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地方法院  20190212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刑法第354條,毀棄損壞罪
| 律師
主文
甲OO無罪
判決節錄
因認被告涉犯刑法第354條之毀損罪嫌云云
又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
第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另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雖不以直接證據為限,間接證據亦
包括在內,然無論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須於通
常一般之人均不致於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始
得據之為有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之
懷疑存在,無從使事實審法院得有罪之確信時,即應由法院諭知
被告無罪,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40年台上字第86號、76年台上
字第4986號判例要旨可資參照
又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
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
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
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
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之諭知,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亦
揭此旨
三、本件公訴人認被告涉有上開毀損犯行,無非係以證人即告訴
人之指述、證人O聰泉、O丕陽、O滄源、O國華之證述、手機毀損照
片及告訴人所提手機錄影光碟為其主要論據
惟訊據被告則堅詞否認有何毀損犯行,辯稱:我並無毀損告訴人
手機之犯意,亦未動手搶下其手機後往地上摔擲
(二)被告當下之主觀意思應屬排除肖像權侵害之防衛意思,且無證
據可證明其具有毀損犯意:1.告訴人於其手機掉落毀損前,曾與
在場之人對話如下(本院卷第53、55頁,苗為告訴人,丕為O丕陽
,聰為O聰泉):苗:我叫O苗生
惟縱遭被告不慎揮落,亦因其毀損故意無法證明及毀損罪不罰過
失而無由成立:1.由本院勘驗之兩段錄影及證人O滄源之前揭證述
觀之,告訴人未獲同意即於金門陳氏宗親會之開會現場任意錄影
,經制止後仍不從,持續對在場眾人錄影,侵害渠等肖像權甚明
2.再被告當下之主觀意思應屬排除肖像權侵害之防衛意思,且無證
據可證明其具有毀損犯意,已如前述
惟刑法第354條毀損罪並不處罰過失犯之型態,自無由繩以毀損罪
責
且被告當下主觀上係基於排除肖像權侵害之防衛意思而揮手制止
告訴人錄影,在無法證明其毀損犯意下,自無由繩以毀損罪責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30年上字第816號、40年台上字第86號、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
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法,第354條,354,毀棄損壞罪   2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