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地方法院  20190202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事訴訟法第302條第1項 | 刑法第284條第1項,傷害罪 | 刑法第185條之3第1項第1款,公共危險罪 | 刑法第185條之4,公共危險罪
自用小客車| 復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認被告有公訴意旨所指肇事致人傷害逃逸之犯行| 0.33毫克| 道路交通事故現場圖| 無駕駛執照|
主文
甲OO犯不能安全駕駛動力交通工具罪,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甲OO被訴過失傷害部分免訴,被訴肇事致人傷害逃逸部分無罪
判決節錄
壹、程序部分: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刑事訴
訟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
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
當者,亦得為證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1項不
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
項之同意,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定有明文
查本院用以認定犯罪事實存否之各項證據資料,其中屬於被告以
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書面陳述,雖係傳聞證據,然被告甲OO於
審理時,已表示同意上開言詞、書面陳述,均有證據能力(交訴
字卷第23頁),復據本院於審理之調查證據程序逐一提示並告以
要旨,檢察官及被告均未爭執上開證據之證據能力,且於言詞辯
論終結前亦未聲明異議,本院審酌此等證據資料作成時之情況,
核無違法不當之瑕疵,亦無其他違反法定程序取證之情形,且與
待證事實具有關連性,以之作為本案之證據亦屬適當,應有證據
能力
(一)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185條之3第1項第1款不能安全駕駛動力
交通工具罪
(二)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如下所述之一切情狀,量
處如主文欄所示之刑,並諭知易科罰金折算標準,以資儆懲
4.犯罪行為人之品行:被告前因賭博案件,經本院於103年8月21日以
103年度簡字第2335號判決判處罰金新臺幣1萬元確定,於本件宣判
日起回溯20年內,未曾受有期徒刑以上刑之宣告,有臺灣高等法
院被告前案O錄表在卷可參(交訴字卷第4頁至第6頁反面),素行
尚可
因認被告係犯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6條第1項、刑法第284條第
1項之無駕駛執照因過失致人受傷罪嫌
二、按案件曾經判決確定者,應諭知免訴之判決,並得不經言詞
辯論為之,刑事訴訟法第302條第1款、第307條分別定有明文
又案件曾經判決確定者,應為免訴之判決,係以同一案件,已經
法院為實體上之確定判決,該被告應否受刑事制裁,即因前次判
決而確定,不能更為其他有罪或無罪之實體上裁判
此項原則,關於實質上一罪(即接續犯、繼續犯、集合犯、結合
犯、吸收犯、加重結果犯)或裁判上一罪(即想像競合犯及刑法
修正前之牽連犯、連續犯)其一部事實已經判決確定者,對於構
成一罪之其他部分,亦均應適用(最高法院32年上字第2578號判例
意旨參照)
蓋法律上一罪之案件,無論其為實質上一罪或裁判上一罪,在訴
訟上均屬單一性案件,其刑罰權既僅一個,自不能分割為數個訴
訟客體,而單一案件之一部犯罪事實曾經有罪判決確定者,其既
判力自及於全部,其餘犯罪事實不受雙重追訴處罰(即一事不再
理),否則應受免訴之判決(最高法院97年度台非字第211號裁判要
旨可資參照)
因認被告係犯刑法第284條第1項前段、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6
條第1項之汽車駕駛人,無駕駛執照、酒醉駕車,因過失傷害人罪
,並應依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6條第1項規定加重其刑之犯行
,業經臺灣高雄地方檢察署檢察官以107年度偵字第2643號提起公訴
,並經臺灣高雄地方法院於107年9月13日以107年度交簡字第2714號
判決判處有期徒刑3月,並於107年9月13日確定在案,此有上開前案
之起訴書、判決書、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O錄表等件各1份附卷
可稽,堪以認定
(二)本案被告被訴於前揭時、地,因同一交通事故之過失行為,致
告訴人O語玉受有左手第五指近掌骨處、左下肢近膝部及右足第
二趾挫傷合併擦傷等傷害,堪信被告係以單一之過失行為,同時
致告訴人O語玉及被害人O建勝受有傷害,屬一行為觸犯數罪名之同
種想像競合犯,足見本案犯罪事實與本院107年度交簡字第2714號
確定判決之犯罪事實間,應屬想像競合犯之實質上一罪關係,而
