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北地方法院  20190226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277條第1項,傷害罪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律師
主文
辛○○,丙○○,乙○○均共同犯傷害罪,各處有期徒刑壹年
庚○○共同犯傷害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肆月
O○○無罪
判決節錄
壹、程序部分: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刑事訴訟
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
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
者,亦得為證據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定有明文
茲查本判決所引用關於供述之卷證資料,除原已符刑事訴訟法第
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規定及法律另有規定等傳聞法則例外規定,而
得作為證據外,其餘關於供述之卷證資料之證據能力,公訴人、
被告辛○○、丙○○、乙○○、庚○○及其等辯護人均於本院審
理時表示同意有證據能力(見本院108年1月11日審判筆錄第18頁)
,本院審酌上開證據資料製作時之情況,尚無違法不當及證明力
明顯過低之瑕疵,亦認為以之作為證據應屬適當
至殺人犯意之存否,固係隱藏於行為人內部主觀之意思,被害人
傷痕之多寡、受傷處所是否為致命部位、傷勢輕重程度、行為人
下手情形、使用之兇器種類、與被害人曾否相識、有無宿怨等情
,雖不能執為區別殺人未遂、重傷害與普通傷害之絕對標準,然
仍非不得盱衡審酌事發當時情況,深入觀察行為人之動機、行為
人與被害人之衝突起因、行為當時所受之刺激,視其下手情形、
力道輕重、攻擊部位、攻擊次數、手段是否猝然致被害人難以防
備,佐以行為人所執兇器、致傷結果、雙方武力優劣,暨行為後
之行為等情狀予以綜合論斷行為人內心主觀之犯意(最高法院48年
台上字第33號判例參照)
復參酌告訴人己○○於偵查中自陳:伊腳之前因為車禍受傷,所
以跑不快等語(見偵卷(一)第228頁),可知告訴人遭被告庚○○持
刀攻擊受傷後,因其腿部舊傷而無法快速移動,並跌倒在地,是
被告庚○○倘若有重傷害告訴人之犯意,大可趁告訴人跌到在地
之機會,憑藉其手握利刃之優勢,繼續遂行重傷害告訴人之行為
,應不致因在旁被告辛○○之口頭勸阻,即立即停止重傷害行為
,故實難以被告庚○○係持西瓜刀攻擊告訴人,即遽認其主觀上
有重傷害之犯意
復衡酌告訴人遭被告等人追砍之過程,並非固定在原地,而係一
直在移動以閃避被告等人之攻擊,故被告庚○○持西瓜刀朝告訴
人揮砍時,應無法確定會砍傷告訴人O身體部位,實難認其係刻意
瞄準告訴人之身體要害而為攻擊,且告訴人所受刀傷部分均為開
放性傷口,並無穿刺傷,與直接持刀猛刺而意欲致人於重傷害的
行為有別,尚難以告訴人上開指述即遽論被告庚○○有重傷害之
犯意
六其他於身體或健康,有重大不治或難治之傷害,刑法第10條第4
項定有明文
而所謂其他於身體或健康有重大不治或難治之傷害,係指傷害重
大,且不能治療或難於治療者而言,故傷害雖屬不治或難治,如
於人之身體或健康無重大影響者,仍非刑法第10條第4項第6款所稱
之重傷
然查,告訴人於本案發生前,右耳即已罹患聽力障礙,其於105年
2月18日本案發生後之105年3月8日、3月15日及3月22日,始前往O口長
庚醫院就診,主訴其自本案頭部受傷後,左耳開始出現聽力障礙
,經兩次聽力檢查後診斷為雙側聽力障礙,惟臨床上雙側聽力障
礙之可能成因眾多,依現今之醫學水準,尚無法判斷其成因為何
、是否難以治療、有無回復可能及可能復原至何種程度等問題,
此亦有O口長庚醫院106年12月14日(106)長庚院法字第1542號函暨檢
附己○○自105年2月18日至106年12月14日之病歷資料影本1份在卷可佐
(見本院卷(二)第143頁至第289頁),是本件告訴人左耳聽力障礙
之部分,究否係因本件傷害行為所致,即非無疑,本於罪疑唯輕
之法理,自應為有利於被告等4人之認定,而難認告訴人左耳聽力
障礙之部分,係因本件傷害行為所致,亦難遽令被告等4人擔負
刑法重傷害之罪責
(一)論罪:核被告辛○○、丙○○、乙○○、庚○○所為,均係犯
刑法第277條第1項之傷害罪
公訴意旨雖認被告庚○○係犯刑法第278條第1項之重傷害罪、被告
辛○○、丙○○、乙○○等人係犯刑法第277條第2項後段之傷害致
重傷罪嫌,惟被告庚○○主觀上並無重傷害之犯意,且告訴人所
受傷勢,亦未達刑法重傷害之程度,業如前述,是檢察官所引起
訴法條,容有未洽,惟重傷害罪、傷害致重傷罪與傷害罪,就傷
害人身體之被訴基本事實同一,本院於審理中亦告以被告可能涉
犯上開法條(本院卷(三)第292頁至第294頁、第432頁),足資保障
被告等人之防禦權,爰依法變更起訴法條予以審理
又刑法上之共同正犯,其共同之行為決意,雖不一定要在事前便
已存在,於行為實施中始形成亦可
於他人已實行一部之犯行後,始形成共同之行為決意,即所謂「
承繼之共同正犯」或稱「相續之共同正犯」,查被告辛○○、丙
○○、乙○○等3人下車後,被告辛○○徒手、被告丙○○、乙○
○則各持鋁製球棒1支朝告訴人攻擊,被告庚○○見狀,亦持西瓜
刀攻擊告訴人,顯見其與被告辛○○等3人係基於一共同之傷害
犯意分擔實施行為,自應對告訴人所受傷勢之全部結果共同負責
,是被告辛○○4人就本件傷害犯行,均有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
應論以共同正犯
(二)科刑:爰依刑法第57條規定,以行為人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
