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地方法院  20190212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25條 |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0條第2項 |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0條第3項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 |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0條 |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35條第1項第4款 |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21條第2項 |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20條第2項前段 |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23條第1項 |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25條第3項
主文
甲OO無罪
判決節錄
因認被告涉犯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0條第2項之施用第
又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O法,刑
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第161條第1項各有明文
而被告或共犯之自白,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仍應調查
其他必要之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
倘檢察官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
證明之O法,無法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者,應貫徹無罪
推定原則,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2項、刑事妥速審判法第6條分別
規範明確
再者,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無論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
訟上之證明,須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
真實之O度者,始得據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O度,
而有合理之懷疑存在時,事實審法院復已就其心證上理由予以闡
述,敘明其如何無從為有罪之確信,因而為無罪之判決,尚不得
任意指為違法(最高法院103年度台上字第281號、第457號判決意旨
參照)
次按,審理事實之法院,對於案內與認定事實、適用法律、罪名
成立與否或於公平正義之維護或對被告之利益有重大關係之一切
證據,除認為不必要者外,均應詳為調查,且對於被告有利及不
利之卷內證據,均應一併加以注意,並綜合O部證據資料,本於經
驗及論理法則定其取捨而為判斷(最高法院103年度台上字第1600號
、第953號判決意旨參照)
三、公訴意旨認被告涉犯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0條第2項之施用第
二級毒品罪嫌,無非係以:被告於警詢及本院審理中之供述、台
灣檢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濫用藥物實驗室107年2月9日濫用藥物檢驗
報告(報告編號:KH-0000-00000000,下稱系爭驗尿報告)及O雄市政
府警察局前鎮分局(下稱前鎮分局)偵辦毒品案件嫌疑人尿液採
證代碼對照表(下稱尿液採證代碼對照表)各1份等資料為其主要
論據
四、按被告之自白,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仍應調查其
他必要之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2項
定有明文
雖其所補強者,非以事實之O部為必要,但亦須因補強證據與自白
之相互利用,而足使犯罪事實獲得確信者,始足當之(最高法院
74年台覆字第10號判例意旨參照),是以欲為被告不利之認定時,
不得僅以被告之自白為唯一之證據,必另有其他間接、補強證據
,以佐被告自白之真實性
法院對於證據取得係出於當事人同意時,自應審查同意之人是否
具同意權限,有無將同意意旨記載於筆錄由受干預人簽名或出具
書面表明同意之旨,並應綜合一切情狀包括徵求同意之地點、徵
求同意之O式是否自然而非具威脅性、警察所展現之O力是否暗示不
得拒絕同意、拒絕警察之請求後警察是否仍重複不斷徵求同意、
同意者主觀意識之強弱、年齡、種族、性別、教育水準、智商、
自主之意志是否已為執行搜索之人所屈服等加以審酌(最高法院
94年度台上字第1361號、99年度台上字第4117號、102年度台上字第1
100號判決意旨參照)
觀諸上揭勘驗筆錄所示對話內容,員警係直接向被告表示:我跟
你說你有或沒有,我們一定帶你,因為你本來就是要去等語,證
人O松樺於本院審理時亦證稱:我在本案採尿前並未告知被告有權
利拒絕配合,得拒絕採尿之要求,只告訴被告要採尿,問他要不
要等語(院卷第82頁反面),自上情交互觀之,可見員警始終未
向被告徵詢是否同意採尿之意願,以員警在查驗、確知被告身分
完畢後,未告知被告得拒絕配合採尿之情形下,要求被告前往派
出所採尿,足見被告當時受有相當強度心理壓力,不得已始配合
員警驗尿要求,難謂被告之自由意志並未遭壓迫,佐以被告O有施
用毒品前案之經驗,其對於自身倘若同意員警採集尿液,將使其
受刑事訴追之重大不利益,理當知之甚詳,衡情若非受員警未告
以有權拒絕同意,且向被告表示必須配合,被告因而屈從員警採
尿之要求,理當不會允許員警對其採尿送驗,足認被告所辯伊當
時並未同意採尿等語,應非虛妄
」(警卷第6-7頁),然被告並未真摯同意員警對伊驗尿一情,已
如前述,自無從僅以上開被告回答員警設計之提問,遽謂被告已
真摯同意員警對其採尿
(4)況本案關於被告同意採尿之書面證明除警詢筆錄中員警之提問
外,別無如「自願採尿同意書」等其他書面證明被告同意採尿,
此節亦經證人即證人O松樺到庭證述明確,而採驗尿液係針對犯罪
嫌疑人身體所為之強制處分,如犯罪嫌疑人自願同意採驗尿液,
員警應先確認犯罪嫌疑人是否同意,並於出示身分證件後,由員
警告知其執行理由、勘察範圍、採證標的等事項,使犯罪嫌疑人
充分瞭解後,將其同意之意旨製成自願採尿同意書,再進行採驗
尿液之程序,此時自願採尿同意書通常得作為犯罪嫌疑人出於真
意自願採尿之佐證,然本案被告並未簽署同意採尿之書面,且被
告復對於是否同意採尿有所爭執,自難僅憑警詢筆錄之問答,逕
認被告進行採驗尿液確係出於真摯同意,是被告辯稱並未同意員
警對其採尿,堪以採信
有相當理由認為採取O髮、唾液、尿液、聲調或吐氣得作為犯罪之
證據時,並得採取之,刑事訴訟法第205條之2固有明定
惟查被告並非經員警拘提或逮捕到場之人,已如前述,又被告為
警攔查時,並未扣得施用毒品器具或毒品等物品,無相當理由認
被告有何施用毒品犯嫌,而有必要對其採尿,亦不合於上開強制
採尿規定
次按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25條規定:「犯第10條之罪而付保護管束
者,或因施用第一級或第二級毒品經裁定交付保護管束之少年,
於保護管束期間,警察機關或執行保護管束者應定期或於其有事
實可疑為施用毒品時,通知其於指定之時間到場採驗尿液,無正