為裁判上一罪之同一案件,故本案應為前開確定判決效力所及,
就本案被訴過失傷害告訴人O語玉部分,爰不經言詞辯論,逕諭知
免訴之判決
因認被告涉犯刑法第185條之4肇事逃逸罪嫌云云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
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又事實之認定,應憑證據,如未能發現相當證據,或證據不足以
證明,自不能以推測或擬制之方法為裁判基礎(最高法院40年台上
字第86號判例意旨參照)
且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無論直接證據或間接證據,其為訴
訟上之證明,須於通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
真實之程度者,始得據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
度,而有合理之懷疑存在而無從使事實審法院得有罪之確信時,
即應由法院諭知被告無罪之判決(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
例意旨參照)
三、公訴意旨認被告甲OO涉犯前揭罪嫌,無非係以同案被告O振威
之供述、證人即被害人O建勝及告訴人O語玉之證述、行車O錄器影
像光碟暨翻拍照片(交訴字卷第11頁、影偵卷第44至47頁)、道路
交通事故現場圖(影偵卷第48頁)、道路交通事故調查報告表(一
)、(二)-1(影偵卷第49頁至第50頁反面)、肇事現場照片(影偵卷
第59至60頁)等為其主要論據
證人O建勝於審理時證稱:被告於肇事後,隨即下車把O語玉扶起,
把她的車子扶正,並叫我們不要報警,他要負責,並從口袋拿出
一疊錢,說我們不報警,他就賠償我們,要報警就不賠償,被告
在現場停留約3分鐘,見我跟O語玉未答應,被告就把錢收下,自
行走路離開,過5分鐘後,警方隨即到場,警方到場時,O振威已
在場等語(交訴字卷第67至68頁),足見被告於肇事後,即下車上
前將跌坐在地之告訴人O語玉扶起,且表示會負責賠償之意,並現
場拿出現鈔表示要理賠被害人O建勝,參以告訴人O語玉所受傷勢
,僅為左手指、左下肢及右足腳趾之擦挫傷,且告訴人O語玉未搭
乘救護車就醫,顯見告訴人O語玉之傷勢,未使其受有須立即加
以救護之生命、身體危險,業經告訴人O語玉及被害人O建勝證述如
前,足見被告並非企圖肇事逃逸,以逃避責任,實乃欲與被害人
私下和解之意
末查,員警到場後,因被害人隨即表示肇事者非O振威,經O振威帶
同警方返回住處後,將被告帶回派出所實施酒測,業經證人O振
威於警詢時證述明確(警卷第10頁反面),則被告雖有意拖延酒測
時間,仍難以驟認被告有肇事逃逸之犯意,又O振威到場後雖有
頂替之犯行,惟O振威此舉亦非被告授意,係O振威本於其與被告間
之情誼所為,實難僅以O振威有頂替之舉,即驟為不利被告之認
定,而遽將被告以肇事逃逸罪嫌相繩
此外,復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認被告有公訴意旨所指肇事致人傷
害逃逸之犯行,揆諸首開說明,自應就此部分為被告無罪之諭知
,以昭審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2條第1款、第3
01條第1項,刑法第185條之3第1項第1款、第284條第1項、刑法第185條
之4,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32年上字第2578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7年度台非字第211號裁判要旨可資參照
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意旨參照
名詞
接續犯 1 , 結合犯 1 , 加重結果犯 1 , 想像競合 2 , 繼續犯 1 , 吸收犯 1 , 連續犯 1 , 牽連犯 1 , 集合犯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2條第1項,302,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185條之3第1項第1款,185-3,公共危險罪

刑法,第284條第1項,284,傷害罪

刑法,第185條之4,185-4,公共危險罪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1-1,A

引用法條

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86條第1項,86,附則   3

刑法,第284條第1項,284,傷害罪   2

刑法,第185條之4,185-4,公共危險罪   2

刑法,第185條之3第1項第1款,185-3,公共危險罪   2

刑事訴訟法,第302條第1項,302,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1-1,A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1

刑法,第284條第1項前段,284,傷害罪   1

刑事訴訟法,第307條,307,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