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地方法院  20190212
檢方:簡易判決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 | 刑法第266條第1項前段,賭博罪 | 刑法第266條第1項,賭博罪 | 刑法第268條,賭博罪
主文
甲OO無罪
判決節錄
一、聲請簡易判決處刑意旨略以:被告甲OO(下稱被告)明知不詳
姓名年籍之人所經營「星城Online」網站(網址:gm8888.net)係以
運動賽事為標的之線上賭博網站,仍基於賭博犯意,於民國105年
7月15日起至106年4月15日止,在高雄市不詳處所上網連結進入上開
網站下注簽賭,其賭博方式為:由「星城Online」網站之經營者提
供1組帳號,並由被告自設1組密碼後,上網連線至該網站登入上揭
帳號、密碼,再選取所欲下注之運動賽事或遊戲項目下注金額,
藉由不特定賠率,與「星城Online」網站之經營者對賭,如被告所
下注之球隊獲勝,即可依賠率獲取賭金,賭金並由「星城Online」
經營者,使用O旻修所申請開立之彰化商業銀行帳號00000000000000號
帳戶,匯入被告所申請開立之中國信託商業銀行帳戶0000000000000
000號帳戶,如球隊敗北,則其所下注之賭金,均歸「星城Online」
網站經營者所有,被告並前往超商購買「星城Online」點數,再以
此點數下注,作為簽注金,因認被告涉犯刑法第266條第1項前段普
通賭博罪嫌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
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又按刑法第1條規定:「行為之處罰,以行為時之法律有明文規定
者為限
(一)關於賭博行為,刑法第266條第1項規定:「在公共場所或公眾
得出入之場所賭博財物者,處一千元以下罰金
第268條規定:「意圖營利,供給賭博場所或聚眾賭博者,處三年
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三千元以下罰金
上開罰金部分,依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規定,其單位為新臺幣,並
提高為30倍
而社會秩序維護法第84條規定:「於非公共場所或非公眾得出入之
職業賭博場所,賭博財物者,處新臺幣九千元以下罰鍰
社會秩序維護法第84條所定之賭博行為,並不以在公共場所或公眾
得出入之場所為之為要件
刑法第266條第1項之普通賭博罪,則以在公共場所或公眾得出入之
場所賭博財物為其成立要件
從而,依上開規定,在非公共場所或非公眾得出入之場所賭博財
物,並不構成刑法第266條第1項之普通賭博罪
至於刑法第268條之圖利賭博罪或聚眾賭博罪,則亦不以在公共場
所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為之為要件,所謂之「賭博場所」,只要
有一定之所在可供人賭博財物即可,而電腦網路雖為虛擬空間,
然既可供他人於該虛擬之空間為彼此相關聯之行為,藉電腦主機
、相關設備達成其傳輸之功能,在性質上並非純屬思想之概念空
間,亦非物理上絕對不存在之事物,在電腦網站開設投注簽賭網
站,供他人藉由網際網路連線登入下注賭博財物,固可認該網站
仍屬賭博場所
(二)惟如前所述,刑法第266條第1項之普通賭博罪在成立上,係以
「在公共場所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作為要件,所謂「公共場所
」,係指特定多數人或不特定之人得以出入、集合之場所
是網際網路通訊賭博行為,究應論以刑法第266條第1項之普通賭博
罪,抑應依社會秩序維護法第84條處罰,應以個案事實之認定是
否符合於「公共場所」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賭博財物之要件
而定
若賭客於電腦網路賭博,係個人經由私下設定特定之密碼帳號,
以電腦連線上線至該網站,其賭博活動及內容具有一定封閉性,
僅為對向參與賭博之人私下聯繫,其他民眾無從知悉其等對賭之
事,賭客個人登入帳號下注時,對於其他人而言,形同一個封閉
、隱密之空間,在正常情況下,以此種方式交換之訊息具有隱私
性,故利用上開方式向他人下注,因該簽注內容或活動並非他人
