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義地方法院  20190212
檢方:公訴 , 院方:簡式審判程序  |  
刑法第59條,刑之酌科及加減 | 刑法第185條之4,公共危險罪
主文
甲OO犯肇事致人傷害逃逸罪,處有期徒刑陸月
判決節錄
壹、程序部分:本案被告甲OO所犯係死刑、無期徒刑、最輕本刑為
3年以上有期徒刑以外之罪,其於準備程序中就被訴事實為有罪
之陳述,經法官告知簡式審判程序之旨,並聽取公訴人及被告之
意見後,經本院合議庭依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之規定,裁定
由受命法官獨任進行簡式審判程序
是本案之證據調查方式及證據能力之有無,依刑事訴訟法第273條
之2及第159條第2項之規定,不受同法第159條第1項、第161條之2、第
161條之3、第163條之1及第164條至第170條規定之限制
(一)按刑法第185條之4「駕駛動力交通工具肇事,致人死傷而逃
逸」罪,屬抽象危險犯,據立法說明,目的在於「維護交通安全
,加強救護,減少被害人之死傷,促使駕駛人於肇事後,能對被
害人即時救護」,課以肇事者在場及救護的義務,既合情、合理
,且有正當性,負擔也不重,尤具人道精神,復可避免衍生其他
交通往來的危險,符合憲法第二十三條之要求和比例原則
考諸此肇事遺棄(逃)罪,最重要之點,乃是在於「逃逸」的禁
止,若未等待警方人員到場處理,或無獲得他方人員同意,或不
留下日後可以聯繫的資料,就逕自離開現場(含離去後折返,卻
沒表明肇事身分),均屬逃逸的作為(最高法院104年度台上字第
2570號判決要旨參照)
是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185條之4肇事致人傷害逃逸罪
(二)又被告所犯上開肇事致人傷害逃逸罪之法定刑係1年以上7年
以下有期徒刑,然同為肇事逃逸者,其原因動機不一,犯罪情節
亦未必盡同,造成危害社會之程度自屬有異,法律科處此類犯罪
,所設之法定最低本刑卻屬相同,不可謂不重
而衡諸本件車禍責任,被告未為適當之救護而逕自離去,固有不
該,然被告於本院中已取得告訴人就過失傷害、肇事逃逸之諒解
,並經被告賠償告訴人新臺幣10萬元,且就本案之肇事逃逸部分,
亦經告訴人於本院表示請從輕量刑等語(見本院卷第177至178頁、
第201頁)
故自被告本案犯行所造成之危害,及其坦承犯行,並已與告訴人
達成和解之犯後態度觀之,應認被告已積極彌補告訴人,並因本
案記取教訓,是認本案縱依法定最低刑度量處被告有期徒刑1年,
亦屬過苛,實屬情輕法重,在客觀上足以引起一般人之同情,顯
有堪資憫恕之處,爰依刑法第59條之規定減輕其刑
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第299條第1項前段,
刑法第185條之4、第59條,判決如主文
減輕
刑法,第59條,59,刑之酌科及加減
判例
最高法院104年度台上字第2570號判決要旨參照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273-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185條之4,185-4,公共危險罪

刑法,第59條,59,刑之酌科及加減

引用法條

刑法,第185條之4,185-4,公共危險罪   3

刑法,第59條,59,刑之酌科及加減   2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1第1項,273-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憲法,第23條,23,人民之權利義務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73條之2,273-2,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70條,170,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4條,16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3條之1,163-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之3,161-3,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之2,161-2,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2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