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地方法院  20190212
檢方:簡易判決 , 院方:簡易判決  |  
刑法第277條第1項,傷害罪 | 刑法第47條第1項,累犯
| 律師
主文
甲OO犯傷害罪,累犯,處拘役伍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判決節錄
詎猶不知悔改,與O金枝係姊弟關係,兩人具有家庭暴力防治法第
3條第4款所定之家庭成員關係,於106年11月10日上午6時45分前某時
許,甲OO因不滿O金枝在其位於宜蘭縣○○鄉○○○路000巷00號住
處邊即公同共有之宜蘭縣○○鄉鎮○段000○0地號土地上,設置寮
棚飼養豬、雞、鴨,影響其居家安寧及造成環境惡臭,竟基於傷
害之犯意,持高壓水槍以水柱強力噴射O金枝之臉部及身體,致O
金枝受有臉部擦傷及挫傷、左側眼周圍擦傷及挫傷、左側前胸壁
挫傷等傷害
二、訊據被告甲OO固不否認於106年11月10日有與O金枝發生爭吵,然
矢口否認有何上開犯行,辯稱:於106年11月10日,伊在清理水溝,
O金枝繳納罰金新臺幣70幾萬元,他不爽就拿石頭丟伊,但沒有丟
到,因伊閃開,後來O金枝爬到圍牆上要打伊,伊跑進去屋內,
就沒有再遇到O金枝,伊不知道當天警察為何來,O金枝一直說是伊
去報案,但伊沒有去報案,警察也沒有跟伊講話云云,辯護人則
為被告辯護稱:依一般社會經驗法則,成年人遭一般高壓水柱槍
以水噴射,其皮膚至多僅會紅腫,並無可能會有皮破血流的情形
發生,O金枝左下眼瞼與鼻子左側受有皮膚擦破傷而流血,著實
令人懷疑該傷是否為O金枝自行加工或其他原因所致,而被告及家
人與O金枝間有多起訴訟,被告平日見O金枝均因害怕而避而遠之
,豈有敢持高壓水槍近距離直接噴射O金枝之可能,故僅從卷內證
據不足以證明被告有傷害犯行云云
三、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277條第1項傷害罪
被告與告訴人O金枝間具有家庭暴力防治法第3條第4款所訂之家庭
成員關係,被告所犯上開傷害罪名,亦屬家庭暴力防治法第2條第
2款所構成之家庭暴力罪,惟因家庭暴力防治法並無罰則規定,仍
應依刑法傷害罪論處
又被告前曾受有如上所述之犯罪科刑及執行情形,有臺灣高等法
院被告前案紀錄表1份附卷可參,被告於有期徒刑執行完畢後5年內
故意再犯本件有期徒刑以上之罪,為累犯,依法應加重其刑
爰審酌被告長期與告訴人O金枝不合,不思以理性之方式處理兩人
間之糾紛,竟以高壓水槍噴射告訴人O金枝之臉部及身體,致告訴
人O金枝受有前開傷勢,所為實有不該,且被告犯後未能與告訴
人O金枝達成和解,犯罪所生損害尚未經彌補,暨衡量告訴人O金枝
所受之傷勢、被告之智識程度、家庭經濟狀況等一切情狀,量處
如主文所示之刑,並諭知易科罰金折算標準
另被告傷害告訴人O金枝所用之高壓水槍,並未扣案,因非屬違禁
物,且該高壓水槍為日常生活所使用之工具,在市面上可輕易購
得,縱予宣告沒收,對於預防犯罪並無助益,認無刑法上之重要
性,依刑法第38條之2第2項之規定,爰不予宣告沒收或追徵其價額
,附此敘明
四、據上論斷,依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1項前段、第3項、第454條第
1項,刑法第277條第1項、第47條第1項、第41條第1項前段,刑法施
行法第1條之1第1項、第2項前段,逕以簡易判決處刑如主文
加重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1項前段,449,簡易程序

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3項,449,簡易程序

刑事訴訟法,第454條第1項,454,簡易程序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引用法條

家庭暴力防治法,第3條第4項,3,通則   2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2

家庭暴力防治法,第2條第2項,2,通則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1

刑法,第38條之2第2項,38-2,沒收   1

刑事訴訟法,第454條第1項,454,簡易程序   1

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3項,449,簡易程序   1

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1項前段,449,簡易程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