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北地方法院  20190218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09條第1項,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主文
甲OO犯公然侮辱罪,處罰金新臺幣陸仟元,如易服勞役,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判決節錄
一、按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規定: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中向
檢察官所為之陳述,除顯有不可信之情況者外,得為證據
偵查中辯護人僅有在場權及陳述意見權,此觀刑事訴訟法第245條
第2項前段之規定甚明,檢察官訊問證人並無必須傳喚被告使其得
以在場之規定,同法第248條第1項前段雖規定「如被告在場者,被
告得親自詰問」,亦僅賦予該在場被告有行詰問證人之機會而已
,被告如不在場,殊難期有詰問之可能
此項未經被告詰問之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中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
,原則上為法律規定有證據能力之傳聞證據,基於當事人進行主
義之處分主義,被告於審判中仍非不得請求詰問,使該偵查中之
陳述成為完足調查之證據,亦得放棄對原供述人之反對詰問權或
不爭執其陳述,由審判長依刑事訴訟法第288條第2項前段、第165條
第1項之規定,得僅以宣讀該被告以外之人之陳述或告以要旨之方
式,踐行其證據調查程序(參見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6682號判
決)
惟經本院當庭勘驗案發當時之錄音光碟,錄音初始可聽見證人O洪
月與告訴人O志暉起口角,於錄音時間0分36秒時即聽見被告表示
「好了,不要講了,鎮定一點,不需跟這種禽獸講」等語,是時
被告音量並未較先前為大,其後證人O洪月與告訴人O志暉仍持
續口角,被告其後亦曾多次表示「不用講了,媽,不要再講了啦
」、「不要再講了,我叫妳不要再講了」、「這種人不值得講,
這種人不值得講,不要再講了,這種人不值得講」等語,有本院
勘驗結果附於審判筆錄可佐(見本院易字卷第59至60頁),是綜合
被告在口出「不需跟這種禽獸講」等語前後被告、證人O洪月
、告訴人O志暉間之對話情形,被告辯稱其當時係在對證人O洪月
講「不需跟這種禽獸講」,並未指名O志暉,且其音量並未特別
加大一節,應可採信,證人O志暉指稱被告當時係對著其口出「不
需跟這種禽獸講」之語及音量很大聲云云,尚難遽行採信,先予
敘明
(三)又本件固可認被告當時應係對證人O洪月講「不需跟這種禽
獸講」等語,且被告當時確未指名道姓,惟由上述勘驗結果可知
,在被告口出「不需跟這種禽獸講」之語前,證人O洪月係正在
與告訴人O志暉口角爭執中,則依當時之客觀情狀,被告縱未指名
道姓,一般人亦可經由當時與證人O洪月對話之對象而推知被
告上揭言詞中「禽獸」所指之人即係在與證人O洪月對話之告訴
人O志暉,而可特定其所指之人為何人,是被告辯稱其並未指名道
姓,係告訴人O志暉自行對號入座云云,自無可採
又被告與證人O洪月、告訴人O志暉當時係在臺灣新北地方檢察署
第305偵查庭外之走廊處等候開庭,已如前述,該處顯屬不特定人
可共聞共見之場所,且當時除被告及證人O洪月、告訴人O志暉
在場外,尚有O志暉於該案之告訴代理人O柏承律師及其他在等候
開庭之人在場一節,亦經證人O志暉於本院審理時證述明確,則被
告為上述「不需跟這種禽獸講」言詞時雖無刻意加大音量之情形
,然其音量亦已足使在旁之人聽聞其內容,自與刑法第309條第1項
所定「公然」之構成要件相符
再者,被告雖辯稱其當時係意在勸阻證人O洪月,並非辱罵告訴
人O志暉云云,然依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網路版)之釋義
,「禽獸」一詞係比喻沒有人性的人,此等語詞,依據社會一般
通念,乃屬高度貶抑他人人格而嘲諷、蔑指他人人格低劣之言語
,帶有鄙視、不屑之意味,足使他人在精神上及心理上感受到屈
辱及難堪,倘若被告當時僅單純意在勸阻證人O洪月勿與告訴
人O志暉口角,被告大可使用其他中性之文字,被告捨此不為,而
刻意挑選此等貶抑性之文字,其意當係在貶損告訴人O志暉之人格
評價,使告訴人O志暉感到難堪及產生羞辱感無疑,況縱被告不
認同告訴人O志暉之所作所為,然其以「禽獸」等情緒性言語嘲諷
告訴人O志暉,已屬人身攻擊,而非就事論事,顯亦已超出善意合
理評論之範圍,是縱被告當時確亦有勸阻證人O洪月之意,惟
由其刻意使用此等貶抑性之言詞亦可見被告於主觀上確有妨害告
訴人O志暉名譽之犯意無疑
(一)按刑法第309條第1項之公然侮辱罪,係指對人謾罵、嘲笑、侮
蔑,其方法並無限制,不問以文字、言詞、態度、舉動,僅須以
公然方式為之,而足使他人在精神上、心理上有感受難堪或不快
之虞,足以減損特定人之聲譽、人格及社會評價即足
以最粗鄙之語言在公共場所向特定之人辱罵時,倘為其他不特定
人可以聞見之情形,而其語言之含義,又足以減損該特定人之聲
譽者,自應成立刑法第309條第1項之罪(司法院院解字第1863、2033
、2179號解釋意旨可資參照)
又被告所稱前開言詞,依一般社會通念,係屬對於道德人格負面
評價之語詞,且該等言詞對遭嘲諷之告訴人O志暉而言,足使其感
受到難堪、不快,客觀上已足貶抑告訴人O志暉之名譽及社會評價
,是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309條第1項之公然侮辱罪
(二)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並無前科,有臺灣高等法
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可佐,素行尚稱良好,因細故而在不特定人得
共見共聞之場所對告訴人O志暉公然侮辱,足以貶損告訴人O志暉
之名譽、人格地位及社會評價,顯未知尊重他人之名譽法益,行
為可議,兼衡其犯罪後之態度、智識程度、生活狀況、犯罪動機
、目的、手段、情節、侵害告訴人O志暉名譽法益之程度,及迄未
與告訴人O志暉達成和解或取得告訴人O志暉諒解等一切情狀,量
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諭知如易服勞役之折算標準,以資懲儆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刑法第309條第1項、
第42條第3項前段,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判決如主文
判例
司法院院解字第1863、2033、2179號解釋意旨可資參照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309條第1項,309,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刑法,第42條第3項前段,42,易刑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309條第1項,309,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5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1-1,A   1

刑法,第42條第3項前段,42,易刑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88條第2項前段,288,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48條第1項前段,248,第一審,公訴,偵查   1

刑事訴訟法,第245條第2項前段,245,第一審,公訴,偵查   1

刑事訴訟法,第165條第1項,16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159-1,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