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法院花蓮分院  20190212
上訴 , 不服 第一審判決  |  
刑法第224條,妨害性自主罪 | 刑法第221條,妨害性自主罪 | 刑法第221條第1項,妨害性自主罪
| 律師
主文
上訴駁回
原審判決
原審主文
乙○○犯強制性交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參年陸月
上訴人  :  甲O O
上訴理由
辯護人為被告辯護(含上訴理由)略以:(一)案發當晚,大家在被告
住處外空地飲酒作樂,最後現場只剩被告、甲女及O興凱時,甲女
催促O興凱可先離開,言行中,與被告已有曖昧
從而,自不能以甲女有呻吟或性高潮,即得逆推遽認被告並未違
反甲女意願,被告及辯護意旨此部分所執,亦不足採為對被告有
利認定
(二)被告上訴,O言否認犯行,執前詞指摘原判決不當,無視原判
決已明白論述,復經本院逐一指駁如前,其上訴難認有理,應予
駁回
判決節錄
一、按觸犯刑法第224條之罪,係性侵害犯罪防治法所稱之性侵害
犯罪
司法機關所製作必須公示之文書,不得揭露被害人之姓名、出生
年月日、住居所及其他足資識別被害人身分之資訊,性侵害犯罪
防治法第2條第1項、第12條第2項分別定有明文
次按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12條所定其他足資識別被害人身分之資訊
,包括被害人照片或影像、聲音、住址、親屬姓名或其關係、就
讀學校與O級或工作場所等個人基本資料,性侵害犯罪防治法施
行細則第6條亦規定明確
查,本件被告係犯刑法第221條之罪,屬性侵害犯罪防治法所稱之
性侵害犯罪,且法院所製作之刑事判決書亦屬必須公示之文書,
為免揭露被害人甲女之身分,爰依上開規定,於本件判決就甲女
家屬乙男、代號3357-106011B(甲女大哥,年籍詳卷,下稱丙男)、代號
3357-106011C(甲女大嫂即丙男之妻,年籍詳卷,下稱O女)等足資識別
甲女身分之資訊均予隱匿,並就真實姓名部分逕以代號及上開稱
謂稱之(甲女、乙男、丙男及O女之真實姓名、年籍及住所等個人
基本資料,分別詳卷附「代號與真實姓名對照表」,見臺灣臺東
地方檢察署106年度偵字第1091號卷《下稱偵卷》彌封袋
)
被告以外之人於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調查中所為
之陳述,與審判中不符時,其先前之陳述具有較可信之特別情況
,且為證明犯罪事實存否所必要者,得為證據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第159條之2分別定有明文
次按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2所定之傳聞例外,即英美法所稱之「自
己矛盾之供述」,必符合被告以外之人於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
官、司法警察調查中所為之陳述,「與審判中不符」,且其先前
之陳述,具備「可信性」及「必要性」二要件,始例外得適用上
開規定,認其先前所為之陳述,為有證據能力
另所謂「較可信之特別情況」,係屬「信用性」之證據能力要件
,而非「憑信性」之證據證明力,法院應比較其前後陳述當時之
原因、過程、內容、功能等外在環境加以觀察,以判斷先前之陳
述,是否出於真意之供述、有無違法取供等情形,其「信用性」
獲得確保之特別情況(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4365號、98年度台上
字第1912號刑事判決參照
)
惟如被告以外之人於警詢之陳述與審判中相符時,既得逕採用審
判中之陳述,自無適用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2傳聞證據排除例外規
定之餘地(最高法院99年度台上字第873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
(二)次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刑事訴訟法第159條
之1至第159條之4傳聞證據例外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
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
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定有明文
查,除上開已說明部分外,本判決以下所引用之被告以外之人於
審判外作成之供述證據,公訴檢察官、被告及辯護人知有刑事訴
訟法第159條第1項不得為證據之情形,然均表示同意具有證據能力
(本院卷第45頁反面
)
一、訊據被告固不否認有於上開時、地,將其生殖器插入甲女陰
道之事實,惟矢口否認有何強制性交之犯行,辯稱:當天眾人散
去後,伊確實有將甲女從門外空地抱到房間內,親吻甲女並脫去
其褲子後性交,伊在親吻甲女時,甲女雖有說「不要」,但伊繼
續親她之後,沒有發現她說不要,然後兩人就自然而然發生性行
