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地方法院  20190118
檢方:公訴 , 院方:通常程序  |  
刑法第55條,數罪併罰 | 刑法第205條,偽造有價證券罪 | 刑法第47條第1項,累犯 | 刑法第51條第5項,數罪併罰 | 刑法第219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210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339條第1項,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 刑法第216條,偽造文書印文罪 | 刑法第201條第1項,偽造有價證券罪
| 律師
主文
甲OO犯詐欺取財罪,累犯,處有期徒刑肆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又犯偽造有價證券罪,累犯,處有期徒刑參年貳月
又犯詐欺取財罪,累犯,處有期徒刑伍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得易科罰金部分,應執行有期徒刑柒月,如易科罰金,以新臺幣壹仟元折算壹日
未扣案之犯罪所得新臺幣貳拾伍萬伍仟元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徵其價額,未扣案之如附表一所示之本票,如附表二所示之讓與債權契約書上偽造之「O麗玉」署名壹枚均沒收
判決節錄
一、被告甲OO之辯護人主張本件被告以外之人於警詢之陳述均無證
據能力【參見本院107年度訴字第179號卷(下稱本院卷)一第40頁
反面】,經查,證人O麗玉、O福興、O郁璨等人在偵查中經檢察事
務官傳喚到庭,其等所為之陳述為審判外之陳述,屬傳聞證據,
應依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至159條之5之規定,以判斷是否具有證
據能力
(一)按被告以外之人於檢察事務官、司法警察官或司法警察調查中
所為之陳述,與審判中不符時,其先前之陳述具有較可信之特別
情況,且為證明犯罪事實存否所必要者,得為證據,刑事訴訟法
第159條之2定有明文
查證人O福興就被告交付其附表一本票之時間,於檢察事務官詢問
時之回答與在本院時所述不同(詳如下述),參以O福興在檢察事
務官詢問時之陳述,記載內容係採取一問一答之方式,且距離案
發時間僅約1年左右,記憶較審理時應更為清晰,亦無證據證明
其受詢問時有違背法定程序之情形,是本判決認定附表一本票行
使時間之依據,所引用之證人O福興於偵查中經檢察事務官詢問時
之陳述,應有證據能力
(二)本院認定被告犯罪,並未引用O麗玉及O郁璨於檢察事務官前之
陳述,即無庸論述其等於檢察事務官前陳述之證據能力,附此敘
明
二、又本件認定事實引用之卷內非供述證據,並無證據證明係公
務員違背法定程序取得,依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規定反面解釋,
亦均有證據能力
(二)證人O麗玉於本院審理時具結證稱:被告有跟我說5萬5000元是包
含請律師的費用和規費,所以我才匯給他,原本甲OO跟我說要委
任的是徐原本律師,但後來沒有委任等語(參見本院卷二第17至
18頁反面),參酌證人O麗玉對O高芳經上開判決所定之債權為94萬
8000元,如聲請參與分配,依強制執行法第28條之1第1項及臺灣高等
法院民事訴訟、強制執行費用提高徵收額數標準第4條之規定,
所需繳納之執行費為請求分配債權金額之千分之8即7584元(計算式
:948000×8/1000),然被告卻要求O麗玉給付5萬5000元,已遠高於
參與分配之執行費用,再被告於偵訊中亦曾供稱:5萬5000元是我
要請律師的費用,O麗玉說本案由我全權處理,並交給我印章等語
(參見106年度偵緝字第1142號卷第25頁反面),是以證人O麗玉所
稱此筆金額除參與分配之規費外,尚包括委任律師之費用一情,
應可採信
又被告坦承其實際上並未委任律師進行參與分配程序,其於偵查
及本院審理中也從未提出其曾委任或接洽律師之佐證,是其所稱
O麗玉同意5萬5000元之款項於繳付執行費用後,將剩餘款項作為其
搭車等費用,無需歸還O麗玉等語是否屬實,因無證據可佐其說,
其真實性自非無疑,被告既未曾為O麗玉之參與分配事件接洽或委
任律師,可見其自始即以此為名義,對O麗玉施用詐術,致O麗玉
陷於錯誤,誤認被告將為其委任律師以進行對O高芳之民事執行事
件參與分配程序,故而交付金錢,益徵被告係以O高芳之財產已
進入強制執行程序,以需委任律師進行參與分配程序之名義,欺
騙告訴人O麗玉提供金錢,實有不法所有之意圖,應已該當詐欺取
