業務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
罪,共參罪,各科如附表一編號二至四「罪名及宣告刑」欄所示
之刑
16OO共同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共貳罪,
各處如附表一編號三、五「罪名及宣告刑」欄所示之刑
17OO共同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有期徒
刑伍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18OO共同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有期徒
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19OO共同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有期徒
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20OO共同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有期徒
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22OO共同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有期徒
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未扣案之犯罪
所得新臺幣參佰玖拾壹萬貳仟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
,追徵其價額
21OO因代表人執行業務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
罪,科罰金新臺幣肆拾萬元
25OO共同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有期徒
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23OO因代表人執行業務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
罪,科罰金新臺幣貳拾萬元
28OO共同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有期徒
刑陸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未扣案之犯罪
所得新臺幣貳佰貳拾捌萬捌仟柒佰捌拾肆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
不能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26OO因代表人執行業務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
罪,科罰金新臺幣肆拾萬元
30OO共同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罪,處有期徒
刑伍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29OO因代表人執行業務犯政府採購法第八十七條第三項之妨害投標
罪,科罰金新臺幣貳拾萬元
一、乙OO為O蓮縣議會前議長甲OO(甲OO於民國91年3月至103年12月間
,擔任O蓮縣議會議長,現任縣議員,涉嫌違反貪污治罪條例部分
,由本院另為無罪之諭知,詳見下述)之堂弟,自101年12月起,
亦為O蓮市市民代表會代表,並於103年11月29日當選代表會副主席
二、按法院認為應科拘役、罰金或應諭知免刑或無罪之案件,被
告經合法傳喚無正當理由不到庭者,得不待其陳述逕行判決,刑
事訴訟法第306條定有明文
查被告東燁公司係法人,並非自然人,本案自應傳其代表人葵OO到
庭,惟葵OO經合法傳喚無正當理由不到庭,且本案對於被告東燁
公司係屬專科罰金之罪,爰依首揭法條規定,不待其陳述逕行判
決
(一)按被告之自白,非出於強暴、脅迫、利誘、詐欺、疲勞訊
問、違法羈押或其他不正之方法,且與事實相符者,得為證據,
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1項定有明文
那這件那個可能涉嫌那個政府採購法你有什麼意見嗎?答:什麼
意思?問:就是說可能涉嫌政府採購法裡面這個可能就是,因為
你陪標,那到底是第3項還第5項,到時候我們會再去認定,因為我
們有時候是反正就是去陪嗎,沒有投標的真意,原則上不能答應
人家去陪這種標案,這個你有什麼意見?答:我不知道提什麼意
見
依上述勘驗內容,可知檢察官係向被告30OO確認冠宇公司受泉盛公
司之邀參與投標,然實際上無投標之真意,押標金係由泉盛公司
代付,冠宇公司並將公司大小章及公司相關資料影本交付泉盛公
司,未親自前往投標,亦未至現場會勘等事項後,方訊問被告30
OO對其所為可能涉嫌違反政府採購法有何意見,被告30OO未爭執前
開事項與事實不符,僅一再表示其不諳法律,不知如何陳述相關
法律意見,經檢察官詢以:「就事實的部分看起來是有承認這樣
子,那就法律的評價就我們自己再來評價好不好?」,被告30OO明
確答稱:「好」,並未否認其確無投標意願卻應泉盛公司之邀「
幫忙出標」之事實,是被告30OO104年5月12日偵訊筆錄記載:「答:
就事實部分我承認我有借牌給泉盛公司去投標標案,法律部分請
依法處理
(二)次按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規定,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
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定外,不得作為證據
查:1.證人即共同被告丙OO、戊OO、10OO、22OO、28OO、31OO,2.證人即
戊OO之夫O井宏彰、證人即泰格公司會計O淑姿、證人即前O蓮縣議會
秘書長O傑、證人即前O蓮縣議會機要秘書O慶華、證人即前O蓮縣
議會總務組承辦人O尉農、O柏欣,3.證人即共同被告30OO,4.證人O長
魁於警詢時之陳述,係被告乙OO、28OO以外之人於審判外所為之陳
述,無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3及第159條之4所定得例外作為證據之
情形,且經被告乙OO、28OO之辯護人分別爭執1.、2.及1.之證人即共
同被告丙OO與3.、4.之證據能力,揆諸前揭規定,應認上開證人於
警詢時之陳述,各均不得作為認定被告乙OO、28OO有罪之證據
(三)再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中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除顯有
不可信之情況外,得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定有明文
故主張其為不可信積極存在之一方,自應就此欠缺可信性外部保
障之情形負舉證責任(最高法院101年度台上字第6007號、98年度台
上字第2904號、96年度台上字第5684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查:1.證人即共同被告丙OO、戊OO、10OO、22OO、28OO、31OO,2.證人O井
宏彰、O淑姿、O傑、O慶華、O尉農、O柏欣、O國隆、O莉欣,3.證人
即共同被告30OO,4.證人O長魁於偵查中之證述,均係檢察官告知具
結義務及偽證罪處罰等相關規定後,由其等具結後所為之證詞,
此有前揭偵訊筆錄、證人結文附卷可稽,被告乙OO、28OO之辯護人
雖分別爭執1.、2.及1.之證人即共同被告丙OO與3.、4.之證據能力,
然其等俱未舉證證明該等證人於偵查中之證述有何受違法訊問等
顯不可信或其他不適當之情況,是揆諸上開規定及最高法院判決
意旨,應認前揭證人於偵查中所為之證述,皆得為證據
(四)復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合刑事訴訟法
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
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
,亦得為證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1項不
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
項之同意,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亦定有明文
(二)被告泰格公司、戊OO部分:訊據被告戊OO固坦承有事實欄一
、(一)所載之客觀事實,惟矢口否認有何以詐術使開標發生不
正確結果及詐欺取財之犯行,辯稱:關於本件屋頂消音採購案,
伊並未使其他廠商無法投標,此觀該案尚有與O及丙OO無關之上友
公司參與投標即明
經查:(1)按政府採購法第87條第3項係「行為人須對參與投標廠
商或相關承辦人員施用詐術或其他非法方法,使參與投標廠商或
相關承辦人員陷於錯誤,致廠商無法投標或開標發生不正確結果
