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地方法院  20190110
檢方:簡易判決 , 院方:簡易判決  |  
刑法第277條第1項,傷害罪 | 刑法第47條第1項,累犯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主文
甲OO共同傷害人之身體,累犯,處拘役陸拾日,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甲OO傷害人之身體,累犯,處拘役肆拾伍日,如易科罰金以新台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判決節錄
理由一、訊據被告乙OO於警、偵訊坦承不諱,被告甲OO雖於內勤偵
訊最後自稱「承認(本件傷害)」,然實則避重就輕,先於警詢
辯稱:伊睡在公司宿舍公共沙發上,乙OO叫伊進伊的房間睡,伊
不同意,乙OO就持酒瓶攻擊伊,伊徒手抵擋對方,之後追進對方房
間徒手攻擊他,對方持水果刀與O對峙,伊也拿拍肉器與對方對
峙,之後警方就到場了,伊同事O正華看到伊被打,有前來幫伊一
起還擊對方,乙OO未使用武器,伊只徒手揮拳攻擊對方,之後持
拍肉器時並無攻擊對方,只與對方對峙云云,又於內勤偵訊辯稱
:當時伊躺在沙發上,乙OO叫伊去房間睡覺,伊不肯,乙OO就拿酒
瓶敲伊的頭,後來他要回房間拿刀,伊就追過去以伊雙手打乙OO
,他也有反擊,乙OO是幫伊的,但他有無打乙OO,伊沒有看到,乙
OO所受的傷是自己跌倒受傷的,伊只有用徒手打他,他有受傷云
云
綜此,被告甲OO辯稱其僅徒手打乙OO,而O正華僅徒手幫忙伊還擊乙
OO云云均為謊言,其尚辯稱其未看見案外人即共犯O正華有無攻擊
乙OO云云,然依上開勘驗,O正華持物不斷攻擊倒在地上之門板上
之乙OO時,被告甲OO就在旁邊,被告甲OO當然對於O正華如何傷害
乙OO知之甚詳,其上開辯詞,無非係掩護O正華之詞,核無足採
二、核被告所為,均係犯刑法第277條第1項之傷害罪
被告甲OO與案外人O正華之間,互有犯意聯絡、行為分擔,為共同
正犯
被告二人有如事實欄所載刑之宣告及執行紀錄,有台灣高等法院
被告前案紀錄表乙份在卷可稽,其等於執行完畢5年內故意再犯本
件有期徒刑以上之罪,均為累犯,均應依刑法第47條第1項之規定
加重其刑
爰審酌被告二人對對方施加之不法腕力強度、被告甲OO夥同共犯O
正華以遂行犯行之危害性較大、被告二人造成對方之傷害程度、
被告乙OO犯後所供完全與事實相符之犯後態度尚可,而被告甲OO則
表面認罪,實為避重就輕且替共犯O正華脫罪之犯後態度顯然不佳
、被告二人犯後均未能與對方和解等一切情狀,分別量處如主文
所示之刑,並均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
三、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1項前段、第3項、第450條
第1項,刑法第28條、第277條第1項、第47條第1項、第41條第1項前
段,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第2項前段,逕以簡易判決處刑如
主文
加重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名詞
共同正犯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1項前段,449,簡易程序

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3項,449,簡易程序

刑事訴訟法,第450條第1項,450,簡易程序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2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1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1

刑事訴訟法,第450條第1項,450,簡易程序   1

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3項,449,簡易程序   1

刑事訴訟法,第449條第1項前段,449,簡易程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