財罪之構成要件甚明
我收到O福興的存證信函才知道有O福興持有以我名義所簽發之本票
一事,被告並沒有跟我說過有用我的名義簽發本票等語(參見本
院卷二第19頁),參以證人O福興於本院審理時證稱:我不認識O
麗玉,我跟O麗玉完全沒有任何借貸關係,被告給我以O麗玉名義開
立的本票,是要保障被告欠我的錢,跟O麗玉完全沒有關係,是
被告拿簽好的本票給我等語(參見本院卷二第31至33頁),O麗玉與
O福興先前既不相識,又無任何借貸債務關係,何需同意被告用
其名義開立金額高達30萬元之本票供作被告向O福興借款之擔保所
用?又被告雖稱因辦理參與分配需要費用,故O麗玉同意伊向O福興
借款,然不僅O麗玉否認此情,O福興亦證述其借款之對象係被告
,與O麗玉無關,被告所辯顯與證人O麗玉、O福興證述之內容有違
再者,被告於偵訊中曾供稱:O福興叫我以O麗玉的名字簽本票,以
作為抵押,我有跟他說這樣不行,但因為我被O福興打過好幾次
,所以才同意簽名等語(見106年度偵緝字第1142號卷第25頁反面)
,益見被告明知其未經O麗玉之同意,但因積欠O福興債務,竟擅以
O麗玉之名義簽立附表一本票,作為其債務之擔保,並交由O福興
收執,綜上,被告在附表
然O麗玉既已同意支付5萬5000元委由被告辦理聲請分配及委任律師
等事項,被告若於費用不足之情況下,衡情應臚列所需之費用告
知O麗玉此事,然其卻捨此不為,而逕以O麗玉之名義開立本票向他
人借款,已與O情不符,況被告以O麗玉名義所開立之本票面額為
30萬元,明顯高於上開債權參與分配之執行費及一般委任律師進
行參與分配程序之費用,且就被告及辯護人主張O麗玉曾授權被告
簽立面額30萬元之本票一事,其等並未提出證據加以佐證,且經
證人O麗玉否認如前,故辯護人此部分所辯尚不足採信
(四)證人O福興雖於本院審理時證稱:本票是被告在借錢的時候交
付,和之後簽立讓與債權契約書是不同時間,被告交給我本票的
時間應該是本票上所載之101年8月12日左右,然其於102年10月15日檢
察事務官詢問時證稱:編號314304之本票是在101年10月5日,一併交
付我作為擔保使用,參酌證人O福興於檢察事務官詢問之日期102年
10月15日,距本票開立及行使之時間,僅約1年,堪認證人O福興於
偵查中所述記憶較為清晰、正確,是以附表一本票所開立之時間
固為其上所載之101年8月12日,然交付證人O福興之時間應以其偵
查中所述之101年10月5日較為正確,附此敘明
是O麗玉既未積欠被告或O福興任何債務,復委託被告辦理參與分配
之事,衡情又如何會無故同意將對O高芳之上述債權轉讓給O福興
之子O杰,以此作為被告積欠O福興債務之擔保或抵償所用?再者
,被告於偵查中自承其於轉讓債權與O杰之前,並未事先告知O麗玉
,被告於偵查及審理中又從未提出其獲得O麗玉授權簽立附表二
讓與債權契約書之證據,是被告所辯附表二之讓與債權契約書係
經過O麗玉同意或授權一事,與上述證據所示之內容有悖,自難憑
採
O麗玉縱有委託被告為其處理參與分配之執行程序,其本意應為透
過參與分配程序獲得債權之實現,非等同於授權被告可將其擁有
之債權任意處分予他人,此外,被告及辯護人又無提出其他證據
可證被告為此筆債權之實際債權人或擁有部分之權利,是辯護人
上開辯護意旨,即無從作為有利於被告之認定
復查,該切結書上所載之「桃園縣○鎮市○○段○○○段000地號
」,實際上並無該地號之土地,有桃園縣平鎮地政事務所103年3月
18日平地測字第1030002576號函在卷可稽(參見103年度偵字第2183號卷
第34頁),是以被告使用虛偽不存在之不動產地號欺騙O郁璨,使
其陷於錯誤而交付20萬元,且一再拖延拒不還款,顯有不法所有
意圖,益見被告所為係該當詐欺取財罪之要件
(二)辯護人雖以:上開切結書係被告遭受O郁璨之逼迫而簽下,被
告是積欠O郁璨21萬5000元之賭金,才簽發21萬5000元之本票給O郁璨,
與購屋一事無關,被告既已簽立本票交付予O郁璨,則O郁璨應對
被告尚有21萬5000元之債權,準此被告應無施用詐術,本件應為單
純的民事糾紛等語為被告辯護,然查,被告自承其簽立切結書時
只有伊與O郁璨在場,並無旁人看見(參見106年度偵緝字第1142號
卷第25頁反面),故無從認定被告所稱其因受O郁璨之脅迫而簽立
切結書一事為真,且被告之學歷為國中畢業,有戶籍資料在卷可
佐(參見106年度偵緝字第1142號卷第10頁),應具備基本之識字及
書寫能力,其既可書寫前述交付與O福興之證明書(參見102年度他
字第4828號卷第7頁),應認其就所上開切結書內容理解並無困難
之處,則其空言所辯該切結書係遭O郁璨脅迫而簽立一情,實難肯
認為真
況且,如被告僅係積欠O郁璨債務,而非詐騙其財物,O郁璨實可要
求被告簽立借據、本票等文件以表彰其對被告之債權,何需憑空