」(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1818號、99年度台上字第736號、103年
度台上字第414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而政府採購法第48條第1項
關於有3家以上合格廠商投標方得開標之規定,係欲藉廠商間相互
競爭而使公庫減少支出,被告為湊足3家廠商投標,而借用其他無
競標意願廠商名義一併參與投標,即屬運用詐術或其他非法方法
使開標發生不正確結果,即構成上開犯罪
亦即若非被告刻意隱瞞上情,致承辦人員陷於錯誤一時未能知悉
上情,而無法做出正確合理之決定,當不致發生使其公司得標之
不正確結果,自構成以詐術使開標發生不正確結果罪(最高法院
97年度台上字第6855號、99年度台上字第6983號判決、臺灣高等法院
暨所屬法院104年法律座談會刑事類提案第19號研討結果意旨參照)
另按上開法條第3項「詐術圍標」罪之「詐術」,係指足以使「其
他廠商」或「採購機關」陷於錯誤之欺罔手段,或利用他人之錯
誤,使「其他廠商」無法投標或「採購機關」開標發生不正確之
結果,亦屬之
而機關依政府採購法規定辦理招標,除有政府採購法第48條第1項
第1至8款所示情形不予開標決標外,有三家以上合格廠商投標,即
應依招標文件所定時間開標決標,係欲藉廠商間相互競爭為國庫
節省支出,惟如有陪標、虛增投標家數,形式上藉以製造出確有
三家公司以上廠商參與競標之假象,係意圖使市場上競爭之狀態
不復存在,使政府採購法所期待建立之競標制度無法落實,即屬
以欺罔之手法致招標機關誤信競爭存在,足使開標發生不正確結
果
是以借牌圍標之方式參與政府採購法之工程案投標,而製造該工
程確有三家公司以上廠商參與競標之假象,使該工程承辦機關陷
於錯誤,誤認該工程投標合於開標之條件因而決標,即屬政府採
購法第87條第3項規定以詐術使開標發生不正確結果之罪,至於同
法條第5項之借牌投標罪,則僅指單純借牌之情形,而不及於「探
悉與標廠商未達法定最低家數,另借牌投標充足,使原來不能開
標變成可以開標、並得標」之情形(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685
5號、99年度台上字第6983號、100年度台上字第3053、6650號判決意旨
參照)
(2)又上開詐術圍標之行為,雖係分別由被告丙OO與被告10OO、被
告戊OO與被告辛OO達成協議,被告戊OO與被告10OO並未直接接洽,惟
按共同正犯之意思聯絡,原不以數人間直接發生者為限,即有間
接之聯絡者,亦包括在內,如甲分別邀乙、丙犯罪,雖乙、丙間
彼此並無直接之聯絡,亦無礙於其為共同正犯之成立(最高法院
77年台上字第2135號判例意旨參照)
再被告戊OO雖未直接與被告10OO商談如何虛增廠商投標及如何協議
由泰格公司得標各情,然共同正犯之成立,祇須具有犯意之聯絡
及行為之分擔,既不問犯罪動機起於何人,亦不必每一階段犯行
,均須參與,亦非須親自下手,若有共同犯罪之意思,推由部分
人員一起著手實行,完成犯罪計畫,即應就全部行為共同負責,
不因未約定或分配利益得以解免其刑責(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
第3067號、100年度台上字第4172、101年度台上字第6297號刑事判決意
旨參照)
查本件係被告戊OO先與被告丙OO約定由泰格公司投標本件標案,並
須另找其他2家公司陪標,惟因被告戊OO只能找到世聯公司陪標,
遂由被告丙OO商請原無投標意願之東燁公司參與投標(詳如下述
),則被告丙OO其後本於上開目的,邀被告10OO虛增投標廠商及協
議不為價格之競爭,推由泰格公司得標之行為,即為被告戊OO、丙
OO二人先前犯罪計畫之部分行為,被告戊OO自應共同負責
(三)被告世聯公司、辛OO部分:被告辛OO否認有前揭以詐術使開
標發生不正確之結果之犯行,辯稱:世聯公司前與泰格公司曾有
數次合作經驗,合作過程尚稱愉快,於101年間,戊OO前來世聯公
司拜訪伊,表示雙方可以一起合作投標O蓮縣議會之屋頂消音採購
案,將來如果得標,空間桁架部分由泰格公司施作,其他部分則
由世聯公司負責,伊原先以O蓮太遠為由婉拒,但戊OO表示世聯公
司可賺取合理之利潤,伊鑑於先前與泰格公司之合作關係,因而
同意世聯公司參與屋頂消音採購案之投標,相關投標程序則委由
戊OO辦理
關於本件屋頂消音採購案,伊僅是同意與泰格公司合作,以世聯
公司名義參與投標,從未同意單純出借世聯公司名義投標,在本
件採購案之投標過程中,伊並未使用O何詐術或其他非法方法,亦
無使其他廠商無法投標或使開標發生不正確結果之犯意,應不成
立政府採購法第87條第3項之罪
況世聯公司若確有競標之意願,何以僅告知被告戊OO本件標案土木
部分之單價,而由泰格公司製作世聯公司之投標文件並決定最後
投標金額?復供稱其不知被告戊OO是否有以其告知之單價製作世
聯公司之投標文件?且被告辛OO對本件標案之投標、開標規範均
一無所悉,亦未派人參與開標、決標及進行簡報,而係由亦參與
投標之泰格公司負責人即被告戊OO委託友人代表世聯公司,世聯公
司是否做簡報同由被告戊OO決定,足見被告辛OO對世聯公司是能
否得標一事漠不關心,世聯公司無競標意願,而係配合泰格公司
陪標,灼然甚明
在調查局時伊供稱因為乙OO是甲OO的堂弟,伊們討論預算概算的決
定,如果沒有經他同意上去,跟機要秘書O慶華疏通,就算伊們簽
上去也沒有用,因為上面會把伊們簽文退回,是由於98年伊請丙
OO編的很多案子都被踢掉,而乙OO每個月都來議會好幾趟,直接去
議長室坐,伊猜想乙OO對議會的案子有影響力,所以99年伊請丙
OO編列「議會屋頂消音工程」等4項工程概算時,伊有請丙OO去跟乙
OO講,丙OO應該有去跟乙OO講,這4項工程在主管的預算審查大會
就順利通過了等情是實在的
(5)參酌以上各情,被告乙OO既未在O蓮縣議會擔任O何職務,卻經
常出入O蓮縣議會總務組,翻閱議會預算資料,過問承辦人議會
相關預算簽呈是否送出、預算有無通過,並表示明年度要施做哪
幾件工程,及編列哪幾件工程之預算,且被告丙OO為總務組編製之
概算資料於交付承辦人前,均先由其過目,倘被告乙OO從中無利
可圖,又何必大費周章為上開行為?益徵證人丙OO所述被告乙OO要
求其支付款項,並指示其將預計收取之不法金額編入概算金額內
等節,並非子虛
2、被告丙OO有與被告戊OO及證人O井宏章協議,若泰格公司得標本
件標案,須支付一定金額與被告乙OO,並配合將該等不法金額編入
工程預算內,且要求被告戊OO找其他廠商陪標,有下列事證可佐
:(1)證人即共同被告丙OO於104年1月23日、同年3月4日、5月26日
偵查中證稱:本件工程是因為O蓮縣議會的屋頂原本是薄膜工程,
下雨會有聲音,所以議會有人提議要作消音增設工程,乙OO就來
找伊幫忙,伊去找泰格公司報價
被告13OO雖嗣於本院審理時改稱其係借牌予10OO投標云云,然衡諸常
情,被告13OO若確未與東燁公司合意圍標,於偵查中又何必無端
承認,而使自己陷於可能遭受刑事追訴處罰之不利處境?足見被
告13OO於本院審理時,翻異前供而為上述辯解,顯係畏罪卸責之詞
,尚難遽信,而應以其上開偵查中之供述,較值採信
另起訴書雖認被告乙OO該次收取之不法金額為100萬元,且證人丙O
O、10OO原係證述約100萬元,然其等嗣均證稱該次回扣金額不足100萬
元,應為97萬元,依「罪證有疑,利於被告」之採證原則,應認
被告乙OO該次取得之不法利得為97萬元,附此敘明
(3)再者,被告乙OO之母親O秋妹於偵查中證稱:伊名下臺灣土地
銀行O蓮分行帳號000000000000號帳戶(下稱土銀帳戶)99年7月1日起
,該帳戶伊就借給伊兒子乙OO使用,存摺是放在伊這邊,如果他要
用就會跟伊講,並請徐千淯來跟伊拿,裡面的現金存提都與O無
關等語(見偵卷二第76頁反面),並經被告乙OO坦認上情在卷(見
偵卷二第99頁,本院卷六第119頁),而依上開帳戶之交易明細資
料顯示,99年6月8日、同年9月7日各有1筆50萬元之現金存入(見本
院卷六第624頁),亦即於99年6月4日、99年9月7日被告10OO分別交付
50萬元、47萬元回扣與被告丙OO後之數日或當日,即有一筆金額相
同或相近之款項存入上開帳戶內,而足佐證證人丙OO所述其有將該
2筆款項轉交與被告乙OO之證詞
(二)「議員會館旁舊屋拆除及綠美化工程」部分:1、被告丙OO
、東燁公司、10OO、峪灃公司、15OO、16OO部分:訊據被告丙OO、10OO
、15OO、16OO就此部分犯罪事實皆坦承不諱,復有如附表四所列證據
可證,足認其等具任意性且不利於己之自白,與上開事證彰顯之
事實相符,應堪採信屬實
(三)「議員會館衛浴設備更換工程」部分:1、被告丙OO、東燁
公司、10OO、峪灃公司、15OO部分:被告丙OO、東燁公司、10OO、峪灃
公司、15OO對渠等有於前揭事實欄一、(二)3所載之時地,以詐
術使開標發生不正確之結果,及被告丙OO、10OO有共同詐欺取財之
事實,皆分別供認無誤,且有如附表五所載之證據可資佐證,是
其等所為任意性且不利於己之自白與前揭事證所顯示之內容均相
符合,自屬信實
2、被告17OO部分:訊據被告17OO雖坦承有事實欄一、(二)4(2)所載
之客觀犯罪事實,惟辯稱其行為應構成政府採購法第87條第5項後
段之罪名,而非同條第3項之罪云云
本件被告10OO、17OO及16OO除分別借牌投標、陪標湊成3家廠商參與投
標外,並無O何積極施用詐術或其他非法方法,致其他參與投標之
廠商無法投標或開標發生不正確之結果,此可由本件實係被告1
0OO將其東燁公司借牌給O糴財投標,並向被告17OO、16OO借牌後逕行
參與投標,10OO在該標案中立於主導地位,除被告17OO等借牌廠商之
投標金額由10OO全權決定外,所有投標文件亦是由10OO備妥後再交
給被告17OO蓋章,押標金也是10OO請被告17OO等借牌廠商去買,且被
