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地方法院  20190212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284條第2項前段,傷害罪 | 刑法第62條前段,刑之酌科及加減
主文
甲OO犯業務過失傷害罪,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判決節錄
一、按現行刑事訴訟法為保障被告之反對詰問權,排除具有虛偽
危險性之傳聞證據,以求實體真實之發見,於該法第159條第1項明
定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O詞或書面陳述,除法律有規定者外,
不得作為證據
而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有傳聞法則之例外規定,且被
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前4條之規定,而經當事人
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O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
之情況,認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1項不
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O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項
之同意,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定有明文
再本條之立法意旨,在於確認當事人對於傳聞證據有處分權,得
放棄反對詰問權,同意或擬制同意傳聞證據可作為證據,屬於證
據傳聞性之解除行為,如法院認為適當,則不論該傳聞證據是否
具備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所定情形,均容許作為證據
(最高法院104年度第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意旨、104年度台上字第
2093號判決意旨參照)
查本件經本院於審理期日踐行調查證據程序之被告以外之人於審
判外之書面、O詞陳述,公訴人及被告於本院審理時對於證據能力
均未聲明異議,本院審酌後認為該等證據均為本院事實認定之重
要依據,作為本案之證據均屬適當,故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規
定,均具有證據能力
二、又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所謂「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O詞
或書面陳述」,並不包含「非供述證據」在內,其有無證據能力
,自應與一般物證相同,端視其取得證據之合法性及已否依法踐
行證據之調查程序,以資認定(最高法院97年度臺上字第3854號判
決可資參照)
本標線線型為白色倒三角形,如路口未設行人穿越道線者,則加
繪兩條平行白虛線,間隔30公分,線段長60公分,線寬30公分,間
距40公分,道路交通標誌標線號誌設置規則第172條第1項、第2項分
別訂有明文,查本件肇事地點為無號誌之交岔路口,而仁愛街之
路口設有白色倒三角形之讓路線,依上開規定,足見仁愛街為支
線道,民國路為幹線道等情,有上開道路交通事故現場圖、現場
照片附卷可按,前揭事實,首堪認定
加上當時為日間陰天,視距良好,衡諸常情如被告有予注意,實
無不能發覺之理,況若被告有依上開規定,於行經該無號誌之交
岔路口時注意減速慢行,作隨時停車之準備,或暫停讓幹道車先
行,更無發生本件車禍之可能
未設標誌、標線或號誌劃分幹、支線道者,少線道車應暫停讓多
線道車先行,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93條第1項第2款、第102條第1項第
2款分別訂有明文
查本件事故係發生在無號誌之交岔路口,又被告O輛係行駛在屬於
支線道之仁愛街,告訴人機車則是行駛於在屬於幹線道之民國路
等情,誠如前述,是被告自應遵守前揭規定,在行經系爭交岔路
口前應減速慢行,並暫停讓幹線道車先行,且本件車禍事故發生
時,天候陰、日間自然光線、柏油路面濕潤、無缺陷、無障礙物
、視距良好,有上開道路交通事故調查表(一)可參,客觀上並
無不能注意之情事,詎被告卻疏未注意及此,行經系爭交岔路口
時未減速慢行或暫停,致與告訴人機車發生碰撞,業已違反前揭
規定,被告就本件事故之發生顯有過失,甚為明確
證人即被告當時之乘客黃泰利雖於本院審理時證稱:我忘記本案
是發生在幾月,應該是夏天,我是坐在計程車的副駕駛座,當時
車子過路口了,看到對方機車過來,計程車已經停下、慢一點後
,機車才撞上來,撞到計程車前面的保險桿等語(見本院卷第64頁
至65頁反面),然而,本件事故發生時間為107年3月17日,與證人
所述事故係發生在夏天等節,已有不合,且被告既已忘記案發時
間,卻對於被告O輛行經路口時有無暫停、有無減速等情,記憶清
晰,是其證詞之憑信性,容有可疑,礙難憑採
至被告雖辯稱:是告訴人騎很快撞到我云云,而告訴人駕駛普通
重型機車行經無號誌交岔路口時,未充分注意並作隨時停車之準
備,為肇事次因之情,有上開交通部公路總局臺北區監理所花東
區O輛行車事故鑑定意見書可佐,則被告所稱告訴人O速很快之狀況
,雖不無可能,惟縱使告訴人確有O速過快之情,僅係告訴人於
民事上應負與有過失之責,尚不得執此免除被告之刑事責任,是
被告此部分所辯,並無足取
(一)按刑法上所謂業務,係指個人基於其社會地位繼續反覆所
執行之事務,包括主要業務及其附隨之準備工作與輔助事務在內
,此有最高法院89年台上字第8075號判例可資參照
是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284條第2項前段之業務過失傷害罪
再按刑法第62條所謂自首,祇以犯人在其犯罪未發覺前,自行向該
管公務員申告其犯罪事實,而接受裁判為已足,至於嗣後對於犯
行有所辯解,乃辯護權之行使,不能據此即認其先前之自首失其
效力,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7254號判決意旨同此見解
查被告肇事後,於未被有偵查犯罪職權之公務員發覺前,即主動
向據報前來處理車禍之花蓮縣警察局花蓮分局交通分隊警員當場
承認為肇事人等情,有該分隊道路交通事故肇事人自首情形紀錄
表存卷足憑(見警卷第21頁至22頁),足見被告係對於未發覺之罪
承認肇事並接受裁判,被告嗣雖否認犯行,惟此要屬被告於刑事
訴訟程序上行使辯護權之範疇,揆諸上開說明,仍認其符合自首
要件,爰依刑法第62條前段規定,減輕其刑
(二)爰審酌被告既以駕駛O輛為業,本應比一般人更小心謹慎,
以維護自身及用路人之生命身體安全,並應遵守行車相關規定,
提高注意義務,而案發當時不論路況、視距均屬良好,被告行車
時,疏未注意前揭交通規則規定,於行經系爭交岔路口時未暫停
讓幹線道O輛先行,使告訴人受有有臀部挫傷、右側膝部挫傷、右
側小腿擦傷,自存有過失,犯後又未能與告訴人達成和解,彌補
告訴人之損失,以取得告訴人之諒解,造成告訴人受有相當程度
之損害,並影響告訴人之生活品質,且犯後未能坦承犯行,其犯
後態度無從對其為有利之認定,並兼衡被告自陳高中畢業之智識
程度、職業為計程車司機、月收入2至3萬元、需撫養1名子女、家
庭經濟狀況不好(見本院卷第68頁反面),及其過失情節、告訴
人所受傷害之程度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諭知易
科罰金之折算標準,以資懲儆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刑法第284條第2項前
段、第62條前段、第41條第1項前段,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
第2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減輕
刑法,第62條,62,刑之酌科及加減
刑法,第62條前段,62,刑之酌科及加減
判例
最高法院104年度第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意旨、104年度台上字第2093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7年度臺上字第3854號判決可資參照
最高法院89年台上字第8075號判例
最高法院92年度台上字第7254號判決意旨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84條第2項前段,284,傷害罪

刑法,第62條前段,62,刑之酌科及加減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引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3

刑法,第62條前段,62,刑之酌科及加減   2

刑法,第284條第2項前段,284,傷害罪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2

道路交通標誌標線號誌設置規則,第172條第2項,172,標線,禁制標線   1

道路交通標誌標線號誌設置規則,第172條第1項,172,標線,禁制標線   1

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93條第1項第2款,93,汽車裝載行駛   1

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102條第1項第2款,102,汽車裝載行駛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62條,62,刑之酌科及加減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1

刑事訴訟法,第4條,4,總則,法院之管轄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