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地方法院  20190212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277條第1項,傷害罪
主文
乙○○犯傷害罪,處拘役伍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判決節錄
乙○○於民國106年7月31日下午6時7分,在O蓮縣○○市○○路00號即
中國石油公司員工O舍大門前,與丙○○因故發生爭執,乙○○
雖依其智識能力能預見泥土富含細菌或微生物,潑濺至人體眼睛
或口舌,可能產生感染傷害,仍基於傷害之不確定故意,接續持
整土之小圓鍬鏟起地上泥土潑向丙○○,共計11鏟,致丙○○受有
結膜炎之傷害
理由一、證據能力本件認定犯罪事實所引用之所有卷證資料,供
述證據部分,當事人於言詞辯論終結前均未爭執其證據能力(見
本院卷第14頁背面),本院審酌該言詞陳述作成時之情況尚無不當
之處,且與待證事實具有關聯性,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2項
,得為證據
非供述證據部分,亦查無證據證明有公務員違背法定程序取得之
情形,且經本院於審理期日提示與被告乙○○辨識而為合法調查
,亦有證據能力(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1401、6153、3854號判決意
旨參照)
2、本院當庭勘驗監視器光碟,於監視器顯示時間18:07:52至18:
08:19間,共計約27秒內,被告有以鏟子挖土向證人丙○○潑灑之
動作,共計11次,證人丙○○在此段時間內,有面向被告,亦曾
背對被告,兩人距離約數公尺(即幾步之遙,因監視器距離案發
地點過遠,無法清楚辨別距離,但兩人絕非相鄰而站),被告潑
土高度亦有1、2公尺,有本院勘驗筆錄(見本院卷第41頁及其背面
)在卷可佐
復佐以證人丙○○於本院審理時之證詞:被告用小圓鍬挖地上的
細沙、泥土和石塊攻擊我,遭受傷害非常不舒服,最嚴重是眼睛
,我覺得滿臉的細沙、泥土在我眼睛和呼吸道(見本院卷第44頁及
其背面)等語,並參以員警到場後為證人丙○○拍攝之照片,亦
可清楚看到證人丙○○上身衣服、側背包上留有細沙泥土(見警
卷第24頁至第25頁),足證被告朝證人丙○○潑撒泥土之行為,
確實有潑濺至證人丙○○身上
4、至被告雖以前詞置辯,其辯解認無因果關係部分,業經本院
論述如上,就主觀犯意部分,本院審酌被告與證人丙○○當時在
一戶外空曠處(見警卷第22頁及第28頁),被告持小圓鍬剷土卻能
不偏不倚地朝證人丙○○而去,且被告剷土舉措多達11次,絕非
不小心為之,自足認被告主觀具有傷害證人丙○○之不確定故意
(一)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277條第1項之傷害罪
被告在同一地點,以11次的鏟土行為對證人丙○○為傷害犯行,係
出於同一犯意,且均係侵害證人丙○○同一身體法益,依一般社
會健全觀念,在時間差距上,難以強行分開,應視為數個舉動之
接續施行,合為包括之一行為予以評價較為合理,屬接續犯,應
僅論一罪
(二)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具有大學畢業之智識
程度(見本院卷第3頁),正值壯年,有工作及社會歷練,當有明
辨事理及理性處理爭端之能力,本次因無法控制自身情緒,憤而
以潑土之行為攻擊告訴人,其犯罪動機、目的、手段自均屬不當
復考量告訴人受有結膜炎之傷害,並參以被告始終否認犯行之態
度,迄今因與告訴人主張之賠償金額差距甚大,而未與告訴人達
成和解等情,暨兼衡被告已婚、與家人同住、育有1名未成年小孩
、有長輩需要扶養之生活狀況(見本院卷第48頁背面)及其無前
科之素行、與告訴人為鄰居關係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
刑,並諭知如易科罰金之標準,以示警懲
(一)公訴意旨另認被告於上開時、地,基於傷害之犯意,持小
圓鍬剷起地上泥土撥向告訴人,致告訴人受有左側肩膀挫傷之傷
害,因認被告此部分亦涉有刑法第277條第1項之傷害罪嫌云云
惟公訴意旨既認此部分與上揭論罪之傷害犯行部分整體為一行為
而具有一罪關係,爰不另為無罪之諭知,附此敘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刑法第277條第1項、
第41條第1項前段,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第2項前段,判決
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1401、6153、3854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不確定故意 2 , 接續犯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3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2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