告17OO並未收取O何好處
尤有甚者,被告17OO實無從知悉上開標案有無其他廠商自由競標,
或10OO與O糴財間之協議內容,亦從未與10OO就該標案有何聯繫或討
論,更不知該標案實際上究竟有無其他廠商?或有幾家廠商會參
與投標?等節,純粹出於交情單純借牌陪標
又被告17OO縱有公訴意旨所稱犯罪事實,被告17OO容許他人借牌之行
為,至多僅構成政府採購法第87條第5項後段之容許他人借牌罪嫌
云云
經查:(1)被告17OO於警詢及偵查中供稱:本件工程開標前,10OO
到伊駿瑋工程行辦公室找伊,跟伊說有個案子他想要標,他說要
湊足3家才能決標,想要跟伊借駿瑋工程行的牌來投,因為伊認識
10OO10幾年了,算是這一行的老朋友,所以就答應他,用駿瑋工程
行的名義去標本件工程,駿瑋工程行並無投標之真意,投標文件
O是10OO準備好後,伊就直接蓋上駿瑋工程行的大小章等語(見偵
卷二第124至125頁、第127至128頁),足見駿瑋工程行並無投標真意
,係因被告10OO為湊足3家廠商投標,而向其借用駿瑋工程行之名義
一併參與投標,此即屬運用詐術或其他非法方法使開標發生不正
確結果,而構成政府採購法第87條第3項之罪
(2)按91年2月6日增修公布之政府採購法第87條第5項,係因工程界
借牌陋習已久,於88年間「921大地震」後,政府認為部分建築物
遭震毀之原因,源自不具有資格之工程師或營造業者,向他人或
營造業者借牌、偷工減料或施工不符合施工規範所致,為規範借
牌及合意出借牌照之人,故增訂前揭規定,依該第87條第5項前段
規定:「意圖影響採購結果或獲取不當利益,而借用他人名義或
證件投標者」,自係指無此名義或證件,而借用他人名義或證件
參與投標者而言
換言之,關於政府採購法第87條第5項所欲規範處罰之對象,應是
其行為具有「惡性」之「無合格參標資格廠商」而借用有合格參
標廠商之借牌參標行為,藉以確保採購程序之公平性,且所謂借
牌或允以借牌者,係指該允以借牌者本身初始即無意參與投標或
競價之意思(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2066號、第3567號刑事判決意
旨參照)
查被告17OO既以駿瑋工程行之名義參與投標,並非將駿瑋工程行之
名義或證件借予他人投標,自身並未參與投標,核與政府採購法
第87條第5項後段之構成要件不合,不能以該罪相繩
(六)「汰換議事大樓安全梯地毯工程」部分:1、被告丙OO、東
燁公司、10OO、20OO部分:被告丙OO、10OO、20OO對此部分犯行皆供認
無訛,且有如附表八所列證據可稽,足認被告丙OO、10OO、20OO上開
具任意性且不利於己之自白應與事實相符,其等此部分之犯行洵
堪認定
2、被告28OO有請無投標真意之同案被告30OO以冠宇公司名義陪標之
事實,有下列事證可憑:(1)被告28OO於104年3月26日調詢時供稱:
101年10月間「議員會館門禁及節電系統工程」上網公開招標時,
丙OO打電話給伊,向伊表示,他人在O蓮,O蓮縣議會有這個案子,
問伊有沒有在做門禁及節電管制的弱電系統,伊向他表示伊有在
施作,要求丙OO提供資料給伊,但丙OO說他沒有資料,要伊自行
上網下載招標文件,伊下載招標文件看完精算後,就答應丙OO要投
標,但在開標前2天,丙OO打電話告訴伊,他朋友告知他,投標廠
商可能不足,可能無法開標,伊就跟丙OO說,伊最多只能出2家,
就是泉盛公司與冠宇公司,標得到就做,標不到就不做,後來伊
就邀請冠宇公司投標,開標時,參標的廠商除了泉盛、冠宇公司
外,還有另外一家程景公司,開標後,由泉盛公司以353萬3,384元
得標,並在102年2、3月間完成驗收
O是為了讓採購案能夠順利開標,所以請冠宇公司幫忙投標,伊除
了負擔押標金之外,其他投標文件O是冠宇公司準備的等語(見偵
卷三第294至298頁),核與證人即同案被告30OO於偵查中所證:冠
宇公司受泉盛公司之邀參與投標,然實際上無投標之真意,押標
金係由泉盛公司代付,冠宇公司並將公司大小章及公司相關資料
影本交付泉盛公司,未親自前往投標,亦未至現場會勘等情相符
(見本院卷二第312至321頁),兼衡被告28OO自承泉盛公司原本即與
證人30OO經營之冠宇公司有合作關係,渠2人間又無恩怨仇隙或重
大之債權債務關係,衡情當無虛構事實藉以攀誣被28OO之動機或必
要,其證言應值採信
後來被告30OO覺得太遠無法到現場,就把公司的大小章及相關文件
交給伊,伊再轉交給公司等語(見本院卷三第55至64頁),是證人
O宜德既已告知證人30OO泉盛公司亦會參與投標,證人30OO在此情形
下,仍將冠宇公司之大小章及投標相關資料交付與證人O宜德帶
回泉盛公司,且稱其不清楚冠宇公司之投標金額,要問O宜德等語
(見本院卷三第43至51頁),不啻係委由泉盛公司決定冠宇公司之
投標金額,兼以本件工程開標時,係由泉盛公司員工周榮源代表
冠宇公司出席開標,冠宇公司並未派人出席乙節,有O蓮縣議會
議員會館門禁及節電系統工程採購案開標紀錄附卷可憑(見偵卷
三第304頁反面),益徵冠宇公司實無投標之意思(見偵卷三第304
頁反面)
其辯護人則主張:政府機關辦理招標,應有3家以上合格廠商投標
,始得開標、決標,若投標廠商未依招標文件之規定投標,或投
標文件內容不符合招標文件之規定,其所投之標應不予開標、決
標,此於政府採購法第48條、第50條均定有明文,而本件依O蓮縣
議會開標紀錄所載「2家符合招標文件規定,29OO因營業項目未含消
防安全設備安裝工程及電腦設備安裝業,資格不符」等記載,自
不能認為被告冠宇公司係屬政府採購法第48條第1項所稱之「合格
廠商」;又扣除被告冠宇公司後,本件應僅有2家「合格廠商」投
標,依政府採購法第50條第1、2項,招標機關即O蓮縣議會原不得
開標、決標,甚至得宣布廢標
是以,被告冠宇公司既非合格廠商,當然不可能該當政府採購法
第87條第3項「使開標發生不正確結果」之要件
再者,被告冠宇公司是被告泉盛公司之供應商,彼此間有合作夥
伴之關係,則被告冠宇公司受被告泉盛公司之邀,參與本件「議
員會館門禁及節電系統工程」之投標,乃屬業界常見之舉,與不
肖廠商為達到得標目的,與審標人員勾串,塗改他廠商標單造成
無效標有間,顯非施用詐術或詐術以外其他非法之方法,不能以
政府採購法第87條第3項之罪相繩
2、政府採購法第48條第1項所稱「合格廠商」之認定:(1)按政府
採購法第48條第1項規定:「機關依本法規定辦理招標,除有下列
情形之一不予開標決標外,有三家以上合格廠商投標,即應依招
標文件所定時間開標決標:一、變更或補充招標文件內容者
三、依第82條規定暫緩開標者
四、依第84條規定暫停採購程序者
五、依第85條規定由招標機關另為適法之處置者
八、經主管機關認定之特殊情形(第1項)
第一次開標,因未滿三家而流標者,第二次招標之等標期間得予
縮短,並得不受前項三家廠商之限制(第2項)
」、該法施行細則第55條規定:「本法第48條第1項所稱3家以上合
格廠商投標,指機關辦理公開招標,有3家以上廠商投標,且符合
下列規定者:一、依本法第33條規定將投標文件送達於招標機關
或其指定之場所
二、無本法第50條第1項規定不予開標之情形
三、無第33條第1項及第2項規定不予開標之情形
四、無第38條第1項規定不得參加投標之情形
政府採購法第33條復規定:「廠商之投標文件,應以書面密封,於
投標截止期限前,以郵遞或專人送達招標機關或其指定之場所(
第1項)
但以招標文件已有訂明者為限,並應於規定期限前遞送正式文件
(第2項)
機關得於招標文件中規定允許廠商於開標前補正非契約必要之點
之文件(第3項)
」由上開規定意旨可知政府採購法所稱3家以上合格廠商投標,依
該法施行細則第55條規定,只須廠商將其「投標文件,以書面密
封,於投標截止期限前,以郵遞或專人送達招標機關或其指定之
場所」,經機關審查其標封確實於投標期限截止期限前,送達標
機關,而無採購法第50條第1項所列情事,即屬合格投標廠商
(2)次按政府採購法施行細則第48條規定:「本法第45條所稱開標
,指依招標文件標示之時間及地點開啟廠商投標文件之標封,宣
佈投標廠商之名稱或代號、家數及其他招標文件規定之事項
(3)再按政府採購法第50條規定:「投標廠商有下列情形之一,
經機關於開標前發現者,其所投之標應不予開標
六、第103條第1項不得參加投標或作為決標對象之情形
七、其他影響採購公正之違反法令行為(第1項)
但撤銷決標、終止契約或解除契約反不符公共利益,並經上級機
關核准者,不在此限(第2項)
第一項不予開標或不予決標,致採購程序無法繼續進行者,機關
得宣布廢標(第3項)
」,即採購機關於開啟投標廠商標封進行開標程序前,發現投標
廠商有政府採購法第50條第1項各款所列情形之一者,該廠商所投
之標應不予開標,如果於開標後始發現者,則不決標予該廠商
該條並未言及該次開標程序因而不再繼續進行,且依該條第3項「
第1項不予開標或不予決標,致採購程序無法繼續進行者,機關得
宣布廢標
」之規定,可知機關之開標程序,不因投標廠商有政府採購法第
50條第1項各款情形,而不繼續進行採購程序
此乃因採購案之機關於於開標當日,只能從廠商投標之標封審查
廠商是否依本法第33條規定將投標文件送達於招標機關或其指定之
場所(即合於政府採購法施行細則第55條第1項第1款規定),須
待開啟標封後,始能進一步審查投標廠商是否有政府採購法第50條
第1項各款所列之情事,即一般而言,均係於開標後,始能發現
故依政府採購法施行細則第55條於91年11月27日修正時之立法理由謂
:「一、現行條文第2款所定本法第103條規定不得參加投標之情
形,為本法第50條第1項所定不予開標情形之一,為期周全,爰修
正第2款,以本法第50條第1項規定不予開標之情形為準
惟本法第50條第1項所定各款情形,如屬開標後始發現者,不在『
不予開標』之適用範圍
(4)綜上,政府採購法施行細則第55條所規定之「本法第48條第1
項所稱3家以上合格廠商」,當指經機關形式審查廠商標封確實於
