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地方法院  20190110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277條第1項,傷害罪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刑法第28條,正犯與共犯
主文
甲OO共同犯傷害罪,處有期徒刑參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甲OO無罪
判決節錄
(一)核被告乙OO所為,係犯刑法第277條第1項之傷害罪
被告乙OO與「小笨」及2名「小笨」之友人就本案傷害犯行間,有
犯意聯絡及行為分擔,應論以共同正犯
(二)本院審酌被告乙OO與「小笨」等人未能尊重他人身體,共同
對告訴人O加暴力,應予非難,並考量被告乙OO犯後對其犯行坦承
不諱之犯後態度,及告訴人於本院準備程序中稱:因為我的眼睛
醫生說不會好了,所以我沒有意願和解等語(見本院審易字卷第
27頁)、被告乙OO就本案犯行之行為分擔等情節,兼衡被告乙OO大
學肄業之教育程度,及其為本案犯行之動機、目的、手段、告訴
人受傷程度等一切情狀,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並諭知易科罰金
之折算標準
一、公訴意旨略以:被告甲OO係簡茂維之父親,因不滿其子在曾秉
川所開設之「OMAYA」餐廳上班時遭其他同事非議,遂於106年3月5
日晚間9時許前往該餐廳欲找曾秉川理論,惟曾秉川未在該餐廳
因認被告甲OO涉犯刑法第29條第1項、第277條第1項之教唆傷害罪嫌
等語
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者,應諭知無罪之判決,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
2項、第301條第1項分別定有明文
又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證
責任,並指出證明方法
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
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
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之諭知(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4986號
、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意旨參照)
另告訴人為被告以外之人,本質上屬於證人,然告訴人與一般證
人不同,其與被告常處於相反之立場,其陳述之目的,在使被告
受刑事訴追處罰,證明力自較一般無利害關係之證人陳述薄弱
故告訴人縱立於證人地位而為指證及陳述,且其指證、陳述無瑕
疵,亦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依據,仍應調查其他證據以察其
是否與事實相符,亦即仍須有補強證據以擔保其指證、陳述之真
實性,而為通常一般人不致有所懷疑者,始得採為論罪科刑之依
據(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3478號判決意旨參照)
三、公訴意旨認被告甲OO涉犯刑法第29條第1項、第277條第1項之教
唆傷害罪嫌,無非係以被告甲OO之供述、證人即同案被告乙OO、證
人即告訴人O禹翰之證述、敏盛綜合醫院病歷號碼0000000000號診斷
證明書等,為其主要論據
從而,被告甲OO、同案被告乙OO之供詞,就案情之描述固有不符,
且同案被告乙OO為向被告甲OO買車,即帶同其不清楚真實姓名之3
人前往案發地點,並共同出手毆打告訴人等情節,亦有不合理之
處,然卷內現存之積極事證,均無法做為擔保告訴人O一指述真實
性之補強證據,依上開說明,自不得率而斷定被告甲OO確有為教
唆同案被告乙OO等人傷害告訴人之犯行
一般人均不致有所懷疑,得確信其為真實之程度,因尚有合理懷
疑存在,本院無從形成被告甲OO為公訴意旨所指教唆傷害犯行之有
罪確信,基於無罪推定之原則,自應就被告甲OO為無罪之諭知,
以昭審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第301條第1項,刑法
第28條、第277條第1項、第41條第1項前段,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
1項、第2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判例
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4986號、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106年度台上字第3478號判決意旨參照
名詞
共同正犯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277條第1項,277,傷害罪   4

刑法,第29條第1項,29,正犯與共犯   2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2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1

刑法,第28條,28,正犯與共犯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