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北地方法院  20190226
檢方:公訴 , 院方:簡式審判程序  |  
刑法第55條,數罪併罰 | 刑法第339條第2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51條第6項,數罪併罰 |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1款,竊盜罪 | 刑法第47條第1項,累犯 | 刑法第51條第5項,數罪併罰 | 刑法第320條第1項,竊盜罪 | 刑法第59條,刑之酌科及加減 | 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2款,竊盜罪 | 刑法第339條之2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現金新臺幣參萬元|
主文
甲OO犯如附表所示之罪,各處如附表所示之刑及沒收
其中不得易科罰金之有期徒刑部分(即附表編號一,五,七),應執行有期徒刑壹年貳月
其中拘役部分(即附表編號三,四,六),應執行拘役捌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甲OO犯侵入住宅竊盜罪,累犯,處有期徒刑柒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現金新臺幣參萬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甲OO犯侵入住宅竊盜罪,累犯,處有期徒刑伍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甲OO犯非法由自動付款設備取財罪,累犯,處拘役伍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甲OO犯竊盜罪,累犯,處拘役參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SAMSUNG牌J7Pro手機壹支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甲OO犯侵入住宅竊盜罪,累犯,處有期徒刑柒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黑色包包壹個、現金新臺幣壹萬肆仟壹佰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甲OO犯詐欺得利罪,累犯,處拘役貳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壹仟壹佰零伍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甲OO犯踰越安全設備侵入住宅竊盜罪,累犯,處有期徒刑柒月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人民幣貳仟伍佰元、現金新臺幣參仟元、卡斯特香菸肆條、大衛杜夫香菸貳條、提袋壹個、香菸陸條、汽車鑰匙、機車鑰匙各壹支、遙控器貳臺均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判決節錄
(七)另意圖為自己不法之所有,基於竊盜之犯意,於107年8月10日5
時12分許,行經O增鈞位於新北市○○區○○路0號11樓住處,以攀
爬上址陽台窗戶之方式,侵入O增鈞上開住處內(所涉侵入住宅部
分,未據告訴),徒手竊取O增鈞所有之人民幣2,500元、新臺幣3,
000元、香菸6條(包含卡斯特4條、大衛杜夫2條)、提袋(內裝香菸
6條)、汽車鑰匙、機車鑰匙、遙控器2臺等物共計價值25,000元得
逞後,隨即逃離現場
(一)按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1款所謂「住宅」,乃指人類日常居住之
場所而言,公寓亦屬之(參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2972號判例意旨
)
又按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2款規定將「門扇」、「牆垣」、「其他安
全設備」並列,則所謂「門扇」專指門戶而言,應屬狹義-指分
隔住宅或建築物內外之間之出入口大門而言
至於已經入大門室內之住宅或建築物內部諸門,不論門房間門、
廚房門、通往陽臺之落地鋁製玻璃門,則應認係「其他安全設備
」(參司法院73年7月7日(73)廳刑一字第603號研究意見),又同
條款所謂「毀越」,依司法院26年院字第610號解釋,係指毀損或越
進而言,毀而不越,或越而不毀,均得依該條款處斷
而所謂「越進」,應解為超越或踰越而進,如係從門走入或啟門
入室,均不得謂為踰越門扇牆垣或安全設備(最高法院22年上字第
454號判例意旨、77年度台上字第1130號判決意旨參照)
查被告於事實欄二(一)、(二)、(五)所示之犯行,侵入告訴人O秀寶
、OO牡丹、O羽庭上開住處內,竊取財物,是就事實欄二(一)、(二