為,雙方是你情我願,性交結束後,還是伊先到外面查看有沒有
人之後,才進房內交待甲女晚一點再出來,然後伊先離開而到O志
穎家的商店以避嫌等語
辯護人為被告辯護(含上訴理由)略以:(一)案發當晚,大家在被告
住處外空地飲酒作樂,最後現場只剩被告、甲女及O興凱時,甲女
催促O興凱可先離開,言行中,與被告已有曖昧
(四)證人O興凱、O志穎均證稱伊等聽到甲女做愛發出的舒服、曖昧
撒嬌聲,且如甲女不願意,只需雙腳彎曲,被告必不易脫掉其內
、外褲,經當庭勘驗甲女內外褲,也確實都沒有破損
然其基本事實之陳述,若果與真實性無礙時,則仍非不得予以採
信(最高法院74年台上字第1599號判例參照)
又性侵害犯罪案件因具有隱密性,通常僅有犯罪行為人與被害人
在場,訴訟上不免淪為各說各話之局面,然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
證據本不以直接證據為限,即綜合各種間接證據,本於推理作用
,為認定犯罪事實之基礎,如無違背一般經驗法則,並非法所不
許(最高法院104年度台上字第580號、103年度台上字第4285刑事號判
決意旨參照)
(二)認定甲女證述可信之理由:1.經核甲女於偵、審之證述內容,
關於當天如何遭被告突然騰空抱起,其有出言拒絕及掙扎,被告
還是強行將其抱往房內丟到床上,並以身體壓制,不顧其喊叫「
不要」拒絕,仍強行脫去其褲子後,將生殖器插入其陰道之強制
性交過程,以及之後如何逃離房間之經過等情,均能鉅細靡遺陳
述,就主要事實之陳述,具體明確且前後尚稱一致,並無重大歧
異之瑕疵可指,無虛偽性之外顯跡證,洵值可信
2.又被告與甲女並無深仇宿恨,關係尚可,此由案發當天渠等與其
他鄰居相聚飲酒烤肉聊天,復準備一同前往鄰近處唱歌續攤,及
被告自承案發前,彼此農地農忙時會互相幫忙(本院卷第44頁反面
)等情可得印證
是以,審酌乙男發聲位置並非在被告住處窗戶外,聲波來源及遠
近不同,被告聽力並無外力障礙,及案發時甲女聽力因遭棉被等
物阻隔而減弱,且突遭O力侵害,身心驚慌恐懼自不待言,對於其
他周圍事務,難期保持鎮定而能一一予以高度注意,尚難以被告
及房間外之證人O興凱、O志穎均有聽到乙男叫喚甲女之名,即認
甲女亦應聽見或得仔細分辨說話內容及音源為何人發出,故甲女
所稱,無違常情
(2)原審審理:當天伊看到大家在被告O邊喝酒,伊也過去,後來妹
妹來找伊說回家了,不要太晚,妹妹也有留下來喝酒,後來想說
烤肉完畢要唱卡拉OK,因為妹妹在整理喝過的東西,伊想說在卡
拉OK外面等她,等太久了,回頭要找妹妹,伊走進屋子裏面,房間
的門是鎖著的,伊有敲門叫妹妹的名字,可是被告沒有回答,伊
聽到妹妹說「很痛」,就很緊張地衝回家去找大哥說妹妹出事了
,因為被告比伊強壯,伊比較瘦弱,所以回去找比較壯的大哥來
,伊感覺當時好像外面還有別人,但晚上看不清楚,伊跟大哥再
回到被告住處時,外面的2個人好像不見了,很像提醒被告,門
還是鎖著,也沒有發現聲音,伊跟大哥擔心會不會弄錯了,所以
就決定在外面等,因為大哥是海軍,不想鬧這個事,後來又走出
屋外等,不知道過了多久,看到妹妹從黑暗的地方走出來,妹妹
當時是嗚嗚要哭的表情,妹妹說回家再講,伊看妹妹已經很難過
了,就想回家再說,就扶妹妹回家,伊要扶妹妹回家時,被告才
出來,有些細節是之前偵查講的比較有印象,現在記憶已經比較
不清楚了,所以除了聽到「很痛」外,有無聽到「不要」,伊現
在已忘記了,哥哥(指自己)錯了,跟著自己喝,要照顧自己的
妹妹等語(原審卷一第228頁至第256頁)
2.甲女在案發房間內,確實有喊叫「不要」及以肢體表示拒絕乙節
,除有證人乙男前揭證詞可佐外,亦經被告聲請傳訊之證人O興
凱於原審審理時證稱:甲女有說「不要,不要」等語(原審卷一
第370頁),及證人O志穎證稱:她有帶一點點很輕柔的不要、不要
等語在卷(原審卷一第381頁)
綜上,足認甲女於案發後,確實有產生創傷後壓力症候現象,且
其所受創傷來源,即是來自其就醫及鑑定過程中所敘述之遭受被
告性侵害事件,若本件性交係甲女合意與被告為之,實難想像其
會在案發數日內就診時即產生前揭創傷症候現象,甚至有自殺之
念頭,益證甲女證稱遭被告以前揭O式強制性交等語,確為真實可
信
復查:1.被告於警詢中即已供稱:當時我抱她進到房間時,她有對
我說「哥哥不要」,且用手推擋我的手不讓我脫她褲子等語(警
卷第3頁),嗣於原審準備程序時,則改口辯稱:我抱她時她沒
有說不要或用手阻擋,是抱到房間後,我們有先舌吻,然後我一
直親她,親到耳朵時她有雙手舉到胸前說不要等語(原審卷一第
54頁),亦即並未推擋不讓其脫褲子
甲女於案發當天飲酒過程中,與被告並無O語或肢體親密互動,先
前也不曾發生曖昧關係,則被告以前揭理由,認甲女於案發前有
示愛、曖昧之舉,實屬牽強,堪認被告實無任何確實依據,可憑
以確信甲女會欣然接受其性交之舉,被告所辯,已無足取
是以,縱被告案發前誤認甲女有曖昧之舉,然自被告突抱甲女之
時起迄發生性行為過程中,甲女已多次說「不要」,並以掙扎及
用手阻擋表示拒絕之意,至此,被告應已明白知悉甲女並無意願
與其發生性交,然仍違反甲女意願而為性交,主觀具有強制性交
之故意,彰彰甚明,則不論被告事前是否誤認二人間有曖昧關係
,均無礙被告主觀構成要件該當之認定
惟查,證人O興凱、O志穎自承與被告關係較好(原審卷一第365頁至
第366頁、第391頁),酌以其等於案發當晚,見乙男偕同丙男再次返
