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北地方法院  20190202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56條,毀棄損壞罪
| 律師
主文
甲OO犯損害債權罪,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判決節錄
理由一、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刑事訴訟法第
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
,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
亦得為證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刑事訴訟法第
159條第1項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
,視為有前項之同意,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定有明文
其餘認定本案犯罪事實之非供述證據,查無違反法定程序取得之
情,依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規定反面解釋,具有證據能力
二、訊據被告固不否認其與源聯公司有向告訴人O大信借款,並提
供本案本票為擔保,且知悉本案本票裁定,及有將本案預為抵押
權移轉登記予O諾公司之事實,惟矢口否認有何毀損債權之犯行,
辯稱:伊辦理本案預為抵押權之登記,係為保障源聯公司對宇馥
公司及林明科之工程款債權
辯護人則辯護以:本案預為抵押權為源聯公司權利,並非被告之
權利,故非刑法第356條所稱債務人財產,告訴人係於105年8月4日調
閱臺北市○○區○○段○○段0000○號謄本,而被告於105年6月13
日已將本案預為抵押權移轉時,是本案並未處於將受強制執行之
際,況被告未將源聯公司對宇馥公司的工程款債權為讓與,故本
案預為抵押權之讓與應該也屬無效,被告及源聯公司本身的財產
並未減少,所以告訴人的債權也沒有受毀損的風險云云
(二)按刑法第356條之毀損債權罪,係處罰債務人毀壞、處分或隱匿
其財產之行為,構成要件明定其行為須於「將受強制執行之際」
之時點,始足認定債務人有意圖毀損債權人債權之情,而所謂「
將受強制執行之際」之判斷,實務上固有以「債權人已取得執行
名義後,強制執行程序終結前」為其認定標準,惟絕非指必須進
入強制執行程序尚未終結者,亦非指該執行名義必須確定者而言
,解釋上尚應包括足為執行名義之判決或裁定等(強制執行法第
四條各款參見)之作成並對外生效時,亦即該等執行名義使債權
人知悉後,即應從寬解釋為「將受強制執行之際」,換言之,於
保全處分之假扣押、假處分等程序,亦不應以債權人提供擔保聲
請強制執行時為準,而應以假扣押、假處分等保全裁定作成並對
外諭知(送達債權人)時為準,至於不採法院裁定作成時為準,
係因此時裁定並未對外生效,非屬有效之執行名義之故
辯護人雖辯護以被告未將源聯公司對宇馥公司的工程款債權讓與
O諾公司,故本案預為抵押權之讓與應屬於無效,被告及源聯公司
財產並未減少,故告訴人之債權沒受毀損風險云云
然被告將本案預為抵押權移轉登記予O諾公司,源聯公司客觀上已
非本案預為抵押權之受擔保人,仍得再將本案預為抵押權移轉登
記或為其他處分行為,本案預為抵押權有遭塗銷及移轉之可能,
自難謂被告及源聯公司之資產擔保未因而減損,告訴人之債權沒
受毀損風險之情,況縱使O諾公司未受讓本案預為抵押權所擔保之
工程款債權,而有本案預為抵押權移轉無效之虞,然源聯公司亦
有可能未就此部分為訴訟主張讓與無效,且縱使提起訴訟主張本
案預為抵押權移轉無效,亦難確保其訴訟結果為有利源聯公司,
故辯護人前開辯護意旨,亦不足採
按連帶債務人之財產為債權人債權之總擔保,故連帶債務人中之
一人,於將受強制執行之際,如基於損害債權人債權之意圖而毀
壞、處分或隱匿連帶債務人中任何一人之財產,縱該財產不屬為
處分之債務人所有,亦應論以刑法第356條之損害債權罪,始與立
法意旨相符(最高法院76年度台非第114號刑事判決採相同意旨)
查被告以其個人名義與源聯公司共同擔任發票人簽發本案本票,
業如前述,被告與源聯公司就本案本票依票據法第96條第1項、第
121條規定應負連帶責任,其等為連帶債務人關係,是被告將屬於
連帶債務人源聯公司之本案預為抵押權讓與移轉登記予O諾公司,
雖非處分被告個人財產,然被告仍為連帶債務人身分,於將受強
制執行之際,利用其為源聯公司負責人之便,將同為連帶債務人
之源聯公司之財產為處分,致使源聯公司之總體財產縮減,進而
損及告訴人就本案借款債權獲清償之可能,是揆諸前開見解,其
所為自該當於刑法第356條之構成要件,辯護人此部分辯護,仍無
足採
而債務人所有之總財產,為全體債權人債權之抽象擔保,已取得
執行名義而得參與分配之全體債權人,除具有優先受償權者外,
應就債務人可受執行之財產平均受償,此觀強制執行法第38條規定
自明
況依被告前開所述其係因源聯公司之外債問題、財務周轉不靈,
及恐第三者採取法律行動導致無法完整清償對其他債權人的債權
,而將本案預為抵押權讓與移轉登記O諾公司等情,足見被告主觀
上有避免受強制執行之可能,進而處分本案預為抵押權,以避免
該財產受強制執行,自有損害債權人債權之意圖甚明