投標期限截止期限前,送達標機關,即屬合格投標廠商
是本件之招標機關在收到泉盛公司、冠宇公司、程景公司之標封
時,於「開標前」依法不得洩漏領標、投標廠商之名稱與家數,
因此招標機關更不可能在「開標前」開啟密封之「標封」審查參
與本件標案投標廠商之資格,僅能先行確認各該參與投標廠商無
政府採購法第48條第1項所列各款不予開標決標事由後,即認該廠
商為合格廠商(實際上僅能審查投標廠商是否合於政府採購法第
55條第1項第1款情形)
是被告30OO之辯護人主張:冠宇公司非政府採購法第48條第1項所稱
之合格廠商云云,核非可採
(5)其他疑似刻意造成不合格標之情形等情形之一,致僅餘1家商符
合文件規定者,得依政府採購法第48條第1項第2款「發現有足以影
響採購公正之違法或不當行為者」或第50條第1項第7款「其他影
響採購公正之違反法令行為」處理(見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95年
7月25日工程企字第09500256920號函)
故機關開標時有3家合格廠商投標,依政府採購法第48條第1項規定
,即應予以決標
機關於開標後發現投標廠商有上列不合於招標公告須知之行為時
,機關得依上開函釋處理,亦即機關得依政府採購法第48條規定不
予決標,或依第50條第1項規定,不決標予該廠商,並非當然不予
決標
本件採購案機關於開標前,並無政府採購法第48條第1項各款所列
情形,而於開標程序審查各投標廠商資格等程序時,剔除因營業
項目未含消防安全設備安裝工程及電腦設備安裝業,而被認定資
格不符之冠宇公司後,繼續依該條項規定開標決標,自係依政府
採購法第48條第1項規定行事,亦與行政院公共工程委員會88年8月
4日工程企字第(88)工程企字第8811282號函釋所示:機關開標後,
發現其中1家投標廠商投標時未付押標金或未附投標資格文件,僅
餘2家符合招標文件之規定,機關得續辦開標、決標意旨相符
刑法第2條第1項定有明文
經查,被告乙OO、丙OO、戊OO、22OO、10OO、28OO、13OO、31OO為上開各該
犯行後(事實欄一、(二)6之犯行除外),刑法第339條之規定
業於103年6月18日修正公布,並自同月20日生效施行,修正前刑法第
339條第1項規定:「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以詐術使
人將本人或第三人之物交付者,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
併科1,000元以下罰金
」,而修正後刑法第339條第1項則規定:「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
法之所有,以詐術使人將本人或第三人之物交付者,處5年以下有
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500,000元以下罰金
」經比較新舊法之結果,修正後刑法第339條第1項規定並未更動詐
欺取財罪之構成要件及得科處之法定刑種類,僅將得科或併科之
罰金刑上限提高為新臺幣500,000元,則仍應以修正前之規定較有利
於被告,揆諸前揭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之規定,即應適用103年6月
18日修正前刑法第339條第1項之規定
一、(二)6,被告22OO、25OO就事實欄一、(三),被告28OO、30OO就
事實欄一、(四)所為,均係犯政府採購法第87條第3項之妨害投
標罪
另被告乙OO、丙OO、31OO就事實欄一、(五)部分,則係犯修正前刑
法第339條第1項之詐欺取財罪
被告乙OO、丙OO、戊OO、10OO、22OO、28OO,就上開各該犯行,另皆係
犯修正前、後之刑法第339條第1項之詐欺取財罪(除事實欄一、(
二)6部分係適用修正後之刑法第339條第1項之規定外,餘均適用
修正前之規定)
又本件起訴書已載明被告乙OO與被告丙OO就事實欄一、(一)至(
五)部分,共同謀議由被告丙OO將被告乙OO預計向藉由各該標案向
O蓮縣議會牟取之不法利得,編入概算金額內,再由被告乙OO自行
或指示被告丙OO覓妥願於得標後支付該等不法金額之廠商,嗣該
等廠商得標後,被告乙OO即透過被告丙OO或自行向廠商依協議自得
標工程款中收取其等向O蓮縣議會牟取之不法利得等事實,雖就
被告乙OO所為如事實欄一、(一)至(四)部分漏未引用政府採購
法第87條第3項之條文,惟本案之基本社會事實相同,且被告乙O
O及其辯護人已就被告乙OO所可能涉犯之罪名提出防禦,並經本院
於審判過程中就被告乙OO所犯罪名與應變更罪名之構成要件為實質
之調查,無礙於被告乙OO防禦權之行使,爰依法變更起訴法條
六第149至150頁),自應兼及其共犯即被告31OO,且就被告31OO部分,
本院論處之修正前刑法第339條第1項之詐欺取財罪,與檢察官起
訴之貪污治罪條例第11條第1項對於公務人員違背職務行賄罪名相
較,係情節較輕之罪名,復經本院於訊問被告過程中,就被告之
犯罪嫌疑及所犯罪名之構成要件,為實質之調查,並賦予被告乙
OO、丙OO、31OO辯解之機會,被告等人防禦權之行使已獲確保(最高
法院105年度台上字第1480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故於不妨害基
本社會事實同一之範圍內,予以變更起訴法條
又被告戊OO、辛OO、10OO、13OO、15OO、22OO、25OO、28OO、30OO,分別係被
告泰格公司、世聯公司、東燁公司、玉昇公司、峪灃公司、合信
興公司、超邦公司、泉盛公司、冠宇公司之代表人,其等因執行
業務而有各該違反政府採購法第87條第3項之犯行,各該公司均應
依政府採購法第92條規定,分別科以同法第87條第3項之罰金刑
(二)再「本法所稱廠商,指公司、合夥或獨資之工商行號及其
他得提供各機關工程、財物、勞務之自然人、法人、機構或團體
」,固為政府採購法第92條、第8條分別所明定
是依政府採購法第7章有關罰則第87條至92條等規定觀之,該法第9
2條之規定係該法第87條至91條之補充規定,是如同一自然人已依第
87條至91條規定處罰,即無必要再依第92條之補充規定重覆處罰,
此為依該法所定罰則規範體系之必然解釋
再參諸政府採購法第92條規定之立法理由,係明定「廠商之代表人
、代理人、受雇人或其他從業人員,因執行業務犯本法之罪者,
其所屬廠商應連帶受處罰
如獨資行號之代表人已因其行為依政府採購法論罪科刑,則因獨
資經營之商號,僅為商業名稱,並無當事人能力,與其代表人(
自然人)為同一權利主體(此與公司,或合夥組織之商號且已具
備非法人團體之要件者,有當事人能力者,截然不同,最高法院
94年度台上字第1410號、95年度台上字第1409號、第1590號及97年度台
抗字第667號等裁判意旨參照)
是法院於解釋上開規定時,自應依國家行使刑罰權之合目的性之
解釋方法為限縮之解釋,如獨資行號之代表人已因其行為依政府
採購法論罪科刑時,即無再依第92條之補充規定處罰之餘地
查本件既已依政府採購法第87條第3項規定處罰獨資商號鈺山土木
包工業(16OO)、駿瑋工程行(17OO)、O皓土木包工業(19OO)、立
州工程行(20OO)之代表人,基於行為人與獨資商號本具權利主體
同一性之性質,自不得再對各該商號科以同法第92條之罰金刑
至獨資商號超偉企業社之受僱人18OO雖有前述妨害投標之犯行,然
超偉企業社之負責人為林俊福,有該商號之商業登記資料1紙為憑
,而檢察官並未起訴林俊福即超偉企業社,是本院自不得對林俊
福即超偉企業社依政府採購法第92條規定科以罰金刑,應由檢察
官另行偵查處分,附此敘明
被告乙OO、丙OO、31OO就事實欄一、(五)部分之詐欺取財行為,及
被告乙OO(事實欄一、(一)至(五))、丙OO(事實欄一、(
一)至(五))、戊OO(事實欄一、(一))、10OO(事實欄一、
(二))、22OO(事實欄一、(三))、28OO(事實欄一、(四))
另就前述各該詐欺取財之犯行,均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皆應
論以共同正犯
又按刑法上一行為而觸犯數罪名之想像競合犯存在之目的,在於
避免對於同一不法要素予以過度評價,其所謂「同一行為」係指
所實行者為完全或局部同一之行為而言
因此刑法修正刪除牽連犯之規定後,於修正前原認屬於方法目的
或原因結果之不同犯罪,其間果有實行之行為完全或局部同一之
情形,應得依想像競合犯論擬(最高法院104年度台上字第3903號、
97年度台上字第3494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查本件被告乙OO、丙OO、戊OO、22OO、10OO、28OO所為如事實欄一(一
)至(四)之一連串行為,均係本於從各該工程牟取不法利益之
同一意思決定,由被告乙OO指示被告丙OO將其預計透過各該標案向
O蓮縣議會牟取之不法利得編入概算金額內後,交付不知情之O蓮
縣議會總務組承辦人,藉以編製概算書送O蓮縣政府審查,再由被
告乙OO自行或指示被告丙OO覓妥願支付該等不法金額之泰格公司、
東燁公司、合信興公司、泉盛公司參與投標,並配合被告丙OO提
高施工單價,將該等不法金額編入工程預算,且被告丙OO為避免
上開如事實欄一、(一)至(四)所示各項標案因未達政府採購
法規定3家合格廠商參與而流標,致無法取得上述不法利得,乃要
求泰格公司、東燁公司、合信興公司、泉盛公司另找廠商陪標,
或由被告丙OO自行安排廠商陪標,共同對採購人員施用詐術,使
開標發生不正確之結果,終由被告泰格公司、東燁公司、合信興
公司、泉盛公司得標,並按先前與被告丙OO之協議交付得標金額之
一部分與被告丙OO轉交被告乙OO,最終達成對採購機關施用詐術
,從中牟取不法利益之目的,依一般社會通念觀察,被告乙OO(事
