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栗地方法院  20190212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森林法第52條第3項,罰則 | 森林法第50條,罰則 | 森林法第52條第1項,罰則 | 森林法第52條第1項第6款,罰則 | 刑法第51條第7項,數罪併罰 | 森林法第52條第1項第4款,罰則 | 森林法第52條第5項,罰則 | 森林法第52條第2項,罰則 | 刑法第47條第1項,累犯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森林法第50條第1項,罰則 | 刑法第51條第5項,數罪併罰 | 森林法第52條,罰則
| 律師
主文
甲OO犯如附表一所示之罪,各處刑及沒收如附表一所示
應執行有期徒刑參年貳月,併科罰金新臺幣伍佰萬元,如易服勞役以罰金總額與壹年之日數比例折算
沒收部分併執行之
甲OO犯如附表二所示之罪,各處刑及沒收如附表二所示
應執行有期徒刑壹年拾月,併科罰金新臺幣壹佰貳拾萬元,如易服勞役以罰金總額與壹年之日數比例折算
沒收部分併執行之
甲OO無罪
判決節錄
(一)證據能力之說明:1、依通訊保障及監察法(下稱通保法)
第18條之1第1項之規定,另案監聽所取得之內容有無證據能力,係
採「原則排除、例外容許」之立法體例
本條項但書所定另案監聽內容得作為證據之要件有二,即實質要
件係以「重罪列舉原則」(通保法第5條第1項所列各款之罪),或
非屬重罪但「與本案具有關連性之犯罪」(輕罪)者為限,並輔
以於發現後7日內補行陳報法院審查認可為程序要件
此項於偵查中另案監聽應陳報法院事後審查之立法,與刑事訴訟
法第131條第3項對於逕行搜索,應於實施或執行後3日內陳報該管法
院或報告該管檢察官及法院,由法院審查之立法例相仿,蓋另案
監聽係依附於本案監聽而存在,本質上與逕行搜索同為無令狀之
強制處分,且俱因急迫性併屬未及事先聲請令狀,為避免浮濫,
故由法院介入先行審查
而另案監聽所得之內容,是否符合「重罪列舉原則」或「與本案
具有關連性之犯罪」類型,純然為對於通訊內容之判別而已,較
之於逕行搜索之該當要件,原不具有審查急迫性,甚至無予先行
審查之必要性,即使有逾期或漏未陳報等違背法定程序之情形,
受訴法院於審判時自仍得適用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規定,再行審
酌裁量其得否為證據(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3052號判決意旨參
照)
附表三所示通訊監察譯文(下稱本案譯文),係臺灣苗栗地方檢
察署檢察官以被告甲OO、同案被告O偉志涉犯森林法第52條之罪嫌為
由,向本院聲請對其等所持用行動電話實施通訊監察,經法官核
發通訊監察書後,對上開行動電話監聽、錄音而取得,有本院1
06年聲監字第142、144號、106年聲監續字第217、219、265、266號通訊監
察書及電話附表可稽(106年度偵字第4291號卷,下稱4291偵卷,卷
二第105至117頁)
然查:被告乙OO經檢察官起訴涉犯之森林法第52條第3項、第1項第
4款結夥二人以上故買森林主產物貴重木贓物罪,既屬通保法第5條
第1項第17款規定得受通訊監察之罪,執行機關實無利用其他案件
合法監聽而附帶監聽被告乙OO之必要
參以該犯罪行為對國家財產及森林資源保育之嚴重影響,從形式
上觀之,執行機關如依同法施行細則第16條之1第2項之程序,將本
案譯文報由檢察官陳報法院審查,法院尚無不予認可之理由,堪
認執行機關無故意不報請法院審查之意圖
況被告乙OO並不否認自己與被告甲OO間有本案譯文編號1至3、5、6、
9、15所載對話內容,對於本案譯文作為本案證據資料,亦未爭執
其證據能力(本院卷二第89至93頁)
2、被告甲OO、同案被告O偉志、日如祥於警詢時所為供述,均屬被
告乙OO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陳述,經辯護人爭執其證據能力
(本院卷三第15頁),且查無其他法律規定例外得為證據之情形,
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規定,不得作為認定被告乙OO犯罪事實
存否之實體證據
3、本判決所引用其餘被告甲OO、乙OO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
面陳述,業經本院於審判程序對當事人提示並告以要旨,檢察官
、被告甲OO及辯護人、被告乙OO及辯護人均未就其證據能力聲明
異議(本院卷二第48至52、91至95頁,卷四第28至32頁),應認已獲
一致同意作為證據,本院審酌相關陳述作成時之情況,尚無違法