回被告住處急於欲找尋甲女時,即向被告通風報信,並對丙男謊
稱不知甲女在何處(原審卷一第338、387頁),足認其等證述,容有
偏頗之虞,已難率信
退步言之,縱認甲女有發出呻吟之聲,然被告著手強制性交時,
甲女已明白表示拒絕,被告即應停止其行,被告無視甲女拒絕之
表示,猶壓制甲女身體,強行以其陰莖插入甲女陰道為性交行為
之時,即已該當強制性交罪
從而,本件事證已臻明確,被告O言否認犯行,要無可採,其犯行
洵堪認定,應予依法論科
二以性器以外之其他身體部位或器物進入他人之性器、肛門,或
使之接合之行為,刑法第10條第5項定有明文
是被告以其陰莖插入甲女陰道內之行為,均屬刑法第10條第5項所
規定之性交,當無疑義
所稱違反其意願之方法,不必達於使被害人不能抗拒之程度,祇
須所施用之方法違反被害人之意願,足以壓抑被害人之性自主決
定權者,即足當之(最高法院103年度台上字第4518號刑事判決意旨
參照)
(二)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221條第1項強制性交罪
其前因竊盜案件,經臺灣花蓮地方法院以103年度原易字第93號判決
判處有期徒刑7月、8月,定應執行有期徒刑1年確定,於105年6月
4日縮短刑期假釋出監,105年8月10日縮刑期滿假釋未被撤銷,視為
執行完畢,此有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可參
上開竊盜案件,嗣後雖再與其他案件經臺灣花蓮地方法院於106年
7月31日以106年度聲字第520號裁定合併應執行有期徒刑2年9月,惟該
裁定之前,上開竊盜案件既已執行完畢,自不因嗣後定其應執行
刑而影響先前一罪已執行完畢之事實,謂無累犯規定之適用(最
高法院104年4月7日第六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及105年度台非字第235號刑
事判決意旨參照
)
則被告於前案竊盜徒刑執行完畢5年之內故意再犯本罪,為累犯,
應依刑法第47條第1項規定,加重其刑
(一)原審依卷附事證,認被告犯強制性交罪,並審酌被告為逞一時
性慾,竟罔顧平日情誼,趁甲女對其信賴而獨留在現場收拾殘物
之際,強行以前揭強暴方法違反甲女意願為強制性交得逞,嚴重
侵害甲女之性自主權,甲女因而產生嚴重之受創後壓力症候現象
,甚至有自殺之念頭,被告所為已造成甲女心靈難以抹滅之傷害
,且犯後一再飾詞否認犯行,毫無悔意,對證人O興凱等人O稱係
甲女合意(原審卷一第375頁、第406頁),使甲女在部落陷於遭受耳
語非議之苦,對甲女之家庭亦造成傷害,難為其有利之考量,迄
未對甲女表示任何歉意或達成和解獲取甲女原諒,兼衡被告性侵
害之手段,教育程度為高職畢業、現幫養母務農賺取生活費、沒
有其他收入,亦無須其扶養之人等一切情狀,量處有期徒刑3年6月
(二)被告上訴,O言否認犯行,執前詞指摘原判決不當,無視原判
決已明白論述,復經本院逐一指駁如前,其上訴難認有理,應予
駁回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68條,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96年度台上字第4365號、98年度台上字第1912號刑事判決參照
最高法院99年度台上字第873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74年台上字第1599號判例參照
最高法院104年度台上字第580號、103年度台上字第4285刑事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3年度台上字第4518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4年4月7日第六次刑事庭會議決議及105年度台非字第235號刑事判決意旨參照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引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2,159-2,總則,證據,通則   3

刑法,第10條第5項,10,法例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2

性侵害犯罪防治法施行細則,第6條,6,A   1

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2條第1項,2,A   1

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12條第2項,12,A   1

性侵害犯罪防治法,第12條,12,A   1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1

刑法,第224條,224,妨害性自主罪   1

刑法,第221條第1項,221,妨害性自主罪   1

刑法,第221條,221,妨害性自主罪   1

刑事訴訟法,第368條,368,上訴,第二審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