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投地方法院  20190218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271條第1項,殺人罪 | 刑法第271條第2項,殺人罪 |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8條第4項,A | 刑法第55條,數罪併罰 | 刑法第51條第5項,數罪併罰 |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12條第4項,A
| 律師
主文
甲OO犯非法持有可發射子彈具殺傷力之槍枝罪,處有期徒刑參年捌月,併科罰金新臺幣陸萬元,罰金如易服勞役,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又犯殺人罪,處有期徒刑拾伍年陸月,褫奪公權7年
應執行有期徒刑拾捌年陸月,併科罰金新臺幣陸萬元,罰金如易服勞役,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褫奪公權7年
扣案如附表所示之物均沒收
判決節錄
二、甲OO於106年10月16日22時許,在南投縣○○鄉○○村○○巷00○
0號O語彤住處門外,因不滿O語彤回到華山巷祖宅居住成為其鄰居
及O語彤小孩之吵鬧聲音等細故,與O語彤及O語彤男友O彊發生爭執
,竟徒手揮拳毆打O語彤臉部,致O語彤受有臉部鈍傷、頸部扭傷
之傷害(傷害部分並未於本案起訴),另鄰居O桂菁聽聞爭吵聲外
出上前勸合,當O桂菁、O語彤及O彊均進入O語彤住家客廳內時,
甲OO竟返回其位於南投縣○○鄉○○村○○巷00○0號住處,拿取其
置放於住處具有殺傷力之上開槍枝及子彈,明知O語彤之住處即
南投縣○○鄉○○村○○巷00○0號房屋客廳內有人,其可預見如
持槍射擊屋內客廳,因無法瞄準子彈擊中位置,子彈可能射擊屋
內之人,導致屋內人員因槍擊死亡,竟仍基於倘因而殺害屋內之
人員亦不違反其本意之殺人不確定故意,在O語彤屋外,對於當時
在南投縣○○鄉○○村○○巷00○0號房屋客廳內O彊、O語彤及O桂
菁開槍,致當時站在屋內客廳門邊之O桂菁背部中央遭子彈1發擊
中,子彈貫穿身體自左胸竄出,O桂菁隨即倒地不起,而O彊、O語
彤未遭受槍擊而幸免於難
一、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規定:「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O詞
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定者外,不得作為證據
二、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調查中所為之陳述
,與審判中不符時,其先前之陳述具有較可信之特別情況,且為
證明犯罪事實存否所必要者,得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2規
定參照)
而上開條文所定之傳聞例外,必符合被告以外之人於司法警察官
、司法警察調查中所為之陳述,「與審判中不符」,且其先前之
陳述,具備「可信性」及「必要性」二要件,始例外得適用上開
規定,認其先前所為之陳述,為有證據能力
至所謂「必要性」要件,乃指就具體個案案情及相關證據予以判
斷,其主要待證事實之存在或不存在,已無從再從同一供述者取
得與先前相同之陳述內容,縱以其他證據替代,亦無由達到同一
目的之情形(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4365號判決意旨參照)
三、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偵查中向檢察官所為之陳述,除顯有不可
信之情況者外,得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定有明文
又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至
第159條之4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
酌該O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
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1項不
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O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項
之同意,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及第159條之5分別定有明文
五、另按除法律另有規定外,實施刑事訴訟程序之公務員因違背
法定程序取得之證據,其有無證據能力之認定,應審酌人權保障