或證明力明顯過低之瑕疵,與本案待證事實復具有相當關連性,
認為適當,不論該等傳聞證據是否具備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至第
159條之4所定情形,依同法第159條之5第1項規定,均得作為證據(
最高法院105年度台上字第3007號判決意旨參照)
(2)檢察官起訴書就被告甲OO向O光輝、O光榮買受之樹種誤載為「檜
木」,另就附表一編號3之數量、編號5之狀態、編號6之價格及數
量部分亦有誤載,爰參酌被告甲OO於本院審理時所陳:扁柏也是
檜木類,所以我講的檜木是臺灣扁柏也沒有錯,他們給我的東西
就是同樣一種,數量、金額因為買太多次我不記得了,應該以O光
輝他們說的為準,聚寶盆蓋子只是小小一塊、還沒刻好,就是小
塊的樹根等語(本院卷四第38至42、87頁),及臺灣新竹地方法院
106年度原訴字第50號刑事判決所確認O光輝、O光榮等人各次竊取並
出售予被告甲OO之樹種、數量及價格(本院卷四第132頁),更正
認定如本判決犯罪事實一及附表一所示
此外,衡酌證人甲OO與被告乙OO之間無任何怨隙、糾紛(此亦為被
告乙OO所是認,見5826偵卷第112頁反面),又森林法未設有如槍砲
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18條關於供述「去向」因而查獲之減刑規定
,本案亦未經檢察官事先同意適用證人保護法相關減刑規定,證
人甲OO不能藉由指證被告乙OO向其買受牛樟,而獲得任何減刑寬典
,可知證人甲OO並無捏造事實構陷被告乙OO之動機,殊不致冒著受
偽證罪追訴處罰、得罪被告乙OO及毀壞自己「商譽」之風險,兩
度於具結後故為不利被告乙OO之虛偽證言
(5)被告乙OO固以前詞置辯,惟觀諸其於警詢及偵查中,就本案譯文
編號1至3、5、6、9、15所示通話內容,一概謊稱是要向證人甲OO「
買水果」、「買柿子」或「買梨子」,對於「水果一斤14塊」、
「可是我們老闆說現在都沒有人在收貨了,他說這個價格沒有這
麼高,以前是因為大家O在搶」、「是因為老闆要這個價格收,因
為我們要出到另一個地方,現在那個地方沒有要收了,我們就沒
辦法買了,我們買也是我們自己用而已」、「凌晨小弟弟送水果
過來」等通話內容及為何甲OO要在晚上10點多送十幾顆水果過去
,均無法提出解釋(5826偵卷第9至13、109至111、165頁),至本院審
理時方坦承上開通話內容為討論牛樟交易,可見被告乙OO先前之
陳述即避重就輕,存有不到證據浮現不坦白交代案情之僥倖心理
甚明,其於審判中翻異前詞再為「有討論、未交易」之辯解,自
難遽予採信
倘若被告乙OO對外買受牛樟係以「有合法來源證明」為前提要件,
無合法來源證明者絕不採購,其理應於電話接洽時即對意圖販賣
牛樟之證人甲OO言明,如有相關證明文件應一併提供,如無則恕
難交易,避免失信於人,否則證人甲OO遠從苗栗載運無合法來源
證明之牛樟前來彰化卻遭拒絕交易,不但白跑一趟,浪費時間、
體力及油料,還冒著為警攔檢查緝之極大風險,豈不損害晟峰公
司之誠信商譽,或使晟峰公司被懷疑為盜伐牛樟之幕後金主?然
被告乙OO在電話中竟只顧著與證人甲OO討價還價、約定時間地點看
貨等等,全無確認牛樟來源合法性或提醒攜帶相關文件之舉,足
見其根本不在乎證人甲OO兜售之牛樟有無合法來源證明,只要品
質、價格可以接受就會採購
況證人甲OO向被告乙OO兜售無合法來源證明之牛樟並非僅有1次,而
係至少3次,更均有實際載運牛樟前往晟峰公司,如果證人甲OO曾
因欠缺相關證明文件遭被告乙OO拒絕交易,則其日後再嘗試與被
告乙OO交易,顯無成功之望,豈有可能願意一而再、再而
另被告乙OO自陳於106年7月21日,偕被告丙OO、女兒,駕駛車牌號碼
000-0000號自用小客車,從臺中烏日住處出發,沿國道三號高速公
路、南迴公路,前往臺東參加成功獅子會授證活動(本院卷三第
229至232頁),惟依遠通電收股份有限公司107年11月7日總發字第107
0001902號函所附106年7月21日AUU-9928車輛通行明細記載,上開車輛於
當日第一個通行門架為「國道三號南下219.40」、通行路段為「草
屯-中興系統(台76-八卦山隧道)」、交易時間為「12:22:39」(本
院卷三第287至291頁),對照國道各路線設施(交流道、服務區)
里程一覽表(本院卷三第295至300頁)可以證明,被告乙OO並不是從
接近其住處的烏日交流道,而是從接近晟峰公司的草屯芬園交流
道駛入國道三號高速公路,且出發時間已在證人甲OO所稱與被告
乙OO見面的「快中午」以後,被告丙OO復於本院審理時供稱:106年
7月21日那一天也有可能乙OO有下車進公司,拿個公司的產品當禮
物,拿了就走等語(本院卷三第64至66頁),由此足徵證人甲OO證
述當日上午在晟峰公司與被告乙OO完成交易等情,仍屬可信,被
告乙OO辯稱當日未與證人甲OO見面云云,則不值採憑
