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義地方法院  20190218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A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 刑法第211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3項,A | 刑法第55條,數罪併罰 | 刑法第51條第5項,數罪併罰 | 刑法第219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216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339條之2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主文
甲OO參與犯罪組織,處有期徒刑柒月,並應於刑之執行前,令入勞動場所,強制工作參年
又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貳月,扣案之行動電話壹支(含SIM卡壹張)沒收之,未扣案偽造之「台北地檢署監管科收據」公文書上偽造之「臺灣臺北地方法院檢察署印」,「檢察官吳文正」印文各壹枚,均沒收之,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柒仟元沒收之,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應執行有期徒刑壹年參月
甲OO參與犯罪組織,處有期徒刑柒月,並應於刑之執行前,令入勞動場所,強制工作參年
又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有期徒刑壹年壹月,扣案之行動電話壹支(含SIM卡壹張)沒收之,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肆仟元沒收之,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
應執行有期徒刑壹年貳月
判決節錄
三、甲OO可預見其所接收之傳真,為詐騙集團成員偽造之公文書,
猶仍基於行使偽造公文書之不確定故意,與詐騙集團成員共同基
於行使偽造公文書之犯意聯絡,將偽造之蓋有「臺灣臺北地方法
院檢察署印」、「檢察官吳文正」偽造印文各1枚之「台北地檢
署監管科收據」之公文書1紙,持之至嘉義縣朴子市南通路三段與
八德路路口處附近之公園,並以上開行動電話與「阿軒」聯絡,
之後並由另1名來電號碼顯示為國際電話之男子與甲OO聯絡,並待
O麗雪走近後,甲OO便依指示向O麗雪稱:我長官找你等語,而將上
開行動電話交由O麗雪接聽
一、證據能力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刑事訴訟法
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為證
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當者
,亦得為證據,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定有明文
(二)論罪科刑1、查組織犯罪防制條例業於106年4月19日經總統以
華總一義字第10600047251號令修正公布,而於同年4月21日生效施行
,依修正後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2項之規定,該條例所稱「犯罪組
織」,係指3人以上,以實施強暴、脅迫、詐術、恐嚇為手段或最
重本刑逾5年有期徒刑之刑之罪,所組成具有持續性及牟利性之
有結構性組織,而所謂結構性組織,指非為立即實施犯罪而隨意
組成,不以具有名稱、規約、儀式、固定處所、成員持續參與或
分工明確為必要
2、刑法上偽造文書罪,係著重於保護公共信用之法益,即使該偽
造文書所載名義製作人實無其人,而社會上一般人猶有誤信其為
真正文書之危險,仍難阻卻犯罪之成立(最高法院54年台上字第
140號判例意旨可參)
3、按刑法第339條之2第1項之以不正方法由自動付款設備取得他人
之物罪,其所謂「不正方法」,係泛指一切不正當之方法而言,
並不以施用詐術為限,例如以強暴、脅迫、詐欺、竊盜或侵占等
方式取得他人之提款卡及密碼,再冒充本人由自動提款設備取得
他人之物,或以偽造他人之提款卡由自動付款設備取得他人之物
等等,均屬之(最高法院94年度台上字第4023號判決意旨參照)
又共同正犯,係共同實行犯罪行為之人,在共同意思範圍內,各
自分擔犯罪行為之一部,相互利用他人之行為,以達其犯罪之目
的,其成立不以全體均參與實行犯罪構成要件之行為為要件,其
行為分擔,亦不以每一階段皆有參與為必要,倘具有相互利用其
行為之合同意思所為,仍應負共同正犯之責(最高法院99年度台上
字第1323號判決意旨參照)
被告2人雖非實際持證人O麗雪之上開郵局、O會帳戶提款卡提領款
項之人,然被告2人既知證人O麗雪係受其所屬詐騙集團成員詐騙始
交付上開郵局、O會帳戶之提款卡及密碼,則渠等對於詐騙集團
成員會持之提領上開郵局、O會帳戶內之款項,即難諉為不知,猶
仍由被告甲OO向證人O麗雪取得上開郵局、O會帳戶之提款卡及密碼
後,由被告乙OO搭載被告甲OO將上開物品放置於詐騙集團成員指
定地點,交由詐騙集團成員使用,則渠等就詐騙集團成員冒充為
證人O麗雪本人或其授權之人,由自動付款設備取得帳戶內之財物
之行為,自應同負責任
4、核被告甲OO所為,係犯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之參與犯罪
組織罪、刑法第216條、第211條之行使偽造公文書罪、同法第339條