及公共利益之均衡維護,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定有明文
(一)上揭被告非法持有具有殺傷力之改造手槍及子彈之犯罪事
實,業據被告迭於警詢、偵訊、本院準備程序及審理時坦承不諱
,並有臺灣南投地方檢察署106年度相字第449號卷卷附之現場照片
(第36至第41頁)、南投縣政府警察局106年10月18日投警鑑字第1060
049938號函暨檢附「O桂菁遭槍擊致死案」現場勘察報告1份及所附現
場跡證位置示意圖等資料(第70頁至第74頁)、現場照片16張(第
75頁至第82頁)、南投縣政府警察局勘察採證同意書(第83頁)、
南投縣政府警寮局刑案現場證物清單(第84頁)
(二)被告於106年10月16日22時許,在南投縣○○鄉○○村○○巷
00○0號O語彤住家門外,因不滿O語彤回到華山巷祖宅居住成為其鄰
居及O語彤小孩之吵鬧聲音等細故,與O語彤及O語彤男友O彊發生
爭執,徒手揮拳毆打O語彤臉部,致O語彤受有臉部鈍傷、頸部扭傷
之傷害,另鄰居O桂菁聽聞爭吵聲外出上前勸合,當O桂菁、O語彤
及O彊均進入O語彤住家客廳內時,甲OO返回其位於南投縣○○鄉
○○村○○巷00○0號住處,拿取其置放於住處具有殺傷力之上開
槍枝及子彈,在O語彤屋外,對南投縣○○鄉○○村○○巷00○0號
之房屋開槍,致當時站在屋內客廳門邊之O桂菁背部中央遭子彈1
發擊中,子彈貫穿身體自左胸竄出,O桂菁隨即倒地不起,嗣經O語
彤、O彊報警,甲OO隨即駕駛車牌號碼00-0000號自小客車逃往埔里
地區,O桂菁送醫後於同日23時49分不治死亡
3、證人所為之供述證言,係由證人陳述其所親身經歷事實之內容
,而證人均係於體驗事實後之一段期間,方於警詢或檢察官偵訊
時為陳述,更於其後之一段期間,始於審判中接受檢、辯或被告
之詰問,受限於人之記憶能力及O語表達能力有限,本難期證人於
警詢或檢察官偵訊時,能鉅細無遺完全供述呈現其所經歷之事實
內容,更無從期待其於法院審理時,能一字不漏完全轉述先前所
證述之內容
因此,詰問規則方容許遇有「關於證人記憶不清之事項,為喚起
其記憶所必要者」、「證人為與先前不符之陳述時,其先前之陳
述」之情形時,即使為主詰問亦可實施誘導詰問(刑事訴訟法第
166條之1第3項第3款、第6款參照),以喚起證人之記憶,並為精確
之O語表達
查證人O語彤、O彊就106年10月16日晚上因上開生活問題與被告發生
爭吵,而被告有毆打O語彤,O桂菁出來勸架,證人O語彤、O彊及O桂
菁返回南投縣○○鄉○○村○○巷00○0號後,證人O語彤及O桂菁
站在客廳門邊聯天,證人O彊亦在客廳內,之後即聽到槍聲,O桂
菁中槍倒地,被告則站在屋外等情,均為一致,至其等所證述屋
內外是否開燈、被告有無持槍毆打證人O語彤、被告開槍時證人O語
彤、O彊及O桂菁等人之相關位置,雖有不相符,然因本件發生槍
擊事件時間短暫,且被害人O桂菁又因槍擊而受傷倒地,於此當下
在場之人當會緊張,若不是刻意去記憶,亦非錄影機器,當無法
就事情全部發生之經過,予以完全無誤詳細敘述,偶有不相符,
亦為經驗之常理,況證人O語彤於警、偵訊及本院審理時亦證述
並沒有看到被告開槍之經過之對被告有利之證述,是依上所述,
本件不因證人O語彤、O彊於此上開部分之相互歧異及其他警偵訊不
同之證詞,而否認證人O語彤、O彊之全部之證述,亦不影響上開
本院上開事實之認定
(六)按刑法上之故意,分直接故意(確定故意)與間接故意(
不確定故意),「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明知並有意使其
發生者」為直接故意
三者概念並不相同,適用時應詳予區分(最高法院87年度台上字第
2716號裁判可資參照)
而行為人有無犯罪之故意,乃個人內在之心理狀態,惟有從行為
人之外在表徵及其行為時之客觀情況,依經驗法則審慎判斷,方
能發現真實(最高法院88年度台上字第1421號裁判可資參照)
又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明知並有意使其發生者,為直接
故意,亦稱確定故意
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預見其發生而其發生並不違背其本
意者,為間接故意,亦稱不確定故意
但不論其為「明知」或「預見」,皆為故意犯主觀上之認識,只
是O度強弱有別,行為人有此認識進而有「使其發生」或「O其發生
」之意,則形成犯意,前者為確定故意、直接故意,後者為不確
定故意、間接故意
而確定故意或不確定故意,其「明知」或「預見」乃在犯意決定
之前,至於犯罪行為後結果之發生,則屬因果關係問題,因O受有
物理作用之支配,非必可由行為人「使其發生」或「O其發生」
依上所述,依證人O彊、O語彤之主要證述,被告與證人O彊、O語彤
爭吵後,經O桂菁勸架後,O彊、O語彤及O桂菁乃進入O語彤之住處
即南投縣○○鄉○○村○○巷00○0號房屋客廳,而被告明知O彊、
O語彤及O桂菁於上開糾紛後,均進入上開O語彤之住處,竟基於想
要殺害人(即O彊)之犯意,對南投縣○○鄉○○村○○巷00○0號
房屋客廳內開槍,而當時客廳內有O彊、O語彤及O桂菁,其又未具
瞄準器,無法針對何人而射擊,則其可預見如持槍射擊屋內客廳