辯護人雖質疑106年7月21日被告乙OO在晟峰公司停留時間短暫,不足
供證人甲OO將重達747公斤之牛樟卸貨、完成交易,然依本案譯文
編號16所示,證人甲OO於當日9時49分許就在「磅」(秤重)牛樟,
可見當時已經卸貨,只須等待逐一秤重完畢、被告乙OO前來驗貨
付款,就能完成交易,而被告乙OO遲至快中午才到場,衡情當時
應只剩下驗貨付款一道程序,是縱使被告乙OO下車進公司後僅短暫
停留,亦應足供其與證人甲OO完成該次交易,辯護人上開陳述尚
難採為對被告乙OO有利之認定
(三)論罪科刑:1、森林法第52條第3項規定,犯同條第1項之森林
主產物為貴重木者,加重其刑至2分之1,併科贓額10倍以上20倍以
下罰金,係犯罪類型變更之個別犯罪行為予以加重,當屬刑法分
則加重之性質而成為另一獨立之罪,該罪名及構成要件與常態犯
罪之罪名及構成要件應非相同,有罪判決自應諭知該罪名及構成
要件
故核被告甲OO如附表一編號1至10所為、被告乙OO如附表二編號1至3
所為,均係犯森林法第50條第1項之故買贓物罪
被告甲OO如附表一編號11所為,則係犯同法第52條第3項、第1項第6
款之故買森林主產物貴重木贓物,為搬運贓物,使用車輛罪,並
應依同法第52條第3項規定加重其刑
2、公訴意旨認被告乙OO涉犯森林法第52條第3項、第1項第4款之結夥
二人以上竊取森林主產物貴重木贓物罪
惟按刑法分則或刑法特別法中規定之結夥二人或三人以上之犯罪
,應以在場共同實施或在場參與分擔實施犯罪之人為限,不包括
同謀共同正犯在內
森林法第52條第1項第4款所稱結夥二人以上,指實施中之共犯二人
以上者而言,其非在場實施或分擔行為之一部者,不得算入結夥
人數之內(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7210號判例、88年度台上字第515
9號判決意旨參照)
本案起訴書記載被告丙OO與被告乙OO「一同商議買受條件,再由乙
OO負責與甲OO聯繫、出面向甲OO買受牛樟木」,且現存證據不足以
證明被告乙OO與被告甲OO會面交易牛樟時,被告丙OO有在場實施搬
運、收取牛樟或付款等行為,則被告丙OO縱與被告乙OO有共同故買
贓物之犯意聯絡,其亦僅屬事前參與謀議之同謀共同正犯,並非
在場共同實施或在場參與分擔實施犯罪之人,揆諸前揭說明,不
得將被告丙OO算入「結夥」人數之內,況被告丙OO經本院審理後
認其犯罪不能證明,應受無罪之判決(詳後述),被告乙OO所為自
無從論以結夥二人以上竊取森林主產物貴重木贓物罪
4、被告甲OO上開11次犯行、被告乙OO上開3次犯行,犯意各別,行為
互殊,均應分論併罰
其受前開徒刑之執行完畢後,5年以內故意再犯本案有期徒刑以上
之11罪,均為累犯,應各依刑法第47條第1項規定,就附表一編號
1至10所示之罪加重其刑,就附表一編號11所示之罪遞加重其刑
6、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並審酌被告甲OO、乙OO各為圖加工或
變賣牟利,被告甲OO故買明知為國有林地內遭盜伐之臺灣扁柏、
牛樟共11次,其中1次並使用小客貨車搬運贓物,被告乙OO故買明
知無任何合法來源證明、來路不明之牛樟共3次,渠等各次故買贓
木之數量、材積、價值,被告甲OO最後1次故買之牛樟已經警當場
查扣後發還新竹林管處,被告甲OO、乙OO其餘各次故買之贓木則均
經變賣或下落不明、無法返還,渠等所為助長盜伐集團戕害多年
生成之國有珍貴林木,且係反覆為之,對國家財產及森林資源之
保育所生危害非輕,兼衡渠等犯罪後,被告甲OO雖曾否認犯行,
嗣已知所悔悟,全部坦承並翔實供述涉案情節,被告乙OO無視證
據確鑿,矢口否認向被告甲OO買受牛樟,一再飾詞卸責,使法院須
耗費相當司法資源調查證據,又被告甲OO、乙OO均迄未與新竹林
管處和解或提出賠償之態度,暨被告甲OO有違反能源管理法、石油
管理法、廢棄物清理法、水土保持法、侵占、贓物等前科(累犯
部分不予重複評價),品行非佳,被告乙OO無犯罪科刑紀錄,品
行尚可,被告甲OO自述高職畢業學歷之智識程度,目前無業、因
腿部開刀在家復健休養、依靠家人接濟照顧之生活狀況,被告乙
OO自述大學畢業學歷之智識程度,現職晟峰公司會計兼實際負責人
、月收入3萬餘元、需照顧2名稚齡子女之生活狀況等一切情狀,
就被告甲OO所犯11罪、被告乙OO所犯3罪,分別量處如附表一、二主
文欄所示之有期徒刑及罰金(附表一編號11之罰金除外,詳後述
),並諭知罰金易服勞役折算之標準
7、森林法第52條第1項所謂「贓額」係指其竊取之森林主產物之價
額,其贓額之計算,應以行為人竊取森林主(副)產物時,被害
客體之山價為準,如係已就贓物加工或搬運者,自須將該項加工
與搬運之費用,扣除計算
關於併科罰金部分,係以贓額(即山價)之倍數為準據,自屬刑
法第33條第5款之特別規定
故如遇山價計算至百元以下者,乘以倍數後之罰金,仍應計算至