可得知悉,尚不具公開性,即難認係在「公共場所」或「公眾得
出入之場所」賭博,而不能論以刑法第266條第1項之普通賭博罪,
惟如合於社會秩序維護法第84條規定之要件,則依該法予以處罰
對此因科技之精進新興賭博之行為,如認其可責性不亞於刑法第
266條第1項之普通賭博罪,於刑事政策上認有依刑法處罰之必要,
則應循立法途徑修法明定,以杜爭議,並符罪刑法定之原則(最
高法院107年度台非字第174號判決意旨參照)
(一)被告於105年7月15日起至106年4月15日止,在高雄市不詳處所上網
連結進入上開網站下注簽賭,其賭博方式為:由「星城Online」網
站之經營者提供1組帳號,並由被告自設1組密碼後,上網連線至
該網站登入上揭帳號、密碼,再選取所欲下注之運動賽事或遊戲
項目下注金額,藉由不特定賠率,與「星城Online」網站之經營者
對賭,如被告所下注之球隊獲勝,即可依賠率獲取賭金,賭金並
由「星城Online」經營者,使用證人O旻修所申請開立之彰化商業銀
行帳號00000000000000號帳戶,匯入被告所申請開立之中國信託商業
銀行帳戶0000000000000000號帳戶,如球隊敗北,則其所下注之賭金,
均歸「星城Online」網站經營者所有,被告並前往超商購買「星城
Online」點數,再以此點數下注等節,業經被告坦認屬實,核與證
人O家宇、O旻修於警詢之證述相符,並有gm8888.net網頁照片及相關
帳戶明細在卷可查,上情固堪認定
(二)惟查,被告既係於登入帳戶後,直接下注與網站經營者對賭,
此實與登入個人電子郵件信箱帳戶後撰寫電子郵件或登入個人帳
戶後購物等行為相類,縱考量網站對於該等登入後之行為均留有
紀錄,網站之管理者可得知悉使用者登入後之活動情形,亦難認
為此種網路上之活動已屬公眾得以自由見聞,蓋此種需於登入後
方得與對向之網路管理者或特定人傳遞訊息之網際網路通訊方式
,對於其他人而言,形同一個封閉、隱密之空間,在正常情況下
,以此種方式交換之訊息具有隱私性,被告利用上開方式向他人
下注,因該簽注內容或活動並非他人可得知悉,實並不具公開性
而刑法處罰犯罪行為應以各種犯罪行為對於法益具有實害或發生
實害之危險為必要,有關刑法第266條第1項之普通賭博罪,學說、
實務均將之理解為係保護公共秩序及善良風俗之社會法益,參以
該條制定時,立法者係考量行為人若在公共場合或公眾得出入之
場所進行賭博,其他民眾可輕易見聞,恐造成群眾仿效跟進而參
與賭博,終至群眾均心存僥倖、圖不勞而獲,因之敗壞風氣,是
倘若賭博活動及內容具有一定封閉性,僅為對向參與賭博之人私
下聯繫,其他民眾無從知悉被告下注賭博之事,此並非不特定多
數人得以共見共聞,而不具備前述「敗壞社會善良風氣」之危害
性,即非刑法第266條第1項普通賭博罪所欲處罰之範疇
從而,本件被告登入上開網站之帳戶下注之行為,實難認為係在
「公共場所」或「公眾得出入之場所」下注簽賭,其所為並不符
合刑法第266條第1項普通賭博罪之構成要件,自難以該罪相繩
此外,復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資認定被告確有檢察官所指之刑法
第266條第1項前段之賭博犯行,本件既不能證明被告犯罪,揆諸前
開法條之規定,依法自應為被告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452條、第301條第1項前段,判決如主
文
判例
最高法院107年度台非字第174號判決意旨參照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452條,452,簡易程序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法,第266條第1項,266,賭博罪   10

社會秩序維護法,第84條,84,分則,妨害善良風俗   4

刑法,第268條,268,賭博罪   2

刑法,第266條第1項前段,266,賭博罪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1-1,A   1

刑法,第1條,1,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452條,452,簡易程序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