辛○○僅因細故,不思理性解決紛爭,即基於共同傷害之犯意,
邀集被告丙○○、乙○○持棒球棍到場教訓告訴人,而被告庚○
○與被告辛○○等3人及告訴人均不相識,亦無仇怨,即基於共同
傷害之犯意,持西瓜刀揮砍告訴人,致告訴人受有上開傷害,所
為應予非難,兼衡其等素行、犯罪動機、行為手段、所受刺激、
目的、所生危害程度、智識程度、家庭經濟狀況、犯後態度,以
及雙方因賠償金額有差距而未能達成調解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
如主文所示之刑
乙、無罪部分:壹、公訴意旨略以:被告辛○○(綽號:小小)
因告訴人己○○以臉書訊息相約辛○○之前妻O沛吟出遊而心生不
滿,即與被告辛○○、丙○○、乙○○、庚○○(綽號:阿康)
共同基於傷害之犯意聯絡,由辛○○以電話相邀被告丁○○、丙
○○、乙○○為其出氣,並要不知情之O欣如(涉嫌殺人未遂部分
,另為不起訴處分確定)以還錢為名義,與己○○約定於105年2
月18日22時54分許,在新北市○○區○○○街0號永吉國小前碰面,
丁○○則另以電話找來庚○○助陣,復要證人甲○○(涉嫌殺人
未遂部分,另為不起訴處分確定)駕駛車號0000-00號自用小客車,
沿路搭載丁○○、庚○○、辛○○、乙○○、丙○○前往上址,
庚○○並自備西瓜刀1把、丙○○、乙○○各自備鋁製球棒1支上
車
因認被告丁○○與被告辛○○等3人共同涉犯刑法第277條第2項後段
之傷害致重傷罪嫌
貳、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刑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定有明文
又認定不利被告之事實,須依積極證據,苟積極證據不足為不利
被告事實之認定時,即應為有利被告之認定,更不必有何有利之
證據(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30年上字第816號判例意旨可參
)
再被告或共犯之自白,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仍應調查
其他必要之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
2項定有明文
參、公訴意旨認被告丁○○涉犯刑法傷害致重傷罪嫌,無非係以
被告丁○○與同案被告辛○○、丙○○、乙○○及庚○○等人間
,主觀上有犯意聯絡為其主要依據
證人甲○○於偵訊及本院審理時證稱:伊跟丁○○在桃園喝酒,
丁○○喝醉了,所以伊要開車載丁○○回家,後來接到辛○○電
話說他老婆被騷擾的事,丁○○就說要去接阿康,好像有事說要
幫忙,一開始辛○○跟丁○○有聊天,但後來丁○○就酒醉睡著
,沒印象有提到到現場時,要打對方等語(見偵卷(二)第32頁、本
院卷(二)第334頁、第336頁、第337頁、第344頁)大致相符,是實難
認被告丁○○與被告辛○○等3人有何傷害之犯意聯絡,且其亦未
下車對告訴人為任何傷害之行為,故亦難認其與被告辛○○等3人
有何傷害之行為分擔
二同案被告庚○○於偵訊時,固曾陳稱是被告丁○○叫伊去幫忙
砍人等語,惟於檢察官詢問細節時,隨即改稱:被告丁○○跟我
說辛○○的老婆被騷擾,要我去幫忙,但沒有說砍人這二字,伊
覺得丁○○叫伊幫忙,應該是指去幫忙打人等語(見偵卷(二)第8
8頁),可知被告庚○○對於被告丁○○是否知悉被告辛○○要去
教訓告訴人,並要求被告庚○○幫忙乙節,於同一日之陳述,即
有前後不一之情形,是其所陳被告丁○○要其去幫忙砍人等語,
是否屬實,已非無疑
且證人即被告庚○○於本院審理時復證稱:當時丁○○跟伊說有
事情要處理,只說是小小老婆的事情,伊上車後,丁○○剛開始
有講話,但講得不清不楚,然後就睡著了,丁○○沒有叫伊去打
人,是伊自己認為丁○○找伊是要去打人等語(見本院卷(二)第3
51頁、第354頁、第357頁),亦與其於偵訊時最先之陳述不符,則在
乏其他補強證據證明公訴意旨所訴情節與事實相符之情形下,尚
難僅憑證人庚○○上開有瑕疵之證述,即遽為不利被告犯罪事實
之認定
肆、綜上所述,本件公訴人所舉之證據與指出之證明方法,尚不
足使本院確信被告丁○○有被訴共同傷害致重傷害之犯行,此外
,復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資證明被告丁○○有何公訴人所指此部
分犯行,揆諸前揭法條及判例意旨,既不能證明被告丁○○有共
同傷害告訴人之犯行,自應為被告丁○○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0條、第301條第
1項,刑法第277條第1項、第28條,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48年台上字第33號判例參照
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30年上字第816號判例意旨可參
名詞
共同正犯 2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277條第2項後段,277,傷害罪   2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1-1,A   1

刑法,第57條,57,刑之酌科及加減   1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1

刑法,第278條第1項,278,傷害罪   1

刑法,第10條第4項第6款,10,法例   1

刑法,第10條第4項,10,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2項,156,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