百元以下(最高法院47年台上字第1095號判例、81年度台上字第1758
號、95年度台上字第2020號判決意旨參照)
(四)沒收:1、犯本條之罪者,其供犯罪所用、犯罪預備之物或
犯罪所生之物,不問屬於犯罪行為人與否,沒收之,森林法第52
條第5項定有明文
扣案之車牌號碼000-0000號自用小客貨車1輛、Benten廠牌手機1支(含
門號0000000000號SIM卡1張),分別係供被告甲OO犯如附表一編號11所
示森林法第52條之罪時搬運贓物、聯繫賣家即同案被告O偉志所用
之工具,且上開車輛價值約6、7萬元(本院卷四第55頁),上開手
機價值衡情不過數千元,皆遠低於該次故買牛樟之價值163,399元
,宣告沒收或追徵並無過苛之虞,是應依前揭規定,不問屬於被
告甲OO與否,均予以宣告沒收
前二項之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
其價額
第1項及第2項之犯罪所得,包括違法行為所得、其變得之物或財產
上利益及其孳息
犯罪所得已實際合法發還被害人者,不予宣告沒收或追徵,刑法
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第4項及第5項分別定有明文
上開財物屬於被告甲OO,迄未實際合法發還被害人新竹林管處,且
價值尚非低微,均應依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規定,宣
告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2)被告乙OO所故買如附表二編號1至3所示牛樟,乃其違法行為所得
,屬於被告乙OO,迄未實際合法發還被害人新竹林管處,且價值
尚非低微,亦均應依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規定,宣告沒
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宣告前二條之沒收或追徵,有過苛之虞、欠缺刑法上之重要性、
犯罪所得價值低微,或為維持受宣告人生活條件之必要者,得不
宣告或酌減之,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第38條之2第2項分別定有明
文
被告甲OO犯如附表一編號1至10所示森林法第50條之罪時聯繫賣家O光
輝等人所用之手機(含SIM卡),及被告乙OO犯如附表二編號1至3
所示森林法第50條之罪時聯繫被告甲OO所用之手機(含SIM卡),固
均屬供犯罪所用之物,惟依當前科技發展程度,手機乃易於取得
、更換頻率極高而生命週期短暫之物,申辦行動電話SIM卡之程序
亦極為簡便,難認剝奪該等物品之所有得以有效預防並遏止犯罪
,故對供上開犯罪所用之手機(含SIM卡)宣告沒收,顯然欠缺刑
法上之重要性,爰均不予宣告沒收或追徵
因認被告丙OO涉犯森林法第52條第3項、第1項第4款之結夥二人以上
故買森林主產物貴重木贓物罪嫌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或其行為不罰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刑事訴
訟法第154條第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
之方法,無法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者,應貫徹無罪推
定原則,刑事妥速審判法第6條亦有明文
次按積極證據不足為不利於被告事實之認定時,即應為有利於被
告之認定,更不必有何有利之證據,亦不能以推測或擬制之方法
以為裁判之基礎(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40年台上字第86號判
例意旨參照)
又按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
亦包括在內,然而無論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須
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
始得據為有罪之認定(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
)
辯護人則以:被告丙OO因近年來大多時間在大陸經商,故晟峰公司
之業務由被告乙OO負責,本案起訴之3次故買贓物牛樟木之行為,
第1次被告丙OO在大陸,第2、3次雖然在臺灣,可是在交易的時間
被告丙OO並沒有跟被告乙OO聯繫,被告丙OO並不知情,也未與被告
