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栗地方法院  20190212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12條第1項,A |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12條第4項,A |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8條第1項,A | 刑法第55條,數罪併罰
| 律師
主文
甲OO犯非法製造可發射子彈具殺傷力之槍枝罪,處有期徒刑柒年,併科罰金新臺幣貳拾伍萬元,罰金如易服勞役,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扣案如附表一編號1至4,10至18及附表二所示之物均沒收
判決節錄
被告或共犯之自白,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仍應調查其
他必要之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1項
、第2項分別定有明文
依上以言,被告之自白本為刑事審判的證據方法,僅其作為被告
有罪認定時,有其適用的限制,即不得以被告或共犯之自白,作
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反之,若有其他補強證據,佐證被告自
白之真實性,仍得據以作為有罪判決之證據
然被告於警詢、偵訊製作筆錄時,均未曾說明有身體不適之情形
,且被告既然自承其於警詢、偵訊之回答均有被記載在筆錄內,
而被告之警詢、偵訊筆錄內容均有針對員警、檢察官之問題回答
,並未有答非所問之情形,自難認被告於警詢、偵訊時有沒聽清
楚員警、檢察官問題或其自身有意識不清之情況
況且,被告前曾因持有槍枝、子彈、製造爆裂物等違反槍砲彈藥
刀械管制條例之案件經法院判刑確定,其當知道製造槍枝、子彈
係屬極為嚴重之罪行,若被告確無前開罪行,豈有僅為換取交保
機會,即承認製造槍枝、子彈等刑責較重之罪,而自陷刑事訴追
及處罰之窘境
二、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定者
外,不得作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固有明文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上開刑事訴訟
法第159條第1項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
議者,視為同意作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亦有明文
三、扣案如附表一、二所示之物,為司法警察機關持本院核發之
106年度聲搜字第878號搜索票,至被告之住、居所執行搜索而取得
,非屬供述證據之性質,復與本案犯罪事實具有關聯性,且查無
事證足認係實施刑事訴訟程序之公務員違背法定程序而取得之證
據,並無依法應予排除之情事,是得作為證據
(二)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2項規定:被告或共犯之自白,不得作為
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仍應調查其他必要之證據,以察其是否與
事實相符
其立法旨意在防範被告或共犯之自白與真實不符,故對自白在證
據上之價值加以限制,明定須藉補強證據以擔保其真實性
所謂補強證據,係指除該自白本身之外,其他足以證明該自白之
犯罪事實確具有相當程度真實性之證據而言,其所補強者,不以
事實之全部為必要,祇須因補強證據與該供述相互印證,依社會
通念,足使犯罪事實獲得確信者,即足當之(最高法院106年度台
上字第3352號判決意旨參照)
又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8條第1項之罪所謂「製造」,係包括創
製、改造、組合、混合及化合等行為而言,修理亦屬製造行為之
一種
凡將原不具有殺傷力之槍枝予以改造或加工,致改變其原有性能
或屬性,使成為可發射子彈具有殺傷力之槍枝,或使原已具殺傷
力之槍枝增強其殺傷威力者均屬之(最高法院101年度台上字第185
5號判決意旨參照)
若將原不具有殺傷力之槍枝加以改造,不論其行為之繁簡、技術
之深淺,如足以使之變成具有殺傷力者,即構成製造槍枝之行為
(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4420號判決意旨參照)
本案被告於警詢、偵訊供述其有製造附表一編號1至4、6至9所示之
槍枝、子彈及於本院審理時供述其持有附表一編號5所示之子彈之
自白具有任意性,已如前述,且有下列證據可佐證其自白與事實
相符:1.檢警查扣有殺傷力之槍枝3把(附表一編號1至3)、因滑
套無法正常定位、未能鑑定有殺傷力之槍枝1把(附表一編號4)
,及有殺傷力之制式子彈4顆(附表一編號5)、有殺傷力之非制式
子彈50顆(附表一編號6至8)、無法擊發、無殺傷力之非制式子
彈54顆(附表一編號9)等物,鑑定結果如附表一編號1至9「鑑定結
果」欄所載,有內政部刑事警察局107年2月5日刑鑑字第1068028470號
函、107年11月15日刑鑑字第1078000700號函可查(見107偵31卷第211頁
至第219頁,本院卷第91頁),可佐證被告於警詢、偵訊自白其有製
造槍枝、非制式子彈,並曾持可擊發子彈之槍枝至山區試射等語
,及於本院審理時自白持有制式子彈等語為真
本院考量被告與證人O佩穎為男女朋友,關係緊密,其等一同居住
在國福路之套房,套房並無其他隔間,則證人O佩穎證稱其僅有「
聽到聲音」,並無「看到」被告在做什麼等語,顯然是避重就輕
之詞
至於證人O佩穎於警詢陳稱聽到「機器磨金屬」、「敲打金屬」的
