橋頭地方法院  20190212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277條第1項,傷害罪 | 刑法第309條第2項,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 刑法第354條,毀棄損壞罪
主文
甲OO犯傷害罪,處拘役肆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判決節錄
壹、證據能力部分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刑事訴
訟法第159條之1至之4等4條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意作
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為適
當者,亦得為證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刑事訴訟法第
159條第1項不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
,視為有前項之同意,同法第159條之5定有明文
查本案判決所引用具傳聞性質之各項證據資料,因檢察官、被告
甲OO均同意有證據能力(見院易卷第55頁),本院審酌各該傳聞證
據作成時之情況,認均與本件待證事實具有關聯性,且查無證據
足以證明言詞陳述之傳聞證據部分,陳述人有受外在干擾、不法
取供或違反其自由意志而陳述之情形
被告有向告訴人潑「油漆」及丟「油漆桶」3、4次,告訴人之上衣
褲子因而沾染「油漆」,惟否認有何傷害或公然侮辱之犯行,辯
稱:案發地點非不特定人得共見共聞之處所,不符合刑法「公然
」之要件,且被告的傷不是我造成的,我是正當防衛等語
(二)按刑法上之公然侮辱罪,祗須侮辱行為足使不特定人或多數人
得以共見共聞,即行成立,司法院院字第2033號、第2179號等解釋
可資參照
又按刑法上公然侮辱罪之「公然」,祇以不特定人或特定多數人
得以共見共聞之狀況為已足,自不以實際上果已共見共聞為必要
,但必在事實上有與不特定人或多數人得以共見或共聞之狀況方
足認為達於公然之程度(司法院院字第2033號解釋、司法院大法官
釋字第145號解釋參照)
經查,案發地點為防火巷,其上並無屋頂,兩邊住戶均可進出,
又巷口兩邊固設有門扇,但僅有門栓未有鎖頭,門高僅約為175至
180公分等情,為被告在本院所自承(見院易卷第55頁),並有本院
囑託高雄市政府警察局仁武分局至案發現場拍攝之照片在卷可佐
(見院易卷第78~88頁),堪認案發現場,兩旁住戶可自由進出
或從其住家往下觀看,外人亦可輕易探視巷內情形,屬不特定人
得以共見共聞之場所,是被告於該處以油漆丟擲告訴人,致其衣
褲沾染油漆,應已達「公然」之程度,使告訴人格尊嚴受有侮辱
公訴意旨僅認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309條第1項之公然侮辱罪,容有
未洽,惟起訴之社會基本事實係屬同一,並經本院於審理時當庭
對被告告知變更後之罪名,已無礙被告防禦權之行使,爰依法變
更起訴法條
被告此等直接對告訴人身體施以有形外力之行為,已彰顯其不屑
、輕蔑之表示,且足使告訴人在精神上、心理上感受到難堪,對
於告訴人在社會上所保持之人格及地位,足以達到貶損其評價程
度,可認係以使一般人難堪為目的之侮辱性舉動,當屬明確,洵
堪認定
是核被告所為,係犯刑法第309條第2項之強暴侮辱罪
惟按正當防衛必須對於現在不法之侵害始得為之,侵害業已過去
,即無正當防衛可言,又彼此互毆,必以一方初無傷人之行為,
因排除對方不法之侵害而加以還擊,始得以正當防衛論,故侵害
已過去後之報復行為,與無從分別何方為不法侵害之互毆行為,
均不得主張防衛權(最高法院30年度上字第1040號判例意旨參照)
,再按行為人對於現在不法之侵害,本乎防衛自己或他人權利之
意思,在客觀上有時間之急迫性,並有實施反擊予以排除侵害之
必要性,且其因而所受法益之侵害,亦符合相當性之情形,予以
實施防衛行為(反擊)者,始稱相當,倘若行為人表面上縱受有
侵害之狀態存在,然欠缺防衛之意思,反係本於加害對方之意圖
,基於藉口、報復、利用機會等情形,而實施犯罪行為,因其非
出於防衛之意思,自不得認為其所為係屬「正當防衛」之防衛行
為(最高法院84年度台上字第3449號判決意旨參照)
三、綜上所述,本件事證明確,是核被告上開所為,係犯刑法第
309條第2項之強暴侮辱罪及同法第277條第1項傷害最,均堪認定,應
依法論科
一、是核被告於案發時地公然以油漆桶丟擲告訴人,造成告訴人
受有前額擦傷及衣褲沾染「油漆」人格尊嚴受辱之行為,係以一
行為同時犯刑法第277條第1項之傷害罪及同法第309條第2項以強暴方
式犯公然侮辱罪,為想像競合,應從一重論以刑法第277條第1項
之傷害罪
二、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僅因細故與告訴人發生
爭執時,不思以理性方式處理,反以暴力相向,並使告訴人人格
尊嚴受損
告訴人所受傷害程度,暨被告專科畢業之智識程度、已婚、生活
經濟狀況等一切情況(見院易卷第262頁),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
