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地方法院  20190212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緩刑 | 刑法第59條,刑之酌科及加減 | 刑法第74條第2項第3款,緩刑 | 刑法第225條第1項,妨害性自主罪
| 律師
主文
丙○○犯乘機性交罪,處有期徒刑壹年捌月
緩刑參年,緩刑期間付保護管束,並應於緩刑期間履行如附表所示之負擔
判決節錄
(一)按,性侵害犯罪防治法所稱性侵害犯罪,係指觸犯刑法第221條
至第227條、第228條、第229條、第332條第2項第2款、第334條第2項第
2款、第348條第2項第1款及其特別法之罪
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2條第1項、第12條第2項分別定有明文
另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12條所定其他足資識別被害人身分之資訊,
包括被害人照片或影像、聲音、住址、親屬姓名或其關係、就讀
學校與O級或工作場所等個人基本資料,性侵害犯罪防治法施行
細則第6條亦有明定
查本件被告丙○○既因觸犯刑法第225條第1項之乘機性交罪,經檢
察官提起公訴,核與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2條第1項規定之性侵害
犯罪定義相符,因本院所製作之本案判決係屬必須公示之文書,
為避免被害人甲男之身分遭揭露,依上開規定,對於甲男之姓名
、年籍資料等足資識別身分之資訊,均予以隱匿
(二)次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
定者外,不得作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設有明文
另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前四條(即刑事訴訟
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
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
當者,亦得為證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1項不
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
項之同意,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定有明文
本件據以認定被告犯罪事實存否之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言詞
及書面陳述,雖屬傳聞證據,因檢察官、被告及辯護人於本院準
備程序中,對於上開證據之證據能力均表示同意有證據能力(本
院卷第41頁),且於本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1項不得為證
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視為同意作為證據
,本院審酌上開證據均係依法取得,並無任何違背法律規定之情
事,認為適當,依上揭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規定,均有證據能力
(一)按,刑法第225條第1項之乘機性交罪,乃指行為人對於男、女
利用其精神、身體障礙、心智缺陷或其他相類之情形,「不能」
或「不知」抗拒而為性交者,其所謂相類之情形,係指被害人雖
非精神、身體障礙或心智缺陷之情形,惟受性交時,心意模糊,
並無同意性交之理解,或無抗拒性交之能力,如昏暈、酣眠、泥
醉等是,故本罪之構成,只須行為人乘人精神或身體或心智有障
礙狀態,而有不能或不知抗拒之情形即屬相當,並非被害人必處
於無知或無意識之狀態下而為性侵害才構成(最高法院101年度台
上字第1191號判決意旨參考)
是核本件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225條第1項之乘機性交罪
又被告於本件犯行時,先以手撫摸甲男性器之行為,係基於一個
乘機性交之整體決意而為,則前開撫摸甲男性器之乘機猥褻行為
,則係被告基於乘機性交犯意所為之低度行為,應為嗣後乘機性
交之高度行為所吸收,不另論罪
(二)再按,刑事審判旨在實現刑罰權之分配的正義,故法院對有罪
被告之科刑,應符合罪刑相當之原則,使輕重得宜,罰當其罪,
以契合社會之法律感情,此所以刑法第57條明定科刑時應審酌一
切情狀,尤應注意該條所列10款事項以為科刑輕重之標準,並於
同法第59條賦予法院以裁量權,如認「犯罪之情狀顯可憫恕,認科
以最低度刑仍嫌過重者,得酌量減輕其刑」,俾使法院就個案之
量刑,能斟酌至當
又刑法第59條規定犯罪之情狀可憫恕者,得酌量減輕其刑,其所謂
「犯罪之情狀」,與同法第57條規定科刑時應審酌之一切情狀,
並非有截然不同之領域,於裁判上酌減其刑時,應就犯罪一切情