)、(五)部分,應該當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1款之侵入住宅竊盜犯行
(二)又按刑法第339條之2第1項之非法由自動付款設備取財罪,其所
謂「不正方法」,係泛指一切不正當之方法而言,並不以施用詐
術為限,例如以強暴、脅迫、詐欺、竊盜或侵占等方式取得他人
之提款卡或密碼,再冒充本人由自動提款設備取得他人之物,或
以偽造他人之提款卡由自動付款設備取得他人之物等,均屬之(
最高法院94年度台上字第4023號判決意旨參照)
經查,本件被告於事實欄二(三)所示之犯行利用其所竊得告訴人O
O牡丹使用陽信銀行甲卡之機會,將該信用卡插入便利商店之自動
櫃員機,輸入密碼,盜領款項得逞,被告以上開不正方法由自動
付款設備提領現金之行為,應係構成刑法第339條之2第1項之非法
由自動付款設備取財罪
(三)再按刑法第339條第1項、第2項分別規定詐欺取財罪及詐欺得利
罪,前者之行為客體係指財物,後者則指取得債權、免除債務、
延期履行債務或提供勞務等財物以外之財產上不法利益(最高法
院86年度台上字第3534號判決意旨參照)
刑法第339條第2項之詐欺得利罪,以詐得財產上之不法利益為要件
,倘所詐得者係現實之財物,則應屬同條第1項詐欺取財罪之範疇
(四)核被告甲OO所為:1.就事實欄二(一)、(二)、(五)部分,均係犯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1款之侵入住宅竊盜罪
2.就事實欄二(三)部分,係犯刑法第339條之2第1項之非法由自動付
款設備取財罪
至被告於107年5月29日之密接時間、在同一地點實施,犯罪手法相
同,出於同一非法由自動付款設備取財之目的,各行為之獨立性
極為薄弱,依一般社會健全觀念,在時間差距上,難以強行分離
,應視為數個舉動之接續施行,合為包括之一行為予以評價,為
接續犯,而應僅論以接續犯之一罪
3.就事實欄二(四)部分,係犯刑法第320條第1項之竊盜罪
4.就事實欄二(六)部分,係犯刑法第339條第1項之詐欺得利罪及同法
第339條第1項之詐欺取財罪
又被告就事實欄二(六)所示之2次詐欺犯行,係侵害同一法益,且
各係於密切接近之時間實施,犯罪手法相同,亦係出於同一詐取
利益之目的,各行為之獨立性極為薄弱,依一般社會健全觀念,
在時間差距上,難以強行分離,應視為數個舉動之接續施行,合
為包括之一行為予以評價,為接續犯,而應僅論以接續犯之一罪
另被告就上開所為,係以一行為觸犯上開數罪名,為異種想像競
合犯,應依刑法第55條規定從一重之詐欺得利罪處斷
起訴書意旨雖認被告就事實欄二(六)(即原起訴書犯罪事實四)所
為,除係涉犯詐欺取財罪嫌外,另係涉犯刑法第339條之1第2項之
非法由收費設備得利罪嫌等語,惟查:按刑法第339條之1係以不正
方法由收費設備取得他人財物或不法利益為要件,此所謂收費設
備係指藉由機械或電子控制系統收費,而直接提供一定物品或服
務之設備,如自動販賣機、公用電話機等
然本案被告如事實欄二(六)所為,係透過如如事實欄二(六)所示之
商店之刷卡交易平台,購買遊戲點數,而以聯邦銀行信用卡清償
債務之意,是刷卡平台僅係供被告傳送信用卡相關資訊之媒介,
自非刑法第339條之1所謂之收費設備
5.就事實欄二(七)部分,係犯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1款、第2款之踰越
安全設備侵入住宅竊盜罪
另按刑法第321條第1項所列各款為竊盜之加重條件,如犯竊盜罪兼
具數款加重情形時,因竊盜行為祇有1個,仍祇成立1罪,不能認
為法律競合或犯罪競合(最高法院69年台上字第3945號判例參照)
,是被告所為本件竊盜犯行雖兼具數款加重情形,揆諸前揭說明
,仍應僅成立1罪
(五)又被告所犯上開侵入住宅竊盜罪(3罪)、竊盜罪(1罪)、非
法由自動付款設備取財罪(1罪)、詐欺得利罪(1罪)、踰越安
全設備侵入住宅竊盜罪(1罪),犯意各別、行為互殊,應予分論
併罰
三、又按二以上徒刑之執行,除數罪併罰,在所裁定之執行刑尚
未全部執行完畢以前,各罪之宣告刑均不發生執行完畢之問題外
,似宜以核准開始假釋之時間為基準,限於原各得獨立執行之刑
,均尚未執行期滿,始有依刑法79條之1第1、2項規定,合併計算其
最低應執行期間,同時合併計算其假釋後殘餘刑期之必要
併執行之徒刑,本係得各別獨立執行之刑,對刑法第47條累犯之規
定,尚不得以前開規定另作例外之解釋,倘其中甲罪徒刑已執行
期滿,縱因合併計算最低應執行期間而在乙罪徒刑執行中假釋者
,於距甲罪徒刑期滿後之假釋期間再犯罪,即與累犯之構成要件
相符,仍應以累犯論(最高法院103年度第1次刑事庭會議決議、
103年度台非字第53號判決意旨參照)
乙案之執行期間自106年6月10日起,並於106年9月7日縮短刑期假釋出
監並付保護管束等情,此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1份附
卷可佐
是被告於106年9月7日縮短刑期假釋出監之際,前開甲案所示案件之
刑已執行完畢,是其於前案有期徒刑執行完畢後5年內,故意再
犯本案有期徒刑以上之7罪,均為累犯,各應依刑法第47條第1項規
定,加重其刑
四、再按若有情輕法重之情形者,裁判時本有刑法第59條酌量減輕
其刑規定之適用(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263號解釋意旨可資參照)