製作有關合資購買上開不動產內容之切結書並強迫被告在上簽名
?若被告並無以合資購屋一事欺騙O郁璨,衡情O郁璨應無可能憑
空捏造此一事實並提出告訴,又O郁璨雖有被告開立之面額21萬50
00元之本票作為其債權之擔保,然本票僅為支付工具,仍須債權人
據以請求,無法立刻兌現,況被告向O郁璨詐稱其可以便宜價格
購買桃園縣○鎮市○○段○○○段000地號上房屋1棟,並邀約O郁璨
合資購買,而詐得O郁璨所交付之20萬元時,被告之詐欺犯行即已
完成而既遂,自無從以O郁璨事後發覺有異,要求被告簽發本票
作為債務擔保一情,作為佐證被告自始無詐欺犯意之依據
(一)被告行為後,刑法第339條業於103年6月18日修正公布施行,並自
同年6月20日生效
修正前刑法第339條原規定:「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
以詐術使人將本人或第
前二項之未遂犯罰之
」修正後刑法第339條則規定:「意圖為自己或第三人不法之所有
,以詐術使人將本人或第三人之物交付者,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
拘役或科或併科50萬元以下罰金
前二項之未遂犯罰之
」經比較新舊法結果,修正後刑法第339條第1項並未較有利於被告
,是依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規定,自應適用被告行為時即修正前
刑法第339條第1項之規定
(二)按刑法第210條之偽造私文書罪,旨在處罰無製作權之人,不法
製作他人之文書,若逾越授權範圍或以欺瞞之方法O用他人印章
,用以製作違反本人意思之文書,仍屬盜用印章而偽造私文書(
最高法院89年度台上字第1085號、91年度台上字第6675號判決要旨參
照)
經查,O麗玉委託被告刻印其名義之印章,僅授權被告代為辦理其
對於O高芳之債權參與分配事務,並未同意以其名義開立本票及將
債權讓與O福興,已如前述,故被告逾越O麗玉之授權範圍,在附
表二之讓與債權契約書上盜蓋O麗玉之印章並偽造O麗玉之署名,
揆之前開說明,自屬偽造私文書無疑,被告將上開偽造之私文書
交付O福興作為清償及擔保其個人債務所用,已足以損害O麗玉及O
福興之財產及信用
(三)核被告於事實欄一、三所為,均係犯修正前刑法第339條第1項
之詐欺取財罪
於事實欄二所為,以O麗玉名義偽造附表一之本票部分,係犯刑法
第201條第1項之意圖供行使之用而偽造有價證券罪
以O麗玉名義偽造附表二之讓與債權契約書復交付部分,係犯刑法
第216條、第210條之行使偽造私文書罪
被告於附表一所示之本票、附表二所示之讓與債權契約書上偽造
O麗玉之署名及印文,各為偽造有價證券或偽造私文書之階段行為
,被告偽造有價證券後進而行使,其行使之低度行為,為其偽造
之高度行為所吸收,偽造私文書後進而行使,其偽造之低度行為
,為其行使之高度行為所吸收,均不另論罪,又被告係以向O福興
借款之目的,雖於不同時、地,偽造附表一本票及附表二讓與債
權契約書,然係同時持二者向O福興以行使,係基於同一犯罪目
的,且行為局部同一,應認係一行為觸犯數罪名,依刑法第55條想
像競合犯規定,從一重之偽造有價證券罪論處
(四)上開事實欄一之詐欺取財罪、事實欄二之偽造有價證券罪及事
實欄三之詐欺取財罪之間,犯意各別,行為互殊,應予分論併罰
(五)被告前因偽造文書案件,經本院以93年度訴字第988號判決判處
有期徒刑3年,經上訴後,嗣臺灣高等法院以95年度上訴字第3934號
判決駁回,再經上訴後由最高法院以96年度台上字第1509號判決駁
回上訴確定,被告於99年12月23日縮短刑期假釋出監,並於100年9
月21日保護管束期滿未經撤銷,其未執行之刑,以已執行論,此有
臺灣高等法院被告前案紀錄表附卷可查,其受徒刑之執行完畢,
5年以內故意再犯本件均為有期徒刑以上之罪,均為累犯,應各
依法加重其刑
而所知之人犯,亦僅須有確切之根據,可為合理之懷疑,即為犯
罪業已發覺,不以確知其人為該犯罪之真兇無訛為必要(最高法
院26年上字第484號判例、96年度台上字第5877號判決意旨參照)
查本案告訴人O麗玉發覺事實欄一、二之偽造有價證券、偽造私文
書及詐欺事實後,即於102年8月2日至臺灣桃園地方檢察署提出告
訴,並提供相關匯款記錄、偽造之附表一本票及附表二讓與債權
契約書影本供參,有前揭詢問筆錄(參見102年度他字第4828號卷第
3頁至4頁)及相關資料在卷可稽,是本件具偵查犯罪職權之檢察
事務官於調查事證後,已對被告所涉犯罪有合理懷疑,並已知犯
罪事實梗概,被告雖於102年8月13日至臺灣桃園地方檢察署自首,
並於檢察官訊問時表示其未經O麗玉之同意即將O麗玉之債權轉讓與
O福興等情,惟參諸前開說明,難認被告對於未發覺之罪自首,
自與刑法第62條所定之自首要件不符,併此敘明