實欄一、(一)至(四)部分)、丙OO(事實欄一、(一)至(
四)部分)、戊OO(事實欄一、(一)部分)、10OO(事實欄一、
(二)部分)、22OO(事實欄一、(三)部分)、28OO(事實欄一
、(四)部分)等人於共同著手實施前述詐術之同時,即達成妨
害投標及詐欺取財之結果,該二行為之著手實行階段係屬同一,
故其等均係以一行為同時觸犯政府採購法第87條第3項後段之以詐
術使開標發生不正確結果罪及修正前、後刑法第339條第1項之詐欺
取財罪,為想像競合犯,皆應依刑法第55條規定,從一重論以政
府採購法第87條第3項之妨害投標罪處斷
再本院雖未告知被告戊OO、22OO、10OO、28OO詐欺取財之罪名,惟此與
妨害投標罪相較,係情節較輕之罪名,是本院縱未告知上開被告
所犯想像競合數罪中之輕罪罪名,然此於判決結果不生影響(最
高法院89年度台上字第4759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而被告乙OO、
丙OO部分,則業經本院於審理時告知此部分罪名(見本院卷六第
149至150頁),附此敘明
又被告乙OO(共10罪)、丙OO(共10罪)、10OO(共7罪)、16OO(共2
罪)、13OO(共2罪)、15OO(共3罪)所犯上開各罪,犯意各別,行
為互殊,俱應分論併罰
(一)按受徒刑之執行完畢,或一部之執行而赦免後,五年以內
故意再犯有期徒刑以上之罪者,為累犯,加重本刑至二分之一,
刑法第47條第1項定有明文,而繼續犯之一部行為,或牽連犯之重
罪行為係在另一犯罪所處有期徒刑執行完畢後5年以內者,仍該當
於累犯加重之要件,最高法院86年度台非字第217號刑事判決著有
明文,依照上開判決之反面解釋,想像競合犯之輕罪行為係在前
案有期徒刑執行完畢後5年以內所犯,而重罪行為則在5年以後犯之
者,仍不構成累犯
查被告乙OO前於95年間因重利案件,經臺灣O蓮地方法院以95年度花
簡字第188號判處有期徒刑3月,上訴後經同法院以95年度簡上字第
139號撤銷原判決,改判處有期徒刑5月確定,於96年2月27日易科罰
金執行完畢等情,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O國前案紀錄表在卷可稽,
而被告乙OO就事實欄一、(二)1、2、所犯想像競合犯之重罪行
為即妨害投標罪部分,係在前開有期徒刑執行完畢後5年以內,均
為累犯,皆應依刑法第47條第1項規定加重其刑
(二)、3、4、及(四)部分,其雖係於上開重利罪之有期徒刑執
行完畢後5年以內即再犯想像競合犯之輕罪即詐欺取財罪,但其
係於5年以後始犯重罪之妨害投標罪,揆諸上開判決意旨,自不能
論以累犯,併予指明
(二)次按證人保護法第14條第1項規定:「第2條所列刑事案件之
被告或犯罪嫌疑人,於偵查中供述與該案案情有重要關係之待證
事項或其他正犯或共犯之犯罪事證,因而使檢察官得以追訴該案
之其他正犯或共犯者,以經檢察官事先同意者為限,就其因供述
所涉之犯罪,減輕或免除其刑」
既稱因而使檢察官「得以追訴」該案之其他正犯或共犯者,而非
繫於必須將其他正犯或共犯予以判決定罪,只要被告或犯罪嫌疑
人所供情節並非明顯不合情理,亦非為圖減輕或免除刑責,故意
對與案情有重要關係之待證事項為不實之供述,或虛構其他正犯
或共犯犯罪之事證,因而使檢察官得以有效偵查起訴該正犯或共
犯,即有上開法條規定減輕或免除其刑適用之餘地(最高法院100
年度台上字第5757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經查,本件被告丙OO於偵查中以證人身分具結供出與被告乙OO、10
OO、戊OO、22OO、28OO、31OO等人之共同犯罪事實,屬證人保護法第2條
第2款(刑法第339條)之罪,且經檢察官事先同意被告丙OO如坦承
犯行並供出案情,可適用證人保護法等情,有臺灣新北地方法院
檢察署104年8月6日新北檢榮寒104偵6965字第48953號函在卷可稽(見
本院卷一第315頁),嗣檢察官依被告丙OO供出之線索,查獲共犯
乙OO、10OO、戊OO、22OO、28OO、31OO等人違反政府採購法、詐欺取財之
案件,並提起本件公訴,足認因被告丙OO供出與案情有重要關係
之待證事項及其他正犯與共犯犯罪之事證,已使偵查機關因而查
獲其他正犯無訛
是應認被告丙OO如事實欄一、(一)至(五)所示犯行,已合於證
人保護法第14條第1項之減刑規定,應予減輕其刑
(三)另被告10OO之辯護人雖以:被告10OO無O何犯罪紀錄,素行良
好,因不敵人性貪念而涉本案犯罪,如處以最低刑度,仍情輕法
重,客觀上顯足以引起一般之同情,而請求依刑法第59條之規定,
減輕被告10OO之刑度云云,惟按犯罪之情狀顯可憫恕,認科以最
低度刑仍嫌過重者,得酌量減輕其刑,刑法第59條定有明文
而刑法第59條之酌量減輕其刑,必於犯罪之情狀,在客觀上足以引
起一般同情,認為即予宣告法定低度刑期尤嫌過重者,始有其適
用,至被告素行正當,情節輕微,子女眾多等僅可為法定刑內從
輕科刑之標準,不得據為酌量減輕其刑之理由(最高法院45年台
上字第1165號、46年台上字第935號、51年台上字第899號刑事判例要
旨參照)
查被告10OO如事實欄一、(二)所示各次犯行,係為賺取公司營業
利潤,皆係出於個人私利,且與如事實欄一、(一)之妨害投標
行為,同嚴重影響政府採購之公正性,導致開標發生不正確之結
果,依其行為之原因及環境,在客觀上實不足引起一般同情,難
認有顯可憫恕之情狀,自無適用刑法第59條規定減輕其刑之餘地
兼衡被告等人之犯罪動機、目的、手段、犯罪所得、犯罪所生危
害程度,暨其等之素行、智識程度、家庭生活狀況等一切情狀,
分別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
另被告泰格公司、世聯公司、東燁公司、玉昇公司、峪灃公司、
合信興公司、超邦公司、泉盛公司、冠宇公司因其代表人執行業
務犯政府採購法第87條第3項之罪,爰各審酌上情,分別宣告如主
文所示之罰金刑
並就得易科罰金之有期徒刑部分,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及
就被告丙OO、10OO、13OO、15OO、16OO所犯得易科罰金之有期徒刑部分
,及被告乙OO所犯不得易科罰金之有期徒刑部分,與被告東燁公司
、玉昇公司、峪灃公司所科罰金刑部分,分別定其應執行之刑,
及就得易科罰金之有期徒刑部分,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以
示處罰
(二)又被告丙OO於行為後,刑法第50條有關數罪併罰規定業於10
2年1月8日修正,同年月25日施行
關於刑法變更後之新舊法律適用問題,應依刑法第2條第1項「行為
後法律有變更者,適用行為時之法律
再查,修正前刑法第50條原規定:「裁判確定前犯數罪者,併合處
罰之」
前項但書情形,受刑人請求檢察官聲請定應執行刑者,依第五十
一條規定定之」
依修正後規定,對於裁判確定前所犯數罪存有刑法第50條第1項但
書各款所列情形,除受刑人請求檢察官聲請定應執行刑者外,不
得併合處罰之
惟如受刑人所犯之數罪中有原得易科罰金之罪者,將因合併定執
行刑之他罪而產生不同之結果,於數罪中兼有不得易科罰金之刑
時,經定其應執行刑,原可易科罰金之刑,亦不得易科罰金,於
被告是否有利,仍應依個別情狀斟別之,依修正後規定,於裁判
確定前所犯數罪兼有得易科罰金之罪與不得易科罰金之罪時,其
是否依刑法第51條定應執行刑,繫乎被告之請求與否,而非不問被
告之利益與意願,一律併合處罰之,經比較結果,以修正後之規
定較有利於本件被告丙OO,應適用修正後之刑法第50條規定,即
於被告丙OO就附表一編號一不得易科罰金之罪,及編號二至十所示
得易科罰金部分之罪刑為併合處罰請求前,法院不依刑法第51條
規定定其應執行刑
(三)至被告10OO、17OO、22OO、15OO、戊OO雖均請求諭知緩刑,惟法
院審酌是否為緩刑之宣告時,除應審查被告是否符合緩刑之法定
要件外,仍應受比例原則與平等原則等一般法律原則之支配,以
期達成客觀上之適當性、相當性與必要性之價值要求,若違反比
例原則、平等原則時,即有濫用裁量權之違法(最高法院95年度台
上字第1779號決意旨參照)
又被告10OO、15OO、22OO雖坦承犯行,然被告10OO、15OO參與之犯行分別
高達7次、3次,所涉及之標案金額甚鉅,被告22OO施用詐術得標之
金額亦達500餘萬元之鉅,渠等所為對政府採購之公共利益所生危
害非輕,依其等之犯罪情節及生活狀況,難認對其等所宣告之刑
以暫不執行為適當,應有令其實際接受刑罰執行以收警惕制裁之
效之必要,爰不予諭知緩刑,附此敘明
肆、沒收:一、被告乙OO等人行為後,刑法於104年12月17日增訂第
38條之1條文,其中第1項規定:「犯罪所得,屬於犯罪行為人者,
沒收之
」,同條第3項規定:「前二項之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
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並同時增訂刑法施行法第10條之3,規定:「中華民國104年12月
17日修正之刑法,自105年7月1日施行
」,為105年7月1日修正施行之刑法第2條第2項所明定
倘若共同正犯各成員內部間,對於不法利得分配明確時,固應依
各人實際分配所得沒收
至於,上揭共同正犯各成員有無犯罪所得、所得數額,係關於沒
收、追繳或追徵標的犯罪所得範圍之認定,固非屬犯罪事實有無
之認定,並不適用「嚴格證明法則」,無須證明至毫無合理懷疑
之確信程度,應由事實審法院綜合卷證資料,依自由證明程序釋
明其合理之依據以認定之(最高法院104年8月11日104年度第13次刑事
庭會議決議、最高法院104年度台上字第3937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
