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高雄分院  20190212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判決  |  
刑法第305條,妨害自由罪
| 律師
主文
上訴駁回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乙○○無罪
上訴人  :  檢察官
上訴理由
四、原審以不能証明被告乙○○犯罪,依法諭知無罪,核無不合
,檢察官上訴指摘原判決不當,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判決節錄
」之紙條(下稱本案紙條),以此加害生命等情事恐嚇告訴人甲
○○,使告訴人甲○○聞之心生畏懼,致生危害於安全,因認被
告乙○○涉有刑法第305條之恐嚇危害安全罪嫌
二、公訴人認被告乙○○涉有刑法第305條之恐嚇危害安全罪嫌,
無非係以被告於警詢、偵查中之供述,證人即告訴人甲○○、證
人及告訴人之母蔡○娥、證人即告訴人戶籍地里長丙○○之證述
,及有本案紙條影本可稽等情,為其論據
(二)按刑法第305條之恐嚇罪,所稱以加害生命、身體、自由、
名譽、財產之事恐嚇他人者,係指以使人生畏怖心為目的,而通
知將加惡害之旨於被害人而言(最高法院52年台上字第751號判例意
旨參照)
刑法第305條所謂致生危害於安全,係指受惡害之通知者,因其恐
嚇而生安全上之危險與實害而言(最高法院26年渝非字第15號判例
意旨參照)
是刑法第305條之恐嚇罪之成立,行為人須對於被害人為惡害之通
知,亦即,向被害人為明確、具體加害上述各種法益之意思表示
行為,致被害人之心理狀態陷於危險不安,始得以該罪名相繩
再刑法第305條恐嚇罪之成立,固不以行為人真有加害之意為必要
,而被害人是否心生畏懼,亦應本於社會客觀經驗法則以為判斷
基準,且被告之言語,是否屬於惡害通知,尚須審酌其前後之供
述,主客觀全盤情形為斷,不得僅由告訴人採取片段,及僅憑告
訴人主觀認定是否心生畏怖,即據以認定其是否構成恐嚇罪
(三)由本案紙條記載內容觀之,被告雖表示若告訴人未依約至
鶴聲國民小學與其見面,即需「自負後果」之意,被告辯稱:限
量珍藏版的日本卡通圖片要還給我,那是有錢買不到,要負責還
給我之意,並非要對她怎樣等語,雖不足採,但其並未具體表明
所謂「後果」所指為何,就該紙條內容整體觀察,亦無其他訊息
足資推論被告有表示欲以何種方式,就告訴人之生命、身體、自
由、名譽、財產中何種法益加以侵害之意,是上開紙條內容難認
已屬明確、具體之惡害通知
及證人蔡○娥於原審審理中具結證稱:被告寫要去鶴聲國小的字
條約見面之前並無做不利於我們的行為,是寫紙條之後才開始亂
丟東西、酒瓶、垃圾、擺香蕉泥、罵七字經等語(見原審卷第64頁
背面至65頁),足見被告於放置上開紙條前,未曾對告訴人甲○
○或其同住之家人為任何加害行為,於告訴人甲○○未應其要求
赴約後,亦未具體侵害告訴人甲○○之生命、身體、自由、名譽
、財產法益
被告說如果我不聽的話,他會開廣告車到我家那邊宣傳我阿伯很
多,我覺得這樣很丟臉要怎麼做人,我想說怎麼會有人O麼變態查
到我住哪裡又知道我姓什麼,當時我很怕被告毀壞我的名譽,因
為我沒有遇過這種事所以很害怕等語(見原審卷第62頁),惟其
上開指訴除被告係以駕駛廣告宣傳車為業乙情與被告所陳一致(
見原審卷第68頁),並有名片影本1紙在卷可佐外(見警卷第11頁)
,餘就被告O出言表示若告訴人不聽從其指示,將駕駛廣告宣傳
車於告訴人住處附近散布關於告訴人交友情形等情,別無其他證
據可資佐證,要難遽認屬實
況依告訴人甲○○前揭證述內容可知,其於接獲本案紙條後並未
因恐懼而依約前往鶴聲國小,亦未報警處理,均難補強其上開指
稱被告O要脅若不聽指示將會破壞其名譽等情確屬真實,自無以認
定被告所稱「後果自行付責」等語,係具體表示將以散播告訴人
甲○○交友狀況方式侵害其名譽
至證人即里長丙○○雖於偵訊時及本院審理時證稱蔡○娥曾向其
反應住處遭被告丟棄垃圾及玻璃瓶等物品,其有要求被告勿再為
此類行為,及告訴人當時有害怕之表現等語(見偵卷第16頁、本院
卷37、38頁),然被告一再否認係其所為,因無人看見,亦無証
据証明是被告所為,且若是被告所為而對告訴人甲○○及其家人
之日常生活起居造成不便與困擾,惟其情節仍與加害生命、身體
、自由及名譽之行為有間,且僅以證人丙○○所為證述,亦無法
認定告訴人甲○○係因本案紙條或被告後續騷擾行為而產生恐懼
、不快之感受,無法以此遽認定被告所為即係恐嚇行為
(六)又告訴人甲○○沒有到鶴聲國小現場,稍後被告有在附近
復興公園碰到甲○○,被告辯稱:如果上開紙條有恐嚇的意思,
豈有當晚再碰到告訴人並未對其為質問,或未對其為不利行為之
理(見本院卷第47頁),檢察官亦未舉証証明被告當晚未曾碰到告
訴人,或被告當時有對告訴人為質問或對其為不利之行為,自無
法証明被告所留之紙條確有恐嚇行為
綜上所述,被告乙○○為求與告訴人見面而書寫本案紙條,並稱
若告訴人未赴約需自負後果,措詞雖難謂適當,然綜觀本案紙條
之整體內容及被告於事件發生前、後均未對告訴人甲○○為實際
加害於生命、身體、自由及名譽之行為等情,尚難認定被告藉本
案紙條已向告訴人甲○○為明確、具體加害上開法益之惡害通知
,又告訴人甲○○沒有到鶴聲國小現場,被告O稱稍後有在附近復
興公園碰到甲○○,被告也未對告訴人為質問或對其為何不利之
行為,檢察官亦未証明被告當晚未曾碰到告訴人,或被告當時有
對告訴人為質問,或對其為不利之行為,無法証明被告確有恐嚇
之行為,更何況告訴人以書狀陳報本院不願出庭陳述意見,並願
撤告請求儘早結束本案(見本院卷第33頁),更足徵被告所辯上開各
情,檢察官顯難舉證證明為被告所杜撰而為被告不利之判斷,又
被告所為紙條措詞若使告訴人心生不快,仍屬其間接之主觀感受
,不能証明是書寫之紙條所直接引起之具體惡害之通知,此外復
查卷內並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證被告有恐嚇之行為,其犯罪尚屬不
能証明
四、原審以不能証明被告乙○○犯罪,依法諭知無罪,核無不合
,檢察官上訴指摘原判決不當,為無理由,應予駁回
據上論結,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8條,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52年台上字第751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26年渝非字第15號判例意旨參照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引用法條

刑法,第305條,305,妨害自由罪   6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