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地方法院  20190110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216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 | 刑法第210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律師
主文
G○○,H○○均無罪
判決節錄
壹、程序部分:本件審理範圍:本案係由臺灣高等法院發回本院
補充判決,依臺灣高等法院103年度上訴字第2181號判決理由甲、程
序部分,壹、本院審理範圍記載:本案檢察官起訴及追加起訴上
訴人即被告G○○、H○○2人之犯罪事實包括:(一)、「冒用外
勞名義偽造行動電話門號申請書並持以行使,使電信公司陷於錯
誤而發給門號SIM卡及開通門號」,認此部分涉犯刑法第216條、第
210條行使偽造私文書、第339條第1項詐欺取財等罪嫌、(二)、「將
冒名申辦之外勞門號販賣予詐欺集團供詐欺使用」,認此部分涉
犯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第339條第1項之幫助詐欺取財罪嫌,公訴
意旨並認被告2人前開(一)、(二)部分之犯行,犯意各別,行為互
殊,應予分論併罰
原審審理後,以被告2人犯行事證明確,予以論罪科刑,然觀諸原
審判決書,其中關於犯罪事實之記載,係「引用」檢察官起訴書
及追加起訴書之記載,即包括前開(一)、(二)之起訴事實,然於判
決理由之論罪項下,則僅就被告2人冒名申辦行動電話門號之犯
行部分,論以係犯刑法第216、210條行使偽造私文書、第339條第1項
詐欺取財等罪,並認該2罪有想像競合犯之裁判上一罪關係,而從
一重論以行使偽造私文書罪,判決主文部分則僅諭知被告2人犯
共同行使偽造私文書之罪刑
據上,原判決內容除於犯罪事實項下因「引用」起訴書、追加起
訴書緣故,而認含括前開(二)之事實外,原判決非僅未就被告2人
被訴此部分之犯行予以論罪(亦未說明此部分是否係不構成犯罪
),且未就此部分宣示判決主文,是應認原審僅就被告2人被訴(一
)之「冒用外勞名義偽造行動電話門號申請書並持以行使,使電
信公司陷於錯誤發給門號SIM卡及開通門號」而涉犯刑法第216條、
第210條行使偽造私文書、第339條第1項詐欺取財等罪嫌部分審理判
決,至於被告2人被訴(二)之「將冒名申辦之外勞門號販賣予詐欺
集團供詐欺使用」而涉犯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第339條第1項之幫
助詐欺取財罪嫌部分,尚未經原審判決,且因(一)、(二)犯行間
並無裁判上一罪關係,自未受原審就(一)所為判決之效力所及,是
關於被告2人被訴(二)之犯行部分,原審應屬「漏判」,依法應先
由原審另為補充判決(見本院105年度他字第113號卷【下稱本院他
字卷】第3頁至背面)
故依上開高院判決指正內容觀之,係針對原起訴書記載被告2人涉
犯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第339條第1項之幫助詐欺取財罪,本院漏
未判決,至於追加起訴書記載之被告2人涉犯刑法第30條第1項前
段、第339條第1項之幫助詐欺取財罪部分,是否屬漏判之範圍一節
,由於該起訴書、追加起訴書所起訴之犯罪事實並不相同,依檢
察官原起訴之犯罪事實一、(二)之部分係認為被告2人基於幫助詐
欺之犯意,出售67個門號的SIM卡給K○○,K○○復轉售與A○
○,A○○再以每門號2500元之價格賣給詐騙集團O維義作為詐騙所
使用
而追加起訴部分之事實,除偽造文書部分有提及與已起訴部分有
裁判上一罪之關係,至於被告2人從O敬澂等人處取得外勞之居留證
及保險卡等相關影本後,由被告2人偽造外勞之署名等資料後,
完成申請書申請SIM卡之後,交付予O敬澂等人事實中,並未提及被
告2人有販賣SIM卡給O敬澂或詐騙集團之事實,或有「將冒名申辦
之外勞門號販賣予詐欺集團供詐欺使用」之情,且本院整理追加
起訴相關門號後,並未發現有被告2人出售其等申辦之SIM卡予K○
○之事實,亦無從證明被告2人有販賣申辦之SIM卡予追加起訴之同
案被告O敬澂或詐騙集團之幫助詐欺犯行,尚無法認定補充判決
部分應包括追加起訴部分,又此部分亦據公訴檢察官於準備程序
時,同意本院補充判決範圍僅限定於起訴犯罪事實一、(二)之部分
(見本院102年度訴字第801號補充判決卷【下稱本院補充判決卷】
第157頁背面),是本件補充判決之範圍,僅限定於起訴犯罪事實
一、(二)之部分,此合先敘明
因認被告G○○、H○○2人此部分均係犯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
第339條第1項之幫助詐欺取財罪嫌等語
二、按刑事訴訟法第308條規定:「判決書應分別記載其裁判之主
文與理由
」,同法第310條第1款規定:「有罪之判決書,應於理由內分別情
形記載下列事項:一、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及其認定之理由
