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蘭地方法院  20190212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216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220條第2項,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210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219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主文
甲OO犯行使偽造準私O書罪,處有期徒刑貳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未扣案偽造於民國壹佰零陸年拾壹月貳拾玖日「國泰人O公司傳統型個人人O保險契約條款審閱期間確認聲明書」上要保人簽名欄位之「O彥君」署押壹枚沒收
判決節錄
壹、程序部分: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刑事訴
訟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
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
當者,亦得為證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刑事訴訟法第
159條第1項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
,視為有前項之同意,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定有明文
查本判決所引用以下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作成之相關供述證據
,雖屬傳聞證據,惟檢察官、被告甲OO於本院準備程序、審判期日
均表示無意見而不予爭執,亦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見
本院卷第14頁、第26頁至第33頁),本院審酌上開證據資料製作時
之情況,尚無違法不當及證明力明顯過低之瑕疵,亦認為以之作
為證據應屬適當,故認前揭證據資料均有證據能力
復觀諸2人社群軟體臉書之對話紀錄,告訴人傳送訊息「這不是我
的簽名」時,被告先回以「我只有擅自加了安家保本但我沒有簽
你的名字」、「這個是會被提告的」、「我不敢做這種事」等語
,然經告訴人接著傳送訊息「所以你想清楚再回答我」、「那這
簽名哪來的」等語後,被告始答覆「我用複製的」、「從原本上
傳不成功的契約複製過去」、「對不起」等語(見偵卷第167頁)
,互核比對2人之對話內容,可見被告係擅自為告訴人O國泰人O公
司投保系爭保險,而未先經告訴人之同意、授權,且逕偽造告訴
人之署押無訛,是被告辯稱其有得到告訴人之授權云云,顯與事
實相悖而不足採信
2.又證人O彥君於本院審理時證述:當天伊要加保的是1個永康手術
醫療險的主約,跟2個住院的附約,被告說系爭保險可要可不要,
伊有明確說不要系爭保險,直接把2個附約掛在永康手術醫療險
的主約下面就好,最後簽約的時候也是確認這樣的內容,但在107
年1月1日凌晨對信用卡帳單時,才發現有系爭保險的扣款,但沒有
2個附約的扣款等語(見本院卷第27頁至第28頁),被告於本院審
理中供稱:伊不知道把系爭保險加進去,2個附約會跳掉,伊後來
詢問總公司,原本契約是永康手術醫療險加上2個附約,但伊再
加上其他保險,附約都會不見,伊是事後去問才知道這件事等語
(見本院卷第32頁),可知告訴人原先僅欲投保1個永康手術醫療
險及2個附約,並無投保系爭保險之意願,然因簽約時系統未能核
准,被告返回公司確認後,即自行為告訴人所投保之O目加入系爭
保險,並O國泰人O公司行使之,過程中亦未注意到原本契約內之
2個附約已從IPAD畫面中跳掉,致告訴人最終投保之O目與原先欲投
保之內容不同等情屬實,則告訴人因此需多繳納原本不願投保之
系爭保險相關費用,受有不利益,被告所為顯有損及告訴人之權
益及國泰人O公司對於保險契約管理之正確性,被告仍執前詞辯稱
告訴人是否受有損失有所疑義云云,實無理由
(一)按刑法上偽造署押罪,係指單純偽造簽名、畫押而言,若
在制式之書類上偽造他人簽名,已為一定意思表示,具有申請書
或收據等類性質者,則係犯偽造O書罪(最高法院85年度台非字第
146號判決意旨參照)
又按錄音、錄影或電磁紀錄,藉機器或電腦之處理所顯示之聲音
、影像或符號,足以為表示其用意之證明者,為準O書,此觀刑法
第220條第2項規定即明
是就偽造之刑法第220條第2項之準O書而言,其內容因須藉由機器設
備或電腦處理,始能顯示於外,而表示該O書內容及
一定用意,故於行為人將偽造之準私O書藉由機器或電腦處理,對
相對人顯示時,因其已有使用該偽造準O書之行為,該行為即達於
行使偽造準私O書之O度(最高法院91年度台上字第4075號判決意旨
參照)
是被告於上開時、地,基於行使偽造準私O書之犯意,由其所提供
之IPAD,連結至國泰人O公司系爭保險之電磁紀錄,再透過電子簽
名系統,於該電磁紀錄之「國泰人O公司傳統型個人人O保險契約條
款審閱期間確認聲明書」之要保人簽名欄位上,偽造告訴人之簽
名,用以證明告訴人有投保系爭保險之意,核屬刑法第220條規定
之準私O書無疑
故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216條、第210條、第220條第2項之行使偽
造準私O書罪
公訴意旨漏未論及同法第220條第2項之行使偽造準O書罪,認被告前
開所為僅涉犯行使偽造私O書罪,顯有疏漏,惟因起訴書犯罪事
實欄已敘明偽造之準私O書係透過網際網路傳送之犯行,基本社會
事實亦屬同一,本院自當予以審理,且該二罪之O定刑相同,倘逕
予變更,對被告防禦權不生影響,爰依法變更起訴法條
又被告偽造署押之行為乃係偽造準私O書之階段行為,復其偽造準
私O書之低度行為應為行使偽造準私O書之O度行為所吸收,均不另
行論罪
(二)爰審酌被告前無任何犯罪科刑紀錄,此有臺灣高等法院被
告之前案紀錄表1紙在卷可參(見本院卷第4頁),品行尚可,然其
未與告訴人商量、取得告訴人之同意,即以告訴人之名義偽造上
開投保契約,擅自為告訴人投保系爭保險,損害告訴人及國泰人
O公司之權益,考量其犯罪動機、目的及造成他人之損害,所為
實屬不該,並兼衡被告家庭經濟情形為小康之生活狀況、大學畢
業之智識O度,暨犯後坦認有偽造告訴人署押等犯行之犯後態度等
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
以示懲儆
三、沒收部分:按偽造他人之印文及署押,雖為偽造私O書行為之
一部,不另論以刑法第217條第1項之罪,但所偽造之此項印文、署
押,則應依同法第219條予以沒收(最高法院47年台上字第883號判
例意旨參照)
又刑法第219條規定,偽造之印章、印文或署押,不問屬於犯人與
否,沒收之,係採義務沒收主義,凡偽造之印章、印文或署押,
不論是否屬於犯人所有,苟不能證明業已滅失,均應依法宣告沒
收
是本件「國泰人O公司傳統型個人人O保險契約條款審閱期間確認聲
明書」雖因行使而傳送予國泰人O公司,非屬被告所有,毋庸宣
告沒收,惟於要保人簽名欄位內之「O彥君」署押1枚,既屬偽造之
署押,復查無積極證據足認業已滅失,自應依刑法第219條之規定
宣告沒收之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0條,刑法第21
6條、第210條、第220條第2項、第41條第1項前段、第219條,判決如主
文
判例
最高法院85年度台非字第146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1年度台上字第4075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47年台上字第883號判例意旨參照
名詞
傳聞證據 1 , 低度行為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210條,210,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220條第2項,220,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刑法,第219條,219,偽造文書印文罪

引用法條

刑法,第220條第2項,220,偽造文書印文罪   5

刑法,第219條,219,偽造文書印文罪   4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2

刑法,第210條,210,偽造文書印文罪   2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總則,易刑   1

刑法,第220條,220,偽造文書印文罪   1

刑法,第217條第1項,217,偽造文書印文罪   1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