之4第1項第2款之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及同法第339條之2第
1項之以不正方法由自動付款設備取得他人之物罪
被告乙OO所為,係犯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之參與犯罪組織
罪、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之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及同
法第339條之2第1項之以不正方法由自動付款設備取得他人之物罪
5、公訴意旨漏未論以刑法第339條之2第1項之以不正方法由自動付
款設備取得他人之物罪,惟起訴起訴書既已載明詐騙集團成員持
證人O麗雪交付之2張提款卡領取款項,即已就其所為以不正方法由
自動付款設備取得他人之物之行為提起公訴,本院自應予以審理
6、又公訴意旨雖認被告2次所為同時係涉犯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
1款之共同冒用政府機關或公務員名義詐欺取財罪嫌,惟在共同正
犯間,對於他共同正犯所實施之行為所應共同負責者,應僅限於
犯意聯絡之範圍內,即應限於行為人有所認識而有共同之行為決
意之犯行部分,始須對其他共同正犯實施之行為負全部責任
故本件尚無足夠積極證據可證明被告2人與該實施冒用政府機關或
公務員名義詐術之人間,就冒用政府機關或公務員名義有犯意聯
絡,故公訴意旨認被告上開所為另構成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1款
之冒用政府機關或公務員名義之詐欺取財罪,尚有誤會
然被告2人仍合於三人以上詐欺取財罪之加重條件,加重條件之減
少,尚無庸變更起訴法條,起訴犯罪事實亦無減縮(最高法院98
年度台上字第5966號判決參照),附此敘明
7、被告2人就上開犯行,除被告甲OO所犯之行使偽造公文書罪部分
,無證據證明被告乙OO明知或可得而知被告甲OO至便利商店接收上
開偽造之公文書傳真,並持之對證人O麗雪行使,故就行使偽造
公文書部分,僅被告甲OO與其他詐騙集團成員有犯意聯絡(詳如下
述),其餘渠等所犯上開罪名,均與詐騙集團成員有犯意聯絡及
行為分擔,應為共同正犯
8、被告甲OO以一行為同時觸犯行使偽造公文書、三人以上共同詐
欺取財、以不正方法由自動付款設備取得他人之物犯行,為想像
競合犯,依刑法第55條之規定,從一情節較重之三人以上共同詐欺
取財罪處斷
被告乙OO以一行為同時觸犯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以不正方法由
自動付款設備取得他人之物犯行,為想像競合犯,依刑法第55條
之規定,從一情節較重之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罪處斷
是被告2人所犯上開參與犯罪組織罪,與嗣後所犯之三人以上共同
詐欺取財罪間,犯意各別,行為互殊,應予分論併罰
又刑法廢除牽連犯、連續犯之規定後,為免對被告犯罪行為有過
度或重複評價之虞,始有擴大想像競合犯之議,然被告參與犯罪
組織之行為與參與後是否參加組織活動乃至犯罪,其間並無必然
關係,參與犯罪組織重在處罰參加之行為,與被告事後參加犯罪
行為分屬二事,且被告參加犯罪組織當時,難認已就具體犯罪計
畫思索成形,故參與犯罪組織與事後之犯罪行為予以分論併罰,
對本案被告而言並無重複或過度評價之疑慮,故無想像競合犯規
定之適用
故被告2人所犯參與犯罪組織與三人以上共同詐欺取財2罪,自應分
論併罰(臺灣高等法院暨所屬法院107年法律座談會刑事類提案第
8號研討結果參照)
且被告甲OO雖非上開詐騙行為之首腦或核心人物,然其擔任收簿手
及取款之人,使實行詐騙之人得以實際獲取犯罪所得,亦使證人
O麗雪難於追償,可知其角色於此類詐騙案件中仍甚具重要性
被告甲OO高中肄業,目前在工地做工,日薪約1,500元,與父母、弟
弟、妹妹同住,被告乙OO自陳高中畢業之智識程度,目前在工地
做工,日薪約1,200元,與父母、2位姊姊同住之經濟、家庭狀況等
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定其應執行之刑
併就參與犯罪組織部分,依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3項規定,諭
知被告2人於刑之執行前,令入勞動場所強制工作3年
(三)沒收部分:1、按有關共同正犯犯罪所得之沒收、追繳或追
徵,本院向採之共犯連帶說,業經104年度第13次刑事庭會議決議
不再援用、供參考,而改採應就各人實際分受所得之財物為沒收
,追徵亦以其所費失者為限之見解
至於共同正犯各人有無犯罪所得,或其犯罪所得之多寡,應由事
實審法院綜合卷證資料及調查所得認定之
至於違禁物、供犯罪所用或犯罪預備之物、因犯罪所生之物之沒
收,由於兼具保安處分以杜再犯之性質,仍有共同正犯責任共同
原則之適用(最高法院105年度台上字1156號判決意旨參照)
扣於臺灣新北地方法院107年度金訴字第87號案件之被告甲OO持以與
詐騙集團成員聯絡之行動電話1支,為詐騙集團成員交付之工作手
機,業據其於本院審理時自陳在卷(見本院卷第118頁),為共同
正犯不詳之詐騙集團成員所有,係供犯罪所用之物,且該案尚未
審結,是以本案仍有宣告沒收之必要,爰依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
,對被告2人均宣告沒收之
2、該詐欺犯罪組織成員所偽造,並由被告甲OO行使之「台北地檢
署監管科收據」,已交付證人O麗雪,非屬被告或其等所屬詐欺犯
罪組織成員所有之物,無從諭知沒收,然其上偽造之「臺灣臺北
地方法院檢察署印」、「檢察官吳文正」印文各1枚,仍應依刑法
第219條規定,均沒收之
3、被告甲OO未扣案之7千元、被告乙OO未扣案之4千元,均係渠等所