二、經查,本件被告乙OO、丙OO就上開各項標案所取得之不法利得
金額,及被告泰格公司、東燁公司、合信興公司、泉盛公司、O譜
企業社之得標金額,業如前述,是被告乙OO、丙OO之犯罪所得應
以本院認定其等分別取得之不法金額及作業費計算,至被告戊OO(
事實欄一、(一)部分)、10OO(事實欄一、(一)部分)、22O
O(事實欄一、
從而,本件應依105年7月1日修正施行後之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第
3項之規定,就被告乙OO、丙OO、戊OO、22OO、10OO、28OO、31OO等人各次
之犯罪所得,併予宣告沒收,如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時,追徵其
價額
扣案由被告丙OO書寫之文件資料1本(扣押物編號X-01-07,影本附於
偵卷三第16至17頁)則為被告丙OO向被告戊OO解釋上述不法利得如
何計算之手寫筆記等情,業據被告丙OO、戊OO供承在卷(見偵卷三
第9頁、第141頁正、反面),核分屬被告戊OO、丙OO犯如事實欄一
、(一)所示犯行所用之物,應依刑法第38條第2項規定,於其等
該次罪刑之主文項下及被告丙OO之合併定應執行刑項下諭知沒收
俟年度預算或追加預算通過O蓮縣政府審查後,被告甲OO、乙OO、丙
OO為確保其安排之廠商順利得標,除由被告丙OO以協力廠商身分
協助議會總務組製作招標文件,並由被告丙OO以配合之O永峰建築
師事務所、嵩澤建築師事務所、張益霖建築師事務所、何景喬建
築師事務所等名義,取得該等工程或採購之規畫設計監造廠商身
分,對工程或採購案招標之廠商資格、產品規格等設限,且由承
辦人員簽辦最有利標或異質招標等須以評選辦理之招標方式,排
除外來競標廠商,復以要求投標廠商須至現場會勘之招標規範,
事先得知有無其他廠商領標或有投標意願,惟因議會承辦人員已
配合被告丙OO對標案設下種種障礙,且O蓮地區廠商均知悉O蓮縣議
會工程標案之傳聞,不敢參與投標,被告丙OO為避免投標廠商家
數不足,無法順利開標,遂要求其安排之廠商,另找2家廠商陪標
,或由丙OO自行安排廠商陪標
因認被告甲OO、乙OO均涉犯貪污治罪條例第4條第1項第5款公務員違
背職務收受賄賂罪嫌
被告丙OO、戊OO、10OO、28OO、22OO、31OO等人則另涉犯貪污治罪條例第
11條第1項對於公務人員違背職務行為行賄罪嫌等語
二、被告丙OO、戊OO、辛OO、22OO、10OO、28OO、30OO、13OO、25OO、15OO、
19OO、20OO、16OO、18OO、17OO涉嫌偽造文書不另為無罪諭知部分:公
訴意旨另以:O尉農於辦理「議事廳及簡報室裝修工程」、「議員
會館旁舊屋拆除及綠美化工程」等採購案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
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又事實之認定,應憑證據,如未能發現相當證據,或證據不足以
證明,自不能以推測或擬制之方法,為裁判基礎(最高法院40年台
上字第86號刑事判例參照)
認定不利於被告之事實,須依積極證據,苟積極證據不足為不利
於被告事實之認定時,即應為有利於被告之認定,更不必有何有
利之證據(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刑事判例參照)
然而無論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須於通常一般之
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始得據為有罪
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之懷疑存在時,
事實審法院復已就其心證上理由予以闡述,敘明其如何無從為有
罪之確信,因而為無罪之判決,尚不得任意指為違法(最高法院
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刑事判例參照)
再被告或共犯之自白,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仍應調查
其他必要之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
2項定有明文
又刑事審判上之共同被告,係為訴訟經濟等原因,由檢察官或自
訴人合併或追加起訴,或由法院合併審判所形成,其間各別被告
及犯罪事實仍獨立存在
若共同被告具有共犯關係者,雖其證據資料大體上具有共通性,
共犯所為不利於己之陳述,固得採為其他共犯犯罪之證據,然為
保障其他共犯之利益,該共犯所為不利於己之陳述,除須無瑕疵
可指外,且仍應調查其他必要之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
不得專憑該項陳述作為其他共犯犯罪事實之認定,即尚須以補強
證據予以佐證,不可籠統為同一之觀察(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
901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縱伊確曾交付金錢與丙OO,依法亦不成立貪污治罪條例第11條第1項
之達背職務行賄罪,且對伊而言,僅是自該工程賺取公司原有之
合理利潤,其餘部分則任由丙OO拿取,亦無行賄公務員之犯意等
語置辯
經查:1、本案得標廠商除O譜企業係由被告31OO直接與被告乙OO商談
支付不法款項事宜並交付該等款項與被告乙OO外,其餘得標廠商
泰格公司、東燁公司、合信興公司、泉盛公司均係透過被告丙OO
將款項轉交與被告乙OO,並無一人係直接交付款項與被告甲OO等情
,業如前述,而被告乙OO件自始至終均否認有向得標廠商收取賄
款並交付與被告甲OO之情事,且經本院核閱被告乙OO本人、配偶江
美萱、母親O秋妹、勝泓保全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勝泓公司),與
被告甲OO本人及其投資之自性生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自性
公司)之相關帳戶,於各該得標廠商交付不法款項與被告丙OO或
被告乙OO之後,被告甲OO、乙OO所使用之上開帳戶並無異常之資金
往來等情,有O秋妹所有上開土地銀行帳戶現金提存彙整表及交易
明細表各1份、彰化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北門分行105年2月25日彰
北門字第1050000009號函所附自性公司自99年1月迄103年12月止之交易
明細、有限責任O蓮第二信用合作社105年3月4日花二信發字第1050
172號函所附乙OO、江美萱、勝泓公司之交易明細、有限責任O蓮第
一信用合作社105年2月25日花一信總字第1050000079號函所附江美萱自
99年1月迄至同年103年12月底間之交易明細資料、有限責任O蓮第一
信用合作社105年3月8日花一信總字第1050000108號函所附甲OO自99年1
月迄至103年12月底之交易明細資料含所有支出部分之資金去向(取
款憑條)、華南商業銀行股份有限公司總行105年3月15日營清字第
1050012654號函所附甲OO存款往來明細等件存卷可查(見偵卷二第7
8至90頁反面,本院卷三第124-1至124-6頁、第126至245頁、第247至315頁
),是並無事證證顯示被告乙OO收取前述不法款項後,有與被告
甲OO朋分之事實
於104年3月18日調詢時復供稱:伊不知道乙OO是怎麼對O蓮縣議會內
的公務員處理的,乙OO是議長甲OO的堂弟,打著甲OO的名號,招攬
O蓮縣議會內的工程,如O譜企業投標的會史館更新修繕工程,就是
其中的1個例子,乙OO敢開口索取2成的回扣交給上面,伊想他有
他的辦法,使承辦的公務員配合,讓特定廠商能夠得標,但這一
部分伊不會去過問等語(見偵卷三第228頁),而被告丙OO各次均係
將不法款項交付與被告乙OO,未曾交付與被告甲OO乙情,亦如前
述,故尚難排除被告丙OO係因被告乙OO為被告甲OO之堂弟,而自行
揣測被告乙OO所指「上面的人」、「議會長官」、「老闆」係指被
告甲OO,因而對證人10OO表示各該不法款項係要交付被告甲O
O
(三)據上各節,本件公訴人所舉之證據與指出之證明方法,客
觀上不足使本院確信被告甲OO與被告乙OO、丙OO等人間就事實欄一
、(一)至(五)所示犯行有何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之事實,而
本案除被告甲OO外,其餘被告並無人具備刑法第10條第2項所定之公
務員身分,是同難認被告丙OO、戊OO、10OO、28OO、22OO、乙OO、31OO
有被訴違反貪污治罪條例之犯行
此外,復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資證明上開被告有何公訴人所指
之前揭犯罪事實,揆諸前揭法條及判例意旨,既不能證明上開被
告此部分犯罪,自應就被告甲OO、丙OO、戊OO、10OO、28OO、22OO為無
罪之諭知,至被告乙OO(事實欄一、(一)至(五)部分)、31OO
(事實欄一、(五)部分)被訴違反貪污治罪條例部分,與前揭
經本院論罪科刑之妨害投標、詐欺取財之犯行間,目的單一,且
時間緊接,行為無明顯區隔,為一行為觸犯數罪名之想像競合犯
,爰不另為無罪之諭知
(二)按刑法第210條之偽造文書,以無制作權之人冒用他人名義
而制作該文書為要件之一,如果行為人基於他人之授權委託,即