」,及同法第154條第2項規定:「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
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
所謂認定犯罪事實所憑之「證據」,即為該法第154條第2項規定之
「應依證據認定之」之「證據」
在無罪判決書內,因檢察官起訴之事實,法院審理結果,認為被
告之犯罪不能證明,而為無罪之諭知,則被告並無檢察官所起訴
之犯罪事實存在,既無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所規定「應依證據
認定之」事實存在,因此,判決書僅須記載主文及理由,而理由
內記載事項,為法院形成主文所由生之心證,其論斷僅要求與卷
內所存在之證據資料相符,或其論斷與論理法則無違,通常均以
卷內證據資料彈劾其他證據之不具信用性,無法證明檢察官起訴
之事實存在,所使用之證據並不以具有證據能力之證據為限,故
無罪之判決書,就傳聞證據是否例外具有證據能力,本無須於理
由內論敘說明,本件經本院審理後,既認不能證明被告犯罪,而
為無罪判決之諭知,即無庸就卷附證據有無證據能力逐一說明,
先予敘明
三、次按犯罪事實應依證據認定之,無證據不得認定犯罪事實,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定有明文
又認定不利被告之事實,須依積極證據,苟積極證據不足為不利
被告事實之認定時,即應為有利被告之認定,更不必有何有利之
證據(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30年上字第816號判例要旨)
另所謂「積極證據足以為不利被告事實之認定」,係指據為訴訟
上證明之全盤證據資料,在客觀上已達於通常一般人均不致有所
懷疑,而得確信被告確曾犯罪之程度,若未達此一程度,而有合
理懷疑存在時,即無從為有罪之確信(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4986
號判例要旨)
而應適用補強性法則之證詞,縱先後證述內容一致,仍為單一證
人之證言,究非屬該證言以外之其他必要證據,尚不足以謂前後
之證詞相互間得作為證明其所指證犯罪事實之補強證據(最高法
院100年度台上字第3330號、100年度台上字第4438號判決意旨參照)
復按被告之自白,不得作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仍應調查其他
必要之證據,以察其是否與事實相符,為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2項
所明定,如被告之前後供述不同,除為被告有罪之判決,對於被
告有利之證據,如何不採,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10條第2款規定說明
其理由外,如採信被告有利部分之供述,當然排除被告其他不相
容部分之自白,此為法院取捨證據法理上之當然結果,如該捨棄
部分之被告自白並無其他補強證據證明與事實相符而不能採為被
告有罪判決之證據時,縱未於判決理由說明核自白部分不採之理
由而僅說明採個被告其他陳述之理由,因與諭知無罪之判決結果
不生影響,自難據此指為違法(最高法院82年度台上字第3002號判
決意旨可資參照)
又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規定,檢察官就被告犯罪事實,應負舉
證責任,並指出證明之方法,是檢察官對於起訴之犯罪事實,應
負提出證據及說服之實質舉證責任,倘其所提出之證據,不足為
被告有罪之積極證明,或其指出證明之方法,無從說服法院以形
成被告有罪之心證,基於無罪推定之原則,自應為被告無罪判決
之諭知(刑事妥速審判法第6條、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
參照)
四、公訴意旨認被告G○○、H○○2人涉有幫助詐欺罪嫌,無非
係以證人K○○、A○○、O維義於警詢、偵訊及被害人於警詢、
偵訊中之證述、臺灣大哥大公司、遠傳公司及亞太公司預付卡申
請書各1份、行動電話個人資料查詢單、通訊監察譯文各1份、本
院100年度矚訴字第35號、101年度訴字第263號刑事判決、102年度易
字第84號刑事判決為其主要依據
五、訊據被告G○○、H○○2人固不否認起訴書一、(二)之門號
為其等公司所申辦之事實,惟均堅決否認有何幫助詐欺之犯行,
辯稱:伊等並不認識K○○,也未販賣門號給K○○,伊等並未
有起訴書一、(二)之幫助詐欺犯行等語
本件證人K○○雖於警詢、偵訊及本院前案準備程序時明確指認
被告2人為販賣上開SIM卡給其之人,並指認被告2人之口卡(見101年
度偵字第17490號【下稱偵字第17490號】卷一第62至63頁、第66至67頁
、卷十第4頁、第17至20頁、第22至23頁、101年度偵字第1534號【下
稱偵字第1534號】卷四第33頁),惟證人K○○亦稱:我以電話與
她們聯絡購買人頭行動電話SIM卡,不記得她們的聯絡電話,我把
電話存在手機裡面云云(見偵字第17490號卷一第62頁),倘若被告