之人,如有射擊到,當會因其射擊時而產生死亡,則被告為本件
開槍之行為之時,對當時均在上開屋內客廳之O桂菁、O語彤及O彊
等3人,均可認有殺人之不確定故意,而非僅係對O彊而已
亦即被告持裝填有殺傷力子彈之改造手槍,乃致命性危險武器,
朝人身體射擊極易取人性命,此為一般人客觀上所知悉,被告於
案發當時亦知悉持槍射擊屋內,子彈擊發之O速足以貫穿大門、窗
戶玻璃而射中屋內之人,造成屋內之人因槍擊致死,且被告自承
未具瞄準器及屋外無燈光之下,無法藉以確定其子彈擊中位置,
以避免不致傷及人命(即O彊以外之人)之情形下,仍猶朝O語彤
之屋內射擊,被告主觀上可預見證人O語彤之上開住處內有O語彤、
O彊及O桂菁,且其顯可預見擊發之子彈可能O速穿透大門、跳彈、
反彈等情況而擊中屋內之人,極有可能射中屋內人體要害造成死
亡結果之O度危險性,其仍持槍朝有證人O語彤、O彊及被害人O桂
菁之證人O語彤之上開住處射擊1槍,是被告主觀上顯有殺人之不確
定故意甚明
(七)被告稱不知道開槍有打到人云云,經查,被告於106年10月1
6日晚上開完槍,於23時許與證人O瑞雄、O樵興會合時,被告即已稱
其開槍射擊到人,致使人倒地等情,於106年10月17日與證人O正義
會合時亦稱有開槍打到人,此分別經證人O瑞雄、O樵興、O正義於
警詢時證述屬實(見偵字第5162號卷第42頁、第52頁、第55頁),是
被告上開所辯亦不足採
(八)被告及其辯護人稱其因長期為精神疾病所因擾,當天喝酒
及吃FM2致其思慮降低,並會導致呼吸抑制與走路失序云云,並以
相關之病歷、診斷證明書、領藥O錄及證人O世珠為證,然究竟被告
當日有無服用有無飲酒及服用FM2之藥物,僅有證人即其妻O世珠
之到庭陳述,並無其他檢驗報告為證,被告此部分所述,尚有所
疑?況本件被告於開槍之後,因O冠翔之O輛擋住被告之O輛而有請證
人O冠翔移車(此經證人O冠翔於警詢時證述明確,見相卷第28頁)
,並於移車後隨即駕駛車牌號碼00-0000號自小客車逃往埔里地區
,且尋找證人O瑞雄為躲藏,如有因喝酒及服用上開藥物造成被告
及其辯護人所稱之對精神及行動有重大影響,被告於開槍之後當
無法從事其上開開車,並尋找友人之躲藏之行為
再本案經本院送衛生福利部草屯療養院鑑定被告於本件行為時之
精神狀況,經鑑定結果認定:被告此次犯行應與情緒及衝動控制
欠佳相關,其於犯行當時並未因上述精障礙之影響,致其辯識行
為違法或依其辯識而行為之能力達到顯著減低或喪失之O度,此有
衛生福利部草屯療養院107年10月31日草療精字第1070011784號函附之
精神鑑定報告書在卷可憑(見本院卷卷三第107頁至第117頁),足
認被告及辯護人上開所辯稱,均不足採,本件亦無刑法第19條第1
項、第2項規定適用之O地
(九)另被告其辯護人辯稱:被告並無與O桂菁有糾紛,因此並無
殺人之犯意云云,經查,本院如上認定被告係對房屋客廳內有人
之情況下開槍,即對房屋客廳內之人有殺人之不確定故意,非認
定被告有殺O桂菁之確定故意,況被告亦自承有殺O彊之犯意(即
有殺人之犯意),且現今殺人案件頻傳,殺人之犯嫌對被害人無
親無故無仇恨之下仍予殺害者所在多有(如眾所周知之捷運殺人
案),要無法以與被害人無糾紛即認定無殺人之犯意,被告上開
所稱,亦不足採
一、按未經O可寄藏槍、彈,係侵害社會法益之罪,同時寄藏種類
相同之槍、彈,縱令客體有數個(如數支同種類槍枝、數發同種
類子彈),仍為O純一罪,不生想像競合問題(最高法院97年度台
上字第231號判決意旨參照)
一般社會通念,認應評價為一行為,自應適用想像競合犯之規定
論以一罪,方符合刑罰公平原則(最高法院99年度台上字第1484、
4123號判決意旨參照)
是被告非法持有槍彈部分之所為,是屬繼續犯,而犯槍砲彈藥刀
械管制條例第8條第4項之未經O可持有可發射子彈具有殺傷力之改
造手槍罪及同條例第12條第4項之未經O可持有具殺傷力之子彈罪(
共14顆)
而被告同時持有具殺傷力之改造槍枝及子彈之行為,係以一行為
而觸犯上開二罪名,為想像競合犯,依刑法第55條之規定,應從一
重之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8條第4項之未經O可,持有可發射子
彈具有殺傷力之改造槍枝罪處斷
二、核被告於106年10月16日22時許持上開槍彈朝內有O語彤、O彊及O
桂菁之南投縣○○鄉○○村○○巷00○0號O語彤住家射擊,致O桂菁
死亡,O語彤及O彊未被射擊到而幸免於難之行為,係犯刑法第27
1條第1項殺人罪、第271條第2項、第1項殺人未遂罪,被告此部分係
以一行為而觸犯3罪名、侵犯數法益,為想像競合犯,依刑法第5
5條之規定,應從一重論以刑法第271條第1項殺人罪
檢察官雖未就被告殺害O語彤、O彊未遂之行為起訴,惟此部分與起
訴部分有想像競合犯之裁判上一罪關係,惟起訴效力所及,本院
自得一併審理
三、被告所犯之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8條第4項之未經O可,持
有可發射子彈具有殺傷力之改造槍枝罪及刑法第271條第1項殺人罪
,犯意各別,應予分論併罰
犯罪後僅坦承持有槍彈犯行,然否認殺人既遂之犯行,及參酌被
告之財產狀態(此有稅務電子閘門財產所得調件明細表在卷可憑