甲OO聯絡洽談任何相關買賣牛棒木之事宜,被告乙OO亦未告知,是
不能以被告乙OO係被告丙OO之妻或其曾與被告甲OO通話提到老闆說
云云,即認定被告丙OO知情故買贓物之事等語,為被告丙OO辯護
(四)檢察官認被告丙OO係與被告乙OO共同為附表二所示故買贓物
犯行之同謀共同正犯,係以被告丙OO之供述、被告甲OO之供述及以
證人身分所為之證述、證人O淑瑜之證述、相關通訊監察譯文及
通訊監察書、扣押筆錄、扣押物品目錄表、贓物認領保管單、現
場照片12張等,為其論據(詳如起訴書證據清單編號3、4、9、10、
14所示)
惟按以自己共同犯罪之意思,事前同謀,而由其中一部分人實行
犯罪行為者,亦為共同正犯(即同謀共同正犯),同謀共同正犯
本身並未參與犯罪構成要件之實行,自須以嚴格之證據證明其參
與謀議,此與一般參與分擔犯罪構成要件行為之共同正犯,對其
事前有無參與犯罪之謀議,無須嚴格證據證明者不同(最高法院
102年度台上字第1789號判決意旨參照)
被告乙OO並於審判中供稱:106年7月17日那一天丙OO在做什麼我不記
得了,他常常有自己的事情,活動很多,跑來跑去,我根本不瞭
解他到底在哪裡,晚上10點多就我跟小孩在家,他也沒有回家,
通話中講說我們要先去一個地方才回來,應該是我跟小孩,因為
我跟我先生很少一起行動,除非有活動,106年7月21日我跟丙OO同車
出發,我們有到公司一下,然後我好像是拿了一些東西就走了等
語(本院卷四第77至80頁)
證人甲OO既明確表示附表二所示3次交易過程均未見到被告丙OO,被
告乙OO亦不曾指述被告丙OO於附表二所示交易時間有在場參與,
或其與被告丙OO間有進行任何謀議,是被告丙OO於附表二編號2、3
所示交易時間人在臺灣地區境內之客觀事實,仍不能據為對其不
利之認定
則上開被告丙OO持有而主動提出供扣押之牛樟,來源是否為證人甲
OO,顯有疑問,衡情不排除係被告乙OO向證人甲OO買受之牛樟已遭
轉售,被告丙OO遂以晟峰公司負責人身分,提出自己或晟峰公司
由其他管道取得、用於植菌之牛樟,辯稱是受委託植菌而收受證
人甲OO交付之牛樟,藉以為被告乙OO脫罪之可能性
5、綜上所述,被告丙OO雖為晟峰公司負責人、被告乙OO之配偶及與
證人甲OO通話中所提及「老闆」,但其並未參與附表二所示各次
故買贓物犯罪構成要件之實行,且檢察官提出之各項積極證據及
所舉出之證明方法,未能達到令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
而得確信被告丙OO在主觀上有與被告乙OO共同故買贓物之犯意聯絡
、在客觀上有參與謀議之行為之程度,自無法說服本院形成其有
罪之心證
(五)無罪之判決書所使用之證據不以具有證據能力者為限,即
使不具證據能力之傳聞證據,亦非不得資為彈劾證據使用,故就
傳聞證據是否例外具有證據能力,本無須於理由內論敘說明(最
高法院104年度台上字第660號判決意旨參照)
此部分經本院審理之結果,既認為不能證明被告丙OO犯罪,而為無
罪之諭知,無須於理由內就各項證據有無證據能力為論述,附此
敘明
(一)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0條、第301條第1項
(二)森林法第50條第1項、第52條第1項第6款、第3項、第5項
(三)刑法第11條、第47條第1項、第42條第3項、第4項、第5項、第
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第51條第5款、第7款
加重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森林法,第52條第3項,52,罰則
判例
最高法院107年度台上字第3052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5年度台上字第3007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7210號判例、88年度台上字第5159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47年台上字第1095號判例、81年度台上字第1758號、95年度台上字第2020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40年台上字第86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1789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4年度台上字第660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共同正犯 4 , 分論併罰 1
適用法條