不能謂無制作權,自不成立該條之罪,最高法院47年台上字第226號
刑事判例亦著有明文
次按刑法第210條之偽造私文書罪,以無製作權人而捏造他人名義
製作該文書為構成要件,如行為人對於此種文書本有製作權,縱
令其製作之內容虛偽,亦難論以該條之罪(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第
7219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又刑法第214條所謂使公務員登載不實事項於公文書罪,須一經他
人之聲明或申報,公務員即有登載之義務,並依其所為之聲明或
申報予以登載而屬不實之事項者,始足構成,若其所為聲明或申
報,公務員尚須為實質之審查,以判斷其真實與否,始得為一定
之記載者,即非本罪所稱之使公務員登載不實(最高法院92年度台
非字第198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所謂「業務上作成之文書」,指從事業務之人,基於業務上之行
為所作成之文書(最高法院86年度台上字第6405號刑事判決意旨參
照)
未得標薇商,是一定不會到O蓮縣議會現場會勘的,至於伊們屬意
的得標廠商,還是會到O蓮縣議會現場會勘,但是O蓮縣議會總務
組不會派員作陪,而是由伊陪同東燁公司10OO、泉盛公司人員、泰
格公司人員、合信興公司人員的,他們到現場會勘當天,O不會取
得現場會勘單,均是伊請承辦人O尉農或O柏欣從總務組列表機列
印出空白的現場會勘單後,請O尉農或O柏欣蓋立總務組印章,或
經由他們同意後,由伊蓋立總務組印章,一次交付給上述屬意得
標廠商負責人等語(見偵卷四第60頁至62頁反面),核與證人O柏欣
於調詢時陳稱:O蓮縣議會「議員會館門禁及節電系統工程」、
「議會屋頂消音增設工程」、「汰換簡報室影音音響及周邊設備
」、「汰換議事大樓辦公桌椅設備」、「議會區域四季花卉景觀
再造工程」及「汰換議事大樓安全梯地毯工程」、等工程招標,
O是由伊辦理招標,上開6項工程採購案,現場會勘單O是廠商投標
時的必備文件,廠商須實際到現場會勘之後,才能找伊在現場會
勘單上蓋用總務組印章,伊已經忘記伊有帶過哪些廠商至現場會
勘,不過有幾次丙OO曾經告訴伊,他要帶廠商做現場會勘,要伊先
蓋現場會勘單給他,丙OO就拿空白的現場會勘單給伊蓋章
另本件「議員會館衛浴設備更換工程」部分,證人O志雄於104年5月
6日調詢時陳稱:本件工程的概算是由O尉農編列,O尉農退休後,
由O接辦他的工作,但伊不懂電腦,幾乎這個案子投標文件的相
關整理,O是丙OO幫伊弄的等語(見偵卷六第110至111頁反面),亦
與被告丙OO前開所述因O志雄不懂電腦,幾乎該案投標文件之相關
整理,O是其幫O志雄處理乙情吻合,堪認本件各該標案之現場會勘
單,均係由被告丙OO告知承辦人O尉農、O柏欣後,經其等在空白
會勘單上蓋用總務組之印章,或經其等同意後由被告丙OO自行蓋章
後,或係由承辦人O志雄概括授權被告丙OO處理招標、投標之相關
事宜,而由被告丙OO自行蓋用總務組印章後交付與廠商
則被告丙OO既係基於O尉農、O柏欣、O志雄之授權或委託,自難認其
在現場會勘單上蓋用總務組印章之行為係屬偽造公文書之行為,
自不能對被告丙OO及各該相關得標、陪標廠商科以偽造公文書之
刑責
然依扣案之O蓮縣議會工程採購廠商投標證件審查表,顯示現場會
勘單係審查必要文件,且若如證人O尉農所述,會勘單僅會製作1
份留存於總務組,並於開標之後銷毀,投標廠商如何有會勘單可
以檢附於投標文件中?是證人O尉農前開證詞顯有瑕疵可指,而被
告O尉農於本案偵查中與被告丙OO就此部分犯罪嫌疑事實,具有共
犯關係,依前揭說明,在別無適當、充分之補強證據擔保其該等
不利於被告丙OO陳述屬實之情況下,實難逕予採信
此外,本院在得依或應依職權調查證據之範圍內,復查無其他積
極證據,足以認定該等被告有公訴人所指之此部分罪行,惟上開
被告被訴共同偽造文書部分,與前揭經本院論罪科刑之妨害投標
、詐欺取財之犯行間,為一行為觸犯數罪名之想像競合犯,爰不
另為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1條第1項、第3
06條、第300條,政府採購法第87條第3項、第92條,證人保護法第14
條第1項,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第2項、第11條前段、第28條、第3
39條第1項、第55條、第47條第1項、第41條第1項前段、第8項、第38條
第2項、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第51條第5款、第7款,修正
前刑法第339條第1項,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判決如主文
加重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減輕
證人保護法,第14條第1項,14,A
判例
最高法院101年度台上字第6007號、98年度台上字第2904號、96年度台上字第5684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1818號、99年度台上字第736號、103年度台上字第414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6855號、99年度台上字第6983號判決、臺灣高等法院暨所屬法院104年法律座談會刑事類提案第19號研討結果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6855號、99年度台上字第6983號、100年度台上字第3053、6650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77年台上字第2135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3067號、100年度台上字第4172、101年度台上字第6297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2066號、第3567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5年度台上字第1480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此與公司,或合夥組織之商號且已具備非法人團體之要件者,有當事人能力者,截然不同,最高法院94年度台上字第1410號、95年度台上字第1409號、第1590號及97年度台抗字第667號等裁判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4年度台上字第3903號、97年度台上字第3494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89年度台上字第4759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86年度台非字第217號刑事判決著有明文,依照上開判決之反面解釋
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5757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45年台上字第1165號、46年台上字第935號、51年台上字第899號刑事判例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95年度台上字第1779號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4年8月11日104年度第1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最高法院104年度台上字第3937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刑事判例參照
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刑事判例參照
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刑事判例參照
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901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47年台上字第226號刑事判例
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第7219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2年度台非字第198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86年度台上字第6405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牽連犯 2 , 分論併罰 1 , 繼續犯 1 , 追加起訴 1 , 共同正犯 5 , 想像競合 9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6條,306,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政府採購法,第87條第3項,87,罰則

