橋頭地方法院  20190212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277條第1項,傷害罪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律師
主文
甲OO無罪
乙OO犯傷害罪,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判決節錄
壹、證據能力部分:按被告以外之人於審判外之陳述,雖不符刑
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至第159條之4之規定,而經當事人於審判程序同
意作為證據,法院審酌該言詞陳述或書面陳述作成時之情況,認
為適當者,亦得為證據
當事人、代理人或辯護人於法院調查證據時,知有第159條第1項不
得為證據之情形,而未於言詞辯論終結前聲明異議者,視為有前
項之同意,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第2項分別定有明文
查本判決下列所引用各項言詞及書面陳述等證據資料,被告乙OO於
本院準備程序及審理中均表示同意具有證據能力(見O字卷第130、
154頁),本院復審酌該等言詞或書面陳述等證據資料作成時之情況
,並無違法或不當之情事,且本院認為以之作為本件論罪之證據
,均與本案待證事實具有相當關聯性,是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
5第2項之規定,堪認該等證據,均應具有證據能力
貳、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及理由(有罪部分):訊據被告乙OO固
不否認其於前揭時間、地點,見告訴人甲OO騎乘機車行經該處時
,與告訴人甲OO發生肢體衝突之事實(見審易卷第75頁
故侵害已過去後之報復行為,與無從分別何方為不法侵害之互毆
行為,均不得主張防衛權」,又「正當防衛必須對於現在不法之
侵害,始足當之,侵害業已過去,或無從分別何方為不法侵害之
互毆行為,均不得主張防衛權,而互毆係屬多數動作構成單純一
罪,而互為攻擊之傷害行為,縱令一方先行出手,還擊之一方,
在客觀上苟非單純對於現在不法之侵害為必要排除之反擊行為,
因其本即有傷害之犯意存在,自無主張防衛權之餘地」,最高法
院分別著有30年上字第1040號判例、96年度臺上字第3526號判決意旨
可資參照
然對比被告乙OO所受傷勢之情狀(見前述被告乙OO所提出之國軍O雄
總醫院診斷證明書),及被告乙OO以徒手毆打或以肢體攻擊告訴人
甲OO身多處部位,且因而導致甲OO受有前述非輕傷勢之狀況,明顯
可見被告乙OO當時顯非單純基於防衛之意思而為單純之抵抗防禦
行為,當已非屬單純對於現在不法之侵害所為必要排除之反擊行
為,而係基於傷害他人身體之故意存在,至為明確:是以,揆諸
前開判決意旨,核被告乙OO所為,顯與正當防衛之要件不合,益徵
被告乙OO辯稱伊所為係出於必要之自我防衛一詞,甚無可採
一、核被告乙OO所為,係犯刑法第277條第1項之傷害罪
二、爰審酌被告乙OO僅因其與告訴人甲OO間,平日因雙方日常生活
習慣差異而相處不睦,因而心生不滿,竟不思理性解決其2人間糾
紛、爭議,且明知告訴人甲OO前因中風之故,致其體能及行動能
力較常人虛弱、不便之情形下,仍率爾以前述方式對告訴人甲OO
施以暴力相向,導致告訴人甲OO因而受有前述非輕之傷勢,顯見其
情緒管理欠佳,且漠視法律保護他人身體法益之規範,所為誠應
非難譴責
並參以被告乙OO於本案發生前並無其他犯罪科刑O錄,有被告乙OO之
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O錄表1份在卷可參,素行尚可
暨衡及被告乙OO之教育程度為大學三年級就讀中、家庭經濟狀況為
小康,以及其自陳曾從事臺電外包工作(見被告警詢筆錄受詢問
人欄所載、O字卷第242頁)等一切具體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
刑,並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
一、公訴意旨略以:被告甲OO與告訴人乙OO平時積有宿怨,被告甲
OO於前揭時間、地點,基於傷害他人身體之犯意,與乙OO扭打,致
乙OO因而受有左肩及左肘挫擦傷、腹部不適疑似挫傷、頭部外傷
、頭暈頭痛、左側前胸壁挫傷等傷害,因認被告甲OO所為,係犯
刑法第277條第1項之傷害罪云云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
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再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
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
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
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
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分別著有30年上字第
816號、76年臺上字第4986號、40年臺上字第86號、52年度臺上字第1
300號、92年臺上字128號判例要旨可資為參)
三、O公訴意旨認被告甲OO所為係涉犯刑法第277條第1項之傷害罪嫌
,無非係以告訴人乙OO於警詢、偵查中之指訴及告訴人乙OO所提出
之診斷證明書等件為其主要論據
(五)再者,經本院向被告甲OO前因中風就醫之義大醫院函詢被告甲
OO身體狀況?以及被告甲OO是否有出手攻擊他人之能力等情?經義
大醫院覆以本院表示:「甲OO因急性左大腦梗塞中風於104年6月2
1日至同年月29日於本院住院治療,出院時有構音與吞嚥功能輕微
受損、右側肢體輕癱(肌力滿分為5分,其右側肌力為5-分,即未
達5分)、O態不穩情形,為避免跌倒,日常生活中需些微扶助,甲
OO之病情依一般醫理,自104年9月21日後即可稱為O舊性腦中風
復參酌前開義大醫院函文所載被告甲OO身體行動狀況,可見被告甲
OO辯稱其因手腳無力抵抗而欲抱住乙OO以免遭乙OO繼續毆打時,因
前述無法馬上爬起而往前趴之動作,且因其將乙OO身體抱住,遂
因身體重量而將乙OO壓在地上乙節,此與一般客觀情狀尚屬相符
,尚非全然無可採認
然加以被告甲OO當時已遭告訴人乙OO毆打而受有前述非輕傷勢之情
況下(業據本院審認如前所述,應可認係被告甲OO此時所為應僅係
自然防衛動作,而難認其有何基於傷害犯意為之
此外,復查無其他積極證據足資認定被告甲OO確有公訴人或告訴人
所指故意傷害之犯行,既不能證明被告甲OO有此部分傷害犯行,
依法自應為被告甲OO無罪之諭知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1條第1項,刑法
第277條第1項、第41條第1項前段,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第
2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分別著有30年上字第1040號判例、96年度臺上字第3526號判決意旨
最高法院分別著有30年上字第816號、76年臺上字第4986號、40年臺上字第86號、52年度臺上字第1300號、92年臺上字128號判例要旨可資為參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4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2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第1項,159,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第1項,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4,159-4,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