,並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
因認被告此部分行為,涉犯刑法第354條之毀損他人物品罪嫌等語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
2項、第301條第1項前段分別定有明文
倘積極證據不足為不利於被告事實之認定,即應為有利於被告之
認定,更不必有何有利之證據(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30年
上字第816號判例意旨參照)
且無論直接或間接證據,其為訴訟上之證明,須於通常一般之人
均不致於有所懷疑,而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者,始得據之為有
罪之認定,倘其證明尚未達到此一程度,而有合理性懷疑之存在
時,即無從為有罪之認定,亦有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
可資參照
再則,以被害人之陳述為認定犯罪之依據時,必其陳述並無瑕疵
,且就其他方面調查,又與事實相符,始足採為科刑之基礎(最
高法院61年台上字第3099號判例參照)
所謂無瑕疵,係指被害人為不利被告之陳述,社會上一般生活經
驗或卷存其他客觀事實並無矛盾而言,至所謂就其他方面調查認
與事實相符,非僅以所援用之旁證足以證明結果為已足,尤須綜
合一切積極佐證,除認定被告確為加害人之可能外,在推理上無
從另為其他合理原因之假設,有不合於此,即不能以被害人之陳
述做為論斷之證據
次按刑法第354條之毀損他人器物罪,以使所毀損之物失其全部或
一部之效用為構成要件,所謂「毀棄」即毀壞滅棄,係指以銷毀
、滅除、拋棄等方法,使物之本體全部喪失其效用及價值者
惟訊據被告雖不否認有丟擲「油漆」及「油漆桶」導致告訴人衣
褲沾染「油漆」,惟堅詞否認有何毀損告訴人衣物之犯行,辯稱
:我丟的是水泥漆,可輕易清洗,告訴人之衣物未達不堪用之毀
損程度等語
二、此外,本院復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以證明被告確有上開毀
損犯行,犯罪自屬不能證明,依前揭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
之規定,本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惟因公訴意旨認此部分與
前開論以傷害罪部分,有裁判上一罪關係,爰不另為無罪判決之
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84條之1、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0條
,刑法第277條第1項、第309條第2項、第41條第1項前段,刑法施行
法第1條之1第1項、第2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判例
司法院院字第2033號、第2179號等解釋
司法院院字第2033號解釋、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145號解釋參照
最高法院30年度上字第1040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84年度台上字第3449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30年上字第816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
最高法院61年台上字第3099號判例參照
名詞
想像競合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354條,354,毀棄損壞罪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284條之1,284-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刑法,第309條第2項,309,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309條第2項,309,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4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4

刑法,第354條,354,毀棄損壞罪   2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前段,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1

刑法,第309條第1項,309,妨害名譽及信用罪   1

刑事訴訟法,第4條,4,總則,法院之管轄   1

刑事訴訟法,第300條,300,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284條之1,284-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