森林法,第52條第3項,52,罰則

森林法,第52條第1項,52,罰則

森林法,第50條第1項,50,罰則

森林法,第52條第3項,52,罰則

森林法,第52條第1項第6款,52,罰則

森林法,第52條第3項,52,罰則

森林法,第52條第3項,52,罰則

森林法,第52條第1項第4款,52,罰則

森林法,第52條第1項第4款,52,罰則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森林法,第52條第1項,52,罰則

刑法,第33條第5項,33,刑

森林法,第52條第5項,52,罰則

森林法,第52條,52,罰則

森林法,第52條第2項,52,罰則

森林法,第52條第1項,52,罰則

森林法,第52條第2項,52,罰則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4項,38-1,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5項,38-1,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沒收

刑法,第2條,2,法例

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38,沒收

刑法,第38條之2第2項,38-2,沒收

森林法,第50條,50,罰則

森林法,第50條,50,罰則

森林法,第52條第3項,52,罰則

森林法,第52條第1項第4款,52,罰則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妥速審判法,第6條,6,A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森林法,第50條第1項,50,罰則

森林法,第52條第1項第6款,52,罰則

森林法,第52條第3項,52,罰則

森林法,第52條第5項,52,罰則

刑法,第11條,11,法例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刑法,第42條第3項,42,易刑

刑法,第42條第4項,42,易刑

刑法,第42條第5項,42,易刑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沒收

刑法,第51條第5項,51,數罪併罰

刑法,第51條第7項,51,數罪併罰

引用法條

森林法,第52條第3項,52,罰則   7

森林法,第52條第1項第4款,52,罰則   4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沒收   4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沒收   4

森林法,第52條第1項,52,罰則   3

森林法,第52條第5項,52,罰則   2

森林法,第52條第2項,52,罰則   2

森林法,第52條第1項第6款,52,罰則   2

森林法,第52條,52,罰則   2

森林法,第50條第1項,50,罰則   2

森林法,第50條,50,罰則   2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2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通訊保障及監察法,第5條第1項,5,A   1

通訊保障及監察法,第18條之1第1項,18-1,A   1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18條,18,A   1

森林法,第5條第1項第17款,5,林政   1

森林法,第16條之1第2項,16-1,A   1

刑法,第51條第7項,51,數罪併罰   1

刑法,第51條第5項,51,數罪併罰   1

刑法,第42條第5項,42,易刑   1

刑法,第42條第4項,42,易刑   1

刑法,第42條第3項,42,易刑   1

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38,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2第2項,38-2,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5項,38-1,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4項,38-1,沒收   1

刑法,第33條第5項,33,刑   1

刑法,第2條,2,法例   1

刑法,第11條,11,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158-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31條第3項,131,總則,搜索及扣押   1

刑事妥速審判法,第6條,6,A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