,見本院卷卷三第211頁),於審理期間始終未能與被害人O桂菁家
屬及其他被害人達成和解而賠償被害人O桂菁家屬及其他被害人之
損害,另告訴人O碧雲請求從重量刑,檢察官亦請求從重量刑之
意見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罰金部分並諭知易
服勞役之折算標準
至被告所犯殺人犯行,因剝奪他人之生命權,危害社會治安至鉅
,認有褫奪公權之必要,爰併依刑法第37條第2項規定,宣告褫奪
公權7年,以示懲儆
五、數罪併罰之定應執行之刑,係出於刑罰經濟與責罰相當之考
量,並非予以犯罪行為人或受刑人不當之利益,為一種特別的量
刑過程,相較於刑法第57條所定科刑時應審酌之事項係對一般犯罪
行為之裁量,定應執行刑之宣告,乃對犯罪行為人本身及所犯各
罪之總檢視,除應考量行為人所犯數罪反應出之人格特性,並應
權衡審酌行為人之責任與整體刑法目的及相關刑事政策,在量刑
權之法律拘束性原則下,依刑法第51條第5款之規定,採限制加重
原則,資為量刑自由裁量權之外部界限,並應受法秩序理念規範
之比例原則、平等原則、責罰相當原則、重複評價禁止原則等自
由裁量權之內部抽象價值要求界限之支配,使以輕重得宜,罰當
其責,俾符合法律授與裁量權之目的,以區別數罪併罰與O純數
罪之不同,兼顧刑罰衡平原則(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21號判決
意旨參照)
數罪併罰定應執行刑之裁量標準,法無明文,然其裁量仍應兼衡
罪責相當及特別預防之刑罰目的,具體審酌整體犯罪過程之各罪
關係(例如各行為彼此間之O聯性《數罪間時間、O間、法益之異同
性》、所侵害法益之專屬性或同一性、數罪對法益侵害之加重效
應等)及罪數所反應行為人人格及犯罪傾向等情狀綜合判斷,為
妥適之裁量,仍有比例原則及公平原則之拘束,倘違背此內部界
限而濫用其裁量,仍非適法(最高法院104年度台抗字第718號裁定
意旨參照)
因之,刑法第51條數罪併罰定執行刑之立法O式,非以累加O式定應
執行刑,如以實質累加之O式定應執行刑,則處罰之刑度顯將超過
其行為之不法內涵,而違反罪責原則,及考量因生命有限,刑罰
對被告造成之痛苦O度,係隨刑度增加而生加乘效果,而非以等
比O式增加,是則以隨罪數增加遞減其刑罰之O式,當足以評價被告
行為之不法性之O理(即多數犯罪責任遞減原則),且定應執行
刑之裁量時,亦應考量罪責相當、刑罰目的、各罪關係、侵害法
益及罪數暨行為人人格及犯罪傾向等情狀綜合判斷
本院審酌被告所犯上開2次犯行之關係,其犯罪O式、侵害法益均不
相同,被告是持前揭槍、彈以遂行殺人既遂犯行之O連性等情,
爰就被告所犯上開2罪,定其應執行之刑為18年6月,併科罰金6萬元
,併諭知易服勞役之折算標準,併宣告褫奪公權7年
六、扣案之改造手槍1支(含彈匣2個,槍枝管制編號:0000000000號
),均為被告犯罪所用之物並為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所管制之
違禁物,應依刑法第38條第1項、第2項規定宣告沒收
另16顆非制式子彈彈殼及彈頭1顆,均為本件被告犯罪所用之物,
亦應依刑法第38條第2項規定諭知沒收
七、依起訴書所載被告係持有具殺傷力之子彈16顆,其中1顆經被
告射擊,擊中被害O桂菁致O桂菁死亡,認具殺傷力,另15顆經送鑑
定,均經試射,其中2顆無法擊發,認不具殺傷力,此有上開鑑定
書可憑,是該2顆經鑑定無殺傷力之子彈,原應為此部分無罪之
諭知,惟被告此部分被訴犯行與其前揭非法持有具殺傷力子彈部
分,為O純一罪關係,爰不另為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槍砲彈藥刀械管制
條例第8條第4項、第12條第4項,刑法第11條前段、第271條第1項、
第2項、第55條、第42條第3項、第51條第5款、第38條第1項、第2項、
第37條第2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4365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87年度台上字第2716號裁判可資參照
最高法院88年度台上字第1421號裁判可資參照
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231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9年度台上字第1484、4123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21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4年度台抗字第718號裁定意旨參照
名詞
不確定故意 8 , 直接故意 3 , 想像競合 5 , 繼續犯 1 , 分論併罰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8條第4項,8,A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12條第4項,12,A