至被告處分財產之動機,縱或兼有清償其他債務、解決財務危機
等情,然其既將本案預為抵押權讓與移轉他人,致無從確保告訴
人之本案借款債權日後受償之可能性,自不因處分財產之行為兼
有其他動機,而影響意圖損害告訴人債權之認定,被告及其辯護
人徒以被告處分上開財產之目的在於清償其他債務,維護債權人
受償公平為由,辯稱被告無損害債權人債權之意圖云云,顯不足
採信
三、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356條損害債權罪
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為源聯公司負責人,同為本
案本票裁定之債務人,明知其與源聯公司之財產已處於隨時得遭
告訴人聲請強制執行之狀態,竟擅將本案預為抵押權讓與移轉他
人而處分之,以此O式損害告訴人求償之權利,所為實屬不該,兼
衡其素行、家庭狀況、智識程度、犯罪之動機、目的、手段,迄
今尚積欠告訴人本案借款債權,犯後復否認犯行,飾詞卸責等一
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
四、不另為無罪之諭知:
(一)公訴意旨略以:被告基於毀損債權之犯意,於105年6月13日,將
源聯公司對林明科及宇馥公司之1億3,800萬元工程款債權,及為擔
保前開工程款債權而以臺北市○○區○○段○○段0000地號土地
為抵押物所設定之抵押權移轉登記予O諾公司,致告訴人之本案借
款債權無法就前開財產為強制執行,因而受有損害云云,因認被
告涉犯刑法第356條之毀損債權罪嫌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次按認定不利於被告之事實,須依積極證據,苟積極證據不足為
不利於被告事實之認定時,即應為有利於被告之認定,更不必有
何有利之證據(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判例同此意旨)
一程度,而有合理之懷疑存在時,致無從形成有罪之確信,根據
「罪證有疑,利於被告」之證據法則,即不得遽為不利於被告之
認定(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採同意旨)
(三)公訴人意旨認被告涉犯上開毀損債權罪嫌,無非係以告訴代理
人之指述、本案本票裁定、本案本票影本、本院105年度抗字第1
17號民事裁定、臺北市○○區○○段○○段0000○號謄本、異動索
引表、臺灣臺北地方法院105年度重訴字第1038號民事判決、臺北市
大安地政事務所105年大安字第000000號、第090690號土地登記申請書
為其主要論據
另臺北市○○區○○段○○段0000○號謄本、異動索引表、臺北市
大安地政事務所105年大安字第000000號、第090690號土地登記申請書
等證據,亦僅足證明源聯公司前承攬林明科及宇馥公司位在臺北
市○○區○○段○○段0000地號土地上之新建大樓,林明科及宇馥
公司於105年5月25日協議前開興建大樓之工程款債權為1億3,800萬元
,並以該新建大樓(即臺北市○○區○○段○○段0000○號)辦
理本案預為抵押權,以擔保前開工程款債權清償,及被告於105年
6月13日以預為抵押權讓與為原因,將本件抵押權辦理移轉登記予
O諾公司之事實,然前開證據均無法證明被告有將源聯公司對林明
科及宇馥公司之工程款債權讓與O諾公司,及林明科及宇馥公司有
以臺北市○○區○○段○○段0000地號土地為抵押物所設定預為
抵押權,且被告將之移轉與O諾公司之情,復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資
認定被告有將工程款債權讓與O諾公司,及林明科及宇馥公司有以
臺北市○○區○○段○○段0000地號土地為抵押物所設定預為抵
押權,且被告將之移轉與O諾公司之事實
是以,不能證明被告此部分犯罪,本應就被告上開被訴部分為無
罪判決之諭知,然因此部分若成立犯罪,與本院認定被告有罪之
毀損債權部分,具有實質上一罪關係,故本院爰就此部分不另為
無罪之諭知,附此敘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刑法第356條、第41
條第1項前段,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第2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判例同此意旨
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採同意旨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356條,356,毀棄損壞罪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356條,356,毀棄損壞罪   7

票據法,第96條第1項,96,匯票,追索權   1

票據法,第121條,121,本票   1

強制執行法,第4條,4,總則   1

強制執行法,第38條,38,關於金錢請求權之執行,參與分配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158-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