,從而其「情輕法重」者,縱非客觀上足以引起一般同情,惟經
參酌該號解釋並考量其犯罪情狀及結果,適用刑法第59條之規定
酌減其刑,應無悖於社會防衛之刑法機能(最高法院81年度台上
字第865號判決意旨可資參照)
次按刑法第321條第1項加重竊盜罪之法定刑為「6月以上5年以下有
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10萬元以下罰金」,衡以同為竊盜之人,其
原因動機不一,犯罪情節未必盡同,其所造成危害社會之程度有
異,法律科處此類犯罪,所設定之法定最低本刑卻相同,不可謂
不重
於此情形,倘依其情狀處以較法定刑度為低之有期徒刑,即足以
懲儆,並可達防衛社會秩序安全之目的者,自非不可依客觀之犯
行與主觀之惡性二者加以考量其情狀是否有可憫恕之處,適用刑
法第59條之規定酌量減輕其刑,期使個案裁判之量刑能斟酌至當,
符合比例原則(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6103號、97年度台上字第
4319號判決可資參照)
查被告為事實欄二(二)、(三)之行為時,因思慮欠周,致罹刑典,
且被告已與告訴人OO牡丹達成調解而願賠償告訴人損失,取得告
訴人原諒,此有本院調解筆錄影本1份在卷可考,衡情被告所犯事
實欄二(二)加重竊盜罪之最輕本刑為有期徒刑6月(累犯則為7月以
上),依被告犯罪之具體情狀觀之,確屬情輕法重,客觀上足以
引起社會一般人之同情,縱宣告法定最低度之刑猶嫌過重,故被
告所犯事實欄二(二)、(三)之加重竊盜罪、非法由自動付款設備
取財罪,犯罪情狀顯可憫恕,爰各依刑法第59條規定酌量減輕其刑
,並均依法先加後減之
五、爰審酌被告不思以正途獲取財物,竟恣意竊取他人財物,復
持竊得之信用卡前往特約商店盜刷而不法詐取財物,且持竊得之
提款卡盜領款項,所為不僅毫無尊重他人財產權之觀念,亦有害
金融秩序及交易安全,惟念及其犯後坦承犯行,尚有悔意,且業
與上開被害人OO牡丹達成調解,有上開調解筆錄1份在卷可佐,兼
衡其犯罪之動機、目的、手段,所生損害,暨其自承國中畢業之
智識程度、勉持之家庭經濟狀況,迄今仍未與其他被害人達成和
解並賠償損失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附表所示之刑,並分別就
得易科罰金之部分,諭知如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暨就判處不得
易科罰金之有期徒刑部分及拘役部分,各定其應執行之刑
事實欄二(七)之人民幣2,500元、現金3,000元、卡斯特4條、大衛杜夫
2條、提袋(內裝香菸6條)、汽車鑰匙、機車鑰匙各1支、遙控器
2臺,分屬被告犯上開犯罪事實之犯罪所得,均未據扣案,且未實
際合法發還被害人,宣告沒收亦無過苛、欠缺刑法上之重要性、
犯罪所得價值低微,或為維持受宣告人生活條件之必要等情形,
爰依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及第3項之規定於被告所犯各該罪責
項下宣告沒收,並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
徵其價額
(二)又被告犯事實欄二(二)、(三)所示之犯行,而竊得之皮包1個、
現金45,000元、家用鑰匙2串、遙控器1副及盜領之現金11萬元,均屬
被告之犯罪所得,因被告已與告訴人OO牡丹達成調解,此有本院
調解筆錄影本1份在卷可參,倘被告違反和解內容,告訴人亦得聲
請法院強制執行,是本院認被告與告訴人就本案所成立之和解內
容,已達到沒收制度剝奪被告犯罪所得之立法目的,如於本案仍
諭知沒收被告上揭犯罪所得,將使被告承受過度之不利益,顯屬
過苛,爰依刑法第38條之2第2項之規定,不予宣告沒收或追徵
事實欄二(五)之國泰世華信用卡、國泰世華提款卡、聯邦銀行信用
卡、郵局信用卡、郵局提款卡、臺灣中小企業銀行提款卡、日盛
銀行信用卡、國民身分證、健保卡各1張等雖亦屬被告竊得之物
,惟此等物品純屬個人身分證明、信用、資格之用,倘告訴人或
被害人申請註銷、掛失止付,並補發新卡片、證件,原卡片、證
件即失去功用,已不具刑法重要性,為免執行之困難,故依刑法
第38條之2第2項規定不予宣告沒收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第299條第1項前段、
第300條,刑法第320條第1項、第321條第1項第1款、第2款、第339條第
1項、第2項、第339條之2第1項、第47條第1項、第55條、第59條、第
41條第1項前段、第51條第5款、第6款,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
第2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加重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減輕
刑法,第59條,59,刑之酌科及加減
判例
參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2972號判例意旨