有之犯罪所得,均應依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規定,均沒收之,
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依同條第3項規定,
各追徵其價額
4、至扣於臺灣新北地方法院107年度金訴字第87號案件之三星行動
電話1支、遠傳SIM卡1張、愷他命1包,被告甲OO於本院審理中陳稱:
行動電話及SIM卡,為其所有供私人使用,與本件詐騙犯行無關,
愷他命1包,非其所有,是放在詐騙集團給我的包包裡面等語(
見本院卷第118至119頁)
因認被告此部分亦涉犯刑法第216條、第211條之行使偽造公文書罪
嫌等語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應諭知無罪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
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又在共同正犯間,對於他共同正犯所實施之行為所應共同負責者
,應僅限於犯意聯絡之範圍內,即應限於行為人有所認識而有共
同之行為決意之犯行部分,始須對其他共同正犯實施之行為負全
部責任
檢察官所提證據尚不足以證明被告乙OO就行使偽造公文書與被告甲
OO及其他詐騙集團成員有犯意聯絡,故此部分本應為無罪之諭知
,惟此部分如成立犯罪,與上開有罪部分,為想像競合犯之裁判
上一罪關係,爰不另為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組織犯罪防制條例
第3條第1項、第3項,刑法第11條、第28條、第216條、第211條、第3
39條之4第1項第2款、第339條之2第1項、第55條、第51條第5款、第38條
第2項前段、第219條、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第3項,刑法施行法第
1條之1第1項,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54年台上字第140號判例意旨可參
最高法院94年度台上字第4023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9年度台上字第1323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8年度台上字第5966號判決參照
最高法院105年度台上字1156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不確定故意 1 , 共同正犯 8 , 想像競合 4 , 分論併罰 3 , 連續犯 1 , 牽連犯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3,A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3項,3,A

刑法,第11條,11,法例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211條,211,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339條之2第1項,339-2,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55條,55,數罪併罰

刑法,第51條第5項,51,數罪併罰

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38,沒收

刑法,第219條,219,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沒收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339條之2第1項,339-2,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5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1項,3,A   3

刑法,第55條,55,數罪併罰   3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2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3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3

刑法,第211條,211,偽造文書印文罪   3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3條第3項,3,A   2

刑法,第38條第2項前段,38,沒收   2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沒收   2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前段,38-1,沒收   2

刑法,第339條之4第1項第1款,339-4,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2

刑法,第219條,219,偽造文書印文罪   2

組織犯罪防制條例,第2條,2,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51條第5項,51,數罪併罰   1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1

刑法,第11條,11,法例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