刑法,第11條前段,11,總則,法例

刑法,第271條第1項,271,殺人罪

刑法,第271條第2項,271,殺人罪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42條第3項,42,總則,易刑

刑法,第51條第5項,51,總則,數罪併罰

刑法,第38條第1項,38,總則,沒收

刑法,第38條第2項,38,總則,沒收

刑法,第37條第2項,37,總則,刑

引用法條

刑法,第271條第1項,271,殺人罪   5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8條第4項,8,A   4

刑法,第55條,55,總則,數罪併罰   3

刑法,第38條第2項,38,總則,沒收   3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3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12條第4項,12,A   2

刑法,第51條第5項,51,總則,數罪併罰   2

刑法,第38條第1項,38,總則,沒收   2

刑法,第37條第2項,37,總則,刑   2

刑法,第271條第2項,271,殺人罪   2

刑法,第57條,57,總則,刑之酌科及加減   1

刑法,第51條,51,總則,數罪併罰   1

刑法,第42條第3項,42,總則,易刑   1

刑法,第19條第2項,19,總則,刑事責任   1

刑法,第19條第1項,19,總則,刑事責任   1

刑法,第11條前段,11,總則,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66條之1第3項第6款,16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6條之1第3項第3款,16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2,159-2,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第2項,159-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158-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