(七)爰以行為人之責任為基礎,審酌被告因一時貪念,對告訴人O
麗玉、O郁璨施用詐術,顯然缺乏尊重他人財產權之觀念,所為實
有不該,又因信用不佳,竟未徵得O麗玉之同意,利用O麗玉對其
基於親戚關係之信任,於取得O麗玉同意代其刻印印章之後,即憑
己意偽造有價證券及私文書進而行使之,作為其個人債務之擔保
及抵償,除使O麗玉、O福興等人受有損害之外,亦妨礙有價證券
之流通及行使,所為實應非難,且其尚未與告訴人O麗玉、O郁璨達
成和解,難認其犯後態度良好,併考量被告先前已有同類型之犯
罪前科,國中畢業之智識程度,於警詢中自述貧困之經濟狀況,
分別量處如主文所示之刑,就所犯2次詐欺取財罪部分,均諭知
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就前開得易科罰金之罪部分,再綜合考量
整體犯罪非難評價、被告之人格特性與犯罪傾向、數罪對法益侵
害之加重效應等,定其應執行之刑,並諭知易科罰金之折算標準
又本件被告所犯詐欺取財罪為得易科罰金之罪,而所犯偽造有價
證券罪則為不得易科罰金之罪,故屬刑法第50條第1項但書第1款之
情形,復無同條第2項之情況,本院爰不就被告所犯詐欺取財罪與
其偽造有價證券罪部分合併定其應執行刑,併此敘明
(一)被告實施本件行為後,刑法關於沒收之規定業於104年12月30日
修正公布,並自105年7月1日起施行,其中第2條第2項修正為:「沒
收、非拘束人身自由之保安處分適用裁判時之法律」,故關於沒
收之法律適用尚無新舊法比較之問題,於新法施行後應一律適用
新法之相關規定
」、「前二項之沒收,於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
,追徵其價額
」,修正後刑法第38條之1第1、3項分別定有明文
被告於事實欄一詐欺O麗玉所得之犯罪所得5萬5000元,及事實欄三
詐欺O郁璨所得之犯罪所得20萬元,總共25萬5000元,應依上開規定
宣告沒收,並諭知如全部或一部不能沒收或不宜執行沒收時,追
徵其價額
(二)按偽造之有價證券,不問屬於犯人與否,沒收之,刑法第205條
定有明文
查偽造如附表一所示本票,雖未扣案,仍應依刑法第205條,不問
屬於犯人與否,宣告沒收
至上開票據內所偽造之印文、署名,則因該票據之沒收而包括在
內,無庸再重覆諭知沒收(最高法院63年度台上字第2770號判例意
旨參照)
(三)按偽造之印章、印文或署名,不問屬於犯人與否,沒收之,刑
法第219條定有明文,係採義務沒收主義,不論是否屬於犯人所有
,亦不論有無搜獲扣案,苟不能證明其已滅失,均應依法宣告沒
收(最高法院94年度台上字第3518號裁判要旨參照)
再按盜用他人真印章所蓋之印文,並非偽造印章之印文,不在刑
法第219條所定必須沒收之列(最高法院48年台上字第113號判例意旨
參照)
102年度他字第4877號卷第120頁),是該文書因被告交付證人O福興而
行使,已非被告所有之物,爰不予宣告沒收,惟被告在該契約書
上之「債權讓與人甲方」欄位上,偽造「O麗玉」之署名1枚,不
論屬於犯人與否,應依刑法第219條規定宣告沒收
至被告盜用O麗玉之印章在附表二所示文書上O用之印文1枚,因非
偽造印章之印文,依上開判例意旨,不在刑法第219條所定必須沒
收之列,自不得併予宣告沒收,檢察官就此部分聲請宣告沒收,
容有誤會
據上論斷,應依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刑法第2條第1項前
段、第2項、修正前刑法第339條第1項,刑法第201條第1項、第216條
、第210條、第38條之1第1項、第3項、第41條第1項前段、第47條第1項
、第51條第5款、第55條、第205條、第219條,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
第1項、第2項前段,判決如主文
加重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判例
最高法院89年度台上字第1085號、91年度台上字第6675號判決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26年上字第484號判例、96年度台上字第5877號判決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63年度台上字第2770號判例意旨參照
最高法院94年度台上字第3518號裁判要旨參照
最高法院48年台上字第113號判例意旨參照
名詞
想像競合 1 , 低度行為 1 , 分論併罰 1
適用法條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法例