聲音等語,或於本院審理時陳稱聽到「把玩槍枝」、「金屬碰撞
」的聲音等語,究竟是被告製造槍彈之聲音,或是拆解槍枝時發
出之聲響,難以從證人O佩穎之證詞獲悉,則證人O佩穎之證詞與
被告製造本案扣案槍、彈間是否具有相當程度之關連而能補強被
告警詢、偵訊之自白,即難認定,故無從採其證詞作為補強證據
,附此說明
(一)核被告所為,係犯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8條第1項之非法製
造可發射子彈具殺傷力之槍枝罪、同條例第12條第1項之非法製造
子彈罪、同條例第12條第4項之非法持有子彈罪
故公訴意旨所指被告此部分犯行,即無從認定,惟製造子彈者,
本質上當然包括持有子彈,故被告持有附表一編號5之制式子彈之
犯行當然在起訴之範圍,基本社會事實同一,本院就此部分爰依
法變更其起訴法條審理之
(二)數行為於同時同地或密切接近之時地實施,侵害同一之法益,
各行為之獨立性極為薄弱,依一般社會健全觀念,在時間差距上
,難以強行分開,在刑法評價上,以視為數個舉動之接續施行,
合為包括之一行為予以評價,較為合理,則屬接續犯,而為包括
之一罪(最高法院86年台上字第3295號判例要旨參照)
一罪,不發生想像競合犯之問題
除非同時製造二種以上不相同種類之違禁物客體(如同時製造手
槍及子彈,或手槍及爆裂物),始有一行為觸犯數罪名之想像競
合犯適用(最高法院90年度台上字第7213號判決要旨參照)
(三)被告因製造可發射子彈具有殺傷力之槍枝及具有殺傷力之子彈
部分,嗣後並持有之,其持有之低度行為,應分別為各該製造之
高度行為所吸收,均不另論罪
(四)被告上開所犯非法製造可發射子彈具殺傷力之槍枝罪、非法製
造子彈罪、非法持有子彈罪,係一行為觸犯數罪,應依想像競合
犯之規定,從一重之非法製造可發射子彈具殺傷力之槍枝罪處斷
另參酌被告製造扣案槍枝、子彈之時間、O式、持有制式子彈之時
間,及其犯後雖於偵查中坦承犯罪,惟於本院審理時矢口否認犯
行之態度,及其智識程度、生活狀況(見107偵31卷第39頁)等一切
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就罰金刑部分諭知易服勞役之折
算標準,以期相當
(一)扣案如附表一編號1至3所示之槍枝3把,均屬具殺傷力之改造手
槍,業據前述,均屬違禁物,爰依刑法第38條第1項之規定,均宣
告沒收
(二)扣案如附表一編號4所示不具殺傷力之槍枝1把,為被告所有,
因犯罪所生之物,扣案如附表一編號10至18及附表二所示之物,均
係被告所有,供其非法製造具殺傷力槍枝、子彈所用,業據被告
O明在卷(見107偵31卷第45頁),爰均依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之規
定宣告沒收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0條,槍砲彈藥
刀械管制條例第8條第1項、第12條第1項、第4項,刑法第11條前段
、第55條、第42條第3項前段、第38條第1項、第2項前段,判決如主
文
判例
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3352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1年度台上字第1855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4420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86年台上字第3295號判例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90年度台上字第7213號判決要旨參照
名詞
低度行為 1 , 接續犯 1 , 想像競合 3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8條第1項,8,A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12條第1項,12,A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12條第4項,12,A

刑法,第11條前段,11,法例

刑法,第55條,55,數罪併罰

刑法,第42條第3項前段,42,易刑

刑法,第38條第1項,38,沒收

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38,沒收

引用法條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8條第1項,8,A   3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12條第4項,12,A   2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12條第1項,12,A   2

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38,沒收   2

刑法,第38條第1項,38,沒收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2

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2項,156,總則,證據,通則   2

刑法,第55條,55,數罪併罰   1

刑法,第42條第3項前段,42,易刑   1

刑法,第11條前段,11,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1項,156,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