司法院73年7月7日(73)廳刑一字第603號研究意見),又同條款所謂「毀越」,依司法院26年院字第610號解釋
最高法院22年上字第454號判例意旨、77年度台上字第1130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4年度台上字第4023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86年度台上字第3534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69年台上字第3945號判例參照
最高法院103年度第1次刑事庭會議決議、103年度台非字第53號判決意旨參照
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263號解釋意旨可資參照
最高法院81年度台上字第865號判決意旨可資參照
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6103號、97年度台上字第4319號判決可資參照
名詞
接續犯 2 , 想像競合 1 , 分論併罰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273-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320條第1項,320,竊盜罪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1款,321,竊盜罪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2款,321,竊盜罪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339條第2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339條之2第1項,339-2,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刑法,第55條,55,數罪併罰

刑法,第59條,59,刑之酌科及加減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刑法,第51條第5項,51,數罪併罰

刑法,第51條第6項,51,數罪併罰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59條,59,刑之酌科及加減   5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5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1款,321,竊盜罪   5

刑法,第339條之2第1項,339-2,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4

刑法,第339條第2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3

刑法,第321條第1項第2款,321,竊盜罪   3

刑法,第55條,55,數罪併罰   2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2

刑法,第38條之2第2項,38-2,沒收   2

刑法,第339條之1,339-1,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2

刑法,第321條第1項,321,竊盜罪   2

刑法,第320條第1項,320,竊盜罪   2

刑事訴訟法,第6條,6,總則,法院之管轄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79條之12,79-12,A   1

刑法,第79條之1,79-1,假釋   1

刑法,第6條,6,法例   1

刑法,第51條第6項,51,數罪併罰   1

刑法,第51條第5項,51,數罪併罰   1

刑法,第4條,4,法例   1

刑法,第47條,47,累犯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1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沒收   1

刑法,第339條之1第2項,339-1,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1

刑法,第2條,2,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4條,4,總則,法院之管轄   1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條,2,總則,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273-1,第一審,公訴,審判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