刑法,第2條第2項,2,法例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刑法,第201條第1項,201,偽造有價證券罪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210條,210,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38-1,沒收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沒收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刑法,第51條第5項,51,數罪併罰

刑法,第55條,55,數罪併罰

刑法,第205條,205,偽造有價證券罪

刑法,第219條,219,偽造文書印文罪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引用法條

刑法,第219條,219,偽造文書印文罪   5

刑法,第339條第1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4

刑法,第339條,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3

刑法,第2條第2項,2,法例   3

刑法,第210條,210,偽造文書印文罪   3

刑法,第205條,205,偽造有價證券罪   3

刑法,第55條,55,數罪併罰   2

刑法,第339條第2項,339,詐欺背信及重利罪   2

刑法,第2條第1項前段,2,法例   2

刑法,第216條,216,偽造文書印文罪   2

刑法,第201條第1項,201,偽造有價證券罪   2

強制執行法,第4條,4,總則   1

強制執行法,第28條之1第1項,28-1,總則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2項前段,1-1,A   1

刑法施行法,第1條之1第1項,1-1,A   1

刑法,第62條,62,刑之酌科及加減   1

刑法,第51條第5項,51,數罪併罰   1

刑法,第50條第2項,50,數罪併罰   1

刑法,第50條第1項但書第1款,50,數罪併罰   1

刑法,第50條第1項但書,50,數罪併罰   1

刑法,第47條第1項,47,累犯   1

刑法,第41條第1項前段,41,易刑   1

刑法,第38條之1第3項,38-1,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第1項,38-1,沒收   1

刑法,第38條之13,38-13,A   1

刑法,第38條之1,38-1,沒收   1

刑事訴訟法,第299條第1項前段,299,第一審,公訴,審判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5,159-5,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2,159-2,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9條之1,159-1,總則,證據,通則   1

刑事訴訟法,第158條之4,158-4,總則,證據,通則   1