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高雄分院  20190212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判決  |  
刑法第185條之3,公共危險罪 | 刑法第185條之3第1項第1款,公共危險罪 | 刑法第185條之3第1項,公共危險罪 | 刑法第185條之3第1項第3款,公共危險罪
自小客車| 本件此部分公訴意旨認被告戴俐津涉犯上開公共危險之犯行|
主文
上訴駁回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甲OO犯非法持有子彈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參月,併科罰金新臺幣壹萬元,有期徒刑如易科罰金,罰金如易服勞役,均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扣案非制式子彈參顆沒收
其餘被訴部分無罪
上訴人  :  檢察官
上訴理由
檢察官上訴意旨,猶執前詞,指摘原判決不當,為無理由,應予
駁回
本案經檢察官楊士逸提起公訴,檢察官陳啟能提起上訴,檢察官
鍾忠孝到庭執行職務
判決節錄
因認被告涉有刑法第185條之3第1項第3款之罪嫌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且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無論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
之證明,須達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
之程度者,始得據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
而有合理之懷疑存在時,即應由法院為諭知被告無罪之判決(最
高法院30年台上字第816號、40年台上字第8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
判例參照)
另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
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
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
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
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
例參照)
三、按刑法第185條之3第1項第2、3款究竟係抽象危險犯或具體危險
犯,依刑法第185條之3第1項於102年6月11日修正前之條文內容「服
用毒品、O醉藥品、酒類或其他相類之物,不能安全駕駛動力交通
工具而駕駛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二十萬元
以下罰金
」,雖未如現今修法後之第1款「駕駛動力交通工具,吐氣所含酒
精濃度達每公升零點二五毫克或血液中酒精濃度達百分之零點零
五以上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二十萬元以下罰金」,
將酒測值在法條中予以明定,反而與現今修法後之第2、3款規定
「駕駛動力交通工具,有前款以外之其他情事足認服用酒類或其
他相類之物,致不能安全駕駛者,或服用毒品、O醉藥品或其他相
類之物,致不能安全駕駛者,處二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二十
萬元以下罰金」,均以須有服用上開規定物品,而不能安全駕駛
動力交通工具而駕駛者之規定內容相同
而依刑法第185條之3第1項在102年6月11日修正前,實務及學界既均謂
刑法第185條之3之公共危險罪,以服用毒品、O醉藥品、酒類或其
他相類之物,不能安全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而駕駛者,為其成立要
件,因服用上開物品後,服用人陷於精神異常或意識力、判斷力
降低,對猝發之事,無法為立即、適當之反應,達到不能為安全
駕駛之程度,為預防性之抽象危險犯,故犯本罪並不以發生具體
公共危險為必要,只須行為人在服用毒品、O醉藥品、酒類或其他
相類之物後,達到不能安全駕駛動力交通工具之程度而仍駕駛者
,此種抽象危險係伴隨飲酒、服用毒品、O醉藥品或其他相類之
物過量而不能安全駕駛之行為而當然成立
然而,刑法第185條之3自立法施行後,就駕駛人之酒測值已逾越道
路交通安全規則第114條第2款所規定之數值,是否即屬已達不能安
全駕駛之程度,認定上有所歧異,102年6月11日立法院修法時,在
刑法第185條之3第1項第1款將「吐氣所含酒精濃度達每公升零點二
五毫克或血液中酒精濃度達百分之零點零五以上」之酒測值,規
定已屬絕對無駕駛能力,且禁止反證推翻「絕對不能安全駕駛情
狀」,惟於同條項第2、3款既仍保留修法前之立法模式,即駕駛
人雖無違反上開酒測值之規定要件,然如有服用刑法第185條之3第
1項第2、3款規定物品,致不能安全駕駛等法條用語,足見,刑法
第185之3第1項於102年6月11日雖修正為1、2、3款,仍屬抽象危險犯
因此,如違反酒測值之規定者,即屬不能安全駕駛,如有服用刑
法第185條之3第1項第2、3款規定物品者,雖不以有發生具體危險為
必要,然仍需參考其他客觀事實,認定行為人是已有達不能安全
駕駛之狀態
本件此部分公訴意旨認被告甲OO涉犯上開公共危險之犯行,無非係
以被害人O春蘭之供述、員警偵查報告、輔英科技大學附設醫院
診斷證明書及台灣檢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濫用藥物檢驗報告等為
其主要論據
(二)按刑法第185條之3第1項第3款所規定之不能安全駕駛罪,係
以「服用毒品、O醉藥品或其他相類之物,致不能安全駕駛」為構
成要件,與同條項第1款所規定「吐氣所含酒精濃度達每公升0.25
毫克或血液中酒精濃度達百分之0.05以上」不同,蓋相較於服用酒
類物品,服用毒品、O醉藥品或其他相類之物,並無酒精濃度檢測
值可以參考,於如何情形可認已達不應容任其駕駛動力交通工具
,社會經驗或科學統計上尚無具體數值可供參考,故行為人因服
用前開物品而駕駛動力交通工具之情形者,是否已達不能安全駕
駛之程度而構成犯罪,自應就個案之具體情況予以衡酌,並依嚴
格之證據予以證明,例如駕車行為出現注意力、協調力不集中之
蛇行、搖擺、追撞、嗜睡或昏迷等情形
又被告於105年7月29日9時25分許為警觀察時,固有語無倫次、含糊
不清、意識模糊、注意力無法集中等無法安全駕駛動力交通工具
情事乙節,有刑法第185條之3案件測試觀察紀錄表1份在卷可佐(見
警卷第34頁)
惟被告於同日時17分許,經警命其作直線測試與平衡測試動作時(
雙腳併攏、雙手緊貼大腿,將一腳向前抬高離地15公分,並停止
不動30秒),其測試結果為:「無步行時左右搖晃,腳步不穩
再於同日時23分,命被告用筆在兩個同心圓之間的0.5公分環狀帶內
,另畫一個圓,被告亦順利完成,此均有甲OO之刑法第185條之3案
件測試觀察紀錄表一份可佐(參警卷第34頁)
足見被告肢體並無左右搖擺、無法平衡以及意識並無模糊而影響
執筆精細畫圓之情形,是上開測試觀察紀錄表其中警員勾選之語
無倫次、含糊不清、意識模糊、注意力無法集中等節顯與上開客
觀測試相違而無足信
3.況且,遍觀全卷之證據資料亦難認被告駕車時有何因施用甲基安
非他命後,造成意識不清或注意力、控制力、辨識力、協調力減
弱之處,業如前述,又無具體事證可認被告發生本案前之駕車有
何諸如蛇行、闖越紅燈、忽快忽慢、車輛行徑偏離常軌或搖擺等
不能遵守交通規則之情形,公訴人復未提出其他積極證據證明被
告已因施用甲基安非他命而有知覺受影響或已有無法正常駕駛之
相關情狀,自不能僅以被告有服用毒品即據以作為被告有罪之認
定
原審因而以不能證明被告犯公共危險罪,而為被告此部分無罪之
諭知,核無違誤
檢察官上訴意旨,猶執前詞,指摘原判決不當,為無理由,應予
駁回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8條,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30年台上字第816號、40年台上字第8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參照
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參照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引用法條

刑法,第185條之3第1項第3款,185-3,公共危險罪   8

刑法,第185條之3第1項,185-3,公共危險罪   6

刑法,第185條之3,185-3,公共危險罪   4

刑法,第185條之3第1項第1款,185-3,公共危險罪   3

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114條第2項,114,汽車裝載行駛   1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