當理由不到場,得報請檢察官或少年法院(地O法院少年法庭)O
可,強制採驗
依第20條第2項前段、第21條第2項、第23條第1項規定為不起訴之處
分或不付審理之裁定,或依第35條第1項第4款規定為免刑之判決或
不付保護處分之裁定,或犯第10條之罪經執行刑罰或保護處分完
畢後2年內,警察機關得適用前項之規定採驗尿液
前2項人員採驗尿液實施辦法,由行政院定之(第3項)
」,又行政院依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25條第3項授權制定之採驗尿
液實施辦法第9條、第10條規定,警察機關「執行定期尿液採驗,
每3個月至少採驗一次
該辦法之第11點第1、2項亦分別明定:「應受尿液採驗人經合法通
知而無正當理由不到場,或到場而拒絕採驗者,警察機關或執行
保護管束者得報請檢察官或少年法院(地O法院少年法庭)O可,
強制採驗
是被告於為警搜索時,屬犯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0條施用毒品罪而
經執行刑罰完畢後2年內,即屬應受尿液採驗之人
惟依前開規定,被告若經合法通知而無正當理由不當場,或到場
但拒絕採驗者,警察機關必須報請檢察官O可,始得違反其意願或
施用強制力「強制採驗」,惟本案員警未得被告真摯同意對其採
尿送驗,已如前述,且員警於採驗被告尿液時又未報請檢察官O可
,亦經證人即員警O松樺到庭證述屬實(院卷第82頁反面),司法
警察自不得逕為強制採驗
(五)本案違法取得之尿液及衍生之系爭驗尿報告,經依權衡法則判
斷後,認無證據能力:1.按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之規定,係對於
除法律另有規定者外,其他違反法定程序蒐得各類證據之證據能
力如何認定,設其總括性之指導原則
8.證據取得之違法對被告訴訟上防禦不利益之O度等情狀予以審酌
,以決定應否賦予證據能力(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96號判決、
93年台上字第664號判例意旨足資參照)
次按實施刑事訴訟程序之公務員於違法取得證據後,復據以進一
步取得衍生證據,若與先前之違法取證具有如毒樹、毒果之因果
關聯性,又先前違法之取證,與嗣後取得衍生證據之行為,二者
前後密切結合致均可視為衍生證據取得程序之一部,且先前取證
程序中所存在之違法事由並影響及於其後衍生證據之調查、取得
時,得依其違法之具體情況,分別適用刑刑事訴訟法證據排除之
相關規定,認無證據能力(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3254號判決意
旨參照)
2.經查,被告於本案派出所排放採集之尿液,雖經警以法定程序送
交鑑定機關即台灣檢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濫用藥物實驗室-O雄鑑
定後製作系爭驗尿報告之書證,然因鑑定之標的物即被告排放採
集之尿液,屬不符合法定程序而取得,系爭驗尿報告與先前員警
違法取得尿液,具有前因後果之直接關連性,本於實質保護之O理
,仍有刑事訴訟法第185條之4規定之適用,合先敘明
再者,身體檢查處分,係干預身體不受侵犯及匿名、隱私權利之
強制處分,適用上自應從嚴(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3292號判決
同此意旨),本案員警於未符合前揭法定要件之狀況下,強制要
求被告配合採尿,此等檢查處分亦已干預、侵害被告個人身體不
受侵犯及隱私權之保障
又被告施用毒品後,於數日內尚能自尿液或O髮中檢出毒品成分,
亦無保全證據之急迫性,員警自可發通知書請被告到案接受調查
,再報請檢察官核准採尿,若被告未依通知到案說明,亦可向檢
察官聲請核發拘票,並於拘提被告到案後,依刑事訴訟法第205條
之2規定,對被告強制採取尿液送驗,而本案依法定程序採取被告
尿液送驗後,必然發現其尿液呈毒品陽性反應,而獲得被告施用
毒品之證據
又本案排除驗尿報告之證據後,就被告所涉施用第二級毒品罪嫌
,僅餘被告之自白,別無其他具體積極事證可資補強,揆諸前開
說明及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2項之規定,本院自不得以被告之自白
,作為其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
此外,本院依現存卷證資料,復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資證明被告
有何公訴意旨所指犯行,依上開說明,及刑事訴訟制度「倘有懷
疑,即從被告之利益為解釋」原則,應為被告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103年度台上字第281號、第457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3年度台上字第1600號、第953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74年台覆字第10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4年度台上字第1361號、99年度台上字第4117號、102年度台上字第1100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96號判決、93年台上字第664號判例意旨足資參照
最高法院102年度台上字第3254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3292號判決同此意旨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2項,156,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0條第2項,10,A   3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0條,10,A   3

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2項,156,總則,證據,通則   3

刑事訴訟法,第205條之2,205-2,總則,證據,鑑定及通譯   2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35條第1項第4款,35,A   1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25條第3項,25,A   1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25條,25,A   1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23條第1項,23,A   1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21條第2項,21,A   1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20條第2項前段,20,A   1

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0條第3項,10,A   1

採驗尿液實施辦法,第9條,9,A   1

採驗尿液實施辦法,第10條第2項,10,A   1

採驗尿液實施辦法,第10條,10,A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85條之4,185-4,A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158-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妥速審判法,第6條,6,A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