2人有販賣SIM卡給證人K○○之情,其等係先以電話聯絡後再約定
地點交付SIM卡,則雙方應有通聯紀錄或相關通話資料,然證人K
○○並未明確供述被告2人之聯絡電話號碼,只說電話號碼在手
機內,而從警詢至偵查終結,並未調出證人K○○之手機內之電
話號碼,查明是否有被告2人之聯絡電話,又依據卷內相關卷證,
本件公訴人未指出被告2人與證人K○○之聯絡電話號碼為何,亦
未提出任何被告2人與證人K○○之通聯紀錄或通訊紀錄做為佐
證,單純以證人K○○之片面指訴做為依據,並無任何補強證據
以擔保證人K○○之上開指述與事實相符,是除K○○之片面指
訴外,並無任何通聯紀錄或相關通話資料可資佐證,故尚無何證
據足認被告2人有與證人K○○電話聯絡之情,亦即無從證明被告
2人係販賣SIM卡給證人K○○之人
於高院審理時具結證稱:賣SIM卡給我的女的有好幾個,SIM卡一張
賣給我1、2000元,我確實有賣給A○○,但賣多少錢我忘記了云云
(見高院卷二第186至187頁),就其證述向被告2人購買行動電話
SIM卡之價格前後說詞即非一致,且其所稱以購得之1500元原價販賣
予A○○,並沒有從中獲得利益乙情,固核與證人A○○證稱:
K○○是於100年4、5月間販賣SIM卡予我之人,我是幫O維義拿的,
我會再轉交給O維義,我把人頭卡交給O維義沒有任何好處,無償
之語(見偵字第1534號卷四第30頁、偵字第17490號卷十第3頁背面)
情節一致,惟證人O維義於偵訊時則具結證稱:我是透過A○○購
買,每次都很大量,我事先通知A○○,他就會幫我準備好,一
次都是10幾張起跳,不只一次,A○○會先把SIM卡買好後,我再
給他錢,一張SIM卡要2500元之語(見偵字第1534號卷四第36頁),是
證人O維義所稱其購買之價格即與證人K○○所述販出之價格即有
不同,且若無賺取價差,證人K○○豈有甘冒幫助詐欺罪風險,
以1千多元購得之價格,以原價販賣給不認識之A○○、O維義等
人,甚至送給生意往來之人之理?故證人K○○之上開證述真實
性,即非無疑
後雖證人K○○又改稱:我在地院因為本案判刑的部分,所做的
陳述是真的,在警察局、檢察官所陳述那部分內容都實在,我人
在關,家中只有爸媽,當然有壓力,怕受到傷害,SIM卡是有跟被
告買的,我自己都不知道A○○賣給詐騙集團,在作證前有受到
壓力,是有人來監獄看我的時候跟我說的,兩年前了,跟被告二
人買SIM卡的次數不止一次,應該是其中一個,是哪一位我忘記了
,跟她們買SIM卡,她們沒講SIM卡來源,我也沒有問SIM卡是誰的,
是在路邊交易,都是付現金,總共買了5、60張SIM卡跑不掉吧,分
很多次買,有人在兩年前去嘉義監獄看我時給我壓力,可以查會
客紀錄,叫我講話小心一點,自己看著辦,就是電話卡的事情,
大致上的內容我真的忘記了,基本上就是要我更改原來的筆供
是以本件既不能證明被告2人犯罪,自應為其等無罪之諭知,以昭
審慎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判決如主文
本案經檢察官巳○○提起公訴,檢察官林安紜追加起訴,檢察官
鄭朝光到庭執行職務
判例
最高法院40年台上字第86號、30年上字第816號判例要旨
最高法院76年台上字第4986號判例要旨
最高法院100年度台上字第3330號、100年度台上字第4438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82年度台上字第3002號判決意旨可資參照
刑事妥速審判法第6條、最高法院92年台上字第128號判例參照
名詞
分論併罰 1 , 追加起訴 6 , 想像競合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引用法條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8

刑法,第30條第1項前段,30,正犯與共犯   5

刑事訴訟法,第154條第2項,154,總則,證據,通則   4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3

刑法,第210條,210,偽造文書印文罪   3

刑事訴訟法,第310條第2項,310,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310條第1項,310,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308條,308,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301條第1項,301,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61條第1項,16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2項,156,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妥速審判法,第6條,6,A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