政府採購法,第92條,92,罰則

證人保護法,第14條第1項,14,A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法例

刑法,第2條第2項,2,法例

刑法,第11條前段,11,法例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55條,55,數罪併罰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刑法,第41條第8項,41,易刑

刑法,第38條第2項,38,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沒收

刑法,第51條第5項,51,數罪併罰

刑法,第51條第7項,51,數罪併罰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引用法條

政府採購法,第87條第3項,87,罰則   37

政府採購法,第48條第1項,48,決標   11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1

政府採購法,第92條,92,罰則   10

政府採購法,第50條第1項,50,決標   7

政府採購法,第87條,87,罰則   4

刑法,第59條,59,刑之酌科及加減   4

貪污治罪條例,第11條第1項,11,A   3

證人保護法,第14條第1項,14,A   3

政府採購法施行細則,第50條第1項,50,決標   3

政府採購法,第87條第5項後段,87,罰則   3

政府採購法,第87條第5項,87,罰則   3

政府採購法,第50條,50,決標   3

政府採購法,第33條,33,招標   3

政府採購法,第103條第1項,103,附則   3

刑法,第51條,51,數罪併罰   3

刑法,第50條,50,數罪併罰   3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3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沒收   3

政府採購法施行細則,第55條,55,決標   2

政府採購法,第91條,91,罰則   2

政府採購法,第55條,55,決標   2

政府採購法,第4條,4,總則   2

政府採購法,第48條,48,決標   2

政府採購法,第33條第2項,33,招標   2

政府採購法,第33條第1項,33,招標   2

刑法,第55條,55,數罪併罰   2

刑法,第38條第2項,38,沒收   2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38-1,沒收   2

刑法,第339條,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2

刑法,第2條第2項,2,法例   2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法例   2

刑法,第2條第1項,2,法例   2

刑法,第210條,210,偽造文書印文罪   2

刑事訴訟法,第306條,306,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2

貪污治罪條例,第4條第1項第5款,4,A   1

證人保護法,第2條第2項,2,A   1

證人保護法,第2條,2,A   1

政府採購法施行細則,第55條第1項第1款,55,決標   1

政府採購法施行細則,第50條第1項第2款,50,決標   1

政府採購法施行細則,第48條第1項,48,決標   1

政府採購法施行細則,第48條,48,決標   1

政府採購法施行細則,第45條,45,招標   1

政府採購法施行細則,第103條,103,爭議處理   1

政府採購法,第8條,8,總則   1

政府採購法,第87條第5項前段,87,罰則   1

政府採購法,第87條第3項後段,87,罰則   1

政府採購法,第85條第2項,85,爭議處理   1

政府採購法,第85條第1項,85,爭議處理   1

政府採購法,第85條,85,爭議處理   1

政府採購法,第84條,84,爭議處理   1

政府採購法,第82條,82,爭議處理   1

政府採購法,第7條,7,總則   1

政府採購法,第5條,5,總則   1

政府採購法,第55條第1項第1款,55,決標   1

政府採購法,第50條第3項,50,決標   1

政府採購法,第50條第2項,50,決標   1

政府採購法,第50條第1項第7款,50,決標   1

政府採購法,第48條第3項,48,決標   1

政府採購法,第48條第1項第8款,48,決標   1

政府採購法,第48條第1項第2款,48,決標   1

政府採購法,第3條,3,總則   1

政府採購法,第38條第1項,38,招標   1

政府採購法,第33條第3項,33,招標   1

政府採購法,第103條第3項,103,附則   1

政府採購法,第103條第2項,103,附則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0條之3,10-3,A   1

刑法,第6條,6,法例   1

刑法,第51條第7項,51,數罪併罰   1

刑法,第51條第5項,51,數罪併罰   1

刑法,第50條第1項但書,50,數罪併罰   1

刑法,第41條第8項,41,易刑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1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2,2,法例   1

刑法,第38條之1,38-1,沒收   1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1

刑法,第214條,214,偽造文書印文罪   1

刑法,第11條前段,11,法例   1

刑法,第10條第2項,10,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3,159-3,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159-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2項,156,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1項,156,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