狀(包括第57條所列舉之10款事項),予以全盤考量,審酌其犯罪
有無可憫恕之事由(即有無特殊之原因與環境,在客觀上足以引
起一般同情,以及宣告法定最低度刑,是否猶嫌過重等等),以
為判斷
查,被告於本案之前,並無何犯罪前科紀錄,此有臺灣高等法院
被告前案紀錄表1份在卷可考,足見其素行尚稱良好,其雖因見甲
男熟睡而處於不能抗拒之狀態,一時性慾衝動無法克制,而先以
手隔著內褲撫摸甲男之性器,復將甲男之內褲拉開,並以其口腔
含住甲男性器之方式,對甲男為俗稱口交之性交行為,其犯罪之
手段尚稱平和
是依被告行為之客觀侵害程度,及其主觀心態(即犯罪動機)等
項予以綜合觀察後,本院認茍依刑法第225條第1項之規定量處最輕
本刑有期徒刑3年,猶嫌過重,顯與被告犯罪情節失其衡平,亦未
符合國民法律情感,不無「情輕法重」之虞,客觀上容有情堪憫
恕之處,爰依刑法第59條之規定酌予減輕其刑
(三)另按,法院之量刑應以行為人之罪責為基礎,審酌被告未曾因
犯罪經法院論罪科刑之紀錄,此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
1份在卷可,足徵其素行尚稱良好,已如前述,又考量被告見甲
男僅穿著內褲在床鋪熟睡又未覆蓋棉被,並甲男性器官有勃起之
生理反應,竟利用甲男熟睡後精神狀態陷入與精神障礙相類之情
形,不知自重其行為,僅為滿足一己私慾,而萌生色心,乘甲男
不知抗拒而乘機為前述之性交行為得逞,嚴重侵害甲男之性自主
決定權,致使甲男因此身心受創,固屬不該,然被告於本院審理
期間業與甲男於訴訟外調解成立,並願賠付甲男10萬元,甲男亦表
明願原諒被告之意,業如上述,並考量被告事後能坦承犯行之犯
後態度,兼衡被告於本院審理時自陳大學畢業、目前從事飯店服
務員工作、月收入約2萬3千元至2萬8千元、未婚、沒有小孩等語
(本院卷第98頁背面)之智識程度、經濟能力、生活情形等一切情
狀,爰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以資懲儆
本院審酌被告僅因一時失慮而誤觸本件法網,且於警詢、偵查、
本院準備程序及審理中均坦白承認犯行,並於本院審理中於訴訟
外自行調解成立,並已獲甲男之諒解,均如上述,信其經此偵審
程序,被告應知所警惕,諒無再犯之虞,是本院斟酌各情,認本
件所宣告被告之刑以暫不執行為適當,爰宣告被告緩刑3年,以啟
自新
並依刑法第93條第1項第1款規定,宣告緩刑期間付保護管束
倘被告未按期履行,依刑法第75條之1第1項第4款之規定,自得為撤
銷緩刑宣告之事由,附此敘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刑法第225條第1項、
第59條、第74條第1項第1款、第2項第3款、第93條第1項第1款,判決
如主文
減輕
刑法,第59條,59,刑之酌科及加減
判例
最高法院101年度台上字第1191號判決意旨參考
名詞
低度行為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25條第1項,225,妨害性自主罪

刑法,第59條,59,刑之酌科及加減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74,緩刑

刑法,第74條第2項第3款,74,緩刑

刑法,第93條第1項第1款,93,保安處分

引用法條

刑法,第225條第1項,225,妨害性自主罪   5

刑法,第59條,59,刑之酌科及加減   4

刑法,第57條,57,刑之酌科及加減   4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3

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2條第1項,2,A   2

刑法,第93條第1項第1款,93,保安處分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2

性侵害犯罪防治法施行細則,第6條,6,A   1

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12條第2項,12,A   1

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12條,12,A   1

刑法,第75條之1第1項第4款,75-1,緩刑   1

刑法,第74條第2項第3款,74,緩刑   1

刑法,第74條第1項第1款,74,緩刑   1

刑法,第348條第2項第1款,348,恐嚇及擄人勒贖罪   1

刑法,第334條第2項第2款,334,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1

刑法,第332條第2項第2款,332,搶奪強盜及海盜罪   1

刑法,第229條,229,妨害性自主罪   1

刑法,第228條,228,妨害性自主罪   1

刑法,第227條,227,妨害性自主罪   1

刑法,第221條,221,妨害性自主罪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